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為什麼熬夜加班會導致過勞肥?為何食慾難以控制?或與微生物有關
2022/08/13 14:36:26瀏覽3|回應0|推薦0

 的慾望有很多種,想吃、想睡、想玩兒,這些都是慾望。肚子餓了就想吃東西,困了就想睡覺,這些都是“我”這個主體的需求。

但是“食慾”似乎有所不同,比如你明明知道披薩和炸雞不健康,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吃了這些高熱量的食物;你也知道吃八分飽最好,但就是忍不住,吃到撐才停下來。

如果決定食慾的主體只是“人體”,那我們明明知道吃什麼、吃多少才最健康,怎麼會出現過勞肥的問題呢?究竟是什麼讓我們吃個不停,無法控制食慾呢?下面我們就來聊一聊這個話題。

過勞肥是指人由於工作壓力大、飲食不規律、作息不科學、情緒不穩定等導致的以體重增加為主要特徵的疾病。


正常情況下食慾的調控

每當吃飯之前,我們的食慾會增強,然後思考是吃一頓紅燒肉,還是自律一點,吃點蔬菜水果就行了。吃飽之後,我們的食慾會減弱,即便看到好吃的,也沒有太大的食慾。然後到了下一頓飯之前,又會開始新一輪的循環。

食慾的這種波動,是在體內激素和神經遞質的調節下完成的。比如,去甲腎上腺素增多會激發食慾,乙酰膽鹼能影響人對水的渴望,五羥色胺和多巴胺這對快樂激素,會給人吃東西時的滿足感。

其實真正的食慾調控過程會比這個複雜得多,不過食慾的調控過程,並非十分神秘,它就是這些生化反應過程的外在表現而已。只要我們身體健康,沒有生病,這種生化反應都會正常進行。


那麼為什麼還會出現過勞肥呢?

有研究表明,人們熬夜後,在食物的選擇上會更加傾向於高熱量的食物,比如炸雞和漢堡等。

有數據表明,熬夜的人哪怕只熬夜了一晚上,與睡眠充足的人相比,他在接下來一天內被多攝入400千卡的熱量。

這相當於多吃了一個漢堡,而且在購物的時候,他也會比平時多購買20%的食物,這些食物的總熱量要比平時的更高。

我們知道,膳食纖維通常在五穀雜糧以及各種蔬菜當中的含量較高,在那些高熱量的食物中幾乎沒有。

而我們腸胃中很多微生物其實是喜歡吃膳食纖維的,那麼這些微生物會因為“主人”攝入的膳食纖維太少而被餓死。這讓有害微生物有了更好的生存空間。

研究表明,加班、熬夜等打破生物節律的行為,會讓腸道中的有害細菌,比如革蘭氏陰性菌的數量增加,那麼腸道中的微生物組平衡就會被打破。

平衡打破後,微生物會調整策略,向人體發出飢餓的信號,人在信號的刺激下,食慾大增,吃下更多的食物。

而在選擇食物的時候,人的大腦又很糾結,因為膳食纖維含量豐富的食物,都不如高熱量的食物好吃,於是人們又選擇了炸雞和漢堡。

這會導致很多人選擇的食物中仍然沒有微生物想要吃的膳食纖維,它們就繼續發出飢餓信號,於是就形成了惡性循環,一些人吃得越來越多,身體也越來越胖。

所以說,在“人”這個主體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可以控制食慾的主體,它們就是微生物組。我們的食慾,其實是由“雙主體”共同控制的。


微生物組真的會影響食慾嗎?

果蠅是一種非常喜歡吃甜食的昆蟲,如果你把糖水和其他水放到它們面前,它們一定會選擇糖水。

而澳大利亞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改變了果蠅對甜食的偏愛。科學家先餵果蠅吃了三天垃圾餐,這些垃圾餐中缺少果蠅需要的一些營養物質。

三天之後,科學家們將糖水和能補充缺乏的營養物質的水拿給果蠅,結果果蠅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能補充營養物質的水。

難道果蠅還知道自己缺乏營養?科學家們懷疑是果蠅肚子裡的微生物組在作怪。於是科學家在垃圾餐中添加了果蠅腸道的微生物,然後再讓果蠅選擇糖水和營養水,結果絕大部分果蠅都會選擇糖水,它們對食物的偏好又恢復了正常。

也就是說,微生物可以改變果蠅對食物的選擇,食慾並不單純由人體控制,微生物組是決定食慾的第二主體。


那麼微生物組是如何做到的呢?

我們知道,大腦是人體的決策者,大腦的決策過程就是一個生化反應的過程:人體產生激素後,會把信號傳輸給大腦不同的區域,觸發大腦神經細胞發出指令,然後肌肉就會把這些指令轉化成行動。

在這個過程中,有哪個環節會受微生物組的影響呢?其實大腦決策機制有一個缺陷,就是大腦識別信號,但不會關注這個信號是從哪裡來的。這就給了微生物組可乘之機,因為微生物可以釋放相同的信號。

比如腸道微生物組裡的大腸桿菌和芽孢桿菌,能產生去甲腎上腺素和多巴胺;鏈球菌和腸球菌能產生五羥色胺;而芽孢桿菌和乳酸桿菌能產生乙酰膽鹼和多巴胺。也就是說大腦接收信號的源頭多了一個微生物組。

不過微生物組產生信號不能直接傳輸到大腦,而是有一個專門的通道,叫“菌腸腦軸”。這並不是實際存在的一個器官或者組織,而是腸道與大腦信息溝通的一個統稱。

人們最開始意識到這條通路的存在時,還沒有考慮到微生物會參與其中,那時候叫“腸腦軸”,是腸道神經元和腦神經元之間的通路。

人們發現,這個通路傳遞信號是雙向的,大腦可以通過通路給腸道傳遞信號,腸道還可以反向傳遞信號給大腦。甚至,從腸道傳遞給大腦的信號要多得多。

後來人們又發現,腸道中的各種微生物,也能通過這條通路給大腦發送信號。所以腸腦軸的概念被擴展了一些,變成了“菌腸腦軸”。

在小鼠的實驗裡,人們發現,如果把小鼠的一條腦神經切斷,大腦和腸道的溝通就斷了。小鼠就會不停地吃東西,停不下來。

研究者猜測,這條神經就是菌腸腦軸的一部分,來自腸道的信息被切斷了,小鼠的食慾就出現了紊亂。

所以說,大腦並非絕對的決策者,它有時候其實只是信號的執行者。


微生物是否會優先於大腦決策?

上文我們解釋了微生物組也能控制人體的慾望,那麼它們會不會反客為主,優先於大腦的決策呢?

一般來說,人們生病的時候會食慾不振,看什麼都沒胃口,這其實是動物被細菌襲擊後,應對感染的一種保護機制。

動物的這個保護機制會抑制很多慾望,比如不想吃東西、不想喝水,甚至不想交配。因為在動物的基因裡,認為減少接觸食物和水,減少接觸同伴,都可以降低病原傳播的概率,保護其他同伴。

但是微生物為了讓自己能吃飽,會採取策略來控制動物的食慾,比如如果老鼠被鼠傷寒沙門氏菌感染時,隨著病情的加重,老鼠的食慾不僅不會變差,反而會越來越好。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是鼠傷寒沙門氏菌侵入老鼠體內後,可以改變老鼠的腸道微生物組組成,還可以操縱菌腸腦軸來激發老鼠的食慾。

它一邊感染老鼠,一邊刺激老鼠的食慾,讓老鼠繼續吃飯,不能餓死,這才能為它自身的繁殖和傳播爭取時間。這就是典型的微生物做主優先於大腦的例子。

不過人類實際調控慾望的過程要復雜得多,科學家還沒能非常清晰地知道微生物組調節食慾的詳細機制。

有研究者猜測,腸道中的微生物組可能不僅在計算我們吃下去了多少東西,還在分析食物的營養構成,然後把這些信息反饋給大腦,大腦會根據信息,判斷能量和營養是多了還是少了,再作出決定。


結束語

其實除了食慾,科學家們還發現,人的睡欲、性慾、成功欲等等,都可能會受到微生物組的調控。

不過關於這些方面的研究,科學家們才剛剛開始,對這種現象的認識也處於初級階段,我們還需要很更多地探索。

總之人們熬夜會過勞肥,和腸道內的微生物組有關,它們是調控食慾的“第二主體”,這些微生物會向人大腦發出信號,影響我們的食慾。

想要避免過勞肥的話,最好保持規律的生活方式,讓大腦的決策克服微生物組的影響。你是否能做到呢?


( 休閒生活生活情報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ld123456ld&aid=17683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