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朗靜中夢醒
2019/10/30 13:01:03瀏覽4123|回應67|推薦172

 

 

點一柱清香

在豪雨中靜靜的自燃

掩閉門窗

把擾人的風雨拒之門外

篆烟無動於衷

不出一聲

只嫋嫋陪我坐禪

 

廡室清明朗靜

孤寂與悲愁

不得其門而入

在凝定中

苦澀的記憶

也絕望的逐一退散

 

 

 

飛翔的意念如風

領我在無邊的山雨中穿梭

當竹葉窸窣作響

孤寂不代表沉默

夢醒時,詩一首

 

風雨止息之後

空山交響揚起層層雲朵

秋冬交替在沉酣的煙波

寂寞不再飄泊

紅葉已不復為綠枝所有

 

 

 

˙˙˙˙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in19490228&aid=130457581

 回應文章 頁/共 7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5 17:58
那夜的最後一次凝眸

一顆彗星就在眼前殞落

曾經為前程執著

如今理想已理沒

一位默默離席的煙波釣叟


十一月帶咳的記憶

被落拓不覊的老漢唱起

眼角掠過了一抹寂寥氣息

驀然回首

浮現一絲蒼涼的晚意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1-06 10:22 回覆:
耽於冥想的晨光漸漸轉白
那不即不離的星斗逐一捻熄
西垂的月眉指向看不清的星輝
安詳的夜,帶走眼淚
我從幽冥的長夜醒來

我執意以晨光寫詩
藉著迷濛的美
探頭看人世風情
即使浮現一絲蒼涼的悲淒
光潔的山林仍充滿精氣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4 20:10
一輪明月已傾西

四面八方都是過熟的秋色

遠方星光的無意失誤

便把蛩聲棄置

只剩風在長巷裡蹀踱


被黑夜佔領的濤聲 

還在痴痴的等待日出

孤獨的感覺像滄海一栗

寂寞空虛或滿足

壺裡的命運能否明悟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1-05 08:41 回覆:
一輪明月已西斜
橋下的溪水不曾停歇
月影在流水上是分身
顆顆仍然都是圓
幻影不是善意的曲解

月兒在煙波上默默離去
我關燈攬衣抹去記憶
十一月的風雨
將是個帶咳的季節
明月,在暮色裡不會猶豫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3 20:20
放開漸老的歲月流年

和時間並肩

將生命座標凝成一個點

讓秋分滑失在地平線

御風神遊銀河間


側耳沿著弧線滑行  

彷彿聆聽著千秋的流聲

將遺憾的音符

掛在無法亮起的星星上

微隱的夢隨之剝落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1-04 15:28 回覆:
時間指向看不見的千秋
遠方,消逝於如環無端的輪廓
稀薄的孤獨感被蛩聲佔領
把一切交給過熟的秋色
有著與秋光俱老的衝動

已被風化的香魂
與我在花雨中逆向而行
詰問夢寐裡的命運能否明悟
多少,獨夜
在空山裡守護著虛無的理想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2 20:27
那年殘破的凋雪

如今遠了

只剩雁在高空飛翔

及一頭被霜雪侵蝕的髮白

守著最後一寸的寒冬


晨輝在東方探出頭

蘆葦是鄉愁的藉口

亂雲禁錮了煩憂

月已隱沒

再也找不回最後的情柔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1-03 08:23 回覆:
拋下最後的藉口
白日夢終有覺醒的時候
即使曾經陶醉過
醒時惟恐微隱的夢隨之剝落

興雲佈雨的秋分滑失在地平線
陽光的屑絮使蘆荻成藪
在陰鬱的草叢驀然發現
油點草的美麗是多麼灑脫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1 18:26
滾滾黃沙萬里孤塚

北國皚皚霜降

風吹草長見牛羊

無處話淒涼

只有瞥見二字「疏狂」


在紅塵夜幕中

種下一顆悲喜的種子

等待天光

讓愛的心願透過想像

走進一片祥和的天堂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1-02 10:13 回覆:
雁在高空飛翔
魚在深潭裡游
那人馱著背,彎著腰
堅持六十九才退休
掩面無處話淒涼

即使亂雲禁錮了愁憂
度過最後一寸寒冬
晨光就會在東方的細雨中探頭
寒風的銀髮不會凋謝
啜泣的臉才會枯萎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31 17:50
當風翻黄了稻浪

青藍的天空也漸成熟

曾經豔麗的臉被時光折磨

雪的模樣都還沒見過

冷為什麼在寒風中復活


當你年老了

葉慈的詩便陪妳在爐前打盹

愛過你的那個朝聖者靈魂

通過時光遂道的大門

回到一個鄉愁的黄昏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1-01 08:18 回覆:
大地的滄桑已遠
青藍的天空也漸成熟
煙迷的日子重從我眸中消逝
橫斜交錯的記事本上
瞥見「疏狂」二字

不需在十丈紅塵裡昂首
我已沈醉在避世的清幽
行到水窮處才有無紛擾的喜悅
願心與四季翻過山頭
一齊投入寬闊的星河

慕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0/30 18:39
經歷過許多鮮明的傳說

天空還是那麼靜默

時光已被浮塵煙沒

那棵孤松依舊守在渡船頭

我望見一顆流星的墜落


誰在歲月的河裡泛輕舟

濺起了憂鬱的水波

在昔日寄情的山丘

看逝水西流

我在季節的交錯時走過
石蕊 (lin19490228) 於 2019-10-31 09:03 回覆:
當紅鬱被浮塵掩沒
黃豔被時光折磨
我連雪的模樣都沒見過
那徹骨的寒
哈著腰笑臉迎著我

愛爾蘭的風吹起惆悵
無比的柔情卻征服了我
葉慈的詩句在酒吧裡顯得零落
但醺然中聞得到壯闊
破碎的心在寒風中逐漸復活
頁/共 7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