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Selected poems:《路易斯‧塞爾努達詩歌批評本》
2022/11/27 06:16:04瀏覽564|回應0|推薦8

Selected poems:《路易斯‧塞爾努達詩歌批評本》

https://sanmin.com.tw/Product/index/010013119
路易斯‧塞爾努達詩歌批評本(簡體書)
作者:汪天艾
出版社: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2021/10/11

路易斯‧塞爾努達(1902—1963)是20世紀重要的西班牙語詩人之一,因其人生與創作經歷的多面相與複雜性,成為持續影響西班牙20世紀下半葉詩壇眾將的源頭詩人。本書以文本闡釋作為生產批評的中介,采用細讀的方法對塞爾努達的詩歌代表作進行研究;聚焦詩人對三個核心元素(主題)——流亡(祖國)、欲望(身體)和詩歌(真理)——的書寫,結合大量外部和個人歷史的材料,從每首詩的文本面貌著手,深挖它的誕生史,並將其置於詩人的個人譜系和更廣袤的詩歌傳統之中進行考量,勾勒出塞爾努達詩學的基本發展脈絡。

作者簡介
汪天艾,文學博士,供職於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世界文學》編輯。先後畢業於北京大學西葡語系、倫敦國王學院比較文學系和馬德裡自治大學文哲系,研究方向為20世紀西班牙詩歌。自2011年起致力於西班牙詩人塞爾努達在漢語中的譯介與研究,已翻譯出版他的散文詩集《奧克諾斯》和流亡前詩歌全集《現實與欲望》。另譯有洛爾迦、皮扎尼克、波拉尼奧、加萊亞諾等人的作品數種,著有評論隨筆集《自我的幻覺術》。


Excerpt
〈所以他們殺了你〉
——
讀《致一位死去的詩人》

加繆曾說:“在西班牙,人類學到了我們可以是正確的但是依舊戰敗,學到了蠻力可以毀滅精神,學到了有時候勇氣本身並不是足夠的獎賞。毫無疑問,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在世界走到盡頭的時候把這場西班牙戲劇視為個人悲劇。”而這場悲劇的開端,是一位劇作家的死亡。1936819日,破曉的時候,詩人洛爾迦在他自己的格拉納達死於漆黑的槍口,死於比槍口更漆黑的真相。彼時,自佛朗哥在北非率兵發動政變,西班牙內戰剛剛爆發一月有餘,積蓄已久的矛盾和危機終究演變成地動山搖的崩塌,整個國家極速陷入群體的混亂與癲狂。當犯罪的代價在戰爭的面紗籠罩下顯得微乎其微,用鮮血報復鮮血來得很是容易。知識被踩在腳下,任何異見者、少數者都成為遭受唾棄的理由,不世出的天才詩人、劇作家未能倖免。
……

193610月,塞爾努達寫下了悼念洛爾迦的輓歌第一版,彼時距離內戰爆發不足百天,距離摯友之死不足兩月,整首詩浸透最直接、赤裸、未經修飾潤色的痛徹心扉。開頭即直呼其名:“多少死亡啊,費德里科,多少死亡。”不過這個版本裡已經有了兩條主線的雛形:一為悼念朋友,二為思考自己面臨的生活、戰爭以及詩人的角色。不過明顯以第一條主線為主,幾乎是個人化的哀歌。193611月,塞爾努達修改寫成了第二個版本,刪除了第一版本中大量出現的事實和自傳體資訊,將輓歌擴展成更為普遍廣闊的情緒表達,冥思的部分也有所展開和深化。到了19374月的最終版本,詩人進行了大量的修改,與第一版相比幾乎面目全非,個人化的哀歌部分進一步被刪減,距離洛爾迦遇害已過去大半年,塞爾努達在前線見到了最直接的戰爭的悲苦與殘酷,從情感上還是經歷上都能與前一年的歷史事件拉開距離,能夠更有效和清醒地將輓歌重心移向第一版中的另一條主線,將洛爾迦作為象徵與化身思考詩人之死。
在先後三個版本的創作與大幅修改過程中,塞爾努達通過刪去具體資訊 (如名字) 將自己的反應客觀化系統化,加入思考,同時又沒有失去最原初的強烈情緒,將對摯友死去後第一時刻的反應與哀歌轉化成美學和良知層面的思考。最終版本的詩歌中,洛爾迦是落入虎視眈眈、充滿敵意的世界之網裡的藝術家的象徵,扮演著詩人受害者的雙重角色。三個版本的創作過程與衍變體現了塞爾努達如何將一個具體的、個體的情緒和精神體驗距離化、客觀化、普遍化,通過具體的事件和人物讓詩歌獲得更高一層的象徵意義同時不失真實體驗帶來的震撼力量。這首詩由此超越悼亡詩的時代侷限性,不再僅僅是對一個人、一個時代受害者的悼念,而是獲得更為巨大持久的影響力,成為一曲對西班牙國民性乃至人性的思考以及對精神信仰、知識和詩人的輓歌。

致一位死去的詩人
(F.G.L)

就像我們永遠無法在岩石裡
看見清澈的花開放,
乖戾艱苛的民眾裡
不會美麗地閃耀
生命幽香崇高的裝飾。
所以他們殺了你,因為你是
我們荒老地上的綠,
我們暗沉空中的藍。

生命的部分微不足道
因詩人會如諸神重生。
仇恨與毀滅始終無聲地
延續在可怖西班牙
永久存滿苦楚的內裡,
暗中窺伺最高的那個
手裡握著石塊。

帶著某種顯赫天賦
生在這裡
是悲傷的,這裡的人
悲慘中只會用
辱罵,嘲笑,深刻的懷疑
面對那個用原始的隱秘之火
照亮晦暗詞語的人。

你是我們世界的鹽,
你活者像一道陽光,
現在只有你的回憶
路過烙下印記,愛撫
身體的牆
帶著我們的祖輩
在遺忘岸邊
吞咽的罌粟餘味。

如果你的天使訴諸記憶,
這些人都是影子
還在大地的荊棘後面顫動;
死亡會比生命
更有生命
因為你在它那裡,
越過它遼遠帝國的拱頂,
用你無可比擬的天賦和青春
讓死亡裡住滿飛鳥樹葉。

此刻春天在這裡閃亮。
看那些年輕發光的身體
蜉蝣般路過伴隨海之光彩,
你活的時候曾那樣愛過。
美麗的赤裸身體
樣貌精巧
牽引欲望追隨其後,卻只包含
苦澀汁液,精魂裡存不下
一道愛情或高尚思想的閃光。

一切如常繼續,
一如當時,如此魔幻,
以至你終落進的陰影
顯得毫不可能。
卻有一種巨大的熱望隱秘地提醒
它未知的剌只能
依憑死亡在我們體內平息,
如同水的熱望,
雕刻成浪尚不足夠,
要匿名地碎在
大海的邊緣。

但是以前你不知道
這世界最深邃的現實:
仇恨,人類可悲的仇恨,
想用恐怖的利劍
在你身上顯明勝利,
格拉納達平靜的光裡,
你最後的焦慮
遠在柏樹和月桂之間,
在你自己的人民中間,
他們同樣的手
有一天曾經奴顏地捧高你。

對於詩人,死亡是勝利;
一陣魔性的風把他推過生命,
如果是一股盲目的力量
——不理解愛——
用一樁罪行
把你,歌者,變成英雄,
兄弟,你不如凝望,
悲傷與蔑視中間,
一種更高尚的力量
怎樣允許你的朋友
在一個角落自由腐爛。

願你的影安息,
願你尋找別的山谷,
一條河,那裡有風
從燈心草和百合花間
裹挾聲響,有轟鳴流水
古老的魅惑,
那裡回聲滾滾像人類的榮光,
像遙遠時代的榮光,
像它一樣陌生,如此貧瘠。

願你迷戀的偉大熱望
在永恆玫瑰的蔥鬱裡找到
一個年少神祇純粹的愛;
因為這神聖的渴望,此地早已失落,
歷經痛苦拋棄,
以自身的偉大提醒我們
存在某個浩大的創造思緒,
讓詩人替它講述榮光,
再用死亡安慰他。


〈致一位死去的詩人〉(塞爾努達1936 年所寫第一版草稿)

多少死亡啊,費德里科,多少死亡

年輕時你和我

我們尋找愛卻找到恨
那時我們還不懂得仇恨的力量
是最強大的

那時我們笑者。手裡還留存著
一次輕渺的告別你手上的溫度
如同人們相信
第二天你平靜的眼睛還會睜開。
彷彿今天你的眼睛看見的世界
只有靜謐的目光裡對甜蜜的書
靜謐的鍾愛。

歷經可怖的時日,
當生命陷落淤泥,
歷經漫無天光的白天和永無休戰的黑夜
愛被轉眼忘卻
深處的傷口
從未癒合
我想到生命不過一場平靜的守夜
在歡欣的檯燈旁邊
像一個微笑的早晨
無動於衷的原野上
山楊和楓樹亙古的懷抱裡
平靜地忘我於自然
如同恣意的天上一顆短暫的星辰

卻還缺少什麼
死亡不止是一個詞
它包裹者這個不可能的世界
像一個美麗擁抱背後諷刺的笑意

記起死亡有時是愉快的
比如當人類的自由沉沉壓住我們
當我們隱約感到
我們的靈感
我們對世界的良知
在人群中沉沉壓下來像一片描金的葉子
在十月的風裡,遠遠的群山之間
當什麼都無法安慰我們
生而為人的可怕不幸。

可是你的死像一場癲狂的夢
我們的臉上掛著輕微的笑
像睡在孩童旁邊的人
𣎴願看見
沉睡的人將永遠缺席孤單留下。

而今你的死亡再也不會起身
穿鐵質衣衫含一顆鮮血淋漓的子彈
牙齒冰冷

大步丈量土地

是仇恨啊費德里科是仇恨
死亡就是仇恨本身
是仇恨的力量造成了死亡
在這片大地綠色的懷抱裡

死亡的戲份多麼輕微
我們詩人的重生
只因追尋美的巨大熱望

就算惡會倖存死亡延續
還有這一點什麼,這仍舊跳動的胸膛,
依然塗抹這幾行字的手,
像恆久的否定裡一句微不足道的肯定
像凍結的高山裡一星火花

美是存在的,或許我們對死亡的嫉恨
不過是嫉恨凡人如你我
竟要淹沒那不朽的火花
它與我們同在,為我們而活。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e14nov&aid=177595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