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敗家遊戲25 「我是來登記參選市長的。我無黨無派,謝謝囉!」
2022/10/13 14:47:10瀏覽870|回應0|推薦24

敗家遊戲25 「我是來登記參選市長的。我無黨無派,謝謝囉!」

十天花光十億,你就擁有一兆台幣!如果失敗…

陳棠棠在SPA館的VIP室裡面,她趴在躺椅上,享受著芳療按摩師緩慢而細心的服務。

她只跟自己的老哥陳海山聊過一次關於劉憶年的事情,但是從他的態度及反應上看來,自己可能真的沒有猜錯,這個劉憶年,是年一偉的私生子。而劉憶年的母親,就是她當年的手帕交,劉芳慈。這個推想出來的結論,讓陳棠棠既驚訝,又不驚訝。「劉」芳慈,想著「年」一偉, 所以就有了「劉憶年」這個名字。

當年這兩個人,還是經由自己的介紹,他們才相識的。那是在自己和芳慈,在拿到美國紐約大學藝術史博士學位之後,一起回台北聚會的派對上認識的。當時老哥是年一偉公司的法務長,芳慈則是在想著要回台北?還是去英國接任時裝公司的行銷總監。

時間過得好快啊,一晃眼,三十多年就這麼過去了。這三十多年來,陳棠棠唯一不願意誠實面對的,就是年一偉與劉芳慈在一起的事。她不願意誠實面對的,是自己當時也對有婦之夫年一偉心動。她不願意誠實面對的,是手帕交劉芳慈贏過了自己,得到了她也心儀的男人。她不願意誠實面對的,是當年她故意讓年一偉的元配,知道這兩個人在一起的。她只以為自己被這兩個人背叛,卻不願誠實的意識到,自己也背叛了這兩個人,其中一位,還是自己多年來的手帕交。

陳棠棠閉著眼睛,還能看見當初年一偉和劉芳慈在她的家中,一起討論著兩人之間的感情,為何曝了光?年一偉的太太居然知道這件事?她那時坐在兩人的對面,面露同情的安慰著,心底卻殘忍地看著兩個人痛苦... 陳棠棠以為這些記憶,已經慢慢的被封印在不為人知的陰暗角落裡,再也不會被掀起來了,老天爺卻不答應。劉芳慈的兒子出現,經過三十多年的光陰,往日的記憶又被翻出,重新在眼前播映...

芳療按摩師請她翻過身來,接著要按摩舒緩的部位是正面頭部了...

「棠棠姊,請放鬆,您在皺眉頭呢。」芳療按摩師輕聲地提醒她。

「嗯。」陳棠棠只簡單回應一個字。

她當然會皺著眉頭,腦子裡對於這件事,正雜念紛呈著吶。年一偉到底在玩什麼把戲?這人已經一陣子沒出現了,是有這麼忙嗎?老哥的行為舉止,一切都沒有明顯的心情起伏。但是為什麼年氏企業會讓這個劉憶年,花錢花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呢?這小伙子是從哪裡找出來的?一出現,就像是個敗家子一樣,而且是個刻意的敗家子,他究竟想幹嘛?為什麼連年震宇跟凱薩琳,都悶不吭聲地讓這個人為所欲為?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表示著劉憶年就是年一偉的私生子,是年震宇同父異母的弟弟。不然以這對夫妻的精於計算跟自私的性格,怎麼可能讓年氏企業支付劉憶年所有的花銷?年震宇可是整個企業的執行長啊!他們之間正在做著什麼交易嗎?還是整件事情都是年一偉的授意?這比較有可能,不然老哥也不會被捲進來,更不會有我的出現。年一偉是藉著這樣子的方式,來懲罰我嗎?他知道當年是我跟他太太說出與劉芳慈的事情嗎?

芳療按摩師開始細心推拿著陳棠棠的雙手。

我都已經做了,為什麼不能承認自己是出於忌妒,才拆散兩個人的愛情?我都已經做了,何必到現在才開始擔心年一偉想要報復?之後每幾年見到年一偉,我是深深的埋著虧欠?還是我一點都沒有歉疚的感覺?管他的! 我最重要!就是我陳棠棠,一手拆散這兩個人的,老娘敢作敢當!

芳療按摩師能夠經由雙手的觸摸,知道陳棠棠剛剛是很心緒難平的,呼吸不是那麼的順暢,表示這位重要的客人,正處於情緒與思緒都紊亂的狀態下。而此刻,她能感受到陳棠棠的呼吸開始勻稱了起來,身體的肌肉也漸漸地放鬆。

「棠棠姊,我要稍微用一點力囉?」她輕聲的詢問。

「嗯。」陳棠棠恢復了正常,她對人說話的語氣,跟平常一樣,聽不出情緒了。她決定 ,等幫劉憶年這小伙子收集的珍品送到,她就不再繼續當這什麼「時尚文化顧問」了。這個故人之情,就到此為止,她不想跟劉憶年,或是三十多年前的回憶,有任何的牽扯,過去的事情跟心情,就埋到記憶的最底層,再也不要被挖出來...

Gucci的象牙白無袖訂製旗袍,搭配拿鐵色純羊毛薄披肩,讓凱薩琳一下車,就吸引了所有媒體記者及眾人注視的目光,雖然她很聰明的走在旁邊進入登記會場,但是兼跑財經線的電視台媒體,很快地就將凱薩琳認了出來。她點頭微笑,親切又不失尊貴的小聲地向媒體記者打招呼,並用很謙和的態度,說明自 己並不是今天的焦點,而是登記參選市長的兩位候選人。

「叫她十點準時到,竟然可以拖到十一點?」金鸞在一堆媒體記者背後碎碎念著凱薩琳。

Kelly則似笑非笑的迎上前去:「哎喲?Kathy啊,怎麼拖到現在才來?」

「Kelly姊,我忙著張羅外子晚上要飛香港的事情,一下子忘了時間,真是對不起!」凱薩琳嬌聲的對Kelly說。

「來來來,市長都來了,他正在準備跟媒體記者發表競選宣言吶!」Kelly熱情的拉著凱薩琳的手,往市長競選團隊的方向走去。

「金鸞姐,不好意思喔?」凱薩琳見了金鸞,不住的道歉。

「沒關係啦,啊人來了就好啦!剛剛Kelly姊已經跟市長說,妳就是我們競選團隊裡的婦女後援會副總幹事啦。」金鸞踩著快步,跟著凱薩琳和Kelly一起走。

媒體記者擠成一團,將現任市長遞交參選登記表的畫面,一格不漏的全拍了下來,市長面帶微笑,對每一位記者都客客氣氣地。站在他身邊的是競選總幹事,而Kelly和凱薩琳則排在一堆跟著市長來登記參選市議員的同黨同志之後。幾位要參選市議員的候選人,發現是Kelly跟凱薩琳,就特地讓開一個位子,方便她們往前站。但是Kelly頻頻搖手,不願意離鏡頭太近!

「這次能夠參與台北市市長,並且競選連任,首先都要感謝市民們的疼惜,讓我能夠有這個機會,再一次的參選市長的職務。」

凱薩琳看著現任市長,對著媒體大眾發表演說。她提醒自己,花了大把銀子,可不是只來 看看他講話而已的。

「相較於之前的民意支持度下滑,」現任市長開始回答記者的問題,他心裡頭清楚,對手陣營要再過二十分鐘,纔會進場:「我認為那都只是一時的起伏,真正的結論是什麼?我們都要到選舉的那一天才能知道。所以,就算現在自己的民調數字稍微高一點,也不代表選舉當天就一定會當選,現在就是努力再努力!一定要站出來讓所有台北市的市民,瞭解我對於接下來四年的規劃是什麼?而我們的市府團隊,也一定能夠做到,『金融自由貿易特區在台北』的願景!」

「錢市長,請問您對於捷運優遊卡的弊案還有台北捷運公司的副總經理...」

「這個問題的重點,必須由台北捷運公司來回答。」錢市長很沈穩的打斷記者的提問。

「對手陣營一直攻擊您說,是您在幕後操作黑函抹黑!」

「我想都是子虛烏有,烏賊戰術,不適用在台北市長的競選策略中,請他們要自己先站穩,不要什麼事都往別人身上賴,打選戰不是靠『賴』,就可以成功的。」錢市長雙手自然下垂,表示這番說法,並沒有矯飾,他是真的這麼認為。

劉憶年的加長型賓利緩緩地停在登記會場的大門口。司機下車,快步地繞道劉憶年這一邊來,將車門打開。首先下車的,是盼盼。她背好了包包,兩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裡面鬧哄哄的,她低頭向車裡招手,於是劉憶年穿著最新秋冬款Armani西裝下車。他手上拿著Armani Casa的小牛皮資料夾,裡面裝著的是他自己的登記參選資料。

「快點!我們趁亂衝進去登記!」盼盼像是在做小偷似的,催促著劉憶年。但是這並不容 易,她以為人家都不會注意到自己跟劉憶年,但是,誰不會對從加長型賓利座車下來的人多看兩眼呢?如果真的沒人發現,那麼第一個該哭的,就是賓利汽車了不是嗎?

媒體記者有些看見了這兩個人,穿著華麗,又坐名車,但是神情有點鬼鬼祟祟的,就更好 奇了。在攝影機還沒開機前就先問了兩個人:「請問您是來支持錢市長競選連任的嗎?」

劉憶年急著搖手:「不是不是,我們是來辦事的!」

盼盼也沒空理那些記者,急忙問劉憶年:「資料給我,我去問在哪裡交報名表。」

劉憶年邊拿資料,邊跟盼盼兩人穿過記者群,跟一堆子支持錢市長參選連任的民眾,進入報到登記處,沒想到,那裡的人也沒少,全擠成一堆,都在聽現任市長說話吶!

「參選保證金的支票給我!」盼盼伸手跟劉憶年要支票。

劉憶年伸手到西裝內襯的口袋裡拿出一張今天一大早寫好的支票,神情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頑皮的,交給盼盼。

盼盼看著劉憶年的表情:「幹嘛?你這個表情是什意思?」她接過支票,準備轉身,但是盼盼用眼睛餘光看了一下支票,她愣了一下,立刻回頭對劉憶年說:「你...你煩不煩啊? 到現在還搞錯?參選市議員的保證金是二十萬,不是一百五十萬!」

她對著劉憶年不耐煩至極的揮動著手上的兩百萬元現金支票。

劉憶年一臉無辜的樣子:「我沒搞錯啊?」

「沒搞錯?你支票上面寫一百五十萬啊!」

「選市議員是二十萬,選市長是一百五十萬啊。」劉憶年半側著臉對盼盼說。 盼盼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你剛剛說什麼?」 「選市長的保證金是一百五十萬啊?」劉憶年將「一百五十萬」說得大聲一點點。 盼盼的聲音分貝漸漸提高了:「你不是說要選市議員的嗎?」 有些媒體記者聽到了盼盼逐漸拉高的聲音,紛紛探頭窺視。

「我覺得市議員的保證金才二十萬,選市長比較貴,一百五十萬,那既然要選...我當然選貴 的啊?」

「你說什麼?」盼盼終於忍不住對著劉憶年大吼! 她真的搞不清楚,眼前這個傢伙腦子裡到底是怎麼想事情的?為什麼這樣的改變,之前不先讓人家知道呢? 媒體記者跟場內的支持群眾,都發現事情有點不對了。有些電子媒體開始移動攝影機的腳架。現任市長一瞄到幾位記者開始轉移位置,心想:不會是這個時間吧?我還有個十分鐘才離開啊?這個...對方怎麼可以提早進場呢?錢市長懷疑的,是對方陣營的人馬提早了來登記參選行程,他其實心裡頭是很不開心的,哪想得到,不是這麼一回事。

「小聲一點啦妳!」劉憶年拉了一下盼盼的外套一角,兩個人快步走到剛剛錢市長報到登 記的櫃台前,櫃台後有兩位女性工作人員,一臉茫然的,看著眼前像是一對剛剛在吵架的小倆口走過來。

「請問...有什麼事嗎?」

盼盼一肚子火到不想講話!她用手肘,大力地頂了劉憶年一下。

「喔!我...」劉憶年忍痛對著櫃台服務人員說:「我要登記參選。」

「喔?」服務人員真的對劉憶年沒印象,大概是第一次選舉吧?

「請問您是哪個黨推薦的?」

「哪個黨?沒有,」劉憶年對服務人員搖頭:「我自己來的。」

櫃台服務人員一臉茫然,什麼叫「自己來的」?

其中一位又客氣的往下問:「請問您...要登記那一區?」

「哪一區?」劉憶年沒聽懂:「應該...應該算『全區』。」他說完,拿出文件夾裡的資料 。

「這位先生,市議員或甚至是選里長,都是要看你登記的戶籍再台北市的哪一區?然後才能繼續登記喔?除了有些原住民席次之類的,我們沒有台北市『全區』的選項喔?」服務人員依舊很有耐心的引導劉憶年。

「我知道,」劉憶年這才瞭解,服務人員把他想錯了,他將登記參選資料,照片,政見表 一一放在櫃台上,最後從不講話的盼盼手上,搶下那張面額兩百萬的現金支票,對櫃台人員微笑道:「我是來登記參選市長的。這是保證金兩百萬。我無黨無派,台北市『全區』的喔?謝謝囉。」

凱薩琳順著媒體記者移動的方向看過去,她多麼希望自己是眼睛花了!但事實上卻沒有,幾個媒體記者已經圍著劉憶年跟盼盼。他們倆跑來這裡幹什麼?雖然出乎意料的,在這裡碰見劉憶年與盼盼,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走過去,最好他們也沒看見她!

盼盼看見媒體記者開始圍上來了,就開始緊張了起來,頻頻催促劉憶年:「快一點!」

「催我沒有用啊,又不是我在辦?是人家要檢查資料齊不齊啊?」

服務人員臉上沒有笑容,卻滿是問號:「競選辦公室有十一處?」

「是啊是啊?」劉憶年陪笑。

「七個辦公室是在三樓以上?」

「樓高看得遠嘛!」劉憶年繼續陪笑。

「還有一個在101大樓的高樓層?」

「這個競選辦公室,是看的最遠的!整個台北市可以看到一半!」劉憶年用手比出一刀劃兩半的動作。

「劉先生,您知不知道競選辦公室是幹嘛的?」服務人員問。

「他慢慢就會知道的,謝謝您的關心啊。」盼盼忽然客氣的對服務人員講話。

「妳不生氣了啊?」劉憶年問。

「媒體記者過來了,快弄好快走!」盼盼頭低低的對劉憶年說。

「頭這麼低,怕媒體拍到啊?」

盼盼沒講話,只低頭往媒體暨者來的方向一指,就背過身面對櫃台。

「什麼啊?」劉憶年往盼盼指的方向看去,他眼睛一眼就望到穿著一身象牙白色旗袍的凱薩琳!「真是見鬼了!」劉憶年也轉身面對櫃台,對盼盼小聲說:「凱薩琳怎麼會在這裡?她 跟年震宇也來參選市長嗎?」

「她有沒有看到你?」盼盼問。

「應該沒有應該沒有。」

「這就是您參選市長的主要政見?」櫃台服務人員完全不相信這就是劉憶年的參選政見。

「對對對,我寫了一晚上!」劉憶年頻頻點頭。

其中一位比較年長的服務人員將收訖章子俐落的蓋在每一份劉憶年繳交的表格上,然後將存根聯交給劉憶年,面帶些許洩露出來的同情,對他說:「您的登記已經完成,預祝劉先生高票當選。」

劉憶年想也不想的就回答:「哎呀,千萬不要這麼說!」

盼盼幫劉憶年將存根聯收好。跟著劉憶年兩個人面對著櫃台,快步地往外走!

但是媒體記者已經追了上來:「請問您是來參加登記的嗎?」

「沒事沒事!」盼盼低頭遮臉越走越快。

有位記者在劉憶年身後大喊:「剛剛那位神祕客姓劉,他登記參選台北市市長!」

所有記者一聽,蜂擁而上的追著劉憶年!

凱薩琳臉色鐵青!她看到了劉憶年跟盼盼在登記處櫃台前讓媒體記者追著跑的樣子。她更不敢相信她剛剛聽到的... 競選台北市市長? 劉憶年這個傢伙,難道是生來跟她作對的嗎?先是莫名其妙的跟震宇爭奪公公的遺產, 然後挖了個金礦開採權的坑給她跳,現在又突兀的冒出來要參選台北市長!他究竟要 把大家整到什程度才罷休呢?要是被人家知道,劉憶年是拿著年氏企業的錢在參選,那震宇跟自己即將要的政治投資,等於就是將資金丟到海裡,徒勞無功不算,濺起的海水,還潑得全身又溼又腥!這個局要怎麼收才好呢?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解剖 吸血鬼的生理構造:

吸血鬼吸取新鮮血液的利牙,上下左右,各有八枚。平常隱藏在正常牙齒的後面。因此,吸血鬼等於擁有上下兩排牙齒似的,吸血用的八只利牙,貼生在正常牙齒內側。他們類似鯊魚,牙齒不只一排。

當吸血鬼一族要以獵捕的方式吸取人血時,這八枚中空的利牙,就會因為牙齦肌肉緊繃而突出超過一吋!這是吸血鬼一族在生理上與人類幾個不同點中,很突出的部分。另外,就是他們的下顎咬力,堪比早已在幾百年前絕種的非洲鬣狗,可以一口咬碎人類的大腿骨! 因此,一但被吸血鬼咬住,他們特異的下顎咬合力,一口就能夠咬斷人類身上的主要動脈,然後八只尖利的獠牙同時注入具有強力麻醉與抗凝血的特殊毒液,讓到口的獵物失去意識、癱瘓,並且在吸血鬼飽餐一頓之前,獵物身上的血液不會凝結!

人類為了生存與繁衍,從日漸崩潰的地球出發,歷經千辛萬苦,來到新天地行星,企盼著美好的未來。卻沒想到,在初期跨星際移民的宇航艦中,混入了躲藏在四具棺材裡的吸血鬼,當第一代來自地球的人類登陸新天地行星之後,反而被吸血鬼們控制住。人類,成為吸血鬼在新天地行星的食糧,被吸血鬼們稱為「血袋」…

新天地行星上的吸血鬼,經過百年來的繁衍,透過星際通訊系統,持續對地球發出假訊息,描述在這裡的生活是多麼的幸福美滿!吸引更多的地球移民紛紛來到這裡…

吸血鬼普林斯頓米雅公爵,就是統治新天地行星的暗黑權貴。而她的牙醫巴薩娜,則是人類反抗軍的其中一員。

牙醫巴薩娜,肩負著解放新天地行星上所有人類的任務…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科幻短篇集08「吸血鬼的牙醫」

人類,一心夢想在異地行星開創未來。而等在前面的,竟是無窮的暗黑恐懼...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科幻冒險短篇小說集,


是華文創作世界的「X死亡X機器人」!


是21世紀科幻版的陰陽魔界!


邀請您搭上繁華銀河號星際郵輪,前往深邃美麗的多重宇宙,進入12段與眾不同、高潮迭起,出人意料的冒險故事!體驗隱藏在星空內,前所未有的異星世界。在繁華似錦的宇宙中,踏上愛、恐懼、繁衍、驚奇、回憶、戰爭、遺憾、喜悅等等不同主題的時空之旅!

 

電子書於各大網路平台陸續上架中!

博客來網路書店: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E050142465?sloc=main

樂天KUBOhttps://www.kobo.com/tw/zh/ebook/gTFPY8EGjTW66WEjaRwjzA

讀墨電子書:https://readmoo.com/book/210246460000101

 

購買電子書,需下載免費APP電子書閱覽器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21世紀的科幻版陰陽魔界 #華文創作界的愛X死亡X機器人 #原創故事 #房純輝 #短篇小說集 #科幻冒險 #吸血鬼 #陰陽魔界 #愛死亡機器人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bby1278&aid=177283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