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假面(四)
2007/12/21 21:32:52瀏覽463|回應1|推薦5
【晚妝】

將面膜熱解, 用清水撲了撲臉, 開始抹刮鬍膏. 兩頰其實蠻平滑的, 只下巴有些許鬍渣. 慢慢地抹著, 有系統地, 不漏過一吋肌膚. 暫時閉上眼睛, 感受緩緩擴散的清涼觸感, 然後拿起珍藏的老式刮鬍刀, 讓刀片在臉上游動, 溫柔的愛撫著. 這是目前能找到的最老牌刀片了. 享受鬍根被輕輕扯動的感覺; 這張臉還是活的, 還是自己的. 算是一場反叛的儀式吧, 在私人的空間, 進行著不出軌的文明裡頭一丁點出軌的躁動.


他擦了臉, 從櫃子取了一個淡綠的小球. 到國家劇院看戲, 就用這個吧. 將球在掌中輕握了一把, 然後擺在鼻尖前, 一放手, 面膜就上臉了. 回到臥房, 小憐已經盛裝就緒. 三年前鳳梨台的艷色馮小憐下嫁華瞻市場部的才俊吳高瑋, 是面膜界的一樁盛事. 小憐愛用面膜, 睡覺也帶著. 他不太確定是否看過她的素面. 女人總是要另造一張臉的, 而且夫唱婦隨, 豈不甚美? 略通文墨的杜董, 當時曾寫了一幅對聯賀他的新婚:
「吳郎高致, 雅量說王侯, 翻臉打造新世界;
小憐傾城, 嬌娜艷群芳, 變色換作閨閣人」

小憐對於變色依然樂此不疲, 但他不知怎地有些累了. 賣了十年奈米面膜(也算另一種出賣色相吧), 看了無數張被微觀調控的臉 -- 高貴的, 冶艷的, 可親的, 冷峻的, 自信的, 諂媚的 -- 令人膩煩得很. 這幾年市場部僱的人, 全都一個樣, 全都那麼熱切油滑. 他沒法叫他們拿掉面膜 -- 拿掉了, 只剩一張呆臉. SF世代的素臉是沒有表情的, 他們已經失去控制表情的能力, 而自己則是打造這膚淺世界的共犯.

甩了甩傷感的思緒, 拿起手機按了幾個鍵, 穿衣鏡中旋即出現一張自得的公子臉 -- 華瞻的<王孫系列>. 他私下稱它為鳥人系列; 鏡中的模樣看來像當年懶散的旗人, 一付要出門蹓鳥的光景. 小憐今天全套復古歐風打扮, 加上幾處大膽的變化. 臉上散發誘人的貴氣, 一條鑽石帶子環著裸露的腰腹, 閃爍的眼盼望著爭奇鬥艷的夜晚.

【新能劇】

他和小憐領了密碼, 進了包廂坐下. 他對日本的能劇一向敬而遠之; 遮臉的戲角幽靈般唱著鬼哭的調子, 總是叫他毛骨聳然. 今天的表演不一樣, 小憐說. 他們把密碼鍵入手機 -- 這個能劇團搞了一個「演觀同參」的噱頭, 不知葫蘆裡賣什麼藥.

幕啟了. 演員在前, 幾個樂師在後. 配角交代了背景, 是個失寵於貴族的女人的故事. 接著主角上場, 但沒帶傳統的面具; 他一眼就認出來了, 那是天蠺的<百變千劫膜>. 為什麼不用華瞻的<川臉膜>? 是誰漏了這條線, 讓天蠺佔了先? 暫不去想它, 今天是來看戲的.

主角時而哀婉, 時而憤怒的唱了起來; 手腳極緩地舞動, 身體的姿態從一個靜態流轉到另一個靜態. 總是訴著平生的無奈心事吧? 他的傷感隨著怨婦的吟唱冉冉悠悠的升起, 憤怒與無奈在交織, 心被痛絞, 控訴的淚水在流淌. 昔日"但坐觀羅敷"的使君, 為何棄我而去? 今天你在何處立馬踯躅? 他拭去眼眶的淚水, 轉頭看看小憐. 她美麗臉上的哀愁, 凝結欲動的手勢, 竟與台上的演員並無二致. 他掃了全場一眼; 觀眾席也成了哀愁的樹林, 上千雙手優雅的凝在空中. 他悚然一驚. 搞什麼鬼? 他極力克制憂傷的情緒, 在模糊的淚光中奮力按下熱解鍵. 剎那間, 優雅的吟唱還原為淒厲的梟叫. 他定了定神, 看著荒謬的妻子, 荒謬的觀眾, 荒謬的舞台, 荒謬的華麗, 竟禁不住輕輕地啜泣了起來.

---------- 待續 ----------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orthbridge&aid=1471660

 回應文章

葉曇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佩服
2007/12/22 09:21

已經讀了好幾回,愛不忍釋.題材非常特別,佩服你的巧思.


期待平凡,期待簡單
幾個平凡字眼,寫出簡單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