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全家確診記(一) 記憶主題曲/阿白的杯酒高歌
2022/05/13 17:27:09瀏覽274|回應0|推薦11
轉傳自新聞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1110510臉書:

全家確診記

最早是女兒的公司有人確診,卻還是要求員工必須進公司上班。

不久後,女兒就開始咳嗽、喉嚨痛,每天送他上班的老公接著咳嗽喉嚨痛發燒,就先確診了。(怪我們快篩劑排得早、買得快吧?不然怎知道兩條線)

我們把他隔離在主臥室裡,開始把每天三餐送到他門口,關心他體溫的起起落落、血氧濃度變化,聽到他半夜咳嗽。

第三天傍晚,老公感覺胸悶,血氧徘徊在93、94之間,我只好冒被感染的危險開車送他去台大急診,沒想到急診外面排隊的、陸續救護車送來的,讓我們在寒風細雨的戶外,從6:30等到10:30,才有醫師電話問診,發現老公超過70歲,又有慢性病與支架,同意住院安置。

住院醫師說,要清病房、請我們在外面再等一等,這一等,從10:30再等到2:00,老公不支了,堅持回家,放棄住院,要與病毒共存亡。

半夜三點,我們在家累得睡著了,忽然接到醫院電話:你們在哪裡怎麼找不到?現在病房好了。老公沒有好氣的說:不住了,等到病房我就凍死了。

也許就是這樣的折騰,隔天,變成我也開始咳嗽,快篩確診。然後是女兒也快篩確診。

一家三人坐困愁城,從此無法外出,來不及採購藥品、食品、生活用品,把家裡壓箱的各種陳年感冒咳嗽頭痛藥,全部翻出來,還是不夠三個人幾天日夜的用。

先說母女一早到和平醫院排隊等做PCR,一群快篩陽性患者根本不該出門,卻不能不搭車出門等做PCR,這些「準確診」病人排了一圈一圈的長龍,實在有點荒謬,我們等了一個半小時,終於輪到檢驗。

隔天等到了確診通知簡訊,還是無法外出看診買藥,至今10天了,也沒人送什麼防疫包。

衛生局的電話永遠打不通,視訊看診的掛號等一整天音訊杳然。

第四天終於接到關懷中心電話,只問我一些基本資料,就要掛電話。我追問她,你不是來關懷我們的嗎?怎麼不問我們有藥嗎?有吃的嗎?需要什麼協助嗎?她歉然說,我是來支援的,只負責問資料。

幸好家裡還可以一人一室,我睡書房,每天為家人料理三餐,放在每個人的門口。幸好每個房間都有熱水 瓶,幸好家裡還有一個兒子沒有中鏢,可以為我們排快篩劑、排清冠一號、買菜、買藥、倒垃圾,到1樓管理處 拿外送。

這幾天,報社還要在人手拮据、遠端遙控下天天正常出報,有多少稿子與版面是我在家裡半睡半醒、頭暈腦脹、咳嗽喉嚨痛下看完的,可想而知。好在內容品質還能交代,不知道讀者看得出來嗎?

我可以想像,如果有人是全家確診,誰可以為他們做這樣的服務?會不會是確診的人偷偷出門買東西、倒垃圾、拿外送呢?

如果還要出去買藥、買日用品, 這樣是否造成更多的感染?防疫旅館沒得住或是太貴, 確診者無法隔離時,總要有人為他料理三餐與生活大小事,包括洗衣服、清理房間、倒垃圾?

這期間我好想跑一趟美容院洗個頭,好想去買個阜杭豆漿,好想自己去找一些想吃的,畢竟假手兒子很不方便,但是想到確診的人趴趴走,不論是清晨或是深夜都太不道德,但雙北累積約有五十萬人確診,他們都會乖乖待在家裡嗎?

確診感想與建議:

1.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2.感慨連我們這樣有知名度、有人脈資源的人,都如此悲哀,坐困愁城、無計可施,全台灣兩三百萬確診的病人與家人,如何謀生、兩三頭燒的度日?

3.我們不忍心怪任何人,基層診所、醫療院所、衛生單位都被一聲令下團團轉了,我只希望指揮中心肯向全民承認,智慧不足、沒有集思廣益、不夠超前部署,謙卑而不再硬拗。

4.自求多福、自力救濟是這波疫情下最重要的鐵則,如果要免於自生自滅,

第一,備妥全家人七天份抗新冠藥品袋;第二,備妥全家人七天份食衣住行所需;第三,備妥快篩劑、酒精、多支溫度計、血氧機、氧氣瓶;第四,最好先約好可以幫你騎車跑腿的年輕人(或計程車司機),到時全家動彈不得時,需要掛號、領藥、辦理賠、繳費、排快篩、買日用品…就不會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

好在,老公10天後已經解隔離,病情好轉,篩檢陰性。

我也可以在明天解隔外出了,這段時間疏於問候的親友,在此一鞠躬致歉。

疫情從現在到六月初將有一大段高峰(這是陳時中說的,唉,只是他沒告訴我們該如何處理,不如我來當部長好了),大家備妥子彈,準備迎戰吧。

#感謝張祖詒夫婦百歲高齡還特別為我熬一鍋雞湯增添心力

#感謝施立民牧師奔波買來炭烤燒餅與牛肉湯救我們免於飢餒

***好消息!

為回饋主的恩典,凡我臉書好友確診有急需整組藥包的,請私訊我。每人可送你一組7日藥包組。

我買了一百份來贈送,應該夠了。

**********************************************************


3月話題:記憶主題曲/阿白的杯酒高歌

2015-03-27 09:12:56 聯合報 王如斯


我爸曾撿過一隻癱瘓、全身抽搐的棄犬,送醫才知道,狗狗患的是「犬瘟熱」,那是病後的永久後遺症。在動物醫療不發達的年代,我們為了成就狗狗旺盛的求生意志,便讓這隻死裡逃生的狗成為家裡的一員,為牠取名「阿白」。照顧阿白不容易,吃喝拉撒睡都要靠人幫,我媽常說,我爸真會撿,撿回一個狗界「皇太子」。


某日,家裡播放張琪唱的愛國歌曲〈杯酒高歌〉,正在浴缸泡澡的阿白,居然隨著這首歌的進行曲節拍,四隻腳很用力的向前游,這個動作讓我振奮起來,相信阿白可以復原。從此,全家為了幫阿白進行水療復健,天天準時播放〈杯酒高歌〉,鄰居覺得很奇怪,我們不好意思說「放給狗聽」,只好說「爸爸愛聽」。


在浴缸裡的阿白只要一聽到這首歌的號角前奏,四隻小腳丫就開始努力的划水,我得跪在浴缸邊托著牠不斷抖動的頭,以免發生狗頭掉進水裡的慘況。間奏時,女歌手宏亮的一聲「向前看」的口令,阿白還會轉頭看我一眼,牠那無辜、可愛的眼神,每每讓我忘了跪在地上侍候狗界「皇太子」復健的辛苦。漸漸的,阿白會坐了,然後會站,身體不再抽搐、狗頭恢復穩當,最後終於會走了。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e2132006&aid=174165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