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沒跟章孝嚴滾床 VS 沒說去世界高中演講
2022/09/26 17:49:41瀏覽7209|回應4|推薦8

張淑娟控告加重誹謗 「我沒有跟章孝嚴滾床」 周玉蔻鞠躬致歉:緋聞案女主角應繼續查
張淑娟在周玉蔻離開後到場按鈴提吿,並泣訴她的感受。張淑娟指出,她覺得非常無辜,周玉蔻等人睜眼說瞎話,把別人的案子丟到她身上,她在家裡沒有辦法吃、沒辦法睡。張淑娟表示,「我沒有跟章孝嚴滾床」,她從當選到今天都沒有跟章滾床,請周玉蔻不要再用她的照片打知名度,她認真守法,相信台灣百姓會還她公道。她也提到,周玉蔻道歉是不夠的,「我一定告你告到底」。

我在上一篇才談到同樣被誹謗的高虹安,可惜當事人還以為只是造謠或烏龍,柯P甚至以蟑螂形容,踩死一隻,後面還有一堆,踩不勝踩...

「沒說去世界高中演講」 高虹安怒喊告綠營
民眾黨新竹市長參選人高虹安從論文到衍生「學歷」話題,被民進黨中央製圖指她說謊到世界高中演講,但還原原文高虹安只說有去,未提「演講」兩字,高虹安要求民進黨道歉下架,否則可能提告,但綠營也反擊要高虹安別模糊焦點,柯建銘更指高虹安是拿資策會公帑唸博士。

除了綠營不比周玉蔻身段柔軟,趕忙道歉下架,反而繼續追殺,「綠營也反擊要高虹安別模糊焦點,柯建銘更指高虹安是拿資策會公帑唸博士」。親綠的律師也發聲了...

高虹安鼓勵學生等於去演講? 粉專批 : 律師執照用雞腿換的? 到底在「共三小」?
林智群今日中午在臉書發文寫下:「高虹安有沒有講『演講』兩個字?沒有!但她有沒有暗示她去演講?有!任何人聽到『我也有去世界高中鼓勵學生,強調職人教育的重要性。』都會認為她就是去演講啊!」林智群更補充說因為一堆媒體都這樣報導,代表一堆記者聽到這個話的感覺也跟自己一樣,會覺得她去演講了。難道她這不是暗示嗎?

第一,演講跟鼓勵不是相同的概念,有的演講不是鼓勵性質,像是小英演講,就像讀稿機,念完就走了,被稱作史上最冷血的防災會。有的鼓勵又不是演講,像是發紅包,送禮物,拍拍肩膀,豎大拇指比讚之類。事實上,連校長都不認為鼓勵是演講,

校長說:高虹安確實有到學校參加校友會揭牌活動,當時高虹安是以立委身份出席,當天只有參觀烘焙科以及美工科的教室,「並沒有對學生演講」。李瑞光表示,他相信高虹安昨日的言論應是說話快了些,對學校沒有非常刻意的影射,但他也強調,提到學校名稱會讓師生及校友都不舒服,也已建議不要再扯到學校了,學校不需要高虹安的道歉,只希望不要讓單純的校園捲入政治紛擾,讓學校能專心辦好職人教育即可。

第二,你怎麼認為是你家的事,但當成新聞播報就叫做假新聞。
一堆媒體都這樣報導,是代表一堆記者都在報假新聞,不是一堆記者聽到這個話的感覺也跟這名律師一樣--會覺得她去演講了。因為你的感覺是你家的事,記者只能報導事實讓大家去做各自不同的感覺。現在要告的是這堆報假新聞的記者有無意圖使人不當選,假如只是偷懶抄到中央工廠做的假新聞,那就沒意圖。假如是用感覺報新聞,不用去看公開的網路影片,聽清楚有無「演講」兩字,做平衡報導或追求真實,那就有意圖。

第三,還有一堆記者,拿著假新聞去問高中校長,讓高中校長誤以為參選人把政治帶到校園還說謊,「並沒有對學生演講」,感到人性骯髒齷齪,還怕被這個壞參選人教壞他的高中孩子,像這樣二度加工的記者,更是假新聞的平方,假新聞中的假新聞,在告意圖使人不當選時,千萬別漏了。

是的,看到一隻蟑螂,後面還有一堆蟑螂,但有人選擇放任不管,從此住在蟑螂窩,天天吃蟑螂大便,懊悔不已,

籲張淑娟告倒周玉蔻 李德維:曾建議連勝文撤告周是一輩子汙點
親綠名嘴周玉蔻爆料國民黨前副主席蔣孝嚴曾外遇前中國小姐張淑娟,遭張提告。國民黨立委李德維凌晨在臉書發文呼籲,「懇請張淑娟小姐絕不要撤告」,並提到過去曾建議黨副主席連勝文對周撤告,是「這輩子唯一對不起連勝文的事」。

這叫勿以惡小而為之,這是告訴記者的;勿以善小而不為,這是告訴柯P跟從前那個李德維的。明朝大儒方孝孺著有指喻一文,內容是說,他拇指長個膿包,不以為意,放三天變個腫瘤,一個月整隻手都廢了。急尋名醫,醫師說,看到膿包來處理,當天就好。變腫瘤才來,要休養一個月。這拖了整個月,恐怕好幾年都治不好,就是這個道理。

不過,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從前民主時代,選舉時誹謗對手,往往是藍綠都有。反而是現在,怎麼看到的幾乎都是綠營在誹謗在野,這是我們的社會環境產生甚麼巨變嗎?甚至誹謗者還發展出一種隔山打牛誹謗法。就是用誹謗無辜第三者的方式,再繞回頭誹謗選舉對手。像是誹謗高虹安的「沒說去世界高中演講」,就是先用高虹安說有去世界高中演講,讓校長感到不高興像學校被誹謗,受訪時才說高沒有演講。然後才繞回頭誹謗是高虹安說謊。或是前次誹謗高虹安的「不像中華大學夜間部」,那是先誹謗中華大學夜間部,實則高指的明明就是「然後才要去做台大的這個碩士的灌水」的林智堅。讓中華大學不知道該不該請高演講。高道歉後,還有一堆綠營用更骯髒下流的字眼繼續誹謗中華大學,逼他們不敢請高演講。

而周玉蔻的誹謗就更加高綠營一等,誹謗到無招勝有招,草木竹石皆可為劍,摘花落葉均能傷人的,竟誹謗到一個前中姐,再繞回頭好誹謗前總統府祕書長,然後才隔代誹謗到綠營的嫩委選舉對手蔣萬安。像這樣的誹謗,是誹謗中的誹謗。除了讓被誹謗的選舉人,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誹謗,或不知該如何告選罷法的意圖使人不當選罪。而被誹謗的第一對象,又多是平常百姓。在被黨或綠營,綠媒主持人誹謗時只能選擇默默吞下。敢提告的,沒先透過關係設法找到王鴻薇,再一路哭哭啼啼,手腳顫抖的按鈴,告完還怕被周玉蔻追著逼接受道歉。我想,真的除了張淑娟,全中華民國找不到第二人了。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177211667

 回應文章

Arthur
2022/09/29 06:55
笑死,有個塔綠班電視台自稱是「台灣的眼睛」,真瞎!

後岩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2/09/28 19:34
以前是民主、進步;而現在是名嘴進步——進步到不要臉程度,睜眼説瞎話只為求金主持續金援。搞個選舉的煙霧彈,掩蓋了蔡英文的反智挺奸、遮掩陳明通的背棄師道與國不安局長和呼嚨了民進黨建黨於教師節的意義。

民視的都看不下去
2022/09/26 18:19


草蝦
2022/09/26 18:16
周玉蔻為求綠營勝選真的是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