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革命的臨界點
2014/09/29 05:38:41瀏覽496|回應1|推薦13

近日覺悟到自己誤解了民粹。民粹的表象,那易受煽動的情緒,如山洪般近於盲目的力量,不受理性的節制,令我恐懼,令我厭惡。我一向認為民粹是文明的敵人。

但如果山洪之匯集成山洪,是因為無路可去呢?那滾滾而下,夾沙帶石的隆隆悲憤,我聽到了嗎?

滾滾而下的沙石,也曾攀附在理性的藤蔓上,讓文明法治慢慢覆蓋。“我願意靜默,願意躺下,如果有朝一日沙石化為沃土,孕育芳草漿果”, 民粹似乎這樣呢喃著。

但如果所謂理性的藤蔓,竟是謊言編織的扎心荊棘呢?編織著經濟數據,科技產業,開發計劃,就業機會,然後暗地裡注射毒液。

沙石被荊棘扎心,痛到必須掙脫。先是小沙小石落下,被風吹去,無人注意。不久大石也開始鬆動。沒有小沙小石做緩衝,大石開始感到荊棘扎入的痛,必須掙脫。這時若下場大雨,刮起狂風,砂石就扯破荊棘,帶血如流落下。

只是,我們不易判斷以謊言編織的社會何時會到達破裂的臨界點。我們通常走到懸崖邊緣,才看到懸崖。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orthbridge&aid=9970046

 回應文章

VS Alway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9/29 09:37

文明往往不及草根更能察曉大地的野性.

還在思量貼與不貼標籤, 世界卻已被推著前行或後退.

北橋客(northbridge) 於 2014-10-10 13:40 回覆:
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