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1046
推薦線上小說 御寵醫妃 節錄 4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2024/03/03 09:39:51

時至季秋,原本應是天高氣爽的季節。然前幾日的陰雨,讓天低下了高貴的頭顱,整個天際變得沉悶而壓抑。
馬匹飛馳著,四隻蹄子交替著陷在下雨後鬆軟的路麵上,踩出的泥星子飛濺老高,一點一點像開花似的蘸到了夏初七的裙擺上。
可她似是未覺。
她看著道路兩側飛馳而過的景物,眼底有濃重的陰霾情緒。好一派蕭瑟之景!

路邊上,枯萎的樹葉兒耷拉著腦袋,有氣無力的被北風吹得一蕩一蕩,訴說著荒涼。兵荒馬亂的日子久了,農田上的耕地荒蕪一片,隻有野草在頑強的生長,原本該勞作在田地裏的農夫們早已舉家搬遷,偶爾有幾隻小麻雀不知人間疾苦,在莊稼地裏,在蘆草房上啄啄停停,停停啄啄。
“戰爭,毀的是多少人的家園。”她若有所思的感慨著,純屬無奈。

“看不下去了?你不也沒有阻止趙樽南下。”身後的男人,低低冒了一句,輕哼聲裏帶了一絲淺淺的嘲弄。隻可惜,對於一個聾子來說,不論他怎樣諷刺,都是徒勞。

夏初七聽不見東方青玄的聲音,她的目光仍是看著荒廢的田地,看被馬兒驚得撲騰著翅膀衝天而起的麻雀,心裏像堵了棉花,一緊,一窒,呼吸困難。

東方青玄,你占據居庸關,僅僅隻是想要占據這一片南晏的領土,還是想要帶兵南下,與趙樽一較高下,奪下南晏江山,甚至天下?”說完這句話,她轉回了頭。

東方青玄看著她的眼睛,半晌沒有回答,隻是策馬的速度更快,麵色也更為清冷。
過了一會兒,直到馬兒狂奔出數十丈,他才輕笑一聲。“弱肉強食,隻為生存。”

“生存?”夏初七看著他棱角分明的唇型,目光一哂,“這般說,屬實也有道理。人都是自私的,漠北苦寒,不適合人居,你想要帶著族人入關,也是人之常情。可就是你做事的手法,為何總這般讓人不屑?”

東方青玄低頭,目光涼涼看她,不答。

她仰著頭,道,“你曉得我最喜歡趙十九什麽嗎?他一生戎馬倥傯,手上沾的鮮血也不少。但他要殺要剮,都坦坦蕩蕩,從不屑做那些陰損之事。比起你來,他嚴肅了一點,冷漠了一點,迂腐了一點,也頑固了一點,但他這樣的處世方式,卻偏生可以讓人覺得更為踏實一點。嗯,大抵與‘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一個道理。而你——” 拖曳著輕緩的嗓子,她似歎似悟。

“你們如何各自為政,我並無怪你之意。只是在想,恐是當年在錦衣衛的作派習慣了,你做事實在偏激,比如那一日的居庸關……若是趙十九先入城,死的人,會少很多很少……”

東方青玄唇角一勾。“你可知為什麽嗎?只有一個原因。”

“嗯?”夏初七飛揚的眉,像兩條旖旎的柳枝,瞧得東方青玄怦然心動,緩緩笑開,“因為趙樽是南晏人,而我不是。”

“這有何區別?”

東方青玄眉梢一揚,“阿楚,你不公平。你怎麽不提趙樽當年在烏那殺了多少人?你也說他戎馬倥傯一生,屍橫遍野的時候,難道少了嗎?”

“……”也許是吧?但趙十九確實是尊重對手的。
下意識的,夏初七想起了趙樽在盧龍塞死亡的將士碑上提得那首挽聯——赴湯蹈火馳千裏而衛家國,粉身碎骨遁萬騎以砥社稷。那是不一樣的,趙十九從不輕賤人命。“東方青玄……”
她想爭辯,話未出口,東方青玄顯然已知她要說什麽,隻冷嘲著哼一聲,雙腿夾向馬肚子。“駕——”

如今是大白天,兩個人都身著晉軍的軍服,走在人跡罕至的荒山野嶺,極是引人注目。好在東方青玄對地方似是很熟悉,挑的路線也很隱蔽,走了許久,一個人煙都沒有遇到。

山風嫋嫋中,許久,二人再無交流。

約摸又行了十來裏路,夏初七被馬兒顛覆得有些受不住了,捂著胸口在堅持了一會兒,眼看四野還是荒山,似乎還沒有到地方的樣子,心中的疑惑更甚,語氣也焦灼起來。“東方青玄,你到底帶我去哪?”

“到了便知。”他還是那句話。
“你的目的。”她恨聲,問得簡潔。
“要你。”東方青玄一笑,回答得也幹脆利落。
“你撒謊!”夏初七怎會相們這樣的鬼話?
東方青玄笑哼一聲,不辯解,不回答。

正在這時,“嗖——”的一聲響過,他目光一厲,轉頭看向邊上的山野叢林,瞳孔猛地一縮。“什麽人,出來!”
說出來便出來,不過眨眼工夫,窸窸窣窣的樹葉兒磨擦聲裏,利索得奔出了數十名身穿北狄軍服的人,他們口中吆喝著“抓住這兩個南狗”,便斜刺裏衝出來攔截馬匹。
這個地方離北狄駐營地不遠。很顯然這些人把他們當成南晏人了。

東方青玄不想多生事端,眉頭一蹙,用蒙語高聲道,“諸位同胞,我們並非南晏人,亂世求生,在南晏過不下去了,這才偷了這身衣服,求個活路回漠北……”
他標準的蒙族話,讓那些人微微一怔。
也就是在這一瞬,東方青玄右手突地探入懷裏,再次揚起來時,一顆黑不溜啾的東西脫手而去,落地時發出“砰”的一聲炸響,緊跟著便升騰起一股股濃霧似的白色粉末……咳咳咳——”那些人始料未及,揮手扇煙。

“好好享受著,再會。”東方青玄帶著楚七,不想與這些人糾纏,打馬厲喝一聲,人與馬便疾風般奔馳出去。馬兒受驚,狂亂地“嘶”聲吼著,撒丫子跑得極快。

“他娘的南狗,抓住他們!”後頭,傳來陣陣的喊殺聲。
東方青玄低頭看一眼夏初七,緊了緊她的腰。“他們追上來了!抓緊我,小心些。”
整個過程中,夏初七一直未動聲色。
先前緊張時她都沒有怕,何況是這會兒?他們騎在馬上,而那些北狄人……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步行的。

回頭看一眼東方青玄的目光,她突地一笑,“老實說,我真有些佩服你的學習能力了。你剛才甩的火霹靂,原本是我的專利,卻被你盜用去了,一兩銀子的技術支持費都沒給我。還有兀良汗的火炮與火銃,先進程度竟然與晉軍的相差無幾。”

目光冷一下,她視線冷颼颼定在他英俊的臉上,“我倒是很想知道,大都督當年借由職務之便,到底在晉軍裏,或者說在我的兵工作坊裏,安插了多少細作,方才能偷得那些圖紙……?”從那日看到兀良汗的火炮時,她便對此耿耿於懷。
自己創造出來的東西,莫名被盜用,她卻找不到源頭。要知道,事涉機密,那些火器的製造圖紙,除了兵工作坊裏極少數的匠人和趙樽身邊幾個親隨,旁人根本就沒有法子接觸得到。
東方青玄到底怎樣得到的?默一下,她腦子一轉,突地恍然大悟。“是如風,對不對?”

兀良汗如今的火器配置與北伐時她與元祐在開平府研發的程度相當。她記得,當時的如風,還是趙樽的人,是“十天幹”的乙一,是乙字衛之首,而且與趙樽身邊的親隨都有結義之情,很容易獲得這些旁人接觸不到的高階軍事機密。除了他,她實在想不出旁人來了。想到此,看他不答,她自顧自苦笑一聲。

“他對你倒是情深義重。背主、泄密、叛國,普天下男兒都不敢做的事,他都做齊活了,完全致自身性命與聲名於不顧……嗬,我倒是沒有想明白,東方青玄,你何德何能讓他如此?”
東方青玄抿緊唇,低頭掃她一眼,沒有回答。
微微眯眼,夏初七戲謔的勾起唇。“莫不是他對你有斷袖之情?”

東方青玄眉心蹙一下,正想說話,頭頂上突地傳來“砰”聲響,仿若火藥的爆炸之聲。他來不及抬頭確認,本能地抱住夏初七的腰身從馬上躍下,飛快地滾入了附近的荒草之中。
“嘭——叭——”一前一後兩道沉悶的爆響聲裏,他的坐騎淒厲地慘叫著,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四肢抽搐。

就在那電光火石的刹那,埋好的炸藥把泥土和滾石炸飛,鋪天蓋地的落下來,狠狠地砸在了馬身上。那匹馬兒成了可憐的犧牲品,前蹄在泥濘上刨了兩下,口中吐著白色的泡沫,慢慢沒了聲音。
夏初七後背上冒出涔涔冷汗,濕了衣裳。“我的娘……”就差那麽一點,被砸死的人就是她們了。
可這附近根本就沒有見到人啊?怎會有炸藥?
她狐疑地看著東方青玄,他卻沒有看她,鳳眸淺眯著觀察地型,像是在審視什麽似的,一動也未動。良久,才莞爾一笑。“通天橋到了。”

通天橋?夏初七順著他的目光,往草叢外麵看,這才發現他們趴著的地方,是一個斜坡麵,再往下便是兩座山峰間的溝壑。而離他們落腳地約摸十餘丈的地方,有一座一米左右的木橋。橋身連接著南北兩座山巒,橋的兩側有幾條粗鐵鏈,鐵鏈上套著木板,鐵繩的繩頭深深地嵌在橋邊的一塊巨石上。從周圍的環境觀察,似乎這是一條連通南北的必經之路。
幾乎下意識的,她反應了過來。
這裏便是兀良汗到居庸關的補給線,也是趙樽安排“甕中捉鱉”的戰略要地。
紅刺!一定是紅刺特戰隊在這附近。來不及想那麽許多,她心裏一喜,張開嘴便要喊,可還未出聲,腰上一緊,身子被他勒住,嘴也被他捂緊了。

東方青玄低頭,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阿楚可真是粗心,難道你忘記那個傻貨了?不顧他的生命安全?”
夏初七雙目一瞪,閉上了嘴。

東方青玄嘴裏那個傻貨指的是小二。從醫務營出來,她便沒有瞧見他,東方青玄也不與她細說,只告訴她小二暫時無性命之憂。也正是因為此,她不得不乖乖做了他的俘虜……嬌目一冷,她咬牙。
“東方青玄,你別逼我太甚。我雖不想伯仁而我而死,但說到底,也只是一個小兵的安危罷了。逼得狠了,你即便殺了他,又與我何幹?大不了往後我與他多燒幾炷香……”

“不,你不會。”東方青玄臉上笑意,溫和,淺淡,像是在與知己談天,極是輕鬆,“你若是不在意,又怎會隨我走這麽遠?”

最新創作
推薦線上小說 御寵醫妃 節錄 4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3/03 09:39:51 |瀏覽 61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御寵醫妃 節錄 3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3/01 12:58:09 |瀏覽 88 回應 0 推薦 5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御寵醫妃 節錄 2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2/28 11:34:41 |瀏覽 72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御寵 醫妃 節錄 1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2/26 09:24:17 |瀏覽 162 回應 0 推薦 8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錦衣玉令 節錄 5 作者 姒錦 ---敬呈謝忱
2024/02/25 09:16:06 |瀏覽 129 回應 0 推薦 6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