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馬英九難唱總統大戲
2012/07/06 12:06:16瀏覽497|回應5|推薦20

馬英九難唱總統大戲

今年年初在台灣有689萬人把自己賣身給馬英九,準備今後四年看馬英九上台唱總統大戲。諷刺的是馬英九竟然唱起了「小丑」的角色,賣身的選民關掉電視的有之;破口大罵的有之;丟蕃茄丟臭雞蛋的有之;悔恨交加悔不當初的有之;就是沒有什麼人給他掌聲。到底馬英九憑什麼可以上的了台灣的政治舞台,來唱總統大戲?

這個「憑什麼」三個字可是極其深奧的大學問,根據我們多年來的觀察應該是可以有以下的一些解釋,請讀者指正之:

情治及檢調單位的御用權力

國民黨從蔣氏父子的威權時代至今,情治及檢調單位的權力盤根錯節,基本上的御用權力是掌握在國民黨身上的。所以陳文成命案林義雄滅門血案,至今破不了就是答案。

這一個御用權力,可以按國民黨及國民黨黨主席馬英九的要求,在沒有民主監督沒有政府監督沒有媒體監督的情況下有組織有系統的「在桌子底下」進行「私密私利」的運作。當然陳水扁也深諳此道,扁一掌握葉盛茂就會知道陳肇敏的底細也就能夠用他。所以馬英九騙人說他不知道林益世的底細,簡直是把台灣人當白癡,也因此把總統演成小丑,此為其一。

搜刮政治獻金的御用權力

國民黨自從兩千年總統大選敗選後,突然覺悟到「兩黨政治」的「在朝」與「在野」會成為常態。因此,國民黨必須建立一套新的政治獻金的運作模式,使其在野時也能夠掌握等同於在朝時的「獻金收入」。為什麼「政治」這兩個字不見了,因為政治獻金的收取是歸政黨同時要登錄,所以捐給個人就可以套住那個政客,把個人與政黨的關係私密化成為個人與政客的關係,哪個聰明人不愛?

二流政客林益世,藉著商人的貪婪及困難進行「喬事」,可以藉事藉端來收取個人的「獻金收入」。這一種政客經常性常態的「喬事」運作,馬英九竟然可以「清廉」的亂說一通。容我們用市井小民的話來重說一遍:「我馬英九真是清廉乾淨,只要看到一隻蟑螂跑出來,就給我狠狠的打牠。」

可是市井小民所看見的場景是:「與馬英九朝夕相處的林益世,突然間在馬林就餐時有一隻蟑螂從坐在馬隔壁林的口中跑了出來,馬只採取措施要林不再與他就餐而已。」馬的心態是開除了林的黨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不是把所有重要的公務員造冊,馬上在全國百姓面前發誓,正式要求檢調單位給與徹底的清查。這一種不乾不淨的態度又把總統演成小丑,此為其二。

搜刮政府及國營企業的御用權力

眾所周知政客最大的利益,在於政府的採購以及國營企業的採購上。軍事物資的採購最大宗,但是收入不固定。台電能源燃料的採購例如煤炭及石油,還有中油的原油採購,以及中鋼能源燃料採購為台灣的三大宗。以上三大宗的年採購量超過新台幣一兆以上,佣金一成就有新台幣一千億。

現在貪婪的政客不滿意上述每年新台幣一千億的佣金,已經動了最歪的歪腦筋。他們最歪的歪腦筋就是「低買高賣」。就是從燃料的期貨市場看出例如美國原本極有可能在今年四月出兵伊朗,做為戰略物資的原油原本會在今年四月漲到最高,例如每桶原油美金120元。沒想到美國自顧不暇沒能力出兵伊朗,全球因歐債經濟不景氣,今後幾年平均每桶原油會在美金90元左右。

這批歪腦筋的政客就肯定會在今年四月底,與這三大國營企業簽署每桶原油美金120元的常約,卻在期貨市場用短約並且在現貨市場買平均每桶原油美金90元的原油,一買一賣佣金就變成皮包公司每桶原油美金30(三成)的獲利,每年新台幣三千億。清廉的馬英九會不知道,馬英九又把總統演成小丑了,此其三。

警世語

可憐的前行政院林秘書長,只能玩玩下腳料,「領億四」,只能意思意思的領。

孰不知前國民黨金秘書長,從來不玩下腳料,現在貴為「國民黨國際事務中心首席顧問」。就在全台灣媒體都在「起肖」下腳料之時,人家「金千億」已經看到國防部批出F16軍機更新方案合同新台幣一千億了。

我們的觀察是「金馬合體」在油電雙漲的事件上有見不得人的勾當。馬英九演了小丑的角色,要確定油電肯定要雙漲。這一個目的是要確保今後多年每桶原油台電與中油都是美金120採購時,兩家公司都不會破產,配合的演出。

我們接下來觀察到「金馬合體」把國民黨舊勢力在國際採購上的人馬扳倒後,兩位油電的董事長,都從經濟部派出人馬,也因此都變成國王的人馬。這是馬英九第二次的配合演出。

我們緊接著觀察到「金馬合體」正在逐步的把油電兩公司,藉著己身創造的民怨正準備藉事藉端把這兩公司轉變為民營,也就是使它們「中鋼化」。

所以我們去年非常的痛心的觀察到當「金秘書長」代馬英九出征美國進行選務活動之時,我們就觀察到「金秘書長」可能會成為台灣「聯美制中」的政策連絡人,因為中國已經崛起到美國必須重建中國東南沿海「圍堵的島鏈」之時了。

既然國民黨的馬英九主席已經回應了美國的邀約,而「金秘書長」也已轉任「國民黨國際事務中心首席顧問」,「金馬體制」已經正式開張了。

「金馬體制」正式開張後,馬英九成為中國國民黨永遠的黨主席擺在幕前,而「金千億」成為永遠的慈禧太后擺在幕後也就成為頭等大的大事,自然台灣百姓只能當芻狗了。

台灣百姓都知道國民黨是靠豐厚的黨產來贏得選舉的,現在搬不動的黨產都已經大部份變賣了,那麼現在約略現金搬得動的黨產難道「金千億」不是操盤手嗎?光是最近,就有怪手出現打擊李登輝又輕輕的放下,又給民進黨的呂秀蓮除罪。馬英九的歷史定位就是「中國國民黨永遠的黨主席」,此番定位還有一輪腥風血雨的搏殺,也肯定會是歹戲拖棚,再一次把總統演成小丑的戲碼,此為其四。

台灣百姓要更加的警覺,不要懊悔,不要把唐詩:「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今後必須唱為:台灣「億四」啼不住,「千億」已過萬重山。

---------------------------------------------------------------------------------

南方朔觀點-小心贏到了權力,卻輸掉了國家

  • 2012-07-17 01:00
  • 中國時報
  • 【南方朔】

     我小時候讀中華民國史,最痛苦的是國民黨在孫中山先生逝世後,即完全沒有了治理的能力。 它的當權者完全沒有容人的雅量,除非一個政府全搞成清一色嫡系子弟兵蔣家軍,否則他就坐立難安。因此國民黨在孫死後,即長期處於權力的整肅狀態。他相信非 我嫡系,其心必異,一定要把別人幹掉,他才心安,也才會治理。整部中華民國史就是部蔣家軍形成的鬥爭史,結果是中華民國愈鬥愈小,全部送給了共產黨,它則 流亡到了台灣

     最近白先勇為他父親白 崇禧那一輩翻案,其實就是在談蔣家軍形成的那一段歷史。白崇禧、李宗仁那一輩在東征北伐時戰功彪炳,功高震主,由於他們並非嫡系,當然必須除掉。由中華民 國那段難看的歷史,我就想到美國立國之初的華盛頓史。華盛頓有容人之量,他當總統時沒有什麼親信,全都是一群一見面就吵架的能人異士,他能用這一批人,為 美國奠定了天下為公不為私的傳統,美國後來的不同都因此而開始。我最近重讀當代華盛頓專家艾利士(Joseph J.Ellis)教授新寫的《華盛頓傳》,就對華盛頓敢於用人至為敬佩。也深感一個國家傳統形成的重要。好領袖會形成好傳統,壞領袖則會形成壞傳統。中華民國最壞的傳統,就是一個統治者出現後就一定要搞清一色的嫡系部隊X家軍,這就是中華民國國民黨勇於內鬥,卻少了為國家人民的前途而奮鬥的勇氣之原因。

     當年的中華民國為了集中權力而搞蔣家軍,任何人才非嫡系即不用,這種壞傳統現又復活,那就是馬總統因為權力的恐懼,又開始以鞏固領導中心 為名企圖集中其權力,為了擴大橫向的權力,又開始擴張馬家軍的勢力。一個領導人不為國家人民的前途而努力,只是在意自己的權力和嫡系人馬的勢力,要把其他 非我族類的次級領袖一一殲滅。其下場極有可能是歷史重演,由大中華民國變成小中華民國,然後小中華民國變成小小中華民國!

     前年,我過境香港時,在機場的過境書店看到了當代領導管理顧問瑪蘭德蘿(Loretta Malandro)當時剛出的《無懼的領導》。所謂的「無懼的領導」,乃是針對「恐懼的領導」而言。該書指出,由於形勢的混沌及命運的不確定,有些公司或 機構的領導者會因為內心的恐懼而出現自我保衛的畸型行為,他會更加獨斷獨行,會更加的不聽別人的忠告,也更加的猜忌別人,以為別人都在算計他,要搞他的陰 謀,在團體內部他更會去做是否對我忠心的劃分。當一個領導人由於權力的恐懼而出現上面這些行為,這個團隊走向末路已不遠了。

     而今天的台灣,可以說即是「恐懼的領導」之標準型。台灣的領導人最先是自鳴得意的一意孤行,到了後來民調快速下跌而自己家裡也弊端一個個 引爆,於是自大轉為恐懼。他害怕將來別人崛起後會向他算舊帳,會使他失去歷史地位,於是大舉安排,要趁著他有權力時讓嫡系的馬家軍去占住所有的重要位子, 在他的邏輯裡,有嫡系有權力就會有未來,沒有了嫡系就沒有未來。

     國民黨內有許多人要他免兼黨主席,這種建議其實是好意,在現在這個時刻,領導人更需要集中精力,改革政治和改善經濟,如果領導人能真正去 改革去做事,人民一定會支持,但這種建議聽在他的耳裡,卻認為是別人在陰謀奪權,於是你們要奪權,我就更加要專權,鞏固領導中心的老伎倆老戲碼遂告出現。 為了要鞏固領導中心,當然要去製造一些影子敵人,於是立法院長王金平和台中市長胡志強就成了廉價的箭靶。上個星期台灣在演的就是這種鞏固領導中心秀,由這 場秀的演出,人們應當已可看出統治者內心恐懼的程度已多麼的嚴重。

     今天的台灣百廢待舉,統治者卻被恐懼感驅動,只去管權力的維護和嫡系人馬的勢力擴張。台灣問題的本末先後已完全亂了套。如果把台灣搞垮,縱使贏到了權力又有何意義?(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南方朔觀點-領導者絕對不可無情無義

·       

2012-07-24 01:19

·        中國時報

·        【南方朔】

 領導者有個大忌,決不能自己好處全拿,壞處則全都撇得乾淨,都推給別人,這種領導者有個英文字,叫做「無情無義」(Callous)。一個「無情無義」的領導者,註定了不會有朋友,也不會有好的部屬,只剩「獨大」一人!

 最近林益世案已重創了馬總統形象,馬的支持度也跌至有史以來的新低。就在這個時刻,馬為了自保,竟然宣稱林益世是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所提拔。馬為了自保而出賣吳伯雄,不僅卑劣,甚至邪惡,而且也不符事實。一個人連老長官、老前輩都說出賣就出賣,這種人誰還會再相信他?而為了自保,動輒出賣別人,恰恰好正是典型的「馬式風格」,由馬出賣吳伯雄,台灣的人真該小心了,誰知道他為了自保,有一天不會把我們每個人都出賣掉。

 「馬式風格」有個特色,好處全是他的,壞事全是別人,這也養成他那種出賣別人如同家常便飯的人格特質。

 長期以來,我一直為台北市政府的小祕書余文抱屈。余文在馬的特別費案裡,一肩挑的全都自己扛起,如果他在作證時說是奉馬的指示辦事,那麼今天在牢裡住在阿扁隔壁的大概就是姓馬的。余文為長官兩肋插刀,但這個馬的救命恩人下場又如何?他被判刑兩年四個月,減刑為一年兩個月,但馬為了自保,對余文從未有過一句感謝的話或感謝的動作。馬和余文完全撇得乾乾淨淨,余文的牢是白坐了。

 另一件無情無義的事,則是最高法院邵燕玲提名大法官時的風波了。邵燕玲法官被提名為大法官後,她知道她對性侵案的裁決會有爭議,因此她在被馬召見時曾公開說出自己的爭議性,但馬還是將她提名,但提名名單公布後,媒體將邵罵成一片,攻擊她是恐龍大法官。坦白說媒體對邵的攻擊極不公道,而且邵在事前也曾向馬做了報告,馬如果是正人君子,就應堅持提名,但馬卻公開表示他對邵之事毫不知情,最後授意邵自動請辭。這是對邵極不厚道的事,馬為了撇清自己而出賣邵燕玲法官,這已是嚴重的道德犯罪。

 因此,馬為了撇清林益世的關係,將林的問題推給了吳伯雄,事後他雖然又趕快來摸頭,但對吳伯雄的傷害已造成,而且永不可能恢復,那種好處都是自己,壞處都推給別人的自私風格已盡現在國人面前。

 哈佛大學公共領導中心的研究主任芭芭拉.凱勒曼教授(Barbara Kellerman),在她的著作《壞領導》中指出,在各種壞領導中有一種是「無情無義」。這種無情無義的領導人,吃定了別人,因此他凡事只管自己的利益,眼中完全沒有別人,也不管自己做任何事是否會傷害到別人。凱勒曼教授也舉了好多個這種無情無義的領袖。這種人很快就被別人看破手腳,再也沒有人願意和他做朋友,也不會有人願意做他的部屬,最後很快就眾叛親離,走上末路。無情無義比無能更糟糕,因為它已接近邪惡等級。

 一個領導者,能力差一點,或用人不當,其實都沒什麼關係,因為這些都不是罪,只要人品誠實,知過能改,各種缺點一定可以改進。但最怕的是,領導者人品不佳,因為自己掌握了權力,就吃定了別人而為所欲為,把別人都當成了他的工具,可以隨便處理。這種「無情無義」,用中國古代的話來說,就是「刻薄寡恩」。當一個領導者只有自己,而沒有別人,別人的生殺存亡全由他所決定。這個領導者當然不會有人與人之間應有的責任義理。他對人當然只會今天刻薄這個,明天刻薄那個,他活在沒有人間恩義的世界裡,他的世界只有絕對的道德虛無!

 凱勒曼教授指出,無情無義的領導者只有自己,他的眼中沒有別人,也從不理會別人感覺,他的組織必然如一盤散沙,最後做不出一件對的事情來。今天的馬政府由於無情無義,幾乎天天都在出狀況,無情無義已害到他自己。(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復徵證所稅通過 稅改盟:欺世盜名馬英九 改到最爛

記者孫偉倫/台北報導

內容來源 : NOWnews更新日期 : 2012/7/26 04:12

立法院臨時會三讀通過國民黨版證所稅法案,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批評這是「最爛的一版」,任憑證所稅適用人數大減、稅基大幅萎縮,到最後連基本原則「量能課稅」、「有所得就要課稅,有虧損就能扣抵」全都棄守,馬政府所謂輕微的改革,只剩下一個欺世盜名的虛殼。

 

王榮璋說,證所稅復徵案紛紛擾擾近4個月,台灣社會也被股市市值蒸發、證券業大幅裁員等各種流言整整恐嚇了4個月,最終在今日立法院的臨時會中,執政黨護航、在野黨放水下,通過世界獨有的「指數型證所稅」。

 

王榮璋指出,2008年馬政府上任以來,4年間舉債超過1兆,沈重國債除了賣祖產,就是向子孫借債。他說,降低財團稅賦的減稅方案,就等同「救經濟萬靈丹」;對財團多課稅的調整方案,卻被擴大渲染為「搞垮市場毒藥」。當國家淪為「資產階級的管理委員會」,受薪階級的發言空間被資本市場玩家壓縮到最低,這當然不符合我們對「公平正義」的想望。

 

王榮璋也批評,從證所稅的立法過程中,也看到了民進黨與台聯黨所玩弄的手法,與二代健保案如出一轍。提出黨版在先,卻不捍衛到底,中間不斷放話「時機不宜」,決戰時直接選擇動員成本最低、政治利益最高的「不進場表決」,無論再怎麼美其名為「退席抗議」,仍然暴露和執政黨一樣,渴望親近既得利益者的本質。

 

王榮璋說,台灣果然沒有左派政黨、沒有跟人民站在一起的政治領袖,只有政商兩界的利益共生結構,與更多絡繹於途、時不時就會「共進早餐」的好朋友!

 

他批評,馬政府的作風未改,如今奢侈稅的失敗經驗,再次複製於證所稅之上。為德不卒的領導者為了使爭議儘快落幕,轉而要行政部門宣傳「先求有再求好」,國會多數黨順勢將法案的理想性降到微乎其微。他甚至預期,證所稅的稅收極可能比奢侈稅來得更低,這就是「馬式稅改」的風格。

 

王榮璋表示,最爛的證所稅版本已經通過,稅改聯盟也將再一次請問馬總統,當「求有」變成向既得利益者低頭的最佳理由,那麼放眼未來,何時才要會履行證所稅「求好」的部分?所謂的求好,「在您的心目中又是長什麼樣?」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susismysavior&aid=6604673

 回應文章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陳水扁謀財,馬英九害命」!
2014/06/04 18:14

野武士照妖鏡前言:扁珍夫妻很貪,他們利用政策工具與權力,訛詐財團,藉勢藉端而取財,但馬英九時代卻是拿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都謀財工具,馬英九時代的貪官,各個滿嘴仁義道德,卻專吃小老百姓的福祉!台灣人民最痛苦的,就是房價太高,沒想到政府說要照顧人民買屋的「合宜住宅」,竟然是產官學勾結,打著照顧百姓的羊頭,賣的是圖利財團的狗肉。

一個不是營建專業,爭議特別多的營建署長,竟然可以在位五年多,就算江宜樺宣稱曾收過黑函,但江宜樺內政部長還是重用葉世文,還把「合宜住宅」當政績,讓人懷疑:還不知層級到底有多高的高層在中飽私囊?不但如此,這些年以來,馬英九時代簡直是無所不貪,幾乎可以說是「無差別A錢」。

且看,前消防署長黃季敏貪,把人民的救命錢都貪了!

還有,南投縣有個李朝卿,把災後重建的錢也貪了!

更不要忘記還有個林益世,連廢爐渣都要插一手,也要貪!

當然,更多人會想起河川局、美河市、雙子星‧‧‧幾乎是無所不貪!

「無差別A錢」變成是馬英九時代的象徵,什麼錢都敢貪,比起陳水扁時代,更可惡!

扁珍夫妻很貪,他們利用政策工具與權力,訛詐財團,藉勢藉端而取財,但馬英九時代卻是拿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都謀財工具,馬英九時代的貪官,各個滿嘴仁義道德,卻專吃小老百姓的福祉!難怪有人說:「陳水扁謀財,馬英九害命」!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God Is Good
2012/07/24 09:15

Dear God,

Thank you that you touched your useless servant to reveal the hidden truth.

And soon after this article is out his forever chairman MA plan, MA decided to reveal his intention to be the forever chairman MA.

Which chair MA wanted to sit, KMT chair or "Prison" chair? we listen to your divine verdict. In the name of Jesus we pray, Amen!


阿鍾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讚 !
2012/07/12 07:16

忠言逆耳

良藥苦口啊 !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E" CAN PROVIDE LIP SERVICE ONLY
2012/07/11 00:39

"E" could talk, but he could not formulate strategy nor action plan. He is a cheap cheap "speaker", and not a VALUABLE computer "CPU".

Now the Presidnetial Palace is full of SPEAKERS! Cheap cheap talks from all kind of speakers, and yet not even connected to computer CPU! A New Era of Taiwan Miracle!

台出口衰退 尹啟銘:產業結構趕快調整(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restructuring! and not ET is responsible!)

【聯合晚報╱記者沈明川/台北報導】

2012.07.10 02:27 pm

台灣出口持續衰退,但我國外貿最大競爭對手南韓的6月出口卻已恢復正成長,經建會主委尹啟銘表示,問題出在台灣產業結構,台灣必須儘快改善投資環境,不僅要將台商找回來台灣投資,同時也要讓跨國企業願意來台灣投資。

財政部統計處公布,6月份我國對外貿易出口總額為243.6億美元,較五月衰退6.6%,比去年同期下滑3.2%,台灣連續四個月出口年增率負成長。累計今年上半年,台灣出口較去年同期衰退4.7%,相較韓國、日本、新加坡、大陸等主要國家,台灣是亞洲鄰近國家唯一出口負成長的國家。

台灣最主要的外貿競爭對手韓國雖從3月份起連續3個月出口負成長,但6月韓國出口已恢復成長(比去年同期成長1.3%),出口金額更達473.5億美元,幾乎比台灣6月份出口值多出一倍。

同樣面對歐債危機等的全球經濟景氣情勢,為何南韓出口已恢復正成長,台灣卻仍持續衰退?尹啟銘表示,主因在於兩國的產業結構不同。

尹啟銘說,台灣產業結構最大的問題在於「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比重超過50%,必須儘快改善投資環境,將台商找回來台灣投資設廠,同時也讓跨國企業願意來台灣投資設廠。

尹啟銘強調,政府必須加速ECFA(兩岸經濟合作協議)後續談判,善用MIT(台灣製造)優勢(在大陸被認為品質較高,可以賣到較好的價格)。他舉例說,目前已前進大陸投資設廠的某知名喜餅大廠就表示,如果出口大陸可以享有零關稅,會將生產線遷回台灣。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FUNNY MA KING
2012/07/10 13:59

黨內積怨深 迫馬釋權 2012-07-10 00:58

中國時報 【李明賢/新聞分析】

若從馬英九最新民調滿意度滑落到十五%的歷史新低,來解釋藍營內部醞釀的反馬聲浪,有其脈絡可循,判定此刻黨意大抵符合民意主流走向。然而,這股藍營基層反彈力道,卻是馬與黨務系統四年多來的愛恨糾葛,正所謂剪不斷、理還亂,難以歸結單一原因。

馬英九在二○○八年剛執政時,奉行「黨政分際」理念,視政務部門為第一線,黨務系統被晾在一旁。即使馬在隔年開始兼任黨魁,在以黨輔政的架構下,黨務系統僅被視為整合平台,不僅決策權牢牢握在府院手上,執政資源也未挹注到黨機器,難免引起黨內抱怨。

而隨著馬英九、金溥聰推動一連串黨務改造 (Power Consolidation?),無論是拔擢蘇俊賓、殷瑋等青壯世代,甚至在各項大小選舉引進外部形象牌,包括在不分區立委名單延攬諸多黨性不強的社會人士,雖然獲得外界不少掌聲,卻也造成黨內若干反彈。

這幾年來藍營內部也充斥一種聲音,認為過去八年在野期間分不到資源,好不容易等到國民黨執政了,卻仍「看得到卻吃不到」,舊有的黨務體系似乎只能扮演苦力,無法得到「聖眷」。

這種不滿情緒醞釀下,林益世涉弊案就成了宣洩口,當黨內高喊「識人不明」,甚至醞釀串聯要求馬免兼黨魁,其實等於向馬叫板,目的不外乎是要迫使馬權力下放,讓黨內雨露均霑。

然而,進入總統第二任期,馬只怕提前跛腳讓政策揮灑不開,此刻只會牢牢抓緊各種權力,不論人事權、黨權或決策權都是如此,絕無可能再退居第二線;權力下放或中央集權的兩種思維激盪,短期內看似無解。

若從歷史法則來看,執政者現階段的重心不應是整肅黨內,而是專心政務、端出政績。

當執政聲望回升,批判聲音就會轉趨隱性;此刻只能把反馬聲音當成黨內針砭,憂讒畏譏反而是大忌,只會讓局勢更加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