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世界沒有改變中國 反而被中國改變了?3大點分析中國資訊戰布局
2022/08/02 21:09:19瀏覽78|回應0|推薦0

最近三十年來,俄羅斯共喚醒世界兩次,兩次都與普亭有關。第一次是1991年蘇聯瓦解後,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寫下《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主張民主自由已達歷史頂點;然而接續葉爾欽上台的普亭,在俄羅斯主政期間的民主倒退與自由緊縮,顯示當初福山的樂觀為期過早。

 

Chet Baker in Tokyo (198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ZAuY5M7J-Y

 

【摘要2022.8.1..商業周刊/沈榮欽】最近三十年來,俄羅斯共喚醒世界兩次,兩次都與普亭有關。第一次是1991年蘇聯瓦解後,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寫下《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主張民主自由已達歷史頂點;然而接續葉爾欽上台的普亭,在俄羅斯主政期間的民主倒退與自由緊縮,顯示當初福山的樂觀為期過早。

普亭於2022年二月二十四日發動的俄烏戰爭,叫醒了大夢初醒的歐洲,讓西方理解到無論國家體制如何變遷,都無法改變俄羅斯擴張的野心。如同史帝芬科特金(Stephen Kotkin)在《外交事務》所說,冷戰或許從未結束,俄國仍是鄰國的重大威脅,不過隨著俄羅斯的軍事與經濟實力的下滑,大國對峙的焦點將轉至印太地區,成為中美兩大集團之間的對抗。

俄烏戰爭導致美國社群媒體大量封殺俄國官媒與相關帳號,中國官媒在國際上為俄國宣傳其戰爭敘事,中俄聯手散布假訊息disinformation),因此讓中國官媒受到矚目,儘管中國政府意圖保持表面中立,實際上卻放任官媒在國內宣揚俄國的戰爭敘事,「大翻譯運動」(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令中國「內外有別」的雙重言論無所遁形。

中俄官媒聯手,可以回溯到2013年習近平首度訪問莫斯科時,他與普亭簽訂俄羅斯國家廣播電台「俄羅斯之聲」(Voice of Russia)和人民網新聞共享,隔年俄羅斯國際新聞頻道「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簡稱RT)和《人民日報》締約合作。中俄新聞合作要放在更大的框架下理解,這是中俄共同對抗西方網路與資訊分權化與自由化的一環。

中俄向來主張國家數位主權,提倡網際網路與資訊應該受到國家主權控制。「主權國家有權管控和保障本國網絡安全,任何企圖限制國家網絡主權的行為不可接受,應促進國際電信聯盟在解決有關問題上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普亭於侵略烏克蘭前與習近平簽署的《中俄聯合聲明》如此聲稱。

中國「銳實力」已無所不在,中國在網路、電信與通訊等領域建造全球無形網絡。中國除了武力威脅台灣之外,在國際上受到的注意遠不如俄國。但中國在打造全球資訊網絡上的成就遠非俄國所能及,從美國阿拉巴馬州的監視器、阿富汗的通訊網路、連結巴基斯坦和吉布地的海底電纜、到委內瑞拉的通訊衛星;中國從陸地、天上到海底,建立了跨越亞歐美非各大洲的資訊帝國。

早期網路自由主義者相信,網路不可能受政府管制,反而認為瓦解政府壟斷資訊的能力,將會帶來更為民主與獨立思考的社會。如同約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在〈網路空間獨立宣言〉(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表達「工業世界的政府們」代表過去,網路代表未來,將解放人類思想;在網路的世界裡,政府沒有統治權。這種思想也蔓延到美國政治,2000年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在敦促國會與中國實現貿易正常化時說道:「毫無疑問,中國一直試圖嚴厲鎮壓網際網路!那就猶如試圖把傑樂(JELL-O)果凍釘在牆壁上。」

後來的發展證明這些看法錯誤得有多離譜,中國不僅成功地將果凍釘在牆上,而且十分牢固。在柯林頓的支持下,中國於2001年以開發中國家地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快速成長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利用充足的資源與金錢打造了數位極權,並且對外輸出科技給極權國家監控人民。鑲嵌於世界經貿網絡不僅沒有改變中國,反而給予了中國更充分的資源與科技改變世界

 

共軍演習威懾不了美軍和裴洛西【摘要2022.8.1..中時陸文浩】熟悉戰略與國際關係者都知道「軍事是外交的延伸」的意涵。中共外交部與解放軍,一前一後、文攻武嚇,不斷地對美國提出嚴重的警告。只要裴洛西膽敢到台灣訪問,觸碰「一中原則」,後果將由美方自行負責。想必從裴洛西有意訪台開始,中共就已經運用各種情報蒐集手段,對她訪問亞洲國家的行程嚴密緊盯動向,中國外交部全體內外、上下,不管是從駐華使節、友華眾議員管道、甚至出訪時所搭專機編號與識別器等等進行蒐集,以緊迫盯人方式掌握其動態,看似真的要給裴洛西迎頭痛擊。

依據其公布將訪問新加坡、馬來西亞、南韓與日本,台灣則暫時不在行程中。然731日依法媒揭露稱,裴洛西預計84日經菲律賓克拉克美國空軍基地訪問台灣,在台北會見蔡英文總統。這種令人聳動的聯想,也引起國際高度關注。

首先,共軍近期於福建平潭、東海、南海等地實施共5場軍事演習,其中平潭僅距台灣新竹125公里,示警意味濃厚。不過,經查詢,這些都屬於年度例行性的軍事演習。這些軍事演習均無法撼動台美關係,以及嚇阻台灣。畢竟不會比「1996年台灣海峽飛彈危機」劃設台灣東北與西南禁航區來得震撼。但以空中兵力來的應處,可以不升高台灣民眾的反感,可立即的進行威懾性,達到軍事與外交的組合拳。

其次,從近年的觀察發現,中共外交部對於美國官方高層訪台,言語的威懾力度與解放軍空中兵力快速的部署及武力展示,效果並不差,包括:美方在2020810日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訪台,共機跨越海峽中線後,中共外交部與解放軍採取高壓威懾,使得美方原訂美國環保署長惠勒(Andrew Wheeler125日取消訪問台灣;2021113日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Kelly Craft)也取消訪台;今年47日裴洛西以新冠狀病毒確診取消。

解放軍運用空中兵力快速部署與反應,對外國訪問團是有立即與實質的影響力。依1年多來觀察,如果國外訪問團前一天、當天、甚至次日訪問團拜會我領導人,均有共機進入我防空識別區之台灣國際空域,對我形成「擾台」。外國訪問團官方層級愈高,共機數量愈多、共機跨越海峽中線機率愈高。曾發現有些國外訪問團在抵台前夕,根據廣播,共機正逢進入我防空識別區的台灣西南國際空域。可見,共軍對於外國訪問團的班機動態,均有所掌握。

最後,從近十年共軍威懾性兵力展現嚇阻美台舉措,發現各類型有:艦船編隊部署海上,屬於持久、連續性威懾;陸軍兩棲部隊或海軍陸戰隊,集結或跨海航渡,費時困難度高,威懾有限;機降空降,破壞性人數少,威脅性不高;火箭軍短程中程彈道飛彈,畫設禁航區,威脅與破壞性劇增,亦造成台灣民眾恐慌,已暫不使用;大陸沿海設禁航區,其軍事訓練均屬於年度例行性,近岸防禦作為,對外國訪問團威懾性不高。

而先前美媒指稱裴洛西抵台訪問,美方將派遣航母打擊群與艦載戰機對其專機執行護航。然依據近年共軍派遣空中兵力,在台灣西南至東南一帶國際空域曾多次模擬打擊美軍航母打擊群之經驗,此舉將提升共軍警戒,呈現反應外國訪問團抵台與應對美方航母打擊群兵力展示軍力模式兩個對抗模組,台美相關當局應該謹言慎行。(作者為中共軍事觀察家,文化大學國發所博士)

 

裴洛西訪台與否全球關注!議題操作高明:極低成本達最大公關效應【摘要2022.8.1..蘋果丘福隆】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近日會不會訪問台灣?從以下跡象可見端倪:

1)俄國總統普丁設下不好的先例,他在軍事演習過後改推軍事特別行動,藉此發動戰爭侵入烏克蘭。目前中國在東南方多處進行軍事演習,升高緊張局勢,容易引發意外衝突。

2)美軍若動用航母戰鬥群並以戰鬥機護航裴洛西的座機,成本高績效低;而中國只須將核子潛艇駛離駐泊港,航母艦隊會立刻後撤到安全區域,成本低績效大。

3)拜登總統與習近平主席28日的視訊交談超過兩小時並達成共識,將安排兩人實體會面;美國媒體推測,會面場合有可能是11月的20國集團峰會。僅由這項消息便幾乎可以推定,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近日不會訪問台灣。

裴洛西是民意代表,她有意訪問台灣全屬個人意志,與白宮政策無關。但是,按照美國官方定義,國會議長是公職人員(Elected Official),而且是總統不能視事時第二順位的繼任人,因此議長的作為至少有代表部分國策的意義。中國是否反應過度?

在中國當局看來,若裴洛西此時訪台,會對「一個中國政策的承諾」產生掏空效應,必須強烈反制。然而由於中美立場不同解讀各異,如何處理得當是高度性的挑戰。

民意代表接受合法獻金、實現競選諾言、為國家社會立法、為人民監督政府,這是選舉制度的規矩。至於如何製造與抓住重大議題,則全慿民意代表的個人本事。裴洛西議長有意訪台有其特殊意義與個人榮耀考量,能否成真則尚未確定。無論如何,穩當處置訪台議題並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決策者責無旁貸。

如果裴洛西近日堅持赴台,為避免刺激對方、過度解讀、擦槍走火等等意外,中國當局不妨採取「以無人機隊伴飛的方式」處理裴洛西進出台海上空的問題。至於無人機的陣仗大小、出現的時間地點,以及伴飛安全距離等資訊,可容後再報。如此操作穩當得體,也可讓裴洛西以後對媒體敘述她「被無人機伴飛」的無聊奇遇。上述操作應遵循兩項理論法則:

1)因中方務必維護一中國策而美方不必,故中方作為的力度可以適度超越美方。(Greater measure for greater concern.

2)中方行動的法規依據應遵照最近通過的「非戰爭軍事行動綱要」。

過去富裕時,美國政府只要劃撥一筆經費便可搞定一項國際議題。如今美國政府窮了,口袋裏掏了半天也拿不出多少錢來,只好靠官員頻頻出訪,拉幫結派。因為與台灣有關的議題,美國都能得到民進黨政府的極力支持與配合,又能獲得高度的國際公關效應,無怪乎裴洛西迄今對此議題守口如瓶,使其發揮最大邊際效用。

總而言之,即使玩假似真,除非民進黨政府願意付費,否則美國政府不會花錢動用航母與戰機為裴洛西座機護航。

 

波洛西訪台風波:台灣「客廳」會成「戰場」?【摘要2022.8.1..聯合報趙春山】究竟波洛西會不會如願訪台?如果到了台灣,她會說什麼?做什麼?這些問題都成了波洛西「葫蘆裏裝的膏藥」。

表面上看,中美現已進入「膽小鬼賽局」(The Game of Chicken),雙方執政當局都沒有讓步的空間。拜登的當務之急是讓民主黨贏得國會中期選舉後,自已再能勝選連任總統。因此,面對國內瀰漫的「反中」氛圍,加上共和黨見鏠插針帶給他的壓力,拜登無法在波洛西訪台問題上,在中共面前示弱。

習近平的處境也好不到那裡。今年中共的頭等大事是為年底召開的「廿大」,營造一個有利的內外環境,因此,施政重點在於「穩定壓倒一切」。習近平料想不到的是,不但新冠肺炎疫情這隻「黑天鵝」,打亂了他經濟「維穩」的布局;現在又鑽出波洛西訪台這頭「灰犀牛」。雖然對美關係是中共外交的「重中之重」,但習也無法在這個中共視為「核心利益」的「台灣問題」上,做出任何的妥協。

習拜兩人都意識到,波洛西訪台問題的嚴重性,也都不願為這位八十二高齡老人的「畢業旅行」而大動干戈。幸好從波洛西今年四月因確診取消訪台至今,有長達三個多月的緩衝時間,能讓中美高層進行「預防性外交」。如中共所說,拜習第五次通話,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召開的。

這次通話,已對波洛西訪台可能造成的衝擊,產生了危機管控的作用。目前中美在軍事上擺出的大動作,對雙方而言是必需的;但演成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可說微乎其微。如同19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目前中美還是在進行一場「戰爭邊緣遊戲」。

由於雙方的力量對比已發生改變,這場遊戲將使彼此了解對方的底線思維,避免未來超越紅線而「假戲真作」。「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美中關係不能只看表面文章。「外交是妥協的藝術」,處理波洛西訪台事件是對拜習通話的考驗,考驗雙方領導人分歧管控的能力和定力。

波洛西能否順利訪台,已予外界「一方所得,即他方所失」的印象,要達成「雙贏」,就不能既要「面子」又要「裡子」。其實,中共關切的是波洛西訪台,是否會造成骨牌效應,在國際上為「兩個中國」、「一中一台」,甚至「台獨」,打開了一道「方便之門」;美國關心的是,屈服於中共的壓力,是否會危及它在盟邦的信譽。

中美未來在「面子」和「裡子」之間的交易,當然會影響台灣的利益,這是台灣應該關注的地方。波洛西長期友台,台灣沒有理由在她卸任前,拒人於千里之外,這不是中國人的待客之道。然而,一旦「客廳」變成「戰場」,則非主人所樂見。

面對眼前中美博弈的這盤棋局,台灣只能做到「觀棋不語真君子」。我認為蔡政府對波洛西訪台一事採低調回應,這是明智之舉。(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感想:

1.        中國與胡錫進(習近平代言人)對裴洛西叫囂,結局只會有兩種狀況。當裴洛西來台時,1.中國裝著很忙,沒空理會裴洛西,在中國境內封鎖消息2.出動100架飛機、100枚防空飛彈,把裴洛西的飛機打下來,對美國宣戰。

2.        第一種可能性佔99.99%;第二種可能性的結果,美國將會發射200枚飛彈攻擊中國多數的發電廠進行報復,造成中國經濟崩潰5年,換言之,中國投降,而中國、美國都沒有多少人員傷亡,只犧牲了裴洛西的座機。

3.        美國面對中國對裴洛西叫囂,可能會有兩種狀況會,1.拜登強硬禁止裴洛西來台,導致美國國際聲望跌到谷底,因為確定美國非常害怕中國的叫囂。2.派二個航母戰鬥群護送裴洛西來台,提高拜登、裴洛西與台灣的國際地位;中國空軍龜縮,國際地位因此下降。

4.        美國99%的機率選擇第二個,航母戰鬥群護送裴洛西來台,提高拜登、裴洛西與台灣的國際地位,以利11月美國期中選舉勝選。

5.        台灣只有一個策略,埋頭苦幹研發電子產業的新科技,其他的事不要管,禮貌性回應一下就好。

誰在玩火自焚?【摘要2022.8.1..自由】美中領導人日前進行視訊會議,兩國歧見未獲化解,且有兩大爭議更形擴大。

一是台灣議題,特別針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計畫訪台事件,習近平嗆聲︰「民意不可違,玩火必自焚。」

其二,習近平試圖掩飾中國擴張帶來的全球衝突風險,稱「把中國視為最主要對手和最嚴峻的長期挑戰,是對中美關係的誤判和對中國發展的誤讀」、「違背規律搞脫鉤斷鏈,無助於提振美國經濟,也將使世界經濟變得更加脆弱。」

但是,拜登一則未提及解除關稅的重要經貿議題,更在台海問題上強烈表態,「美國強烈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或破壞和平與穩定」。

拜習視訊,各說各話,各自亮出底牌。習近平態度強悍,「玩火必自焚」之類的粗暴語言公然宣之於口,意圖以暴力威懾美國屈服,展現一副大國崛起,東升西降,「全球霸主,捨我其誰」,欲與美國平起平坐,甚至平視世界,站到舞台中央的狂妄姿態;

另一方面,拜登所代表的已經不是過去流於自戀,耽溺於可以用民主與自由市場改變中國的美國。那個從殖民時代對中國充滿期待與幻想,到尼克森打開中國大門的美國,歷經了中國崛起但民主並未降臨,對於世界經濟與和平更具破壞力,專制獨裁更甚以往,普世價值與民主遭到嚴重威脅,可說對中國的美好幻想,已經完全破滅。

再經過川普任內的大改造,抗衡中國,追求美國優先,再現美國榮光,已經成為美國兩黨共識與主流民意。在這個轉捩點之後,美國對中國的蠻橫要求與主張,已無讓步空間;也就是美中歧見再難融合,只能在實力原則下讓對方了解彼此的底線,才能避免衝突,甚至戰火的發生。

何以美中的矛盾已無法化解,必須由中共政權的本質加以探討,方可了解癥結所在。正常國家的民眾很難理解,為何一個民主體制下的國會議長出訪一個實質獨立的國家,會被從未統治過台灣的中共政權視為最大的挑釁,甚至嗆聲要以「軍機伴飛」、「擊沉美國航艦」、「擊落座機」?

這是因為中共及中國的發展,包括以不公平貿易、偷竊技術、智慧財產,以及高門檻准入標準等,獲取快速成長;再以經濟成長支持軍力擴張與一帶一路,企圖重建國際秩序;尤有甚者,這個新的紅色帝國是建立在透過高科技控制的數位專制體系,對內壓迫人權與自由,對外則意圖輸出這套意識形態,將廿一世紀的人類置於奴隸狀態。

其實,共產集團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交會之際,蘇聯與東歐共產附庸國面臨土崩瓦解的危機,中共在天安門血腥鎮壓後政權亦有動搖之虞,那是個自由資本主義的高峰;不幸的是,西方世界對於獨裁的反撲過度輕忽,尤其對於中共政權擺脫崩潰危機之後,更加堅定由西方國家獲取經濟利益,但政治卻更為專制獨裁的發展路徑,可說渾然不覺。

甚至還充滿了錯誤的期待,一路提攜扶持,對其違反人權與自由市場的舉措,視而不見。最終讓中國茁壯為一頭猛獸︰在經濟上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在軍力上妄圖與美俄比肩;在政治上更築起專制獨裁的銅牆鐵壁。加上民族主義的煽惑,以完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名,意圖打造一個紅色中華帝國。

而這個共產帝國在宣稱一雪「百年國恥」之後,不但未思自己受到列強霸凌之苦,扶持弱小,伸張正義,成為正向、陽光的大國,反而變身為新的帝國,更與強人普廷的俄羅斯建立「新時代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無異宣示共產加獨裁的帝國回來了,要與美歐西方陣營爭鋒。

過去受過屈辱,不能成為現在欺凌別人的藉口;中共如今的作為,正在重蹈過去帝國主義的覆轍,成為新的帝國主義。它在西藏、新疆、香港蹂躪人權,以及在南海、台海、東海耀武揚威,對台灣「喊打喊殺」,嗆聲「武統」、「留島不留人」,凸顯在「玩火」的其實是這個紅色帝國︰一把是民族主義的火;一把是軍事冒進的火。綜觀人類的歷史,再強大的帝國,只要披上民族主義外衣,對內殘暴,對外侵略,最後都會遭到覆滅的命運。

無論裴洛西來不來,中共對台灣只有一個目的,就是併吞台灣。從獨裁的兩蔣時代,到開啟民主化與本土化的李登輝時代,以及政黨輪替的民主時代,中共併台野心始終不變,這才是中共的本質。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challe77&aid=1762260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