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Excerpt:《現實與欲望:塞爾努達流亡前詩全集1924-1938》
2022/11/29 04:56:02瀏覽528|回應0|推薦7
Excerpt:《現實與欲望:塞爾努達流亡前詩全集1924-1938

在這一本詩集中,另外讀到幾篇散文,我特別摘要其中的一篇〈追憶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

同時閱讀詩作致一位死去的詩人〉,更能感受到這兩位詩人的情誼,以及西班牙內戰的荒謬感。


https://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5430071
現實與欲望:塞爾努達流亡前詩全集1924-1938(簡體書)
作者:路易士‧塞爾努達
譯者:汪天艾
出版社:四川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2016/01/01

本書收錄了西班牙詩人塞爾努達流亡前的詩歌作品,包含了他的七本出版詩集,同時收錄了未成書的部分詩歌及早期文選。
自上世紀20年代起,塞爾努達的詩歌作品漫步涉足二十世紀歐洲和西班牙詩歌幾乎所有的風格、音調和抒情領域:一方面,是純詩、超現實主義、新浪漫主義和反抒情主義(或可稱為無韻主義);另一方面,是歌詩傳統、哀歌、頌歌、牧歌、戲劇詩歌、敘事詩歌、冥思短詩和亞歷山大體律詩(或可稱為文化主義詩歌)。這種創作風格上的多元化與詩人的生命軌跡完全相應,是塞爾努達在二七年代眾多偉大詩人中獨樹一幟、被西班牙尤其是1960年後湧現的詩人尊崇為典範的根源。他屹立於傳記記錄與形而上冥思的交匯點上,每個個體的體驗與一個至高的同一體驗在他的詩裡相遇。——何塞‧特魯埃爾‧貝納文特

作者簡介
路易士‧塞爾努達(1902—1963),西班牙著名作家,二七年代代表詩人之一。1938年因西班牙內戰開始流亡,此後25年輾轉英、美、墨西哥直至去世,終其一生未再回國。代表作為散文詩集《奧克諾斯》。
塞爾努達的創作生涯是對歐洲詩歌財富的緩慢繼承,風格先後受到法國超現實主義、荷爾德林以及19世紀英國詩歌的浸染,成為西班牙詩壇少見的歐洲詩人 有西班牙學者認為,論及對西班牙詩壇的影響,他足以媲美希梅內斯和安東尼奧‧馬查多;哈樂德‧布魯姆也曾盛讚他是詩歌藝術的聖人


Excerpt
〈追憶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1938)

十多年前的塞維利亞,1927 12 月,我第一次遇見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那是在旅店的院子裡,塞維利亞冬日的午後陽光溫暖地斜照者。彼時,喜好夜間活動的他剛剛起床,一襲黑衣出現在厚重的大理石樓梯上,個高肩寬,月亮般的陰影落在他牟利羅式的圓臉上,黑色光亮的頭髮平滑地垂下。生命從他大而極富感染力的雙眼中透出,有著憂傷的表達。他開始用稍顯生硬的聲音說話,低音有時會沙啞失聲。在我看來,這雙眼睛和這種聲音似乎和他帶著格拉納達鄉土氣息的黝黑外形相矛盾,如是莊重的統治感讓他有權感受與任何其他人平等 (即便不是高手其他人)
他說起我不記得是他剛吃過的還是將要吃的一道菜,看得出他十分享受用語言描繪它的感覺,逐一分配詞藻,如同畫家用畫筆把枯萎的小花勾勒裝飾成精美抒情的千日紅,如同那些阿拉伯詩人描述自己的羚羊。我很快就看到東方詩歌在他生命中留下的遙遠而無意識的永恆印跡。不過在那一刻,他如此沉醉地用精巧多彩的詞語描述客觀事物,描述它們的樣子,用一種尖銳而緊張的敏感表達它們,激發它們,著實讓我震撼。

……
三年後,我們在馬德里重逢,在維森特‧阿萊克桑德雷家中。他和朋友一起來的。他剛剛結束為期一年多的美國和古巴之行。房間裡光線昏暗,但是我能感覺到他堅決的態度,好像他已經確認了某種之前私密、潛藏的東西。言談中他曾經過分雕琢的詞語幾乎完全消失,如今他的語言如同西班牙古老採石場裡堅固的石塊,石縫間不時有小花輕柔地綻放著。他的雙眼不再憂鬱,對世間美好感官上的愉悅在他眼中燃起無法熄滅的青春之火。善感,這種詩人首要的特質在他身體裡強有力地跳動著。

他在鋼琴前坐下。他並不像人們說的那樣聲線優美,但是,後來我聽過很多歌唱家演唱他譜寫的歌曲,卻沒有人能唱出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投注其中的韻律、力量和粗野的悲傷。他平時並非帥氣逼人,但是坐在鋼琴前的他完全不同,臉散發著光彩,無須提高音量就能拋灑全部的激情,歌聲與他嫺熟演奏的琴聲完美融合,詩句和旋律一同流淌。你只能愛上他或者離開他,絕沒有模棱兩可的選擇。他自己也深知這一點,所以每當他想吸引別人,想打動任何人,都會演奏一段鋼琴,或者朗誦幾行自己的詩。

……
不同的人反復回憶同一個人,很有可能最終歪曲成大家都不認識的樣子。那麼多人在說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堅持在一個並不確切的形象上做文章,朋友們並沒有在這個傳奇背後找到他真正的存在——很多時候一位傑出人物的朋友總是假裝這個人就是他們想的樣子。
任何真正瞭解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或熟悉他作品的人,都完全無法將他和現在人們展現給我們的、救世主般的詩人形象聯繫起來,那些人想利用他在西班牙全境的田野和作坊裡召集人民。可是,他的詩歌不需要這種死後的曲解來重新降世為人,那是我們的民族最遙遠、深邃、如有神助的聲音。儘管他已經無法知道,儘管這樣的事總是一次次發生。
我從沒見過比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更跳脫傳統的人。甚至無法想像有一天死亡會把他固定在一個終極的姿勢上。他那麼有活力,渾身散發著生命的氣息,讓人覺得無論什麼都不可能讓他靜止不動,哪怕是死亡。如果要用一個意象來比喻他,他就是一條河。始終如一又變化萬千,永無止盡地流動,把對這個自己鍾愛的世界多姿多彩的記憶融入作品中。他的詩歌自由奔放,渾然天成,如同自然的力量,像一棵樹或一朵雲,神秘莫測。
1924
年,當他的詩稿以手抄本的形式在馬德里流傳,人們都說他擁有天使般的魔力。這種魔力也被用來形容魔鬼美麗的容顏。沒人知道將來這個天使會追隨路西法墮落,還是永遠忠實地守護天堂。那是一種瀆神的狀態,天使和魔鬼的特質奇異地融合,在同一個人體內綻放,成為環繞他的光環。有一些西班牙人或多或少也具備這樣的魔力,但是沒有人像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那樣將這種魔力變得如此高尚、純潔、與眾不同。
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是一個極致的西班牙人。在他的詩歌和戲劇中滿是西班牙的影響,不僅是古典時代的詩人作家,也是他從西班牙的土地、天空、無盡的西班牙人吸收的影響,就好像整個民族的精髓都被他歸結其中。這在西班牙並不奇怪。洛佩‧德‧維加也是這樣的詩人。
正是這一點,讓人們為他的詩句瘋狂,只有他用自己的聲音和語調才能掀起那樣的瘋狂,他的詩句,像裂開的大地噴出駭人的西班牙之火,不顧一切地震盪撼動所有人,因為他西班牙人的身體深處,也能引燃從那場百年一見的大火裡逃竄出的火花。
前人花費很多個世紀才在這個民族的靈魂裡埋下西班牙式抒情永恆的精髓與精神之火。無數不知名的人在這片土地上耕耘者,直到有一天,這暗藏的火焰終於變成閃亮的光芒,溫暖凍僵的身體。只是,這道光僅僅照耀了很短的時間。一個悲傷的清晨,野蠻的魯莽和愚蠢的殘暴面對安達盧西亞的土牆熄滅了這道光。

我想去
那些好人去到的地方。
我終於走到,我的上啼!……
可是那時,
地上有的
只是一盞燈,一床毯。

費德里科‧加西亞‧洛爾迦,你死的時候,連這些都沒有,只有赤裸的土地,浸透你的鮮血,再無其他。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7761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