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剛剛看到新聞
2008/11/28 23:45:42瀏覽1070|回應1|推薦62

剛剛看到UDN的快訊這則:陳樹辭金管會主委 陳冲接任

然後想到去年初,在udn書報攤天下雜誌留下的這篇剪報:

首席銀行家丟官啟示錄

陳冲的丟官,一葉知秋,一位集銀行、保險、證券等專業於一身的人失去舞台,若專業在台灣沒有空間,台灣金融改革是否也將難有未來?

2007/01/03 天下363 文/刁曼蓬

「顏色決定論」的政治操作,再一次重創金融業。

帶領合庫走出民營化、合併農銀成績卓著的董事長陳冲,十二月二十二日、在合作金庫召開增資股東會前一天,無預警的遭到撤換。

一早看見媒體報導,一位投資銀行家電話裡扼腕地表示,「只看顏色、不看專業,連陳冲這樣的人才,都容不下;台灣的金融改革,宣告結束!」


不是自己人,是下台的宿命

陳冲走過必留下政績的專業本領──交易所任內建立的ETF「台股五十」、帶領合庫變身,凡是近年來與台灣金融界接觸者,無不稱道。

「不是自己人、信不過」是陳冲遭撤換真正原因。一位前財政部高階首長指出,陳冲是過去六年來少數橫跨藍、綠政府的財金首長。顯示民進黨政府,不是不了解他的專業能力,而是其間互動,陳冲多次顯示出專業凌駕顏色的「政治不正確」。從台開案起訴書中,他對駙馬爺趙建銘提出對國票金爭奪權選邊的多次「關切」無動於衷,就是例證。

然而,二○○八的政權保衛戰已經兵臨城下。選舉要錢,民進黨沒有黨產,國庫轄下的國營事業與金融機構,自然要抓在自己人的手上。

他指出,陳冲主導變身下的合庫,員工士氣大振,連年積極參與認股。兩年來,員工認股累積估計超過合庫股權一二%、市價近百億元,八千名行員將自己利益緊緊的綁在所服務的銀行前途上。

再加上新近與合庫簽訂策略結盟的法國巴黎銀行(世界排名二十五),最近這次增資若買進五至八%;員工持股與策略伙伴巴黎銀行加總,可達兩成的持股,成為官股以外最大股東。

而這次增資後,預料官股約剩下三成。員工持股、巴黎銀行、官股三方加總,股權過半數。這樣的股權結構下,財團覬覦的空間,幾乎不存在。

目前已經穩坐市場佔有率第一的合庫(近三百家分行、資產兩兆五千億、超過台銀兩兆四千億),可以按既定計劃──以新加坡星展銀行(DBS)為標竿,發展成股權國家所有、由專業經理人主導的區域銀行。

可惜的是陳冲與員工共同規劃的願景,未能得執政者認同。

一位前證期會高階官員指出,讓國外策略伙伴參與董事會的設計,固然有助於合庫公司治理、透明化及國際金融業務的推動;但是長久以來台灣習慣的不當關說藉由行政權干預官股銀行的經營模式,勢必受到牽制。

「光看台開案起訴書,就明白財團如何經由總統府與其家人,透過行政干預,進行金控整併的事前交易。怎麼可能讓合庫脫離掌控?選舉的資源怎麼來?」他分析。

金融與政黨的相互關係

為什麼政黨要掌握金融?

「好處太多,」一家官股銀行的高階主管分析。

他指出,銀行是錢脈、金流匯集之處。不用搬現金,上下其手的方法太多,外人根本看不出來。最常見的是財務遭遇困難的企業,透過行政權,可以獲得官股銀行融資貸款。

而貸款「適法性」,涉及專業配合;從利率結構、擔保品估價、貸款化整為零等,可以規避法規的花樣繁多,司法機關很難查出來。變成逾期放款,又是以後的事,任上根本看不出來。

他指出,這樣的情況國民黨執政時就有。民營化前的省屬銀行、農銀、交銀的不良放款都是如此。尤其是資產龐大的銀行,幾十億貸款,更難看出端倪。只要翻開官股銀行的呆帳紀錄,就清清楚楚。高雄吳德美、朱安雄幾百億的呆帳、新瑞都的弊案都足以說明。令人惋惜的是,民進黨執政後。未能把握機會改革,反而緊隨前人步伐。

一位財金主管指著陳哲男司法黃牛起訴書說,陳哲男為什麼敢炒作當時股價只剩下幾毛錢的「燁」字集團股票?竟然還有高達四百多萬的獲利?再看看交通銀行是什麼時候通過百億元貸款給他們(編者按,燁聯集團子公司燁龍,後由中鋼購併,改名中鴻鋼鐵)?而且在辦聯貸前,這個集團還有多次跳票紀錄。

他指出,「不明白當時交銀董事長專業判準何在?」

一位與陳冲共識多年的央行高階主管指出,陳冲集銀行、保險、證券等於一身的專業歷練,為金管會主任委員不二之選。但是,為什麼他卻從不出現在考量的人選名單上?反而是啟用操守(龔照勝)或受金融界質疑、名不見經傳的生手,過去兩年來讓台灣金融改革付出慘痛代價。

顯然,專業是政客的障礙。

政黨利益大於國家利益?

一位投資銀行東亞區CEO慨嘆地說,作為經濟血脈的金融業,在任何國家都是競爭力的指標。香港、新加坡都以金融國際化作為策略發展目標,對岸自二○○三年金融改革已經出現成果,韓國也在金融風暴後完成整併,正在整併中的日本,這些國家都因金改有成、帶動經濟起飛。

他在位於香港總部辦公室接受採訪表示,人才向來是金融最大資產,各地市場搶奪人才都來不及,台灣卻將專業人才推出去。陳冲的丟官,一葉知秋,畢竟他是國家多年培養的專業人才。「一旦專業沒有空間,台灣金融界也難有未來,」他加強語氣說。

兩千年政黨輪替,是選民唾棄昔日政權貪腐的抉擇。執政黨若求勝選,應該記取殷鑑,追求專業、建立制度,以為執政標竿。

曾經在先生發表其著作「法國狼與貓頭鷹」時聽過他的演講,除了眾所周知的優雅look的政治家,我相信除了個人政治前途,他更關心的是庶民(如你我)需要面對實際的問題。

不再講了,還好現在不是選舉,要不然這篇文章看來別有居心。

總之,今晚我挺開心的!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Buveur&aid=2426444

 回應文章

冰堡 Iceburg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HAHAHA
2008/11/29 11:49

這叫物歸原主

又叫回歸基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