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中式英語,文化碰撞出的笑聲
2010/04/27 06:06:08瀏覽1831|回應0|推薦0

中式英語,文化碰撞出的笑聲

式英語再次成為了熱點。這次不再是地鐵和景區指示牌上的英文錯誤,或者餐館菜單上的 “4 Glad Meetballs”(四喜丸子)、“Chicken Without Sexual Life”(童子雞),而是中國人自創出來的新詞彙:“Smilence”(笑而不語)、“Emotionormal”(情緒穩定),還有更富時代特色的 “Chinsumer”(指到國外旅行瘋狂購物的中國人)、“Vegeteal”(指開心網上的『摘菜』)。人們在網路上傳播和把玩著這些中式英語單詞,新詞還在不斷被發明出來。

從最早我們自己諷刺初學者英文水平低,到後來好多外國人搜集散布在公共場合裏不經意間地『巧妙』錯用,再到如今中國人開始故意錯用甚至自創英語單詞,中式英語(Chinglish)的內涵在不斷地被拓展,人們對中式英語的態度也由開始的拒絕、嘲笑轉變為欣賞、把玩甚至鼓勵。語言是時代變遷最敏感的反應器,中式英語繁盛的背後是中外交往更加密切、中國國際影響力的增強———在 “Long time no see”、“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 之後,也許會有更多中式英語成為外國人的日常用語。

中式英語成員不斷擴展

更早的中式英語得數舊上海的『洋涇浜』,至今在中國語文課本選摘的民國時期散文裏還留存著從英語音譯的『水門汀』(Cement 水泥)和 『梵阿鈴』(Violin 小提琴)的字眼。很長一段時間裏,中國人的第一外語變成了俄語,直到改革開放後,國人普遍開始學習英語。學校裏的英語教師和新東方的老師開始要學生警惕 “Chinese English”。大學裏請來的外教發現,中國人講英語很容易照著漢語原來的習慣。學生請假,說自己舒服會講 “I am uncomfortable” 而不是 “I don’t feel well”,外教得好久才能反應過來;中國人把廁所叫 “WC” 而不是 “Restroom”,而 “WC” 在英語國家只是『茅坑』的意思。浙江大學的一位美國外教去中國朋友家裏做客時發現,中國人講『餃子』和『豆腐』的單詞都『名不副實』,“Dumpling” 和 “Chinese Bean curd” 他們並不用,“Ravioli” 和 “Tofu” 則被老外廣泛接受—這兩個詞對英語來說也是外來語,分別來自義大利和日本。

有人給中國式英語下了定義:帶有中文語音、語法、詞彙特色的英語。不過,中式英語進一步被提上議事日程,還是跟大量外國人到中國工作、生活和旅遊有關。而影響最大的中式英語還是公共場所指示牌和餐館菜單上的英語,在網絡上,它們多數由外國人拍攝,以圖片配文的形式出現,數量可謂成千上萬。比如『請攜帶好隨身物品』被寫成 “Please take good personal luggage”,『先下後上,文明乘車』則是 “First under after on, take riding with civility”。有當事者表示,許多地鐵站、旅遊景點、餐館和其他公共場所的中英文雙語標識,英文翻譯最初只為形式齊全,有些只是隨便拿字典或者用谷歌翻譯之類的軟體翻出來完事,並沒有太多人注意,可當越來越多的外國人出現在這裏,他們首先注意的是英文,于是其中的錯誤一一浮出水面。

老外收集『錯得韻味十足』的中式英語

讓人意外的是,大多數外國人並不討厭中式英語,還有不少人真心喜歡。也許跟外國朋友的鼓勵有關係,最近一段時間,許多中國人開始按自己的方式自創英語詞彙和句子,如 Smilence 這樣類似Brangelina(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夫妻的合稱)的『自創合成詞』。也有些詞把漢語裏的俏皮話直譯過來,造成錯位和有趣的效果,比如 “We two who and who?”(咱倆誰跟誰?),“No wind, no waves.”(無風不起浪),“If you want money, I have no. If you want life, I have one.”(要錢沒有,要命一條),“American Chinese not enough”(美中不足)。新華社報道稱這是『中國式俏皮話豐富了英語』—而這是一種創新的中式英語。

老外對中式英語的喜歡看似意外,其實也容易理解。就好像我們看到外國人學中文,即使錯誤頻出,也不會瞧不起對方一樣。而就在學英語的中國人努力改正中國式的語病時,許多外國人卻在熱心地收集和整理散落在各個角落的中國式英語。當然也有老外充當『語言警察』努力幫中國城市糾正錯誤的英文,像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的杜大衛。不過,就像英國《衛報》的報導所言,更多老外覺得中國式英語『錯得韻味十足』,為字母語言添加了調味劑。對來過中國的老外來說,拍下中式英語的招牌然後上傳到網上,已經變成一種時尚。在照片分享網站 Flickr 上,中式英語的照片已達 4 千多張,甚至老外們開始交流起哪個風景區和城市的中式英語最多,比如廣州的蓮花山就是幾個老外公認的中式英語的繁盛地。

中式英語,奇妙的混合

德國人紀紹融的中式英語「網路博物館」— www.chinglish.de 網站在中國已經小有名氣。來華不久,他就在廁所見識了 “Wash after relief” 的標語,他感嘆到原來在中國,方便完後不光要沖廁所(flush),還要洗廁所(wash),他出於記者本能拿相機拍下來那個標語。從此竟成了一個業餘愛好。他遇到過 “Rolling Donkey”(驢打滾)的驚喜,也碰見過 “Man And Wife Lung Slice”(夫妻肺片)的駭人,還有 “Little grass has life,please watch your step.”(小草有生命,足下請留情。)的可愛與感動,都把它們一一收錄在自己的網誌裏。他聲稱:『對於中式英語,絕無嘲諷之意,而是熱愛。中式英語是英語詞典和中國語法的完美碰撞。』他甚至為此專門著書《日常生活裏的中式英語》,對中式英語的成因加以分析。

而總部位於美國德克薩斯州的「全球語言監測機構」(GLM)則從全球視野和英語語言發展的角度給予了中式英語熱情洋溢的高度評價。從 2005 年開始起,Chinglish 就被其評為影響全球的十大詞彙之一。GLM 認為,中式英語正在促使英語產生深刻的變革,大量的中文詞彙進入英語,成為英語新詞彙最主要的來源,比率可達 20%。他們每年都會評選出年度最受關注的中式英語,比如 2006 年的 “No Noising”(別吵,地道英語為 “Quiet, please”)、 “Question Authority”(詢問台,道地英語為 “Information Booth”),2008 年的 Deformed Man Toilet (殘疾人廁所,道地英語為“Handicapped Restroom”)、 Airline Pulp(航空餐,道地英語為 “Food Served Aboard Airlines”)。GLM 認為:中文具有令人驚訝的複雜性和豐富性,其產生新詞和接受外來新詞的能力非常強,而中式英語是一種『可喜的混合體』。

中式英語的前途:消失還是繁榮?

有趣的是,中式英語的被發現和被消滅幾乎是前腳和後腳的事。有外國人說,他曾經在機場發現有趣的中式英語,可是沒過幾天再去的時候,已經被更換成正確的表達方式。也許正是外國人對中式英語的發現讓國人開始注重對中式英語進行清理,特別是奧運會和世博會在中國城市舉行的這幾年,北京、上海和其他城市都展開了對中式英語標識的全面糾正工作。而同時傳來的卻是外國人遺憾的聲音『取締中式英語的消息令人沮喪』,『如果來到中國只看到 “Welcome”,而不是看到 “Welcome your presence”,將是多麼索然無味。』美國社交網站 Facebook 上出現了『救救中式英語』的小組,吸引了 8000 多名成員。在國內網站如天涯上,保留中式英語的貼文也能得到無數響應。不過,在中國人中,更多的意見是:『這些錯誤的翻譯是挺好笑的,但是這種錯誤的標識長年累月地被掛在大街小巷醒目之處就更好笑。這種洋涇酜英語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有網友表示:『我們不能因為外國人覺得好玩就把它們保留下去。』

正統領域的中式英語勢必將越來越少,但另一方面,更多的人可能會對中式英語更加敏感(無論中外人士),新上傳的網上的 Chinglish 圖片總能引起網友追捧,比如最近的一個安徽房地產廣告語 “No Hefei,Guangbian World”(不出合肥,逛遍世界),還有 “Kaifeng Bus Stop Jin Mouth”(開封公交進站口),上海南京路咖啡館裏的 “Take Iron Coffee”(拿鐵咖啡)等,它們總在出其不意地挑戰著人們想像力的極限,而趕在它們消失之前將其記錄下來,正是許多人在做的。有人分析道:『中式英語要消失,幾乎是不可能的,它已經成為民間文化的一部分。』在網際網路上,中式英語的狂熱追隨者數目還在上升之中。而中式英語的新式變體也在不斷涌現。GLM 堅持認為:中式英語會繼續存在,甚至可能更『繁榮』。

來源:【2010/04/20 新華網




Share
( 知識學習語言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ebman&aid=3977794
 引用者清單(1)  
2014/10/01 11:42 【udn】 這有其他商品!8000S 中英 翻譯 西班牙語比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