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剩下的唯一選擇:奴役或自由
2021/11/05 19:10:56瀏覽560|回應0|推薦0

約瑟夫·梅爾科拉博士(Dr. Joseph Mercola)2021年10月31日
【NOQ Report編輯部】我們每天都會發佈一些文章,關注在圍繞新冠的科學和政治問題上。也是大部份內容的所在,因為我們要對抗強制性疫苗,揭露其風險餘弊端,並強調被大藥廠爪牙所掩蓋的低效性。但是,在大流行恐慌劇中,還有一個更深層、更複雜的資金線索也需要關注。
我經常通知讀者要把約瑟夫博士的文章和視頻全部看完,這次也不例外。但是這次的角度不同,所以我鼓勵大家這次要特別注意。視頻有一個多小時,文章也很長,但這兩篇文章絕對值得你充份關注。好了,不多說...
https://noqreport.com/2021/10/31/the-only-choice-left-slavery-or-freedom/
概覽
●企業家凱瑟琳·菲茨(Catherine Austin Fitts)多年來為揭露銀行和政府的腐敗和欺詐方面不遺餘力,而腐敗和欺詐正是新冠大流行的驅動力
●我們看到,由於強制注射實驗性的新冠疫苗,而製藥商、醫生和公司卻免除所有責任,數十億美元的醫療、殘疾、工傷賠償、失業和死亡的責任到轉嫁到家庭中
●目前,仍無法律上有效的疫苗授權。這些疫苗仍處於緊急使用授權之下,而且沒有來自政府的正式文件,無論是立法、法律還是法規的形式,都沒有為授權提供法律依據。美國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也沒有公佈任何關於私營公司強制注射疫苗的規定
●疫苗護照為數字交易系統創建了平台,記錄並跟踪所有交易。一旦與央行控制的數字貨幣相結合,他們將有能力阻止交易
●為了阻止此計劃中控制系統的終極實施,我們必須準備並願意在短期內作出犧牲。我們必須堅定地說:「不,無論後果怎樣,老子都不買賬。」否則我們甚至會失去最基本的自由

通常,我與專家談及關於新冠大流行的話題都圍繞着感染和治療。今天對金融大師凱瑟琳的採訪將從不同角度解決新冠話題。
凱瑟琳數十年來揭露銀行和政府的腐敗與欺詐,而腐敗和欺詐是新冠大流行的驅動力。
她說:「我在華爾街的事業非常成功,然後短暫地去了華盛頓,對抵押貸款的腐敗感到震驚而離開。後來我創辦了自己的公司,也非常成功,但隨後陷入了與聯邦政府的官非中。」
「其中部份的原因是發現了主媒是個犯罪企業。在那個時期,我決定不再試圖通過媒體與人討論任何事情。事實上,我只是直接回答人們。這種不斷回答的過程...變成了兩項業務,其中一項是投資諮詢業務,始於2007年。」
「我發現,客戶所面臨的許多財務問題和挑戰確實是由健康產生的,包括許多來自疫苗傷害和不良事件。我不再是投資顧問...不做個人投資建議。」
「但我發現,如果想幫助客戶成功建立家庭財富,絕對有必要將健康和保健方面的投資與財務方面的投資結合起來。有人會告訴我,他們在自己的經紀賬戶中存入了數百萬美元,但卻買不起有機或生物動力食品。」
「我想,太瘋狂了吧?所以,必須有個整合。由於疫苗傷害和不良事件的費用非常高,讓我對疫苗非常感興趣。我花了很多年時間閱讀和研究,以及為什麼大謊言會如此糟糕。」
凱瑟琳認為,你的健康和個人財務根本無法分開。兩者真的就像一枚硬幣的兩面,不學會在醫療和金融行業的謊言中游刃有餘的家庭,最終可能會在健康和財務方面都處於非常糟糕的狀態。

打針騙局
這場大流行中最令人震驚的罪行之一是強制執行這些實驗性的新冠疫苗,同時賦予藥物公司充份的豁免權。無論有多少人傷亡,他們都無需承擔任何責任。一個人可以被迫注射這種針劑並遭受永久性殘疾,需要數百萬美元的醫療費,而病人要對所有這些費用負責,儘管是被脅迫這樣做的。
「在新冠大流行早期,我發表了一篇名為《注射欺詐》(The Injection Fraud,’1)的文章, 」她說:「我探討了不同的責任問題。」
我們在網站上公佈的新冠表格的目的是試圖將責任轉移到它所屬的地方,因為你看到的是數十億美元的責任轉移到家庭的醫療保健、殘疾、工傷賠償、失業、死亡和其他方面。將財務責任轉移到個人身上的情況非同尋常。
https://home.solari.com/forms/
我們試圖給個人提供表格,他們可以在與雇主和學校的談判中使用,讓他們對知情同意負責...然後通過醫療保健、殘疾、工傷和人壽保險問題...
這個過程是從一個叫做家庭財務披露表的東西開始的。我們有許多用戶,他們的配偶也想得到注射。
對我來說,給人們一張可以和他們的配偶一起填寫的表格,並確保影響配偶的不利事件不會轉化為家庭的破產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果人們愚蠢到去打這些針,他們可以採取一些措施來保護家庭免受財務破壞。
因此,從家庭財務表格開始,然後轉化為雇主和大學的表格,用戶告訴我,一旦他們和雇主一起填寫了表格,他們就能說服雇主不要求注射。
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因為雇主和大學不過在欺騙人們,無論是關於不良事件、潛在風險,還是關於法律等。
我敢說,任何試圖說他們在緊急使用授權的情況下強制要求這樣做的雇主,都要拿出政府的文件,無論是立法、法律還是法規,說他們有法律依據來這樣做。據我所知,OSHA(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還沒有公佈任何東西。

是否發生了陰謀勒索?
雖然我相信許多雇主和學校管理者只是無知,並成為現代史上最成功宣傳活動的受害者,但凱瑟琳懷疑他們完全是知情的。
她說:「我不認為這是宣傳的問題,他們受到來自政府和銀行的可怕壓力...我認為是『RICO』(洛克菲勒敲詐勒索法【詳見佩斯登·占士的文章】)的陰謀勒索在幕後進行。」
「我認為他們確實了解這一點。而且,他們都受到銀行系統的嚴重威脅。如果你看一下我們看到的最強大的壓力,它來自央行流氓和金融方面。」
「在過去一年,我花了很多時間與新冠倫理的醫生一起,了解醫生和科學家所知道的,這(新冠針劑)裏頭有什麼東西,有什麼作用。有一整部份的成份,我們仍然不知道它是什麼。」
「而且,我敢說,我相信這與央行流氓為何如此大力推動有關。我認為這些人真的依賴於智能電網和令人發毛的技術來幫助他們進入金融控制的最後一步,這就是我認為他們所推動的。」

剩下的唯一選擇:奴役或自由
為了阻止次計劃中控制系統的終極實施,我們必須準備好並願意在短期內做出犧牲。每個人都必須願意說:「不,無論後果怎樣,老子都不買賬。不管你是否剝奪了我的養老金,如果你解雇我,如果你詆毀我,我就再也無法就業了。」這就是保持我們最基本的自由所需要的東西。
如果他們遵循疫苗護照,那麼我認為,作為一個實際問題,我們就失去了阻止央行數字貨幣的能力。因此,無論我們做什麼,都需要阻止疫苗護照。疫苗護照給了陰謀集團所需要的對數字和金融交易的控制,一切都導向央行數位貨幣。~ 凱瑟琳
正如凱瑟琳所指出的:
「它是奴隸制或自由。如果你看看他們的計劃,他們的目標等,是個完整的金融和技術控制網,這就是奴役。我的意思是,當世界經濟論壇說,到了2030年,你將沒有資產,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呢?你沒有資產就意味着奴隸。」
根據美國的聯邦統計數據,由於住房通貨膨脹,底層一半人口的財富在大流行期間有所增加。凱瑟琳說:「我向你保證,那是一場詭計。」關於流動資產,大約有70%到80%的美國人幾乎沒有任何現金儲備。
「這是因為我們所看到的是一種巨大的陰謀......使民眾和政府破產,這樣央行流氓就更容易控制了。這就是我從1998年以來一直在寫的東西,這是一場金融政變。」
「現在,金融政變正被整合,央行流氓只是對國庫和稅款的管轄權服務。而如果他們能用CBDC(央行數字貨幣)把疫苗護照弄進來,那麼它就能從我們的賬戶中拿走稅收,拿走我們的資產。」
「因此,這是一場真正的政變,這就是如果廣泛地看一下人口,我們是在建造自困的監獄的原因。不過,我們絕對有能力阻止。」

我們必須拒絕疫苗護照的原因
我懷疑CBDC就是這個陰謀的核心,我堅信像比特幣這樣的去中心化的加密貨幣是一個強大的替代方案,對於對抗央行對金融系統的控制非常重要。凱瑟琳不同意,他指出,所有的加密貨幣都是在現有治理體系控制的系統上運行。
她說:「我認為,在目前的治理體系下,任何區塊鏈技術都是一種危險,我與司法部就金融問題和金錢問題打了11年的官司,我認為他們有能力對任何一個人進行顯著的控制...我的意思是,他們控制硬件、衛星、電纜......而很多人認為目前的加密貨幣比我認為的要私密得多。」
雖然政府不控制私鑰和去中心化元素,但他們仍然有很多方法來獲取目標個人的私人數據。凱瑟琳說:「我看到很多人收到傳票,FBI來到他們家門口,他們會順從,這很驚人。簡而言之,當政府想要你的東西時,他們兌現威脅的能力是很強的,這使得他們幾乎不可能抵制。」
她說:「現在,我仍然相信我們有能力完全扭轉這一局面,不過我想提到一件事,因為重要的事情,我們的危險點,不是CBDC,CBDC將花費他們相當長的時間來弄清楚。我們的危險點是疫苗護照。」

疫苗護照是通往金融奴役的門票
正如凱瑟琳所解釋的那樣,疫苗護照為數字交易系統創建了平台,記錄和跟踪所有交易。一旦與央行控制的數字貨幣相結合,他們將有能力阻止交易。
如果政府不希望你購買離家五英里以上的東西,他們有能力阻止你這樣做。如果他們不希望你買比薩,他們就有能力阻止你。
「因此,這是建立該控制網的第一步。如果到《solari.com》並點擊『現金星期五』,這是我們在進行的一項活動,讓每個人在星期五使用現金,會看到一個56秒的視頻,國際清算銀行的總經理解釋只要有了CBDC,他們將有能力執行他們想要建立的關於CBDC和你的錢的所有規則。」
「這是非常令人不寒而栗的,傳達了當這件事結束時他們將擁有的控制權。但要獲得這種控制,首先需要整個護照系統的出現。這基本上是CBDC可以插入的信息網格...」
「如果必須使用疫苗護照系統,它就可以從字面上停止個人的金融交易,除非你得到另一個助推器,想像一下,因為CBDC,它就能干涉你任何的交易。它可以改變錢的數量,它可以把你的錢從銀行賬戶中拿走。換句話說,它不再是一種貨幣。它是公司儲存的信用,公司控制一切...」
「疫苗護照已實行,我們現在必須阻止它。我看到疫苗護照應用程序顯示人們得到了八個或更多的助推器。如果你已注射了兩劑和八次助推劑,誰還會擔心CBDC呢?我的意思是,問題是,在那個時候你還活着嗎?我不知道。」

你能做些什麼?
那麼,普通人如何才能抵制這個邪惡的陰謀呢?一種策略是搬到一個將疫苗護照要求定為非法的州或國家。另一個策略是直接拒絕護照,不管有什麼後果。
這也適用於那些已接受過一次或兩次新冠注射的人士。為了保持有效的疫苗護照,就必須接受增強劑。但你願意接受多少次?願意拿健康和生命冒險多少次?在某些時候,你將不得不做出與所有未種苗者一樣的決定:自由或奴役。
這意味如果我們沒有疫苗護照就會被拒進入這個所謂的系統;包括教育、食品生產、各種服務、醫療保健和經濟等等。
這些平行系統是至關重要的,因為美國的福利項目;社會保障、醫療保險和醫療補助等看起來到2028年就會沒錢了。而且,隨着這些項目的消失,將致使藥品行業隨之倒下,因為它是藥品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我發現有一整個社區的人生活在旅居車裏,因為他們不相信任何司法機構。他們希望能夠起身就走,而這個群體一直在穩步增長。」
「因此,我的感覺是我們必須說不,我們必須做能做的一切。在(政府)訴訟期間,我經歷了這個決定過程,因為我絕對相信,如果我繼續說不,我可能會被殺死的機會非常大。我多次被下毒,所以我應對了一些相當嚴重的騷擾。」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說「不」原來是我做過的最聰明的事情。我並不是說這不困難,只是它特別不方便。我從一個非常富有變成不得不經歷貧困期的人,這是很可怕的。」
「但與此同時,你從另一端走出來,那是一種偉大的生活。我不認為有任何方式可以獲得自由和靈感的生活,而不是急於進入它。你必須說不,如果我們妥協,我們就會成為奴隸。坦率地說,我寧願死也不願意打這些針,天知道裏面有什麼鬼東西?!」

美國不存在合法的疫苗授權
最近,拜登發佈了一項違憲的總統指令,要求擁有100名員工或以上的公司必須強制要求所有員工注射疫苗。每起事件的處罰可高達70萬美元。
如果不遵守規定,除了最富有的公司外,這種嚴厲的罰款可以使所有公司迅速破產。然而,即使如此,也有選擇的餘地,因為就目前而言,沒有任何法律規定私營公司必須種苗。
凱瑟琳:「這是種族滅絕,沒有OSHA臨時緊急規則,沒有任何文件。如果我是一家公司,而對方沒有法律,沒有條例,沒有緊急條例就不能通過新聞發佈會來立法,也不能憑空適用民事罰款。」
「我不知道在法律上有什麼依據,可以對違反不存在的法律和規則適用民事罰款。現在,我並不是說,以威脅和嚇唬的手段,要找到一名妥協的法官並不難。但我必須告訴你,如果有什麼值得訴訟的,那就是這個。」
「但是,讓我們來談談公司是否可以作為一個政治問題而存在。如果全世界每家公司基本上都是幽靈組織勒索的俘虜;這就會變得非常流氓式了,然後沒有人可以代表股東,因為他們不能對有組織犯罪說『不』。」
「那麼我們就不再有經濟,不再有股票市場,不再有國家,不再有文明。我們只剩下流氓,不是嗎?一切都消失。」
「因此,對我來說,我想不出有什麼比我們是否會有法律更好的訴訟了。如果一切都只是流氓統治,那麼就不會有公司。將沒有股票市場,沒有金融系統。而很多人將會死去。」
「因此,我認為我們必須決定是否要維護法治...我不相信有組織犯罪及所謂的強人,能在人民齊心抵抗的時候破壞一切。」

這一切的背後是誰?
凱瑟琳認為是世界央行的私人業主,她說:「至於誰在這個巨大的陰謀背後,很難說。相信最可能的罪犯身份的是《Vanguard》(先驅者)的私人股東,因為Vanguard擁有世界上大多數公司。」
Vanguard基本上就是屬於自己的。因此,問題是,誰是幕後大老闆?我有一本網上的書,叫做《狄龍瑞德公司和股票利潤的貴族》(Dillon Read and the Aristocracy of Stock Profits)。我曾三次試圖出版它的硬拷貝,但每次都受到威脅。而最後一次他們還威脅了我的家人。
所以,我把它留在網上。(在書中)我講述了成為狄龍瑞德公司的合夥人和董事會成員的情節。有一次,我對他們選擇公司的下一任總裁感到驚訝。因為我們有位出色的合夥人,他父親曾經營過這家公司,所以我對他說:「我對這個選擇感到驚訝,他根本就不是『尼克的人』。」
公司的董事長尼克·布雷迪(Nick Brady)成為參議員有一段時間了,這就是他們需擇另一名總裁的原因。而我的合夥人說:「尼克沒有選他,是羅斯切爾德家族的選擇。」我說:「等等,我們擁有這家公司,羅氏家族與我們有什麼關係?」他只是看着我,翻了個白眼...然後走了,好像我是全美國最愚蠢的人。
凱瑟琳對管理世界委員會的綽號是「全球先生」。她承認並不完全了解高層的運作情況,但她確實知道決策是高度集中的,很可能是由委員會管理,而且成員是50年保密的囚犯。
她說:「自二戰以來,大量的資金通過金融系統不斷消失,幾乎就像地球是個REIT(房地產投資信託)一樣。」我永遠不會忘記電影《木昇戰紀》(Jupiter Ascending),來自遙遠星系的公主看着地球女人,她說:「地球只是個更大公司的一個很小部份。」
實際上,如果你看一下金融系統,它就是這樣運作的;好像每個人都被強迫生產這種紅利,而且由於保密,它已變得非常不正常。
現在,有人在多個場合向我揭示,而且我傾向於相信;那些真正管理大多數人所說的「陰森國度」,他們曾試圖找出透明度,但遇到許多責任問題,最後放棄了。
如果有個解決方案是我們都需要的,那就是帶來巨大的透明度,減少高層人士的風險。因為我認為他們(推動)完全控制的原因之一是.....(然後他們可以)用人工智能集中管理一切...
完全控制即:在智能電網上受到每天24小時的監控,讓你接受各種宣傳和精神控制,如果不聽話,他們有權力從字面上關掉你的錢。可以通過軟件、人工智能和智能電網(通過疫苗護照和CBDC)進行管理...
我把它描述為奴隸制系統...他們可以從字面上抵押一個人,並連接到銀行系統,一旦他們把每個人基本上都數字化並在金融交易控制系統上,就可以停止所有的暴力革命...
我認為這是個可怕的。但我認為他們...不知道還會釀些什麼東西出來。如果我們要走出困境,一是我們必須直接說不,拒絕進入圈子。另一個是必須帶來透明度,我們都可以改變。因為我們確實需要重啟。如果我們繼續走老路子,是行不通的。

我們需要重置,但不是「大重置」
許多人指出,央行的金融系統將崩潰,這是數學上的必然結果,因為不可能永久地積累債務,實際上只是時間問題。正如凱瑟琳所指出的,我們目前的投資回報率是負的。
她解釋說,但金融系統當然可以重新設計,以獲得積極的投資回報。然而,要做到這一點,我們不能允許公司凌駕於法律之上。
「現在,我們有一種法律學說,說只要他們能賺錢,就可以自由地或多或少地凌駕於法律之上行事。經濟必須服從於社會,不能讓個人的經濟生活決定法律的規則。因此,我們基本上給了大型國際銀行以法律豁免權,並通過它給了企業以法律豁免權。」
「目前存在的企業模式並不奏效。我們看到的是社會的破壞得以讓他們完全掌控。坦率地說,當金融部門佔主導而非處於從屬地位時,你不可能擁有健康的經濟或社會。金融系統應該為社會和文明服務,而不是反過來。」

積極變化的跡象
然而,有些真正積極的變化出現--凱瑟琳指出,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非常有才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表示他們想退出;他們寧死也不願被有組織犯罪所奴役。
「我記得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科學家和醫生對我說:『有一股我以前從未見過的人才和威望表示,已準備好開創一個全新的文明。』我寧願成為新的一部份,因為老子已受夠了。」
因此,我看到一個巨大的突破;不僅僅是反擊,想要成為文明事物一部份的人士。他們意識到,腐敗已達到這個地步,在這點,試圖相安無事或處於中間位置或順其自然是沒有意義的...
我們所有人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擺動我們的儲蓄和退休金來資助創造這種新的能力?一方面有學生離開學校,需要在家裏學習。另一方面有教師離開學校,因為他們不想接受注射。
我們必須創建企業、網絡和網站,幫助我們找到彼此。如果這個過程以創業的方式發生,它可能是非常積極和非常令人興奮的。
這就是我在新媒體中看到的情況。但它也需要發生在醫療保健和教育領域,這將需要足夠多的人意識到鐵達尼號在沉沒中。現在沒有退路了,他們不妨抓住一些木板,開始建造方舟。
沒有誠信,就沒有文明。因此,如果想成為有誠信的事物的一份子,就不能停留在陳舊的爛系統中。我再說一遍,沒有中間路線...我說,相信真正的科學,有誠信和有律法。
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但要找到一種方法,將其轉化為有價值的東西,這就是我試圖做的事。我有一個美好的投資銀行家的生活,但我醒來時已不能再持續下去...儘管做過數十億美元的交易。我不知道如何為一個只有2.5萬美元的人做財務計劃。
因此,我起初只是回應人們的諮詢,然後演變成兩項業務,即索拉里報告和索拉里投資諮詢服務(Solari Report and Solari Investment Advisory Services)。雖然花了很多年,但我只是想成為有用的人。所以,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從這裏開始。
我們必須問,我有什麼技能?可以學習什麼技能?可以發展什麼技能?以及怎樣才能為周圍的人服務?怎麼做才是有用的?然後我們就從該處着手。
但你必須選誠信和文明,或者選成為有組織犯罪的奴隸,你必須做出這個選擇。而你知道嗎?這是一個危險的選擇。我幾乎沒有做出選擇,但正如我對老搭檔說,我寧願死在荒野裏,也不願和你們一起呆在地下搞事。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0301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