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生死之交 - 憶父親
2008/04/16 14:31:08瀏覽676|回應1|推薦19

在我認為,友情是經不起考驗的。

一個人可以毫無理由地和你做一輩子的親人,卻不會毫無理由當你一輩子的朋友。血永遠濃於水。

然而我老爸在生前卻有位好友,是唯一能替「友情」在我面前說好話,替它加分的人。

他們的交情好到連存摺都能幫忙保管的程度。也是老爸眾多「酒肉朋友」中,我唯一敬愛的 阿喜叔。

嗜酒的老爸,只要是在他家裡喝酒,不管有多醉,我總是能放心。他們家甚至還空出一個房間來,作為我爸爸專屬的「酒後恢復室」。

阿喜叔時常開父親的玩笑,說:「就給伊講,乾脆我給他做子,叫伊擱幫我娶一個某,他就不要!」

說來慚愧,阿喜叔夫婦對老爸的關心程度,一直是遠超過我這個做女兒的。不論是身、心上的微恙,他們的關心總是在我之前。

就連老爸過世後,那繁複的「喪事」也是阿喜叔與另兩位長輩協助辦理的。之後還三不五時的,像是代替老爸回來家裡看看我跟孩子。

直到半年後的某一天,接到電話:「阿喜叔,他往生了。」聽到這突來的噩耗,我的心似受到了強烈撞擊而隱隱作痛。

心想,怎麼可能?六十歲不到的他,怎麼看都是健康無恙的身體,怎會在老爸離開後的短短半年的時間裡,跟著走了?

聽說有結髮大半輩子的夫妻,在另外一半死去後,因悲傷過度,一病不起、雙赴黃泉的例子。難道,在那為我所鄙視的「友情」關係裡,也有著重情到足以影響一個人壽命長短的例子? 我困惑了。

誰知,阿喜嬸又道出一件讓我更椎心自責的事…阿喜叔在那短暫出院的當天,曾要求嬸說,先來看我,再返家。阿喜嬸只好帶著虛弱的他來我家敲門。

然而叫了幾次門,都無人回應 ( 天哪!那個時候,阿喜叔還插著鼻胃管呢!)。該死的我,當時人到底在哪裡?讓他拖著病體來看我。也許他自知那將是最後一次,卻未能如願 。為此,我自責了好久好久,好久。

阿喜叔死後的第一個「清明節」。

我們在掃完阿公、阿嬤的墓之後,老公突然冒出一句:「不曉得阿喜叔的墓,葬在哪裡?」我們只知道,阿喜叔也是葬在這片廣大的墓園當中。然而這片大公墓,佔滿了整座山頭,到底有幾百個?還是幾千個?數不清的。

想著老公的問話,不禁睜大了眼,對他說:「你該不會想要找吧?」

「沒有啦!怎麼可能?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就算想找,找到天黑也找不到。」老公說。

「嚇死我…」我說。

我們遂循著原路 ( 雖說是路,其實並沒有一條明顯的路徑 ) 老公牽著兒子走在前,我則踉蹌地緊跟在後。腳底踩過一座又一座的墳塚、墓碑、破碎的骨罈罐、金紙灰燼… 因敬畏心,嘴裡不停唸著:「對不起、借過 ,對不起、借過... 」

專心走著、唸著,沒有多久,老公突然停住腳步、回頭看我,伸手指向一座新墳說:「妳看!… 」

我的視線才從蹣跚的腳步轉移到老公所指的那座全新墓碑,亮金的漆字正閃耀著一個熟悉的名字,是… 阿喜叔!

「是阿喜叔聽到了我們剛才的對話嗎?」我說。

「是,一定是的!」老公欣喜的說。

我激動而顫抖的手,連忙從袋裡抽出剩餘的香,點燃三柱、俯身一拜。然而心中滿滿的話語,卻緊緊卡在喉裡… 鼻頭一酸,連一個字也脫不了口。因為我知道一待開口,眼淚便會奪眶。

  

( 心情隨筆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Hopefully
等級:2
留言加入好友
生死之交
2008/05/06 00:33

人的一生中若能遇到一位生死之交是合其不易

阿喜叔一定是你爸爸患難之交的貴人與朋友

人性是不可信的 我也如此覺得

但若對人無所求時 不論好與壞 皆陪在他身邊

此友情更勝親情 對嗎?

亞里莎*(jjoo1155) 於 2008-05-06 15:04 回覆:

期望他們倆在來世,還能續好友的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