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台大校園的左派革命行動
2022/07/03 00:52:19瀏覽668|回應0|推薦36

台大校園的左派革命行動

        中共中央在1945年八月任命彰化縣花壇鄉人蔡孝乾(本名蔡乾,筆名蔡前,化名鄭敏捷,老鄭)為臺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1946年七月,蔡孝乾潛返臺灣,八月,蔡孝乾邀請前台共黨員謝雪紅、陳福星、簡吉、廖瑞發、張明顯等人,在臺北市永樂町(迪化街)林樑材(林良才,李炎)家中集會,宣佈中共指示,正式成立組織。從1946年四月到1947年二二八期間,陸續發展各支部小組。自上海震旦大學經濟學系轉學回臺大特別班的詹世平(化名吳克泰),在一.九學運後被任命為中共台省工委台北市工作委員會學生工作委員會書記,接受台北市工委書記廖瑞發的領導,同時出任市學委的,還有延平學院學生葉崇培和藍明谷。 二二八事件期間,詹世平和葉崇培曾經串連臺大、師院學生,由廖瑞發和李中志協助組織學生軍。

        二二八事件後,臺灣知識份子對於國民黨普遍感到失望,而對於共產黨充滿期待,因此地下黨發展迅速。省工委學生工作委員會案被捕的黃華昌回憶道:「當時臺灣的大學生似乎分成迎合世界潮流的社會主義派,以及誇耀中國五千年歷史文化而孜孜求學的保守派兩種。社會主義派是擁護毛澤東和共產主義的激進革命分子,研讀從馬克思至列寧、毛澤東的革命理論,自稱為進步青年。對沈浸在悠久中國文化並認真讀書的青年,則貶抑為保守、頹廢的反動分子」。

        1947年六月,郭琇琮(化名林逸俊、李志光)因為在學生運動中的傑出表現,為省工委臺北市工作委員會書記廖瑞發邀請加入地下黨, 二二八後逃亡上海潛返臺灣的陳炳基亦向廖瑞發辦理入黨,九月,廖瑞發籌組之省工委學生工作委員會成立,學工委除陳炳基外,其他四人為臺大農學院學生劉登民、臺大工學院學生楊建基(化名邱先生)、臺大醫學院外科助教劉沼光、和師院學生陳水木(化名葉先生),下則設有各個支部。三民主義青年團臺灣區團部主任李友邦姪子李蒼降則邀集陳炳基、李登輝、臺大化學工程學系助教李薰山、以及泰北中學教師林如堉等人組織讀書會(新民主同志會),定期在李登輝位於古亭川端町水利會宿舍普羅寮家中聚會。新民主同志會屬學工委外圍組織,目標在發展農民運動,由劉沼光領導,九月改由郭琇琮領導,至年底,再改由學工委徐懋德(李絜)直接領導。1948年二月,市工委郭琇琮吸收臺大第三內科主任許強入黨, 省工委開始發行機關報《光明報》。《光明報》主編為臺北市立第一女子中學音樂教師呂赫若, 主要編輯人員尚有郭琇琮和地下黨產業支部書記華南銀行職員高懷國(高懷),部份內容定期採自延安新華廣播電台 和上海《大公報》,主要油印地點則在臺北市樺山町建國啤酒廠對面,今天忠孝東路與八德路交叉口的新生高架橋下呂赫若所開設的大安印刷廠。 二二八滿週年時,新民主同志會對外發表由李薰山起草的〈告臺灣同胞書〉。五月,中共華東局在香港舉行臺灣工作幹部檢討會議,決議加強組織,六月,郭琇琮代理市工委書記,不久真除,直接領導臺大附屬醫院支部等各支部。夏天,新民主同志會擴大組織為臺灣解放同盟,十月二十五日,組織遭密報破獲,李薰山等被捕,但未供出春天時已退黨的李登輝。該案被官方稱為愛國青年會案。

由葉城松領導的臺大法學院支部,其組織成員有鄭文峰、郭正堂、許昭然、柯耀南、戴傳李、林榮勳、詹照光等人,另外領導由其他組織移交的胡滄霖、賴正亮、吳玉成,因身任支部書記的葉城松出任臺大法學院學生自治會主席,乃自1947年十月直至1949年九月間,活躍於校園之間。在葉城松的推動下,臺大陸續成立臺大新聞會、五四晚會、時事研究會、臺大歌謠研究會、臺大壁報會以及流動圖書館,並進行了反續招生運動、自費生與半自費生請求補貼米貸運動、三月二十九日青年節營火聯歡晚會,和支援四六事件救援行動等活動,同時將地下黨黨報《光明報》按學生名冊分別郵寄,並在公共場所書寫反動標語。

臺大工學院支部與工學院學生自治會係由工學院學生同時成立者,由涂南山、王超倫、簡文宣、楊斌彥、王子英,以及農學院的陳挺旭共同發起,開會地點為求隱密,皆選在碧潭船上。發起人的目的,是要搞學生運動推翻國民黨。 支部書記由王超倫擔任,吸收成員有鄭正志、黃獻鎮等,並且領導張坤修、孫進丁、葉雪淳、陳子元等人,爾後王子英則當選工學院學生自治會主席。工學院支部則由楊廷椅統一領導。 化工系學生楊斌彥平日活躍於臺大民謠歌劇團,乃以該社團為中心向機械系發展地下黨組織,機械系羅吉月則早自1947年即受留日返臺的曾永賢之影響而左傾,而於1948年十月由林樹生介紹入黨,而後轉入工學院支部,接受楊斌彥領導,利用機械工程學會和學術理事會擴大地下黨的影響力,吸收同系石玉峰等人入黨,1949年八月時領導之小組,成員有陳光仁、石玉峰,後石玉峰另成立一小組,再吸收同學吳東烈和施至成入黨。傅煒亮、鄭熙炳、張燦生於1949年參加臺大民謠歌劇團,受楊斌彥、羅吉月影響,開始接觸社會主義,最後則於十二月三十日入黨,受羅吉月領導。

臺大醫學院支部則成立於1948年春天,許強擔任書記, 九月,醫學系學生葉盛吉由劉沼光吸收入黨,受命為書記。

臺大地下黨組織的崩潰,與《光明報》案有關,終於全盤挫敗。

        1949年八月十八日,保密局與刑警總隊經由臺大法學院商業專修科畢業生賴文泉家人之檢舉,密報捕獲追求賴文泉妹妹而向其炫耀參與地下黨及發行《光明報》的臺大商專同學王明德(現任台北市議員王世堅之生父), 王明德則供出同學臺大工學院學生自治會主席王子英等人,二十七日,保密局再於高雄逮捕同在從事《光明報》及其他反政府文件散發的臺大學生自治聯合會主席林榮勳 ,以及副主席孫居清、法學院政治學系學生戴傳李、詹照光、吳振祥等人,因戴傳李為臺大法學院支部小組長,其馬克思主義讀書會成員政治學系學生許遠東、鄭舜茂、林添財亦受牽連。 戴傳李亦為基隆中學教師,姊夫為基中校長兼地下黨基隆市工委會書記鍾浩東,因與王明德同時間落網,經交叉訊問,終於導致《光明報》發行網絡曝光,臺大法學院支部和基隆市工委會雙被破獲,另有臺大經濟學系學生游英和執醫於基隆的臺大醫專校友王荊樹等落網。 此際葉城松唯恐身分暴露,而於十月逃離臺北。臺大法學院支部書記由經濟學系學生張壁坤繼任,同時改由徐懋德領導。 同月,奉郭琇琮指示欲前往香港進行工作報告的臺北市工委黨員林秋興不慎在基隆被捕,震動北市工委組織。 十二月七日,中華民國退出大陸,十日,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宣布破獲《光明報》及基隆市工委會組織。

        1950年一月,由於在《光明報》及基隆市工委會一案上的重大進展,保密局乃獲得省工委組織的重要線索, 首先逮捕市工委臺大醫院醫師吳思漢領導之和尚洲支部黨員臺北市城中區公所戶籍員張秀伯, 繼而於二十九日於臺北市泉州街26號逮捕省工委書記蔡孝乾。地下黨北部黨組負責人前臺南新豐農業學校校長陳福星乃繼起領導周慎源等人重組臨時領導機構於桃園烏塗窟山區,蕭道應則出任南部黨組負責人。 徐懋德於二月逃回大陸,臺大法學院支部張璧坤改由學委會書記開南商工教師李水井領導, 葉盛吉則於此時吸收同學顏世鴻、劉漢湖入黨。    

        1950年三月一日,蔣中正復行視事,十二日陳誠出任行政院長,二十二日,國防部設立總政治部,由蔣經國擔任主任,彭孟緝負責保安司令部保安處調查組。蔣經國自承態度上主張對匪諜絕不能客氣,絕不能講人道,要幹就要幹得徹底,使他絕無存在的機會。

四月,保密局依線報在臺北縣立文山中學發現共產主義書刊,依此追查發現師院教授于非(原名朱芳春,由中共社會部派來)以臺灣省政府社會處主辦之社會科學研究會附設之實用心理學補習班為基礎發展地下黨組織,而在臺大滲透進入耕耘社、海天歌詠團、新生劇團等社團,前麥浪歌詠隊隊員臺大歷史學系學生于凱更在其影響下,發展出國防醫學院小組,由國防醫學院牙科學生葛仲卿負責,臺大歷史系學生張慶指導,計劃推動成立國防醫學院學生自治會。保密局乃循線於五月八日破案,耕耘社社員于凱、張慶、森林學系學生路統信、石小岑、經濟學系學生蘇爾挺、物理學系學生姜民權,以及國防醫學院的葛仲卿等被捕。

保密局根據張秀伯及投降之蔡孝乾供詞,於五月份循線展開大逮捕,二日,郭琇琮夫婦在嘉義被捕, 十日,李水井在嘉義被捕,吳思漢亦於同日被捕,不數日,楊廷椅、陳水木亦先後被捕,學委組織系統全部遭破獲。 十三日,臺大醫學院各科主任會議,第三內科主任許強、眼科主任胡鑫麟當場被捕,皮膚科胡寶珍、耳鼻喉科蘇友鵬隨後落網。十四日,蔡孝乾呼籲黨員自首,三十一日,蔡孝乾於臺北市正聲廣播電臺發表懺悔廣播。於此同時,重整之省工委書記陳福星與王子英在臺北縣海山區成立工委會, 王子英另負責黨報《黎明報》的編輯。

1950年五至六月的大逮捕期間,大批臺大、師院學生,及在學生自治會或臺灣學生聯盟中比較受注目的在校生與畢業生,和少數校外人士大量被捕,其中列名學委案而屬於臺大出身者,有領導臺大各支部的楊廷椅、法學院鄭文峰 、洪天復、江源茂、邱媽寅、工學院王超倫、張坤修、孫進丁、農學院王乃信、陳子元、理學院葉雪淳、醫學院葉盛吉、顏世鴻。 列名台北市工委案而屬於臺大出身者,有醫學院郭琇琮、吳思漢、謝湧鏡(臺大熱帶醫學研究所血清室主任)、朱耀珈、許強、胡鑫麟、胡寶珍、蘇友鵬,法學院有林從周、劉碧堂等,以及臺北帝大肄業而任教於基隆中學的張國雄。 舉凡被認為為匪工作而有實據之在校生,臺大一律對之開除學籍,不加寬貸,其著例有六月開除于凱、姜民權等。 韓戰於六月二十五日爆發,美國協防臺灣以對抗國際共產主義的東擴,使中華民國在臺灣的統治情勢穩固下來,因而得以有恃無恐地對國內異議知識份子展開四六事件之後的另一波大清洗,七月,臺大發布通告,要求師生對於匪諜勿枉勿縱,十一月,臺大再發布告,呼籲地下黨人依〈共匪及附匪份子自首辦法〉於二十五日前辦理自首。不久,又於十一月開除森林系學生袁一士、化工系學生張則周。

1950年韓戰爆發後的當年年底大規模地展開搜捕行動,十月十四日,鍾浩東遭槍決,獄友以他最喜愛的歌曲〈幌馬車之歌〉為之送別。十一月二十八日,列名臺北市工委會案的郭琇琮、吳思漢、謝湧鏡、許強等十四人再遭槍決,次日,則槍決列名為學委會案的李水井、楊廷椅、陳水木、鄭文峰、葉盛吉、王超倫等十一人。據說台北案行刑當日,許強帶領一路高喊口號並唱〈國際歌〉,致使駕駛兵心慌差點出車禍。行刑後,乃曝屍不准收斂。 鄭文峰則在刑場拒絕跪下,站立就刑。鄭文峰被槍斃後,臺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一直流傳著他的英雄評語,以及在軍法庭上如何力辯馬克思主義真理性的傳聞, 是受難者中的典範人物。

就在馬場町槍決以臺大師生為主的左翼青年的同時,十一月二十七日,自臺大機械系畢業後返回新竹市經營興中書店,並參與新竹縣立中學教師黎子松籌組、而以中學生為主的社會主義青年大同盟的傅煒亮,因妻子姚釵向新竹憲兵隊檢舉而被捕,進而牽連出他在臺大工學院支部的組織關係,傅煒亮三十九年畢業後即返新竹,案發後牽連出鄭熙炳與張燦生。

1951年二月,被囚於臺灣保安司令部軍法處看守所的于凱,認為蘇爾挺可能獲釋,乃期待蘇爾挺出獄後能重建地下黨及學運組織,蘇爾挺則在獄中聯絡姜民權、盧覺慧籌劃其事。該一計劃遭同案路某密告,為臥底陳姓幹員(李維城)所破。 同月,省工委海山區工委會遭到摧毀,王子英逃往雲林,省工委轉入竹東,四月因竹東區工委會再遭破壞,又遷往苗栗三義魚藤坪山區,五月十八日,王子英等九人為內政部調查局及雲林警方共同逮捕,六月一日,臺灣省情報委員會、臺灣省保安司令部、臺灣省調查處組成特種聯合小組,加強掃蕩地下黨工作, 臺大畢業後在臺南縣曾文農業職業學校任教的石玉峰,乃與其所領導的吳東烈和施至成棄職逃亡, 二十九日,張慶遭處決。 九月十七日,國防部總政治部副主任張彝鼎召開中外記者會,宣布補正〈共匪及附匪份子自首辦法〉及〈檢舉匪諜獎勵辦法〉,限地下黨人於十一月二十日前自首。二十八日,王子英發表〈我們的出路並沒有被杜塞〉一文,呼籲地下黨人投降。 於1950年五月大逮捕期間逃亡的省工委產業支部委員曾群芳及其臺大同班同學陳廷裕等人向國防部保密局自首。

1952年一月二十一日,石玉峰在高雄縣關廟鄉布袋村為線民密報而落網,保密局循線再於岡山鎮緝獲吳東烈。 四月二十五日,特種聯合小組破獲省工委魚藤坪基地,曾永賢、陳福星及蕭道應等相繼被捕,省工委組織至此完全瓦解。 六月七日,臺大經濟系四年級學生吳逸民(本省大老吳三連之子)及十多位同學,以參與左派思想讀書會被捕,其成員有三人被處死刑。 六月二十四日,蘇爾挺遭處決。 十二月十三日,在調查局的安排下,蔡孝乾、曾永賢、陳福星、蕭道應等十五人召開記者會,宣布自新。 十二月二日,于凱遭處決, 十九日,傅煒亮遭處決,1953年三月三日,石玉峰、吳東烈再遭處決, 同月中旬,由調查局和保安司令部合組的肅殘工作隊,在曾永賢、陳福星的合作下,進入苗栗縣頭屋鄉對苗栗縣臨時縣工委之山區武裝工作隊進行策反,苗栗工委書記劉雲輝為陳福星勸降後,劉雲輝與陳福星再於十七日共同勸降羅吉月。 至此,地下黨組織全部肅清。

1954年二月嘉義縣警察局依線民張敏子情報,於嘉義市東市場逮捕張壁坤, 乃循供緝捕葉城松等人。八月底,曾群芳則再因地下黨員翁木向憲兵司令部自首之牽連,以擔任省工委新竹地區工作委員會竹南支部委員罪嫌與陳廷裕再為臺灣省保安司令部以自首不誠、保留組織關係為由查辦被捕,幸得司法院大法官臺大法律學系教授蔡章獻引薦之前臺灣省保安司令部軍法處長洪福增等人奔走協助而得脫險身免。 1955年四月二十九日,葉城松、張壁坤、胡滄霖、賴正亮、吳玉成等五人在馬場町遭到槍決。 地下黨在臺大校園的歷史及影響力至此終結,抗戰勝利後臺大校園的(左翼)學生運動乃走入歷史。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edicchi169&aid=175513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