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豬對公投的看法
2021/12/16 13:29:51瀏覽2387|回應3|推薦7

豬的智慧

在【欺騙的種子】書中說:有科學家把豬關在實驗室,然後拿來兩種飼料,一種是正常的豬飼料,另一種則是摻了孟山都基改產品的飼料,這種基改產品,可以讓乳牛的乳產量增加五十倍,種的大豆,會自動毒死靠進的昆蟲,生產的玉米,結實又大又肥美。不過,已經有研究表示,第一代食用基改玉米的人或動物,要隔一代才會產生基因變異,這個道理很簡單,只要學過演化,就知道物競天擇,物種是與環境共同演化變異,直接修改基因,後果難以想像預測。

那麼,這一群豬,會怎麼吃呢,實驗顯示,這群豬第一時間,都去搶食正常的飼料,肥美漂亮,入口滑膩,香噴噴的飼料,沒有任何一隻豬去吃,連發神經的豬也不吃。再換一批,還是如此,呔,再換一百次,一千次,也是一樣,有啦,正常食物吃完,豬又餓得沒辦法時,會跑去吃個一口兩口基改作物,然後嘔吐出來,比不吃更慘。這是豬的智慧,在瘦肉精的實驗裡,不早說了,當豬看到人類又要來餵瘦肉精時,會過動,富攻擊性,對人類產生警覺..

(節自【馬與豬的智慧】2012/03/07)

在侯友宜千字文有一段也談到養賣豬,

我爸爸也是這樣的一個人,他的一生平平凡凡地來,安安靜靜地走,他就是一個大時代裡平凡的縮影。經過戰亂悲歡離合的他,更懂得珍惜得來不易的恬靜生活,為了妻小,甘願平凡,做一個賣豬郎,別無他求,只盼能得一個靜好歲月...

有網友認為,侯市長的媽媽現在年紀應該很大了:「市長,你媽媽知道你半夜在這裡發廢文嗎?」

假如市長能把他這千字廢文,只要對核四說個兩百字,藻礁兩百字,萊豬兩百字,公投綁大選也兩百字,不就好了?何必非要跟百姓爭個魚死網破,活脫像個17歲狂狷時期,特愛跟老爸頂嘴的叛逆少年。比如說核四,侯市長當然也可以發表個人意志,說他反對重啟核四,然後再把他那說到老哏爆笑的理由重講一遍。這題沒標準答案,也沒人會說他錯。我也誠懇的建請百姓千萬別吐他的嘈,而是要鼓勵他勇敢說出內心話,就算是再幼稚也不妨。我們總要知道侯市長內心卡著甚麼,才好幫他化解,是吧?但他老兄廢文一發千餘字,要他談個核四兩百字,他老兄偏不要。再要求他,就是你在逼他,都是你的錯。

應付這樣的少年,我可是搞了好幾年,還請老師到家中坐。這才知道我們是把孩子保護得太過,甚麼時候刷牙,甚麼時候起床,都是我們在監督,孩子上學丟三落四,回家還罵媽媽,都是媽媽沒把書包整理好。讓我忍不住嘲諷,「那要不要叫媽媽下跪?」「現在先跪一跪,省得日後連我也要一起跪」。老師說:你家這個孩子就是沒有責任感,不知道當學生讀書是本分,管理自己是義務。明天起別再叫他起床上學,遲到是他自己的事。說也奇怪,隔天我狠下心不叫人,孩子竟然也能自己起床上學,還開始肯自己念書,乖乖把手機交到母親手上。

於是我這樣回應網友,我說:有關侯市長是肚子沒料或純屬草包一事,我的看法是...

應該說,這是台灣百姓的悲劇,也是侯友宜個人的悲劇。侯既是塔綠班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更是威權時期始終選擇服從的人。一個人若一輩子沒做過自己思想的主人,都是在給別人..管理別人要管的人,那他就是一個思想上的奴隸,主人叫他東他就東,叫他跪他不願站,省心省力,歲月靜好。

但是做為一個人卻不夠格,人是一種會反抗的動物,上帝說蘋果不可吃,他偏要吃,這才被逐出伊甸園。侯應該是直到上了年紀,才開始接觸哲學。一讀就讀到錯的,甚麼我思故我在,這是指一個人在區辨自己是在作夢或真實時所用的,是內求不是對外。

有的人常做夢,那要怎麼區分現在自己是在作夢還是真呢?只要他想到問這個問題,就可以知道他現在不是在作夢。這個叫做心物二元論,其實人跟心是一體的,不是分開--身體歸身體,靈魂歸靈魂。

那人要怎樣證明自己的存在呢?那就是要證明他有說「不」的能力,會說不,才能證明有「自由意志」,不說不,都是順著主人的意志,那個叫做奴性深重。侯友宜把自己的奴性深重誤為自由意志,以為威權時期選擇服從的「選擇」,是自己真的在選,現實夢境分不清,他思故我笑,一如金庸小說裡的千年姑丈,

在金庸小說神鵰俠侶第三十三回風陵夜話,有一群販夫走卒在閒聊國家大事,有個中年婦人說起她表妹看過神鵰俠的義勇行為,因為神鵰俠「救了她母親,殺了她父親」,有人問:「神鵰俠怎麼會又救人又殺人?」婦人說,她姑母表妹跟姑丈失散,後來找到了,在敵國大官手下為奴。當她姑母表妹拿銀子要幫她姑丈贖身時,敵國大官覬覦表妹的美色,把她表妹抓了,姑母正在大哭,姑丈卻說:『敵國大官既然看上了咱們閨女,那是旁人前生修不到的福份,你哭甚麼?』又問姑母贖身銀子怎麼來 的,一問是母女倆去當妓女賺的,竟把姑母休掉。她姑母傷心欲絕,跑去上吊,被神鵰俠救了。神鵰俠再去救她表妹時,姑丈竟然正在幫敵國大官遊說表妹:「妳當妓女這些年,又不是良家閨女,難道還想起甚麼貞節牌坊麼?」神鵰俠聽完,一拳打死姑丈,救了表妹,神鵰俠說,他一生最恨的就是「負心薄倖之人、奴顏事敵之輩」。

侯友宜恐怕至今還想不透台灣百姓被塔綠班強姦過頭的民意,是在生氣他甚麼。

回到【欺騙的種子】一書給我們的啟示:我們是人不是豬,不知道豬會不會「我思故我在」。但是當人類像小英對付百姓那樣,為了加入甚麼組織或是拼經濟,拿瘦肉精強灌,好讓豬長的又大又快。那蠢笨如豬的..我要說,就是連頭豬,都曉得說不,知道要對人類產生警覺,過動,甚至會攻擊強灌牠的人。可見豬應該也有牠的自由意志。

只是當我們把豬的處境類比成公投時,豬就只有一種選擇,就是威權時期大家都要選擇服從,只能被人類宰殺一途。由此觀之,我們人類比豬好一點,那就是我們的自由意志,到公投時還能剩有兩個:一個是同意,一個是不同意。只是這個不同意,恰好跟小英給的標準答案一模一樣。嗯,假如豬也能來投公投,那一定也會投四個都同意吧。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n5238&aid=170834485

 回應文章

狐禪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2/16 20:56
屎對狗嘴的看法:咬著不放。

草蝦
2021/12/16 18:46
塔綠班根本不重視民意

frank060606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12/16 15:54
塔綠班 假裝選務中心: 如果您不吃萊猪,別忘了圈選不同意

請發文駁此謬論,只剩幾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