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買直播人數最穩定- 抖音灌觀看人數 買TikTok觀看人數
2022/12/07 21:27:56瀏覽43|回應0|推薦0

從新聞廣播到體育競賽,從商業銷售到非營利組織,到各領域名人 - 每個人都在線上播放直播視頻。抖音跟臉書直播是此類方式曝光的的首選方法,因為它們讓品牌商可以直接跟粉絲溝通。

而在經營品牌的初期,必須要建構屬於自己的基本觀眾,因為這麼多直播主心中知道,少了穩定的基礎觀眾群體,這個直播將不吸引人駐足觀看。

我們給你購買Facebook直播人數的重點提示:

幫自己的直播買粉絲觀看人數是許多成功直播頻道初期的策略,頁面上跳動的觀看數據,可以讓直播主炒熱氣氛,當你在講解產品時,對於初期踏入直播領域的商家,這是一個非常有效的行銷策略;而直播老手更能透過這樣的操作,強化網友的信任度。

你要知道直播沒人氣可能會使當次直播草率收場,提升直播線上人數令直播主持人充滿熱情,無論是自然流量或購買人數,都比較有繼續成長的可能性!

在您的手機上打開Facebook App幾個步驟您的直播就開啟了,高人氣粉絲專頁有足夠粉絲上限觀看,新加入的直播主很能沒有粉絲群觀看直播影片,我們不建議超高人氣的直播主購買直播人數,因為你們的線上人數已經夠多,受眾夠精準,但對於開始經營的直播臺,沒人氣等於難以成長,能在每次直播衝高直播人數,吸引觀眾觀看影片有更多可能性。

下單前需知:若有任何問題,請先詢問LINE客服

刷直播人數的3大特色

#1 可包月,可即時提供直播流量的自助平臺
專屬系統供應每月大量直播臺大量直播人數支援,想用就用!24小時系統支援,享受整個月天天開直播天天有人數的好服務。

我們給您灌的直播人數成本低且固定,讓您剩下的預算可以做更多活動、宣傳、促銷,進行針對消費者的各類行銷活動,為長久的忠實粉絲奠定堅實基礎。。

#2 直播人氣奠定人氣
上網看直播,一個直播有5000人,另一個直播只有5人,您會選擇看哪個直播?當你啟動系統後,開臺後人數就會逐步提高,人數達到數量後開始穩定停留,人數不爆衝、不會急速掉落,這樣的穩定人氣幫直播主持人無後顧之憂進行直播。

#3 購買直播人數有風險嗎?
但您不必擔心直播臺有被關閉帳號等的風險,因為這單純是導入流量,不對臉書或是抖音帳號本身造成傷害。若遇到Facebook或是臉書更動它們直播系統程式,可能發生短暫時間直播人數服務無法正常運作,我們都會協助更新演算法,不讓您的權益受損。

多次使用:即時付款,直播人數自動逐步上線,不會有延誤,您愛什麼時候直播都可以。

穩定提升:進一步改進的人數上升速度,正常狀態下人數不爆衝、不急速掉落。

超快啟動:當下買當下用,及時派上用場。

LLIVE455CEFE5VE

 

YouTube在線買觀看人數包月,提供直播人數購買灌水網路行銷服務

 

開直播提高人氣的方法:  Facebook在線衝直播人數包月

1、要想更多的粉絲進入直播間觀看直播,首先要設計好直播間的封面和標題。

用戶選擇進入直播間,第一眼就是要看封面和標題,是不是能夠吸引他。大家在設置封面和標題時可,以使用主播個人寫真、道具,也可以是主播和直播間產品合影,利用誇張的肢體語言等,充分利用使用者的好奇心理。

2、平時要儘量參與官方活動,增加曝光率。 買Facebook在線直播人數包月

保證帳號視頻或者直播的頻率次數,增加活躍度,讓用戶知道你一直都在。也可以借助官方推助流量補補和海淘流量增加直播線上人數。

直播前,在朋友圈或者qq群進行宣傳,讓朋友觀看直播,幫自己增加人氣。 衝蝦皮Shopee觀看人數

3、用戶進入直播間後,要想辦法留住他們。 衝YouTube直播人數

直播內容尤為重要。現在早已經過了靠顏值和尬聊的直播內容就可以吸引觀眾的時期,主播們要儘量有針對性地去設計一些優質的直播內容。

平時要多看那些成功的播主直播,吸取經驗,多積累可利用的直播話題,慢慢的,使用者就會主動參與進來,直播人氣自然會得到提升。

4、巧用引流工具。 灌Instagram觀看人數包月

引流工具就是我們常說的補單,很多人對補單不以為意,認為為了面子去增加不存在的直播人數沒必要,實際上如今補單平臺那麼多,一定是有它的道理的。

在心理學裡面有一個效應叫羊群效應。很多人進直播間,目的都是圍觀紮堆。 Facebook在線灌觀看人數包月

所以當你的直播間人數增多時,很容易引起跟風效應,吸引更多的人來直播間觀看。這裡我建議大家可以先使用一下免費的工具。

5、多站在粉絲角度思考。 灌TikTok直播人數包月

與粉絲相處不能限於自己的看法,多數時間站在粉絲的角度去思考。

不少的主播嘴上說著把粉絲當作“家人”看待,能做到的少之又少,一開播就要禮物,聊天不回,點歌不唱,這樣做終究是曇花一現,都不是長遠的做法。買抖音直播人數包月

人生不是百米跑,別太在乎起跑線  文/楊雨晴  01  前幾日,導師六十大壽,師兄弟們前來祝壽,加上我正好十人,湊成一桌。席間,大家先是互道寒暄,彼此了解一下工作情況,接著又聊到了家庭和孩子。  最長的師兄Z大我八屆,現在已經是一個設計院的副院長了。按理說,日子應該過得挺瀟灑的。可是他一臉愁容,說日子難過。我們不解。  他解釋道,他小孩快六歲了,馬上要升小學,為了能讓他讀上條件很好的學校,年前他一狠心,在那所小學附近的樓盤買了套價格頗貴的房子。其實他和老婆的工作單位都離他現在住的小區比較近,但是為了孩子,不得不舍近求遠。  后來,我們才知道,Z師兄在他小孩讀幼兒園期間,也沒少花錢,那所幼兒園光學費就是三萬起。我們問,何必要這樣,小區里的幼兒園按理說應該足夠了。Z師兄嘆了口氣道:“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啊。”  這時,沉默了許久的A師兄突然開口道:“人這一輩子,又不是百米沖刺,起跑線哪那么重要?路長著呢。”  02  A師兄出生在一個十分偏遠的小山村,據說現在出入那里也沒有一條像樣的公路。他家祖上N代務農,終年是面朝黃土背朝天。在這樣一個貧困又相對閉塞的村子里,誰都沒有想過會有一個大學生橫空出世。  A師兄說,他直到來長沙讀大學時才知道,原來還有上幼兒園這一說。在他們那兒,頂多就是讀一年學前班,就直升一年級,而且那學前班也是可上可不上的。在城里小孩子上幼兒園,接受雙語教育或者特長培訓的時候,他們還在那兒玩泥巴堆石子呢。  他的小學老師是個“全才”,從一年級將他們一直帶到六年級,并且兼任所有課程的任課老師。不過說所有,其實也只有四門課,語文、數學、自然和思想品德。所以在他們讀小學的時候,從來不會將語文老師、數學老師分得這么清楚,他們只有一個統稱,就是班主任。  后來,到了鎮上初中的時候,由于他從來沒學過英語,所以第一次英語考試考得一塌糊涂。他說,那是他第一次因為學習上的事情大哭了一場。  后來,他像開了掛似的,吃飯的時候在學英語,睡前在讀英語,就連上個廁所也在默記單詞。那時候也沒有所謂的課外輔導書,所有的學習全憑那本教材,到最后,A師兄說他幾乎可以將整本書背下來。  從此,A師兄一路高歌猛進,在初中、高中這六年里,他在學校稱第二,就沒人敢稱第一。高考后,他考入了當時所在大學最好的專業,土木工程。在本科和研究生期間,他一如既往地努力著,畢業后,去了一家還不錯的施工單位,最近聽說,他馬上要升任總工的職位。  A師兄說,有時候,他老爹喝了酒,就會拉著他感慨:“要是你生在一個有錢的人家,讓你讀書的條件好一點,你肯定能進清華,現在的生活也就更好咯。”  每每這時,A師兄就會笑著說:“那誰知道呢,搞不好,就光圖享受去了,考不考得上大學還是個問題了。”  是啊,出身富貴,不見得就一定能成功,同樣,出身貧寒,也不會注定一敗涂地。是英雄,就不懼自己的出身,努力了,堅持了,上天總會給予相應的饋贈,一切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03  偶爾聽到有人抱怨:“我家里就這個條件,要錢沒錢,要關系沒關系,我能怎么辦?”可是,誰說家庭條件不好,輸在了起跑線上,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一路輸下去?遇到不順和失敗,就將所有的原因都歸結于家庭背景?  別那么天真好么?都是成年人了,要知道,起跑線輸了,從來都不是中途不能發力的借口,要是自甘墮落,甭管起跑線多么靠前,亦是枉然。  人的一生最終還是得自己走完的,靠強大的父母是能走得相對輕松一些,但同時也會在輕松中失去一些個人成長中重要的能力。我們從小就應該學會,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父母的,在艱難的時刻,父母可以幫你一把,但不能時時都指望著父母,我們想要的,最終還是必須由自己去爭取。  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不要讓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到底誰用得最多?其實細細一想,無非兩個行業,房地產和培訓機構。再細細一想,感覺所有的原因就不言而喻了。  人生是一場馬拉松,不可能所有的選手都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也不見得站在最前面的,就一定能贏得比賽。  我們選擇不了出身,也選擇不了阻礙在我們前進路上的現實困境。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前進的方式,是跑?是走?是爬?還是原地不動?但不管怎樣,請不要隨意對自己說,我的人生就到這里了。  人生就像是一場遠行,或許我們前半段的道路泥濘不堪,但也請風雨兼程。相比于那些順風順水的人,我們無非是走得累些。最多是在登上頂峰之后,我們精疲力竭,但我們確信看到了世間最美的風景。  作者簡介:楊雨晴,簡書簽約作者,微信公眾號:晴天風語,新浪微博:L_馮小風 濮存昕:人生不只一個起跑線 這個時代寒門再難出貴子,你就是孩子的起跑線! 輸在起跑線,怕什么?贏在終點就是了分頁:123

劉再復:錢鍾書先生紀事  錢鍾書先生曾對我說:“我們的頭發,一根也不要給魔鬼抓住。”這是錢先生才能說得出來的天才之語,但是當我第一次聽到時,身心真受了一次強烈的震撼。  錢鍾書先生去世已經十年。這十年里,我常常緬懷著,也常與朋友講述他對我的關懷,可是一直沒有著筆寫下紀念他的文字,僅在1999年4月間寫了一篇千字短文,題為《錢鍾書先生的囑托》。寫作這篇短文也是不得已,所以我在短文中首先說明了我沉默與難以沉默的理由,這也是我今天寫作時需要說明的,因此,姑且把短文的前半節抄錄于下:  盡管我和錢鍾書先生有不少交往,但他去世之后,我還是盡可能避免說話。我知道錢先生的脾氣。在《圍城》中他就說過:“文人最喜歡有人死,可以有題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殯儀館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會向一年,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陳死人身上生發。”錢先生的逝世,也難免落入讓人生發的悲劇。不過,人生本就是一幕無可逃遁的悲劇,死后再充當一回悲劇角色也沒關系。我今天并非做悼念文章,而是要完成錢鍾書先生生前讓我告訴學術文化界年輕朋友的一句話。  這句話他對我說過多次,還在信中鄭重地寫過一次。第一次是在我擔任文學研究所所長之后不久,我受所里年輕朋友的委托,請求他和所里的研究生見一次面,但他謝絕了,不過,他讓我有機會應告訴年輕朋友,萬萬不要迷信任何人,最要緊的是自己下功夫做好研究,不要追求不實之名。1987年,我到廣東養病,他又來信囑托我:  請對年輕人說:錢某名不副實,萬萬不要迷信。這就是幫了我的大忙。不實之名,就像不義之財,會招來惡根的。(1987年4月2日)作為中國卓越學者的錢先生說自己“名不副實”,自然是謙虛,而說“萬萬不要迷信”包括對他的迷信則是真誠的告誡。迷信,不管是迷信什么人,都是一種陷阱,一種走向蒙昧的起始。錢先生生前不迷信任何權威,所以他走向高峰,死后他也不讓別人迷信他,因為他期待著新的峰巒。在不要迷信的告誡之后是不是虛名的更重要的告誡,我今天不能不鄭重地轉達給故國的年輕朋友。  錢鍾書先生的好友、我的老師鄭朝宗先生在1986年1月6日給我的信中說:“《圍城》是憤世嫉俗之作,并不反映作者的性格。”確乎如此,但錢先生在《圍城》中所批評的文人喜作悼念文章,卻也反映他內心的一種真實:不喜歡他人議論他、評論他,包括贊揚他的文章。錢先生對我極好、極信賴(下文再細說),唯獨有一次生氣了。那是1987年文化部藝術出版社,出于好意要辦《錢鍾書研究》的刊物。出版社委托一位朋友來找我,讓我也充當一名編委,我看到名單上有鄭朝宗、舒展等(別的我忘記了),就立即答應。沒想到,過了些時候,我接到錢先生的電話,說有急事,讓我馬上到他家。他還特地讓他的專車司機葛殿卿來載我。一到他家,看到他的氣色,就知道不妙。他一讓我坐下就開門見山地批評我:“你也當什么《錢鍾書研究》的編委?你也瞎摻和?沒有這個刊物,我還能坐得住,這個刊物一辦,我就不得安生了。”他一說我就明白了。盡管我為刊物辯護,證之“好意”,他還是不容分辯地說:“趕快把名字拿下來。”我自然遵命,表示以后會慎重。第二年我回福建探親,路經廈門時特別去拜訪鄭朝宗老師,見面時,他告訴我,錢先生也寫信批評他。鄭老師笑著對我說:“這回他著實生氣了。不過,他對我們兩個都極好,你永遠不要離開這個巨人。”最后這句話鄭老師對我說過多次,還特別在信中寫過一次。1986年我擔任研究所所長后,他在給我的信上說:  你現身荷重任,大展宏才,去年在《讀書》第一、二期上發表的文章氣魄很大,可見追步之速。但你仍須繼續爭取錢默存先生的幫助。錢是我生平最崇敬的師友,不僅才學蓋世,人品之高亦為以大師自居者所望塵莫及,能得他的賞識與支持實為莫大幸福。他未曾輕許別人,因此有些人認為他尖刻。但他可是偉大的人道主義者。我與他交游數十年,從他身上得到溫暖最多。1957年我墮入泥潭,他對我一無懷疑,六○年摘帽后來信并寄詩安慰我者也以他為最早。他其實是最溫厚的人,《圍城》是憤世嫉俗之作,并不反映作者的性格。你應該緊緊抓住這個巨人,時時向他求教。  錢先生一去世,香港的《信報》就約請我寫悼念文章。他們知道我與錢先生的關系非同一般。但我沒有答應。錢先生去世十年了,我還是沒有寫。沒有提筆的原因,除了深知錢先生不喜悼文、不喜他人臧否的心性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是要寫出真實的錢鍾書實非易事,尤其是我理解的錢先生,真是太奇特。每一個人都不是那么簡單的,尤其是文化巨人,更是豐富復雜,具有多方面的脾氣。我接觸交往的人很多,但沒有見到一個像錢先生這樣清醒地看人看世界。他對身處的環境、身處的社會并不信任,顯然覺得人世太險惡(這可能是錢先生最真實的內心)。因為把社會看得太險惡,所以就太多防范。他對我說:“我們的頭發,一根也不要給魔鬼抓住。”這是錢先生才能說得出來的天才之語,但是當我第一次聽到時,身心真受了一次強烈的震撼。我完全不能接受這句話,因為我是一個不設防的人,一個對“緊繃階級斗爭一根弦”的理念極為反感的人。但是這句話出自我敬仰的錢先生之口,我不能不震撼。后來證明,我不聽錢先生的提醒,確實一再被魔鬼抓住。口無遮攔,該說就說,結果老是被批判,直到今天也難幸免。出國之后,年年都想起錢先生這句話,但秉性難改,總是相信世上只有人,沒有魔鬼。  不過,出國之外,我悟出“頭發一根也不能給魔鬼抓住”,正是理解錢先生世界的一把鑰匙。他不喜歡見人,不喜歡社交,不參加任何會議,他是政協委員,但一天也沒有參加過政協會。我們研究所有八個全國政協委員,唯有他是絕對不到會的委員。他是作家協會的理事,但他從未參加過作協召開的會議也不把作協當一回事。有許多研究學會要聘請他擔任顧問、委員等,他一概拒絕。不介入俗事,不進入俗流,除了潔身自好的品性使然之外,便是他對“魔鬼”的警惕。文化大革命剛開始,有人要陷害他,貼出一張大字報,揭發“錢鍾書有一次看到他的辦公桌上放了一本毛選,竟說:拿走,拿走,別弄臟我的書桌”。錢先生立即貼出一張大字報鄭重澄清:“我絕對沒有說過這句喪心病狂的話。”在當時極端險惡的“革命形勢”下,如果錢先生不及時用最明確的語言澄清事實,給魔鬼一擊,將會發生怎樣的災難呢?  只有了解錢先生的防范之心,才能了解他的代表作《管錐編》為什么選擇這種文體,為什么像構筑堡壘似的建構他的學術堂奧。既然社會這等險惡,就必須生活在堡壘之中。魯迅就因深明人世的險惡,所以其文也如“壕塹”,自稱其行為乃是“壕塹戰”,不做許褚那種“赤膊上陣”的蠢事。我讀《管錐編》,就知道這是在進入堡壘、進入壕塹、深入深淵,要慢慢讀,慢慢品,慢慢悟。書中絕不僅僅是如山如海的知識之庫,而且還有如日如月的心靈光芒。而對文化大革命的大荒唐,他不能直說,但書中“口戕口”的匯集與曲說,則讓你更深地了解人性之惡從來如此。而對“萬物皆備于我”的闡釋,一讀便想到文化大革命中人的表現確實集獅子之兇猛、狐貍之狡猾、毒蛇之陰毒、家狗之卑賤等萬物的特性。倘若再讀下“幾”、“鬼國”等辭的疏解,更會進入中國哲學關于“度”、關于臨界點的深邃思索。有人說,《管錐編》是知識的堆積,將來計算機可替代,這完全是無稽之談。計算機可集中概念,但絕不可能有像錢先生在匯集中外概念知識的同時,通過組合和擊中要害的評點而讓思想光芒直逼社會現實與世道人心。有人貶抑說《管錐編》是散錢失串,這也不是真知明鑒。不錯,從微觀上看,會覺得《管錐編》的每一章節,都沒有一個時文必具的那種思想主題,那種進入問題討論問題的邏輯鏈條(串),但是,《管錐編》卻有一個貫穿整部巨著的大鏈條,這就是中國文化的內在大動脈。  錢先生的防范與警惕,表現在學術上,也表現在工作上。他當了社會科學院副院長,只管一點外事。說是“一點”,是指他并非真管院里的全部外事。真管的還是趙復三和李慎之這兩位副院長。但有些外國學者,特別是文學研究方面的學者,特別要求見他的,或者院部領導人認為他必須出面的,他才不得不見。我擔任所長后,文學方面的來客真不少。有幾次院部擬定錢先生必須出面,他應允后竟對外事局說:你們不要派人來,再復來就可以了,他不會英文,我可以當翻譯。說到做到,他真的不讓院里所里的外事人員陪同,由我兩個單獨會見。錢先生不讓別人參加,就是有所提防。對于我,他則絕對放心,我多次有幸聽到他在外賓面前暢所欲言。他批評丁玲是“毛澤東主義者”,被打成右派,吃了那么多苦頭之后還是依然故我。說完哈哈大笑。他又表揚魏明倫嘲諷姚雪垠的文言雜文(發表于《人民日報》)寫得好,說當代作家能寫出這樣的文言文不容易。暢開心胸的錢先生真可愛,拆除堡壘的錢先生,其言笑真讓人聞之難忘。  因為錢先生的這種個性,因此常被誤解為尖刻的冷人。文學所古代文學研究室的一位比我年輕的學子,有一次竟告訴我一條“信息”,說他的博士導師(在古代文學研究界甚有名聲)這樣評論:劉再復徹頭徹尾、徹里徹外都是熱的,而錢鍾書則徹頭徹尾、徹里徹外都是冷的。我聽了此話,頓時冒出冷汗,并說一聲“你們對錢先生誤解了”。有此誤解的,不僅是文學所。  然而,我要說,錢先生是個外冷內熱的人。鄭朝宗老師說“他其實是最溫厚的人”,絕非妄言。對錢先生的評說各種各樣,但我相信自己所親身體驗的才是最可靠。  我和錢先生、楊絳先生真正能坐在一起或站在一起說話的是在1973年社會科學院從五七干校搬回北京之后,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后。那時我住在社會科學院的單身漢宿舍樓(八號樓),錢先生夫婦則住在與這座樓平行并排(只隔十幾米遠)的文學所圖書館樓。因為是鄰居的方便,我竟多次冒昧地闖到他的居室去看他。他們不僅不感到突然,而且要我坐下來和他們說話,那種和藹可親,一下子就讓我感到溫暖。“四人幫”垮臺之后,社會空氣和人的心情變好了,我們這些住在學部大院里的人,傍晚總是沿街散步,于是我常常碰到錢先生和楊先生,一見面,總是停下來和我說陣話。那時我日以繼夜寫批判“四人幫”的文章,寫得很有點名氣。見面時我們更有話可說。1979年我調入文學所,又寫學術論著,又寫散文詩。1984年香港天地圖書公司決定出我的散文詩集(《潔白的燈心草》),我就想請錢先生寫書名。因此就寫了一封短信并附上在天津百花文藝社出版的《太陽·土地·人》散文詩集寄到三里河南沙溝錢先生的寓所。沒想到,過了三天就接到他的回信和題簽。這是我第一次收到他的信。信的全文如下:  再復同志:  來書敬悉。尊集重翻一過,如“他鄉遇故知”,醰醰有味。惡書題簽,深恐佛頭著穢,然不敢違命,寫就如別紙呈裁。匆布即頌日祺  錢鍾書上二十日  收到信與題簽后我光是高興,把他的“墨寶”寄出后,又進入《性格組合論》的寫作,竟忘了告訴錢先生一聲。而錢先生卻掛念著,又來一信問:“前遵命為大集題署送上,想應畢覽。”我才匆匆回了電話,連說抱歉。而他卻笑著說:“收到就好。”香港把書推出之后,我立即給他和楊先生送上一本,他又立即響應,寫了一信給我:  再復同志:  賜散文詩集款式精致,不負足下文筆之美感堯堯,當與內人共咀味之,先此道謝。拙著談藝錄新本上市將呈雅教而結墨緣,即頌日祺  錢鍾書楊絳同候  對于我的一本小詩集,錢先生竟如此愛護,如此扶持,一點也不敷衍。那時我除了感激之外,心里想到:中國文化講一個“誠”字,錢先生對一個年輕學子這么真誠,中國文化的精髓不僅在他的書里,也在他的身上。生活的細節最能真實地呈現一個人的真品格,為我題簽書名一事,就足以讓人感到錢先生是何等溫厚。  更讓我感激的是我擔任文學研究所所長之后,他對我的學術探討和行政工作都給了充滿溫馨的支持。文學所有二百六十個編制,連同退休的研究人員和干部,大約三百人左右。那時我還算年輕,毫無行政工作準備。而且我提出的《人物性格二重組合原理》、“論文學主體性”、“思維方法變革”等理念又面臨著挑戰。盡管自己的心靈狀態還好,但畢竟困難重重。在所有的老先生中(全所有俞平伯、吳世昌、孫楷第、唐弢、蔡儀、余冠英等十幾位著名老學者,其中有八位全國政協委員和人民代表),錢先生最理解我,也最切實地幫助我。他數十年一再逃避各種會議,但是我召開的三次最重要的會議,請他參加,他都答應。  第一次是1986年1月21日,紀念俞平伯先生從事學術活動六十五周年、誕辰八十五周年的會議。這是我擔任所長后做的第一件重要事,而且牽扯到眾所周知的毛澤東親自發動的《紅樓夢》研究的是非問題。我在所長的就職演說中聲明一定要貫徹“學術自由、學術尊嚴”的方針,而俞平伯先生的《紅樓夢研究》有成就,有貢獻,盡管被認為是“唯心論”和“煩瑣考證”,但也是學術問題,也應當還給俞先生以學術自由和學術尊嚴。當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錢先生時,他用非常明確的語言說:“你做得對,我一定出席你的會。”這次會議開得很隆重,除了所內人員之外還邀請了文學界的許多著名作家學人參加,與會者四百多人,成了文化界一件盛事。錢先生不僅準時到會,而且和俞先生、胡繩及我一起坐在主席臺上。散會時可謂“群情興奮”,大家圍著向俞先生道賀,照相,我也被來賓和其他與會者圍著,沒想到錢先生也竟然擠過來,在我耳邊興奮地說:“會開得很好,你做得太對了!”我連忙說:“謝謝錢先生來參加會。”有了錢先生的支持,我心里更踏實了。這畢竟是件觸及敏感學案的大事。開會的前三天,胡繩緊急找我到辦公室,我一進門他就生氣地指著我:“再復同志,你就是自由主義,開俞平伯的會,這么大的事,通知都發出去了,我剛收到通知。連個請示報告都不寫。你忘了毛主席的批示了嗎?怎么辦?”我知道一寫報告會就開不成,但不敢直說,只跟著說了“怎么辦?”三個字。胡繩說,怎么辦?我替你寫一個報告給中宣部就是了。聽到這句話我高興得連聲說“胡繩同志你真好”,并仗著年輕和老朋友的關系硬是對他說:“這個會,您一定要參加,還要講個話。”他沒有答話,等我告辭走到門邊,他叫住我,說了一句:我會參加會的。  盡管我“自由主義”,但沒有把胡繩的半批評半支持的態度告訴任何人,也沒有告訴錢先生。錢先生那種由衷高興的態度,完全出自他的內心。這種態度不僅有對我的支持,也有對俞先生真誠的支持。錢先生內心何等明白又何等有情呵。  除了俞先生的會,錢先生還參加了我主持的“新時期文學十年”討論會和“紀念魯迅逝世五十周年”學術討論會。兩個會規模都很大,尤其是第一個會,與會者一百多人,列席旁觀者很多,僅記者就有九十人。好幾位記者和外地學者問我哪一個是錢鍾書先生,有一位記者錯把張光年當作錢先生,要我和這位“錢先生”照個相,我趕緊去把真錢先生找來,然后三個人一起照了個相。我知道錢先生最煩被記者糾纏及照相之類這些俗事,但為了支持我還是忍受著煎熬。后一個會是以中國社會科學院名義召開的,但籌備工作由文學所做,因此我請錢先生致歡迎辭,由我作主題報告。我還請錢先生幫我們審定邀請外國學者的名單,他答應之后,所科研處開列了一份二十個人的名單。沒想到,他在每個人的名字下都寫一兩句很有趣的評語,例如“此人漢語講得不錯,但很會鉆營,有人稱他為尖尖鉆”。對于海外漢學家,錢先生多數看不上,評語都不太好。讀了這份評語,我立即請科研處保管好,不要外傳。當時管外事的副所長馬良春拿著名單和評語,驚訝不已,我開玩笑說:“錢先生真把海外許多漢學家視為紙老虎。”在北京二十多年,通過這個會,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聽到錢先生致歡迎辭。致辭的前兩天,他把講稿寄給我讓我“斟酌”一下,我哪敢“斟酌”,只是立即一份放入自己的活頁夾里。  更讓我感動的是錢先生不僅在行政工作上支持我,而且在學術探索上支持我。我的本性是對文學對思想的酷愛,無論自己的地位發生什么變化,頭頂什么桂冠,我都牢記自己的本分,不忘把生命投入學問。因此,雖然擔任所長,但還是把心放在著書立說上,而且盡可能“利用職權”推動文學研究思維空間的拓展。錢先生理解我。他比我更了解人情世故,更知道路途坎坷,因此,總是為我擔心。1985年拙著《性格組合論》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之后,引起了“轟動效應”,連印六版三十多萬冊。熱潮之中,我的頭腦也很熱。但錢先生很清醒冷靜。見到第六版,他對我說,要適可而止,顯學很容易變成俗學。聽了這句話,我立即寫信給責任編輯郝明鑒兄,請求不要再印。《論文學主體性》發表之后,更是“轟動”,不僅引發了一場大討論,而且引發《紅旗》雜志的政治性批判,特別是由姚雪垠先生出面批判。姚先生宣稱自己是用“馬克思主義大炮”來炮轟我。我對《文匯月刊》記者劉緒源作了訪談之后他更生氣,說要到法院告我。那時錢先生真為我著急,很關注此事。有一天,四川的戲劇家魏明倫先生在《人民日報》用文言文寫了一篇嘲弄姚雪垠的短章,他看到之后竟高興得打電話給我,問我看到沒有,說魏的文言文寫得好,當代很少人能寫出這樣的文體。還有一天,他讓我立即到三里河(他的家),說有事相告。我一到那里,他就說,剛才喬木(指胡喬木)到這里,認真地說,劉再復的《性格組合論》是符合辯證法的,肯定站得住腳。文學主體性也值得探索,他支持你的探索。錢先生顯得很高興。其實在幾天前,就在八寶山殯儀館(追思吳世昌先生的日子),胡喬木已親自對我說了這些話,但錢先生不知道。看到錢先生對我這樣牽掛,我暗自感嘆,困惑勝過高興:這樣一篇學術文章竟讓錢先生這樣操心。不過,我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錢先生的溫厚之心,在困惑中感到人間仍有溫暖與光明。那一天,他留我在他家吃了飯,然后就主體性的爭論,他談了兩點至今我沒有忘卻的看法。第一,他說,“代溝”是存在的,一代人與一代人的理念很難完全一樣。言下之意是要我不必太在意,應讓老一代人去表述。第二,他說,“批評你的人,有的只是嫉妒,他們的‘主義’,不過是下邊遮羞的樹葉子。”聽到第二點,我想起了《圍城》的話:“這一張文憑,仿佛有亞當夏娃下身那樹葉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紙能把一個人的空虛、寡陋、愚笨都掩蓋起來。”這第二點是犀利,而第一點是寬容。我將牢記第一點,盡可能去理解老一輩學人的理念,不負錢先生的教誨。  不了解錢先生的人,以為他只重學術求證,不重思想探索,其實不然。錢先生當然是一等學問家,不是思想家,但他對思想探索的價值和艱辛卻極為清楚也極為尊重。他兩次勸我要研究近代文學史中的理念變動,對近代史中嚴復、康有為、梁啟超、王國維這一思想脈絡也很敬重。如果不是親身體驗,我亦遠不會知道他的內心深處具有思想探索的熱情。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我作為一個弄潮兒,一個探索者,沒想到給予我最大支持力量的是錢鍾書先生,尤其是在比我高一輩兩輩的人,規勸者有之,嘲諷者有之,批判者有之,討伐者有之,明里暗里給我施加壓力者有之。輕則說說笑笑而已,重則訴諸文字。可是錢先生卻毫無保留地支持我,既支持我性格悖論的探索,也支持我主體論的探索;既支持我傳統轉化的探索,也支持我變革方法論的探索,支持中既有智慧,又有情感。就以“方法論變革”一事而言,我被攻擊非難得最多。但錢先生也支持,只是提醒我:“你那篇《文學研究思維空間的拓展》是好的,但不要讓你的學生弄得走樣了。”聽到這句話時,我一時反應不過來,竟書生氣地回答說:“我沒有學生”,是后來才明白是什么意思。當時我的提倡方法論變革,包括方法更新、語言更新(不惜引入自然科學界使用的概念)、視角更新(哲學視角與哲學基點)、文體更新等,因此方法更新也可稱作文體革命。1988年秋季,中央主持宣傳文教的領導人決定舉行一次全國性的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的征文評獎活動,其意旨是要改變歷來社會科學、人文科學總是處于被批評的地位,由國家出面表彰其優秀成果。這一思路當然很好。因為全國各社會科學研究單位及大學都要參加競賽,所以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領導者也重視此事,他們覺得院內的幾個大所都應當競得最高獎(一等獎),因此,汝信(副院長,也管文學所)打電話給我,說院部研究過了,文學所要重視此事,你自己一定要寫一篇。沒想到,這之后的第二天,馬良春又告訴我:錢先生來電話說要你親自動手寫一篇。有錢先生的敦促,我就不能不寫了。大約用了一個月的時間,我寫出了《八十年代文學批評的文體革命》一文,并獲得一等獎。全國參加征文的有一千多篇論文,二十二篇得一等獎,文學方面有兩篇。文學所總算把臉面撐了一下。獲獎后最高興的事并不是參加了領導人的頒獎儀式,領了五千塊獎金和獎狀(頒獎者是胡啟立、芮杏文、胡繩等五人),而是出乎意料之外,錢先生給我一封賀(www.lz13.cn)信,信上說:  理論文章榮獲嘉獎,具證有目共賞,特此奉賀。  錢先生寫賀信,是件不尋常的事,而“有目共賞”四個字,更是難得。有朋友說,這四個字,一字千鈞。固然,這可讓我產生向真理邁進的千鈞力量,但是,我明白,這是溢美之辭,錢先生對同輩、長輩,尤其是對國外名人學者,要求很嚴,近乎于“苛”,而對后輩學子則很寬厚,其鼓勵的話只可當作鼓勵,切不可以為真的所有的眼睛都在欣賞你。  2008年秋天于美國   劉再復作品_劉再復散文集 劉再復:讀滄海 劉再復:慈母頌分頁:123

同學會感言(一)  親愛的同學們:  新年好!  這里有我們在丹霞山下齊聲朗讀“How are you?”的同學,有我們在大雄寶殿或白鶴寺同吃同住的同學,有我們結伴掙脫校園銀杏樹石榴花桂花香的圍堵到簫臺尋覓簫聲的同學——我們二十七年前癡癲瘋狂又聰明伶俐勤奮好學又貪玩的同學,回來了。丹霞,白鶴,簫聲把我們召喚到這里,等不到西山楊梅紅遍,也等不到白鶴寺桂花飄香,我們迫不及待地在這大年初一在這陽光燦爛的日子里,回到樂清中學參天的銀杏樹下,蒼老的觀松亭旁,聽瀑布回響,看金溪龍舞,心領神會同學的情緣。  是什么讓我們聚集在一起?是金錢?是權利?是地位?是某個同學的號召力?不是!是緣份!是緣份啊,是日日夜夜,二十七年如一日的惦記。那緣份,那惦記,如丹霞之美麗,如白鶴之高雅,如簫聲之動人,如花香之襲人,如楊梅之瑯瑯上口,如銀杏之風雨無阻,如瀑布之激越澎湃,如溪水之清純甘冽。  我們聚集在一起,或回憶過去,或感懷今天,或展望未來,只因我們是同學。回憶是純真的,感懷是激動的,展望是自信的。分別的二十七年,我們有太多的甜酸苦辣,有太多的人話鬼話,我們今天在這里只有一句話,“老同學,你好嗎?”  有句話這么說,最好的酒不是最貴的那一瓶,只有我們一起喝過了的,我們才知道它的醇香。我們也可以這么說,最好的人不是最名貴的那一位,只有我們一起相處過的,我們才知道他的最好。我們的同學是最好的!我非常感謝我的同學,當然,我們今天要特別感謝籌備組的同學。  我們共同擁有丹霞、白鶴、簫聲,我們也有楊梅、桂花、銀杏,我們曾一起觀松聽瀑玩水,回味無窮。我們更要珍惜今天,在這難能可貴的相聚日子里,我們開懷大飲,我們暢所欲言,我們放聲歌唱,我們張開雙臂擁抱,讓你的熱淚流淌我的肩膀,讓我的雙手感受你的力量!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再相聚,不管是西山楊梅紅了還是白鶴寺桂花飄香,我們都要聚一聚,喝一杯。  最后,祝大家新年合家歡樂、幸福健康、萬事如意!祝我們同學友誼長存!謝謝!  同學會感言(二)  其實并沒有什么諾言,16年前青春年少的我們懷著對未來美好的憧憬匆匆散去,以后我們許多人彼此沒有了音訊,也許有太多的話沒有來得及說,也許是歲月積淀了太沉的思念,當時光的腳步踏著冬天的脊背走到了2011年2月7日,楊灣中學95屆1班學子從東南西北趕回來,成就了這樣的一次彌足珍貴的相聚!  時間過的真快,一轉眼既是16年,16年來我們共同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我們求知于同一所學校,“憶往昔崢嶸歲月稠,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同學聚會感言。”有多少憧憬,有多少豪情,我們不僅收獲了學業,更收獲了真摯和純潔的友誼。16年來,我們經歷了命運的選擇和考驗,有坎坷和磨難,也有成就和輝煌。16年后如梭的歲月把我們推到了淡然處之的年歲,如今的我們少了一些輕狂多了一些成熟,少了一些浮躁多了一些沉穩,我們肩上挑滿了對家庭、對社會、對事業的重擔。16年前我們依依惜別,揚帆遠航,開始踏上人生的征程。我們有的雖然相距較遠,但我們的心卻永遠相連,我們有的雖然平時聯系較少,但同學之間的情誼卻沒有間斷。哪怕是只有一個電話、一條信息、一聲問候,都無不飽含著同學的真情。今天的相聚,使我們仿佛又回到了昨天。  同學相見,分外親切。你拉著我的手,我擁抱著你,緊緊的不愿意松開,活躍的同學非孔德宏莫屬了,聚會的前一天,才得知一直未聯系上的金妹、劉代平、何冰也趕來了,也為我們這次聚會增加了氣氛,酒桌上大家各個氣度不凡相互敬酒,拿出了自己最高的量,用最真誠的心碰杯,一切無需言語,一切的一切都融進在你我的酒杯中。當某個同學酒多了點,會有人主動的遞上一杯熱水,給上一聲照顧,那天的一切都刻在我的腦海里,此生永遠難以磨滅!  同學是不解的緣,同學是無欲的愛,我們是今生永遠會的同學!正是因為有了同學這些濃濃的念想和這份延續多年的情緣,大家一路走來,才會越走越開闊,越走越穩健,越走越進步!  當制作聚會之前短片和寫聚會感言之時我滿腦子里全是一些很美很美的回憶,這些美好的回憶匯聚在一首歌,一張張相片上,如什么東西漫過我的喉嚨,堵住我的呼吸,我知道,這是觸動了我內心深處那長久不為所動的東西……  揮揮手,16年前同學難說再見。  揮揮手,16年后同學渴望再見。  最后祝,同學在今后的日子里,年年平安、歲歲如意!  同學會感言(三)  2011年8月3日,武隆師范88級1班同學20年同學集會。二十年的夢想與追尋,二十年的思念與友情,難以用言語來表達!30多位同學在幾個熱心同學的籌辦下終于促成了這次相聚,能夠向老師匯報,與同學交流,圓了縈繞在我們心間的夢。我得向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參加我們聚會的老師表示衷心的感謝!向為本次聚會而奔忙的聯絡籌備組成員表示崇高的敬意!也向未能到會的老師、同學表示誠摯的問候和美好的祝愿!  二十年,彈指一揮間。回想起學校生活的一件件往事、一幕幕場景、一個個笑容,依然是那么清晰,讓人激動不已!尤其當我們步入社會,品嘗過人生的酸甜苦辣,經歷了世事的沉浮變幻之后,才體會到學生時代的美好與純真。二十年來,我們相互思念、相互牽掛著。這么多同學終于能一起活動兩面天,我感慨萬千。很想把我的幾點感受與大家分享:  一是非常感動。這次同學聚會有這么多同學參加,大家平時工作都很忙,事情也很多,尤其是女同學們還擔負著照管孩子的責任,但都放下了,(www.lz13.cn)能夠來的盡最大可能都來了,有的同學甚至做了一番思想上的掙扎,毅然前來參加。這說明了什么?這說明大家彼此沒有忘記,仍然還在相互思念和牽掛著!我要特別提出的是,為了這次聚會,聯絡籌備組的各位同學付出了不懈的努力!陳坤同學承擔起整個會務的籌辦事宜,周到安排了整個活動的吃、住、行、樂;李冬與汪素容同學擔任本次同學會的主持;王詩情同學私人捐贈5000人民幣,冬蘭、東山、新建、燎原同學也相繼為同學會作了奉獻;正是他們對同窗情誼的這份執著,感染帶動了我們大家,讓我十分感動!  二是特別高興。看到同學們相見時激動人心的場面,不由得讓我想起91年的夏天,我們揮手告別時的情景,而這一別一晃就是二十年啊,我們的一生還有多少個二十年呢?今天的重聚怎能不讓我高興呢!  三是深感欣慰。翻一翻在校時的照片,憶一憶學生時的往事,那時的我們大多是稚氣未脫、滿眼青色;如今社會這所大學校已將我們歷練得成熟堅強,各位同學在不同的崗位上成就了一番事業,收獲了愛情的果實——屬于我們的下一代正在茁壯成長,這些都使我們每一位老同學深感欣慰。  四是格外珍惜。我們闊別了二十年,平常有時也在集會,但象這次這么多人一起集會的時候不多,這對我們與會同學來講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次團聚。尤其是擱下自己活也前來參會的同學有好幾個。這次相聚,我們大多數同學利用這難得的機會好好的聊了一聊,樂了一樂,敘舊話新,暢談人生。  五是活動內容豐富而耐人尋味。8月3日在武隆品香酒樓吃了晚餐后與當年的班主任尹朝萬和李永泰一起到宏福唱歌喝酒,4號早上7點半準時從武隆出發前往四面山,由于路程比較長,車上很多同學講笑話,時時爆發出陣陣笑聲,很快就到了四面山入門處,然后再坐觀光車前往,坐小船直奔我們住的酒樓,一路只見碧波漣漪,兩岸青山側立,亦有心曠神怡之感。一頓飽餐后,大家又徒步前往1000年古樹之地,與古樹合影后便沿路返,晚上更是精彩之時,特別是男同學背女同學讓你笑得前俯后仰,玩至深夜才離去。5號早上一行去參觀了第一高瀑,哪怕在下雨大家還是爭先恐后照相合影。  六是略有遺憾。有很多位同學因特殊情況,未能參加這次聚會,不免讓我們團圓的夢留下了一點缺失。那就讓我們的祝福跨越時空的阻隔傳達到他們身邊,祝愿我們的友誼地久天長!  相見難,相別更難。5年一次同學會委實是太長了,所以同學們提議1年一次。有時候我在想:人在生死之間是什么東西最讓人割舍不下,想來想去,還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我相信,下次同學會一定會有新的感受,一定會從底發出:我們活得很充實,我們無愧于曾經擁有的那個青春活動的集體。 同學會歡迎詞 獲獎感言 畢業感言分頁:123


衝抖音直播人數
衝直播人數最快速- 蝦皮Shopee在線灌直播人數包月 買YouTube觀看人數最強增加直播人數系統- 衝TikTok直播人數包月 灌TikTok在線觀看人數包月最強增加直播人數系統- 灌Facebook直播人數包月 衝Facebook在線直播人數包月
( 創作偶像追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62extgu87283&aid=17767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