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敗家遊戲27 只要我當選台北市長,我保證市民年年退稅!
2022/11/10 17:37:00瀏覽730|回應0|推薦27

敗家遊戲27 只要我當選台北市長,我保證市民年年退稅!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擁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IVY在大辦公室裡,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馬天柱的喜悅。因為她發現股市收盤後,馬天 柱長長地呼出一口大氣,然後雙手往桌子重重一拍!整個人趁勢站了起來,站姿簡直挺 拔得要人命了!再加上他那副出了神似的臉上掛著淺淺的一抹微笑...該不會?

「老馬?」IVY悄聲問:「你...」

馬天柱不發一語,緩緩地退開,將自己與辦公桌之間空出一大步的距離,他氣沈丹田的將 中廣身軀微微下蹲,朝IVY踩著弓箭步,對著她慢條斯理的使出了太極拳中「單鞭」的架 式:「我、贏、了。」

「真的?」

馬天柱收了「單鞭」架式,像是個武學大師一樣站得瀟灑自然,閉上眼睛點點頭:「嗯。」

IVY爆出笑聲,用力地拍著馬天柱的背:「哈哈哈哈!贏了贏了!真是恭喜啊!那就好,我還以為你瘋了!」

馬天柱不回應IVY,他正專心地享受這一刻。幾年來的不如意,就靠今天這把一吐怨氣!被年氏企業放在冰箱裡的日子,突然鮮明而歷歷在目的重現腦海...他之前是那麼的落寞,同事們對他也只有冷淡,甚至當空氣!那時馬天柱知道自己已經過了張揚的年紀,許多誇張的事情及不平的狀況遇上了,也只能用最大的氣力吞忍,壓抑所有的不快樂、不甘心,還有因著失敗失意而引發的憤怒。一切的一切,都在今天收盤後的結算數字上,得 到了自我平反與安慰。

「贏了多少?」IVY好奇的問。

馬天柱按下滑鼠鍵,將今早開盤到收盤的交易紀錄結算給IVY看。

IVY邊看邊無力的跟著報表格式點頭:「用六億七千多萬的現金入局,結果你賺了.... 二十二萬七千七百三十六塊?」

「這是扣除手續費跟交易稅後的淨利。」馬天柱強調。

IVY用手機計算程式算完:「獲利率是...百分之0.03?」

馬天柱輕鬆的走向飲水機,到了滿滿一杯Kona Nigari礦泉水:「這跟籃球比賽一樣啦,贏一分也是贏。」他喝完紙杯中的水,露出了放鬆的微笑。今晚回家,在餐桌上應該會放鬆地和老婆小孩聊兩句吧?他心想。

IVY知道他已經太久沒有從工作中得到喜悅了。其實自己的狀況也相似。沒有人願意身處在一個團體裡不被重視,不被信賴。在劉憶年這個人出現之前就是如此。但是這個啥都不懂得敗家子...呃...劉董事長。將一大筆一大筆的錢交給他們去操作,一點兒都不擔心賠錢虧損,只是不斷地要他們「加油!」、「要有信心!」這原本聽來都是很虛的詞,不過慢慢地,她自己跟馬天柱也從這些話,跟劉憶年對待他們的態度裡,心跟著 定了下來。

馬天柱得到了再次肯定自己的機會,我呢?我莫名其妙的得到了阿達...IVY感染到馬天柱的喜悅,自己也帶著微笑走回座位,她覺得劉憶年是個莫名其妙又有趣的人,現在他竟然還參選台北市長?真的是一個很誇張的人啊...像他這種人,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呢?IVY從不覺得年氏企業有這樣的寬容度,可以隨隨便便讓一個人決定這麼多事情,想幹嘛就幹嘛。她知道盼盼是公司法務顧問的孫女,也清楚時尚顧問棠姊的來頭有多大?更別提那位聽說之前是年董事長私廚的冶遊味餐廳老闆了,這些人都幫著這個劉憶年做事,那他肯定是個背景夠力到不行的人!可是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啊 ...

「年氏企業不怕被執政跟在野黨修理嗎?」 這是年震宇見到陳海山的第一句話。他認為這個時候,虛情假意的客套,根本沒有意義。他的表情,毫不隱瞞的對陳海山這位父親倚重的參謀,顯露出不耐與輕蔑。但是這個都比不上他問問題的犀利口吻。

「年氏企業有可能被修理,只是有可能,但是不需要怕。」

「您是安慰三歲小孩吧?」年震宇直接坐在陳海山事務所裡的個人辦公室內其中一張用 16世紀波斯羊毛掛毯改成的沙發主位上。「我看不出來劉憶年參選台北市長,對我們年氏企業有啥好處?到今天晚上的整點新聞,全世界都會知道,劉憶年是年氏企業在撐腰!每個人都會問我為什麼?我難道只能傻 笑當白癡嗎?」最後一句話,年震宇幾乎是用吼的。

「執行長,」陳海山其實不太喜歡年震宇對他講話的態度:「我站在執行董事長遺囑的 角度,所以不會是劉憶年的朋友,也不會是你的敵人。他是我的好奇,你是打小我就認 識的。」

年震宇知道這世界上只有兩個人是他所佩服跟提防的,除了父親,就是眼前這位慢條斯 理地,坐在他身側的陳叔叔。自幼他就知道這個人對年氏企業的重要性,但是卻從來不 知道他心裡面到底在想什麼?父親的脾氣不好,討厭瑣碎的事物,但是他還真說不上來 ,這位陳叔叔的脾氣好不好?因為他根本沒見過這個人發火。

「您講這個,跟我的問題有什關連?」

「這點是ㄧ切的基礎。」陳海山回道:「如果這一點我們之間沒有共識,那麼接下來根 本就不必談了,因為你不信任我。」陳海山轉頭,兩眼看著年震宇。

「我沒有這個想法。」年震宇清楚地說出這句違心之論。

「好。」陳海山身子趨前,為年震宇倒了一杯茶。「這是我們的第二次。」

「什麼第二次?」年震宇本來要拿起手邊雍正年景泰藍的茶杯,聽陳海山這麼一說,他 手停了下來。

「七年前,我們打過一場官司。你當時投資的另外一家境外公司,有位合夥人,在跟你 拆夥之後,四處放話說你掏空那家公司的資產,把他給掃地出門。」

年震宇想起來了。那是一家開設在上海的海產公司,當時他跟合夥人因為不堪虧損,加上和對方的經營理念有差距,年震宇決定跟這位合夥人拆夥,大家各做各的。但他沒想到後來,兩岸卻傳出年震宇是侵吞了人家苦心建立的公司,還捲走好幾億的公款,搞得對方一頭灰!他當時知道這根本是胡扯,還查出了放這話的人,就是當初的合夥人。因為後來生意跟著年震宇走,這位合夥人幾乎做不到生意,心生怨懟才四處亂放話,連媒體記者都幫著影響 輿論來修理年震宇。氣得年震宇要告死這位無良的合夥人PETER。

「當時你就坐在現在這個位子上,我也坐在我現在這個位子上。」陳海山放下茶杯: 「我當時聽完了你的想法,要我幫你打一場加重毀謗罪的官司。」

「沒錯,那時我是很氣,快氣瘋了!因為這種話一傳出去,對我在各地的生意都會有影響,我本來想要是您不出來打這場官司,我乾脆就找人斷了他的手腳。」

「你那時是這麼說的。」陳海山瞇著眼笑了笑:「不過我怎麼回應你,還記得嗎?」

年震宇回憶:「您說:『不要狗咬狗。』」

「沒錯,沒錯。」

「您當時要我站在一個更高的位子上來處理這個事兒,讓放話造謠的人去狗咬狗。」

陳海山點點頭:「是啊,我認為那個案子,應該要去告那個發稿的記者加重誹謗,因為 這樣一來,記者得證明消息的來源是有所本,不是無的放矢。原告這邊,也不需要準備 一堆資料事證,去證明被告是有罪的,省事。」

年震宇想起當時擬好的訴訟策略,接著說:「然後要把原先要告的PETER,列為證人, 還要我親自發稿表示PETER是我最好的朋友,鐵哥兒們,不可能在我背後說這種話, 更沒有什麼將他掃地出門,我侵吞公款這些事兒。所以才要請他來當證人,說明這些謠 言的來源跟他無關,都是這個記者自己瞎掰!」

陳海山補充:「其實你都查清楚了,根本就是那個PETER叫記者這樣寫的。」

「本來就是他,這個PETER現在不知道混到哪裡去了?」年震宇想起這位PETER,嘴角不禁浮出嘲笑:「他們當庭狗咬狗,這個戲好看啊。結果記者把PETER給供了出來,當場就『證人』轉『被告』,我又發了一篇聲明稿,標題寫著:『痛心而難以理解。』」

陳海山又啜了一口茶。

「您說這是第二次?是什麼意思?」年震宇問。

「劉憶年是為了花光十億,才會想出參選台北市長這一招。他根本是玩假的,這一點 ,我們都知道。」陳海山頓了頓,然後繼續說:「不過執政跟在野黨不知道,政治圈人士都不知道。」

年震宇點點頭,表示同意,不過他提出疑慮:「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選不上。」

陳海山點點頭,閉著眼睛說:「因為大家都知道劉憶年一定選不上,所以...是好事。 」

「好事?他們會知道,劉憶年的競選經費,都是年氏企業出的。這小子所有的錢,都 是公司在幫他核銷,我們把所有政治圈的人都得罪光了!」

「執行長,」陳海山看著年震宇:「你要讓所有政治圈的人都知道,我們給劉憶年多 少錢去選市長?我們給了劉憶年十億。」

「為什麼?」

「這幾個政黨對於劉憶年一點都不熟悉,但是又不能忽視他,為什麼?第一,因為劉憶年有的是錢打選戰。第二,因為劉憶年是玩假的,所以他會肆無忌憚的發言。媒體喜歡錢多又愛放話的人,天天追著他,執政和在野黨參選人的新聞都會被削減,劉憶年會是 這次市長選舉中,大家都無法掌握的變數。所以...」陳海山站了起來:「讓劉憶年這個年輕人跟其他市長參選人去狗咬狗。」

「那我幹嘛讓他們知道年氏企業拿了十億去支持劉憶年?」年震宇問。

陳海山揚起下巴,閉著眼睛,停頓了一下,然後冷冷地說:「因為年氏企業準備要跟在野和執政黨算算總賬了。這十年八年來,年氏企業對於執政黨及在野黨的捐獻從來不手軟,但是有些事情,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我建議執行長要讓他們知道,年氏企 業有錢,錢多到可以隨便給一個阿貓阿狗去攻佔台北市長的寶座!這次不行,下次可以再來。年氏企業不是只會鞠躬,也會挺胸。」

「您是說?」

「其實,公司有一些營建執照待核,大型商場標案,都更計畫,港口清淤工程,文創園區營建計畫,國會及行政部門的產業開發補助,大巨蛋的經營權變更,交通捷運系統的入股投資,金管會委員的人員推薦,有很多是年氏企業想要的,但是卻得不到預想進度中的回應,年氏企業已經在這些項目上,花掉了太多的成本。」

「陳叔叔的意思是,我們趁火『協商』?」

「是這個意思,請執行長參考。」

「那也得劉憶年在參選過程中,不能表現得像個小丑吧?」

陳海山點點頭:「他會因為急著花錢,就算扮演小丑也無所謂。重點是,能不能趁這 只會轟一下的煙火消失前,拿到年氏企業要的東西,然後他們要知道一個訊息,也許 下回選舉,年氏企業可能會支持拿錢辦事的人,或是找個什麼阿貓阿狗的,再來一回 。他們會想,這選舉的銀子,是自己拿比較好?還是讓阿貓阿狗一陣瞎花好?」

年震宇看著陳海山,然後緩緩站起,他瞭解陳海山不會站在他這邊要劉憶年退選,因為那根本不是陳海山所關心的。他一開始就劃下一道線,表明自己是照著父親的遺囑辦事,劉憶年花錢也是照著遊戲規則走。可是劉憶年攪亂了整個攤子,卻要自己來面 對?這已經夠忙亂心煩了,眼前這老頭一席話反而提醒他,這事要挺胸,別彎腰?實 在難辦...父親會怎麼做?他面帶微笑,幾乎不被看出來地深深吸一口氣:「我理解陳叔叔的意思了。」

年震宇向著陳海山點一下頭,離開。

沒有完美的糟糕,同樣地,也不會有無暇的美好。有時就恰恰因為這樣,弄得人哭笑不得。盼盼在劉憶年專訪錄影的現場,就正處於哭笑不得的狀況... 因為她正看著一個不懂政治的瞎咖,準備要高談闊論他的競選主題了。盼盼覺得,這將會是一場災難!可是卻光明正大又理由充分的,將大把大把銀子往海裡倒。

現場的TONY梳化五人組等人,緊盯著攝影棚裡的電視螢幕,看著他們幫劉憶年打理的造型,頭髮,眉毛,服裝,配件是否完美?根本不在乎他會講什麼?準備好要講話了沒有?

我真的跟一群小丑在一起共事...這是盼盼此刻的心情。

「現場五秒!」工作人員戴著耳機跟大家宣布準備要錄影了。

這段專訪,將會在晚餐時間,開始重複播出。

「四秒,三,二!」現場指導右手食指中指合併,指著主持人,表示節目錄影開始。

主持人:「是的!歡迎各位觀眾朋友收看【大話開講】。今天為您邀請到準備訂定台北 市集會遊行法的台北市市長參選人劉憶年,劉先生來到我們節目的現場。」

劉憶年:「大家好,很高興在節目中跟大家碰面。」

主持人:「劉先生,我們就省掉哈啦了,為什麼您這次所提出的『台北市集會遊行法案 』,可以讓台北市民享有退稅的福利?」

劉憶年:「...是這樣的,因為,憲法保障人民有集會遊行的權利。」

盼盼看著劉憶年一字一句的講話,她不清楚劉憶年此刻究竟緊不緊張?不過到目前為止 ,劉憶年講了兩句話,都還算清楚。負責媒體行銷的JUDY已經事前告訴她,這個主持人是不喜歡繞圈子的,他問的問題都很直接,反應也很犀利。不過事先已經溝通過,鎖定劉憶年要講的議題,不會突然下刀子捅別的。

主持人:「您別說得太遠,我請問的是您競選政見中的『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不是問憲法!憲法是政客的充氣娃娃,跟我們今天的主題無關!為什麼您這次提出的『集會遊行法修正草案』,可以讓台北市民享有退稅的福利?」

劉憶年:「抱…抱歉!」

盼盼一聽到劉憶年說出「抱歉」兩個字,就知道他一定會撐不住的,這就大件事了!

劉憶年清了清喉嚨:「因為,每一個生長在台北市的市民都知道,台北市常常因為藍或白、綠,或不藍不白不綠,半藍半白半綠以及橘色,紫色,或是一些我也講不清楚的混搭顏色等等不同的政黨或是團體的示威遊行造勢抗議,霸佔了台北市幾條重要的交通要道,今天你來,明天我來,後天他來,農曆初一這群來,農曆十五那群來,想想農曆十六那天有空,還從四面八方包車來!讓我們市民在交通上,生活上,都非常不方便!也影響了附近店家的生意。長久以 來都是這樣,很不公平啦。」

TONY看著棚內的電視螢幕:「哇,劉董講的好順喔!」

盼盼對TONY比了個手勢:「噓!」當然她心裡是企望劉憶年雖然講不出一朵花來,但至少千萬不要表現得上不了台面。

主持人:「所以台北市政府應該退稅賠償市民的權益受損嗎?謝謝您的意見,我們今天 的節目就到這---」

劉憶年連忙打斷主持人的話:「不不不!不是這麼簡單的!」

主持人:「那請您快說重點,不要讓觀眾以為我們在騙人!」

劉憶年被這主持人逼得很急,腦子裡不斷快速地翻找預先想好的內容,要趕快接上話!

主持人問劉憶年:「怎麼樣?」

他看著主持人前面瀏海的一撮白毛,調整了自己的呼吸,眼角瞄到TONY在一邊用力的 比手畫腳,要他坐得挺一點!劉憶年依著TONY的提醒,立刻調整姿勢,坐挺了起來: 「我認為應該引用『使用者付費』的觀念。雖然每一個團體或是政黨的訴求都很重要, 都是為了保衛自己的立場或是權益。但我想,不管哪個政黨或是團體在台北市造勢遊行或抗議,都該付費給台北市政府,並且將這些錢,做為建設台北市之用,這樣子來回饋台北市民。」 主持人:「靠,這真是個好點子!繼續說!錢要怎麼分給台北市民?」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E050142465?sloc=main

樂天KUBOhttps://www.kobo.com/tw/zh/ebook/gTFPY8EGjTW66WEjaRwjzA

讀墨電子書 https://readmoo.com/book/210246460000101

Google play https://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VJmUEAAAQBAJ

Apple Books https://books.apple.com/us/book/id6443473681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科幻冒險小說短篇集

華文創作世界的「愛X死亡X機器人」! 21世紀科幻版的「陰陽魔界」!

05 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神通號宇航艦,帶著全人類的希望,出發尋找治癒一切疾病的終極解藥。然而這段航程...

據說,悉達多王子在菩提樹下盤膝而坐,經過七天七夜靜思,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洞悉宇宙人生的終極秘奧!得成佛道,世稱:釋迦牟尼佛。抱懷靜坐冥思,是一種自我進化的心靈提升?還是回應隱藏在宇宙不知名深處的聲聲呼喚?

七年前神秘失聯的索非雅探測艦,在執行星際任務時,發現了一顆奇妙的行星。這顆行星的樣本物質,經由自動回航艙,回到了地球軌道。

經過頂尖科學分析團隊的研究,將該行星定名為「藥師星」。而樣本物質,竟然擁有治癒人類所有疾病的功效! 於是,神通號宇航艦,便帶著全人類的希望,出發前往藥師星,要帶回被暱稱為「仙丹」,外型像是降魔金剛杵的奈米琉璃物質,這是消滅一切疾病的終極解藥!

只是,搭乘神通號宇航艦的首席科學官魏琪,一直不解,為何當年索非雅宇航艦艦長金勇三在失聯前的最後語音是:「千萬…不要來!」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77428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