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站出來替台灣人爭取自由、尊嚴而已!林宅血案的事實與經過
2014/04/28 04:44:09瀏覽2121|回應9|推薦16

林宅血案的事實與經過------摘錄自康寧祥《台灣,打拼》281~287

 

------以下為康寧祥先生著書原文------

 

被抓進去的同志分別送到警總軍法看守所安康分所、警總保安處看守所、警總軍法處看守所、台北看守所,由調查局及警總負責偵訊,除了省議員邱連輝很快獲得交保之外,其他人都收押禁見,接下來的四十多天,絕大部分的人都曾受到疲勞偵訊、人格摧毀、惡意體罰的待遇,其中被送到警總保安處的林義雄、紀萬生、邱奕彬,所受刑求最為殘酷,

 

不曾參與「美麗島事件」的邱奕彬因而咬舌,試圖自盡,他被保外就醫之後,我跟張德銘去他家探視,他一見到我們,驚惶莫名,顫抖地喊著:「康寧祥!你甚麼都不要說,他們甚麼都知道,他們正在監視我們。」他被放出來,因為警總的刑求逼供讓他驚恐不已。1990年邱奕彬當選國大代表,在陽明山修憲期間表現非常優異。

 

林義雄在1980225日寫下了備忘錄,詳細說明自19791214日被送到警總保安處之後四十多天所受到的刑求逼供與疲勞審訊,

 

他寫道,整個偵訊過程讓他強烈感到:「一切都已經決定了,我必須在這一場戲中扮演悲劇角色,不想扮演也不可能。」

 

林義雄敘述說,有六個人輪流訊問他,每組二人,經過四十多天,其中有一個人負責打他 ,這六個人分別扮演不同角色,有的兇巴巴,有的斯斯文文,有的說理清晰,

 

但有一個共 同特點,就是肯定《美麗島雜誌》社是個叛亂組織,他們要「美麗島」相關的人親口這樣說出來,

 

他說1210日高雄發生事件,他只是去了一下,原本認為應該不會牽惹到他,12 13日被捕的時候,他仍然認為只要解釋一下,就會沒事,但到了警總一星期後,就發現事情不是這樣簡單。

 

林義雄說,偵訊反反覆覆,問同樣的問題,開始是好幾日夜(至少三天),不准睡覺,接下來答覆的不滿意就打,打得讓你受不了,屈服了,就改變態度,一方面以刑求威脅,一方面以政府寬大引誘,要取得十全十美,令人一看就滿意的筆錄。

 

林義雄說,打他的是一位面貌兇惡姓名不詳的人,裝起兇臉,人見人怕,用的方法是拳打腳踢,連續好幾天(約十天),打的部位是上身,前胸,後背,腹部,腳踢的主要是小腿和腹部,也用香菸燙他的臉,燒他的鬍子,他們一方面打,一方面以拖到地下室威脅,說甚麼「過五關」、「打幸福針」,痛打之後,見他屈服才不再打

 

他說,做了五、六次筆錄後,他們(警總)見他一直不信《美麗島雜誌》成立目的是顛覆政府,不相信「五人小組」有奪權計畫,所以拿了張俊宏和姚嘉文寫的東西給他看,張只短短的兩、三行字,意思是說,「美麗島」的目的在顛覆政府,姚則是寫許信良說過關於與國民黨競爭的種種做法,這就被解釋為「奪權計畫」。

 

林義雄寫下詳述警總如何刑求逼供、捏造事實的備忘錄。之後,第三天

 

228日)他家就發生慘絕人寰的兇殺案,他母親和一對雙胞胎女兒都慘死在利刃之下,大女兒林奐均生命垂危,

 

而兇手至今三十年了還逍遙法外,負責偵辦此案的刑事警察局長曹極還一度對外宣稱「破案已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為何不能破,這位「1210專案」行動組的成員以及 蔣家政權始終未交代

 

就這樣,只因參與民主選舉、批評國民黨,林義雄就遭到鋃鐺入獄、家破人亡的迫害,三十年來台灣社會還有不少人覺得對他有所虧欠,他其實對所謂的「五人小組」相當陌生,《美麗島雜誌》社的活動他也很少參與,很多人要他在宜蘭設立《美麗島雜誌》分社,他都沒答應,

 

我說,「以前我們鄰居如果有個孩子比較頑皮,人家看了討厭的時候都會先問:『這是誰家的孩子?』如果大家說不知道,那孩子大概會被打,如果認出是誰家的孩子,知道他有長輩,就會去跟他長輩說,今天台灣這些黨外政治活動家碰到的問題,就是沒有家長,隨便人家扭曲抹黑,喊打喊抓。」

 

吳三老被我這麼一說,臉色非常沉重,過後就去找國民黨 中央黨部秘書長張寶樹幫忙,我另外又陪林義雄去見梁肅戎,要他把去美國見了誰,講給這位蔣經國授權的溝通代表聽,不要讓情治單位在那裏亂講,我跟梁肅戎說:「林義雄過去可能說過一些讓你們黨聽起來很刺耳的話,那是因為他比較有正義感,你們何必一定要 那麼計較,讓彼此衝突對立呢?」

 

後來印證我的努力,改變不了情治系統對林義雄的敵視,他們在「美麗島事件」找不到可以辦他的證據,卻從他過去的談話追究他「意圖叛亂」,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林義雄 在省議會曾經因軍隊在議會門口演習,而指責國民黨「大軍壓境」,接著19796月初許信良被公懲會停職,他又在記者會公開指責「國民黨是叛亂團體」。

 

根據劉峰松的記載,林義雄當天說:「國民黨假借民主,欺騙友邦,假借反攻大陸,壓榨台灣百姓。」這樣的話被情治單位呈報上去,種下他被蔣家整肅的禍根。

 

1980228日中午,邱連輝、余陳月瑛、陳金德、何春木等十多位省議員到吳三連南京東路三段的辦公室見他,商量如何營救林義雄,順便留在那裏吃便當,何春木還打電話給我,說他們當晚六點半要在「家鄉樓」跟國民黨關中吃飯,要我一起參加,我在接過何春 木電話沒多久,又接到《亞洲人》雜誌社(那時候《八十年代》雜誌已在19791220日被停刊一年,原班人馬繼續出版《亞洲人》)編輯康文雄打電話過來說:「死啦,林義雄家裡出事了,大女兒奐均已經送到仁愛醫院,另外兩個女兒跟他媽媽找不到。」我立即要他跟雜誌社的同仁趕過去,看看能怎麼幫忙。

 

林義雄位在信義路的家(現在改為義光教會,「美麗島事件」之前,施明德夫婦、陳菊住 在林家樓上)那時候二十四小時都有特務監視,那次軍事法庭正好召開第一次調查庭,家屬可以列席旁聽,林義雄太太方素敏一大早就跟著許榮淑、周清玉他們去景美的軍事法庭等待,家裡只有林媽媽陪伴三個孫女,

 

到了中午十二點,庭審暫停,方素敏趁著吃中飯時 間打電話回家,沒人接聽,她不放心,就教林義雄的助理田秋堇過去看看,秋堇回家發現傷重的奐均,就趕緊打電話到《亞洲人》雜誌社求援,

 

江春男那時候住信義路附近,最先趕到,跟秋堇一起把奐均抱上救護車,送到鄰近的仁愛醫院急診,後來康文雄、林濁水、蕭裕珍他們趕到後,才又在林宅地下室找到他媽媽跟兩個女兒的屍體。

 

我放下康文雄電話,趕緊趕去吳三老的辦公室,向在座的省議員報告這晴天霹靂的噩耗, 大家滿臉驚恐,

 

我說:「這件事,大家先不要慌,我看大家先回家照顧自己的家人,既然他們會殺林義雄家人,你們家裡也要注意,大家趕快都先打電話回去,要太太把孩子看好,然後大家趕快回去。」

 

我同時跟當時的台灣省主席林洋港打電話,跟他說:「省議員林 義雄家裡已經遭到不幸,現在很多黨外省議員都在吳三老這邊,希望主席能命令警務處派人保護他們安全回到家,並且這段期間,也要有警察保護他們家人的安全。」

 

離開吳三連那邊以後,我先趕往林義雄家裡瞭解狀況,一進門,《八十年代》同事要我到地下室看看,

 

一看!真是殘忍啊!根本就是滅門血案!兇手可能一進林宅見到人就殺,老太太林游阿妹身中十多刀,大孫女林奐均身中五刀,連兩個唸幼稚園的雙胞胎都不放過,林義雄原本好好一個家庭就這樣毀了,只因站出來替台灣人爭取自由、尊嚴而已!

 

那天還是「二二八」,選擇在這樣的日子動手,很難不讓人聯想兇手是在殺雞儆猴,教訓台灣人,在察看現場時,警方辦案人員接到一通國際電話,交給在場軍法大審辯護律師張政雄聽,對方自稱是林義雄的友人,說他上午十一點多曾經打電話到林宅,是林老太太接 的電話,張律師接著跟對方說明慘案發生的情況,正說著,看到我從地下室淚眼奪眶上來,就把電話交給我,我不記得電話那頭是誰,只記得對方聽到慘案之後相當激動,我忍住悲痛,安撫對方。

 

當天在場的林濁水在19803月號的《亞洲人》雜誌以「林南窗」為筆名,詳細描述了林宅血案發現過程,他寫我斷斷續續跟國際電話那頭的人說:

 

「這是林家的不幸,也是全國,全社會的不幸,這件慘案發生在這個時候,更令人悲傷,我請您轉告海外的朋友們,在 案子偵破之前,不要聽信謠言,不要輕舉妄動,我們要平心靜氣的承受這個苦難,我誠摯地要求你們和我一同遵守這個約定,千萬不要……謝謝你們的關心,請您轉告其他的朋友 。」

 

話筒放下,屋裡寂靜無聲,我向辦案人員致意,又和張政雄、蕭裕珍交代幾句後趕去仁愛 醫院探視林奐均,一到那裏才聽說,他被抱起來急救的時候,醫院把他當成普通病患,擺在急診處,已經快一個鐘頭了。請他們趕快開刀急救,醫護人員不理不睬,警方反而趁機 過來盤問奄奄一息的他。

 

於是我跟當時的台北市長李登輝辦公室打了電話,請他交代仁愛醫院院長,好好照顧這位林家血案唯一存活的證人,李登輝應該有交代下去,沒過幾分鐘就看到醫護人員急急忙忙的把林奐均送進開刀房,

 

在這期間,林奐均的病榻旁,人員進進出出,有的是冷血的記者想要混進去追問奄奄一息的他,有的是好心的黨外朋友拿蔘湯等補品餵他吃,有的在那裏祈禱,有的嚎啕大哭,我看那樣不行,原本沒被兇手殺死,這樣下去要他死更簡單,因此我跟醫院交涉,也跟熱心的黨外同志要求,除了奐均的母親、姑姑之外,其他人都不能進去,包括我在內。

 

正在急救奐均的同時,蔣經國的溝通代表關中也到了仁愛醫院,他帶來訊息說國民黨的最高當局同意林義雄交保出來料理家人的喪葬事宜,早先我離開吳三連辦公室之前曾經跟他建議,要求國民黨把林義雄放出來,

 

隨後我也跟梁肅戎打了電話,請他去轉達,關中到仁愛醫院一方面是探視林奐均傷勢,另方面也帶來蔣經國的回覆,不過附帶條件是要我作保,我立刻答應,但是現場有很多事要處理,我分不開身,就請張德銘和魏廷朝的弟弟魏廷昱(黨外當時都稱他小魏,他哥哥叫大魏)幫忙跑一趟,另外打電話給我太太,把我的身分證、私章交給小魏,從景美軍事看守所把林義雄保釋出來。

 

我當天忙著安排林義雄出來能否處理妥適,讓我自己很憂心,當時在他沒有心理準備之下,讓他交保出來之後立刻回家,面臨三位親人慘死的巨變,到底會發生甚麼事,沒有人可以預料,而他又是講義氣的人,幾十位同志被抓,單單他被放出來,他一定會追問,怎麼辦?

 

我突然想到一個人,屢次幫我助選,擔任花旗銀行台北分行經理的王文猷,他太太的姊夫是高雄長庚醫院院長(當時正式頭銜叫做醫務執行會議主席)范宏二,我請王文猷跟范院長打電話,請他向王永慶拜託,在台北長庚醫院提供一間特別的病房讓我們用,范院長一聽,馬上打電話給王永慶,那時候晚上八、九點,「三娘」李寶珠說他睡了,范院長跟她說明來由,她才去把王永慶叫起來,王永慶一聽,立刻答應幫忙。隔天王文猷的太太告知我,王永慶答應幫忙之後,馬上給當時的國家安全局局長王永樹打電話報備。

 

林義雄被交保出來之後,見到我第一句話,果然就問其他被抓的人在哪裡。我跟他說:「 都還在裡邊,因為你身體比較差,特別接你出來做健康檢查。」

 

接著就由長庚醫院的醫師 檢查他的傷勢,全身都有傷,在旁監聽的警總人員下令,診斷紀錄不能寫出來,而且要林義雄把有傷的地方蓋起來。

 

健康檢查只是幌子,林義雄起先在親友陪伴下,還面帶笑容地喝了幾杯啤酒,張德銘還去南京西路圓環買他最喜歡的楊桃汁給他喝,把煙斗借給他抽。只是過了一陣子,夜深了, 病房內漸漸靜下來,氣氛也開始凝重起來,林義雄也漸漸覺得不對勁,我原本跟他親友商量過,讓他睡一覺,隔天才告訴他家中的噩耗,這項約定後來也無法堅持下去,到了凌晨兩點多,

 

我含淚跟他說:「你的母親被殺害,大女兒奐均也被殺成重傷,正在仁愛醫院急 救,沒有人像你一樣碰到這麼殘忍的事,你就放聲大哭吧!」病房內立即爆出林義雄痛不欲生的哀號,直到醫生來幫他注射鎮靜劑,他才慢慢睡過去。

 

而兩位雙胞胎幼女也遇害的悲劇,我實在不知道說出來之後,林義雄還能不能夠承受,正好黃順興一大早搭車從彰化趕上來探望他,我請他跟林義雄說了,

 

沒想到林義雄可能悲傷過度,竟然一滴淚也沒掉下來,反而方素敏當場昏死過去。

 

聽到母女遇害之後的林義雄,很快要求要去看他們的遺體,我為了提防他前往殯儀館探視 母女遺體的過程發生甚麼意外,跟他商量,由我先走了一趟,規劃路線,祭拜當天,果然特務、記者、民眾跟了一大堆人,幸好事前都做了安排,才順利完成。

 

後來他自己每天去 殯儀館為他母女上香,約一星期後,他跟我說他想回宜蘭去,我擔心這一來可能引起情治 單位沒必要的緊張,對他不利,於是請求一直在旁熱心協助的游錫堃到長庚醫院對面不遠的中泰賓館預定一間房間,讓他暫時擺脫外界打擾。那幾天林義雄除了家中的不幸之外,還得應付川流不息的訪客,絕大部分是關心、慰問的黨外同志,但也夾雜著一些監視的特 務,想靜下來跟幾位同志討論一點事情都很困難。

 

在蔣家特務高度緊張與黨外人士一片哀戚之中,林義雄後來還是搬回宜蘭老家,料理他母 女的下葬事宜,只是在尋找墓地的過程中,備受特務干擾,只要他選定哪個地點,特務隨 後就去「拜訪」地主,問他們跟林義雄甚麼關係,林義雄物色了幾塊墓地,都無法搞定,

 

也讓他媽媽和雙胞胎遺體一直在台北第一殯儀館太平間冷凍了四年多,直到1984年林義雄假釋出獄,才在北宜公路找到一塊墓園讓他們入土為安。

 

林義雄回宜蘭之後,有一天我突然接到電話說林義雄又被抓進去了,監視他的特務發現他準備前往霧峰省議會,在高速公路泰山收費站將他逮捕,直接解送警總看守所,警總說他根本沒在辦喪事,四處趴趴走,其實林義雄當天準備去省議會整理他留在議員研究室的資料。

 

讓林義雄交保出來,依照關中說法是國民黨最高當局的決定,但是情治單位卻如芒刺在背,生怕他說出被捕的真相,這當中最敏感的就是刑求逼供,227日,血案發生的前一天 ,林義雄的媽媽跟妹妹曾經到景美軍事看守所探望他,

 

他媽媽問他有沒有被刑求,他不敢說甚麼,只說:「你們想想也知道。」林義雄媽媽出來後,當著媒體的面前痛哭流涕,指控警總怎麼把她兒子打成那樣,刑求逼供之說一時就傳開來。

 

林義雄交保住院時,我看他臉上有被燙傷焦疤,有一天我忍不住問他:「外邊盛傳你在裡 邊被刑求,是不是真的?」他扭曲著臉,緊閉雙唇,跟我點頭示意,然後看看四周,帶著恐懼的眼神,在桌邊緩緩拉起褲管,我一看,不得了,怎麼青一塊,紫一塊,整隻小腿瘀青、凝血,我問他可不可以照相,他想一想,再度繃緊雙唇跟我示意,於是我跟他輕聲說 明天我會帶相機來。

 

隔天林義雄休息的病房,照樣訪客不斷,我向他示意,相機帶來了,並且藉著他要去上廁 所,我也跟進去,他拉開上衣、褲子讓我拍照,真是殘忍啊!關進去兩個多月了,被打得胸部還有紅腫,腿部還有瘀青,

 

用香菸燒燙的疤痕還清晰的留在臉頰、胸膛上,我把那些 照片洗了兩份,一份自己保留,一份送到吳三連那邊,請他設法送給蔣經國看,

 

「三老」 看到那些照片之後,激動得老淚縱橫,立即透過當時的國民黨中央秘書長蔣彥士交給蔣經國,

 

那時候「美麗島事件」已經進入審判,被告律師一再指控自白書非自由意志取得,偵 訊單位涉嫌刑求逼供,檢察官始終否認,另方面,對於被告刑期也傳說所謂「首謀」者黃信介、前科犯施明德可能會被判處無期徒刑或死刑,那些照片對後來的刑期減輕有沒有關 係,我不清楚,總是盡我能力吧!

 

------康寧祥先生文完------

 

NOTE WITH FULL RESPECT 

1. Above documentary is the factual incident about Brother Lin Yi Hsiung. Any concious person will cry after reading through.

 

2. Please take note that  KMT Chiang Dictatorship Regime also killed my friend late Dr Chen Wen Chen. We were in the same slow-pitch softball team of the Pittsburgh Taiwanense Association in 1980. He was a post doctor in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and I was a marketing engineer in Westinghouse Electric Corp International Company.

 

3. Thirty-three years have gone since the death of Late Dr Chen, our fellow people are enjoying a little better democracy and living standard, but the long term prosperity has been then quitely stolen by the ruling KMT class and its elite associates again without notice by the power of the hell, until the student movement surfaced.

 

4. We then begin to realize that MA is required to act as a "mummy" in order to cover his underground motive and action, so he can wash his hands and offload his responsibility on all the dirty corruption activies that the KMT does collectively as a regime party. The Black Box that MA is in possession has to be uncovered, and absolutely no doubt about it!

 

5. This is exactly what Brother Lin Yi Hsiung is doing, and he needs our support to create political influence and pressure so we will earn permanent VIP office in the President's Palace with substantial commanding power too for the good deed of our fellow people!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esusismysavior&aid=12863516

 回應文章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桃園縣副縣長葉世文涉入收賄弊案。
2014/06/02 08:59
民進黨立委姚文智表示,葉世文在馬政府任內擔任營建署長達5年,而這個職務主管全國營造及住宅業務,資源龐大,擔任這個職務都與行政首長有相當大的關係,因此總統馬英九、副總統吳敦義及行政院長江宜樺,應該要把過去葉世文參與過的案子都交代清楚。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烈士 陳文成的浩然秘密
2014/05/21 05:42

烈士 陳文成的浩然秘密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文天祥在其正氣歌說道: "天地有正氣 雜然賦流形 下則為河岳 上則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1981年7月3日, 發生了震驚中外的陳文成事件. 美國卡內基美倫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數學系的副教授陳文成博士在台灣被警備總司令部約談時失蹤, 緊接著陳屍台大校園內. 美國國務院為此發出外交照會,要求總統蔣經國徹查. 卡內基美倫校方痛失百年一見的數學天才,家屬遺孀與稚子痛失親人,其情何以堪?

天恩客與陳文成是在匹茲堡(Pittsburgh)的台灣同鄉會認識的,為了同鄉的交誼,同鄉會組織了壘球隊,而天恩客正是球隊的教練.陳文成的個性開朗,豪邁,而且衝動.每次政治議題同鄉大慨都會辯論得面紅耳赤.他是一位敢為天下先值得交往的朋友.

1979年,台灣與美國斷交,蔣經國政府受到極大的衝擊.國民黨蔣家政權,統治台灣的基礎動搖,所以蔣經國下命令取消了台灣門面民主的五項公職選舉.陳文成正義感重,也加入更核心的組織如台獨聯盟.當時他們設計了一份漫畫及抗議信,要求有正義感的台灣人在抗議信上簽名直接寄達台灣總統府抗議之.

在當時對台灣人來說是一個死罪,要不顧一切的走到這一步還真不容易.漫畫及抗議的內容是將蔣經國政權表達為蔣家班馬戲團,以小丑表演馬戲,表達蔣經國一方面無意推動民主,卻藉民主美化自己的門面.另一方面又害怕真正的民主,台灣一有困難就取消民主選舉.天恩客當時是24歲的海外台僑,在台灣沒留有兵役指紋的資料,當下冒著危險也就寄了.上帝鑒察天恩客的心,為此留下了極美好蒙上帝喜悅的生命軌跡.

陳文成是勞工子弟,所以特別看重勞工的權益.當時在同鄉會當中有一派與前黨外前輩黃順興觀點相同,就是按毛澤東思想,人民要解放,民族要獨立.當時他們之中的政策辯論是台灣人民為台灣民族,所以獨立是中國支持並且不得干涉的.由於正值第二次能源危機,台灣物價高漲,且經濟蕭條動盪不安,特別是農民養豬戶一方面飼料高漲買不起,一方面養完的豬隻沒人要,所以拋棄飼養一半的豬隻成為流浪豬,對社會造成惡劣的影響.

卡內基美倫大學,之前才出了兩位不怕死的台灣人留學生刺客,在蔣經國第一次訪問美國時,對他開了一槍,以蔣經國一身殺人如麻的習性,其恐懼與憤恨肯定難以消除,故陳文成的大本營在同一所大學,也就讓蔣經國想除之而後快.當時在台灣留學生當中,確實有一位國民黨的張姓職業學生,是負責為政府收集台灣留學生動態並匯總報告之人的存在.現在正是馬英九政府重起調查的時候.若是真察不出也要結案並追封陳文成為烈士.這項義舉將會是馬英九政府表達其施政廣大的標竿事件.

陳水扁政權在台灣執政八年之時,對陳文成事件愛理不理,實有讓人笑掉大牙的苦衷.因為陳水扁撈取政治資本及油水最粗糙的看家本領就是罵國民黨為「賣台集團」.倘陳文成事件真破了案,發現當時黨外或現在的民進黨,還有支持共產黨言論的黨員或支持者而染上紅色的記號,陳水扁唯一的看家本領不就消失無蹤了!

1980年,天恩客在匹茲堡華人教會受洗歸入上帝的名下.蒙上帝引領,走入科技報國的路線,就此在25歲之時,返台北及新加坡開創電腦軟體公司.文天祥在正氣歌中對上帝的理解是有上帝親自的啟示.這「浩然之氣」,就是上帝的第三位本尊「聖靈」.陳文成為台灣人打拼而殉道,天恩客期盼百年之後能在天堂與他再續革命之情.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撰文追溯林家血案
2014/05/21 05:37

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撰文追溯林家血案

2014-04-29 10:15

〔本報訊〕林家血案發生已30多年,歷經4代政府,依然無法還給社會一個真相,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撰文追溯,質疑政府在調查此案時,刻意迴避涉案重大的嫌疑人物,也就是當時負責監控林家人的情治人員。

吳乃德指出,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的母親和女兒在1980年2月28日遇害,如此柔弱的老婦人和小女孩遭逢集體屠殺,實在超出台灣社會的想像,事件發生後,蔣經國政府和媒體的官方說法,則將此定調為反政府勢力所犯下的政治暴力行為。

吳乃德說,林家血案懸宕多年後,時任監委江鵬堅、李伸一啟動調查,點出無法破案的重要癥結點「專案小組偵查之對象,從未指向情治機關人員涉案之可能性,自難免貽人包庇或諱疾忌醫之口實。」

吳乃德質疑,有多項證據顯示,林家人在遭到殺害之前,受到情治單位的嚴密監控,兇手卻能在這種情況下,光天化日的血洗林家,不過從蔣經國政府到民主時代的民主國家、更甚者民進黨時代的陳水扁政府,都沒有將調查指向情治人員,令人難以理解。

吳乃德也說,唯一認真看待情治人員涉案的可能性的專案小組,是馬政府時代下的專案小組,但調查只是對社會的敷衍,結果另人失望;事隔30年多後,兇手的身份依舊無法辨別,但如果林宅當時遭受情治人員的監控,則兇手的背景、下令的機構就很清楚了。

吳乃德補充,1984年10月,時任情報局長汪希苓指派黑幫份子到美國,刺殺《蔣經國傳》作者江南,6年後賠償140萬美元與江南遺孀達成和解,在民眾看 來,如果連住在美國的敵人,國民黨政府都可以派人將之殺害,那麼對於在其嚴厲管轄下的人民,又有什麼做不出來的事?

在這篇名為「誰殺了林義雄的母親和女兒?」的文章裡,開頭寫著︰對老婦人和小女孩的集體屠殺,超越當時台灣社會能理解的範圍。

對親人而 言,是「忘懷不可能、也不應該,執著又會帶來自我毀滅。」台灣的政府三十多年來如何面對它?

最近公開的檔案清楚指出兇手的來源;國民黨政府願不願意誠實面對?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姚家夫婦的冤屈,自今仍未紓解 (5)
2014/04/29 00:44

姚家夫婦的冤屈,自今仍未紓解。

QUESTION:

Who has the discretional right to beat up another person, and even cause his/her death and without punishment?

REPLY:

1. The reply is no one! This is exactly why the Premier Chiang Yi-Hua is brought to Criminal Court for attempting to murder a doctor, during the recent student movement!

2. As a Christian, we know that the truth is: that our right or power is only exercised when we have the divine love for our people, which is with a magnitude equal or surpass our right possessed before we would ever exercise. MA and Chiang just do not understand this sacrificial love.

所以聖經說:不是靠勢力不是靠才能 (not strength nor might) 惟靠神的靈 (in grace through love) 方能成事。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前省政女記者遭刑害死 恐怖時代含冤仍未白(4)
2014/04/29 00:30
劊子手變階下囚 妻子罵害人報應

姚勤的大姐原本也希望小妹也像二妹一樣,嫁給外國人,離開令人傷心的台灣,忘掉所有的夢魘。但是姚勤聽從父親的安排嫁給受難出獄的吳義男。她雖然也有追求者,但總覺得自己是帶著面具,不敢讓人知道父親還在牢裡,更無法對別人說出母親的冤死。

選擇吳義男,雖然面對痛苦的記憶,但是面具可以卸下,吳義男也會解開她一直想不通的心結。更要緊的是,她可以每星期到景美看守所去面會父親,不用去編任何理由。

姚勤說她曾在景氣看守所遇到蔣海溶的妻子也去面會。結果她聽到蔣太太竟然罵自己丈夫:這是你的報應,看過去有多少人死在你手裡。

姚勤在婚後,一度精神失常。可能是懷孕引起,也可能是生活環境的改變,但更重要的是,她始終無法忘記母親的冤死。她不但徹夜無眠,還常瘋言瘋語地,一聽到門外車聲,就躲在床下說:「他們來了!那些調查局的惡魔來了,要來抓我去活埋啊!上帝,請救救我啊…」好像亡母的冤魂附身一般。

姚勤的姐姐以為吳義男沒照顧好妹妹,很不諒解。但他從台大醫院,再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求醫。最後找到斗六的永生醫院,在一對留日醫生夫婦的治療下,不到半年,終於痊癒。 姚勇來出獄後,到一家大樓當警衛。他並不想和女兒住。九零年代,姚勇來鬱鬱而終。

姚家夫婦的冤屈,自今仍未紓解。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前省政女記者遭刑害死 恐怖時代含冤仍未白(3)
2014/04/29 00:13
宋美齡關切案情 蔣海溶反而送命

學過醫的姚勇來如此寫下妻子冤死的慘狀:沈嫄璋右頰骨下有巴掌大的紫青,嘴巴微張,嘴唇發黑,舌頭未露出,左頸下有明顯勒痕…一切都指出她不是自縊身亡,而是被刑求致死。

姚勇來被判刑15年,李世傑、蔣海溶都是無期徒刑。兩人都被送到綠島綠洲山莊服刑。

蔣海溶後來因宋美齡的關切,被送回台北重審,結果他也被聲稱在獄中上吊自殺。和他一起關在綠島的李世傑,原本很羨慕他調回台北,後來再也不敢想要調台北了。

姚勇來在女兒面會時,才告知她們母親葬在六張犁的位置,只記得墓地後方有一位王姓小孩的墓。大女兒費了不少時間和力氣,才找到這個沒立墓碑的亡母墳墓。姚勇來也直到出獄後,才得以到冤死的妻子墳前獻花、默哀。

姚勇來身上揹負的冤魂,不祇是妻子的性命,還有他的妹妹姚明珠醫師,和她當空軍上校的丈夫薛介民,早在1961年因被扯入空軍有人駕機投誠中國疑案,兩夫婦都慘遭槍弊。

當時姚勇來夫婦還收容他們的三個孩子,後來姚明珠的醫師同學也協助領養,小女兒小鳳在姚勇來家一直住到他們被捕後。 姚勤說父母被捕,幸好有一位表叔從美國回台開造船廠。他不但協助奔走,也供應姚家孩子的學費和生活費。姚勤的二姐就是因而認識表叔船廠的猶太人員工,後來兩人結婚後,住到加拿大,再移居美國。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前省政女記者遭刑害死 恐怖時代含冤仍未白(2)
2014/04/29 00:07

獄方為這場難得少見的獄中婚禮,也派出攝影官為新人拍照,平常他們都是拍攝年節晚會,運動比賽的活動照,要不然就是蔣總統要求呈報的執行槍決人犯的照片,很是諷刺。 姚勤也在吳義男之後,說出父母的白色恐怖案情。她的父親姚勇來是新生報編輯,母親沈嫄璋是新生報省政記者,家中大姐是電視台演員,嫁給電視台導播。 二姐當時在台中靜宜學院就讀。兩夫妻和調查局的三處處長蔣海溶、李世傑副處長都是同鄉好友,也是姚家孩子的乾爹。

當時蔣經國為了部署接班,需先掌控情治單位,因此,在調查局內先引發整肅鬥爭。

有人檢舉姚勇來、沈嫄璋在中國福建當記者時,曾參加過讀書會,但是李世傑認為不可信而將公文簽結。為了整肅李世傑、蔣海溶,以此為由先逮捕李世傑,指控其為潛伏匪諜,再分別騙沈嫄璋說二女兒生病,讓她跑到台中,才由調查局約談,丈夫姚勇來則在台北被捕。 拒咬同鄉是匪諜 沈嫄璋遭刑致死 當時,姚勇來已結婚的長女,得知父母雙雙被抓,立即在表叔的陪同下,到調查局找蔣海溶處長要人。這時蔣海溶很害怕,不敢說話,他知道下一個被抓的就是自己。

1966年調查局內部鬥爭,姚勇來夫婦被關在三張犁的調查局第一留置室內,嚴刑逼供,因為不肯誣咬蔣海溶、李世傑是共產黨,而慘遭刑求。

姚勤說1999年她在電視看到作家柏揚提到:最悲慘的是新生報記者—沈嫄璋,

他們竟然扒光她全身的衣服,強迫她用力坐在一根粗麻繩上-讓她下體血流如注。姚勤說到哭出來。

關在調查局86天,沈嫄璋就冤死在留置室。 調查局對外宣稱她畏罪自殺,再將沈嫄璋屍體佈置成自縊狀,姚勇來被押去為亡妻更衣、化妝。在大雨的黑夜裡,屍體被軍車載到六張犁公墓。藉軍車的燈光照明,偷偷地掩埋。

在回程時,傷心欲絕的姚勇來,還一再被恐嚇:不可走漏任何消息,否則下場一樣。如肯配合,會從寬辦理,早日釋回與女兒團聚。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前省政女記者遭刑害死 恐怖時代含冤仍未白(1)
2014/04/29 00:01

新頭殼 Newtalk 2011.09.07 陳銘城/專訪

「編按:2011年7月27日傍晚,由劉金獅安排下,政治受難者吳義男和他的妻子姚勤(父姚勇來坐牢10年,母沈嫄璋被刑求致死。)一起前往台北醫學大學的醫學人文所,接受訪問。

參與訪談的除了台灣游藝的陳銘城、詹亞訓影音記錄外,還有艾琳達和她邀請的台大社會系副教授何明修(他的二舅吳俊輝也是政治受難者,曾和吳義男同關一房。)三民高中教師張文隆、以及美國籍女研究生。」

劉金獅因1961年興台會案(陳三興為首),被判刑10年。吳義男則是當兵時因友人黃連榮胡扯台獨,以莫須有的陰謀叛亂罪,被判刑7年。吳義男在台北市三張犁調查局第一留置室時,曾和姚勇來同一牢房,也曾在醫務室看病時,見到姚勇來的妻子沈嫄璋,這些因緣使姚勇來決定,讓小女兒姚勤嫁給出獄後的吳義男。

姚勤接受訪問當天帶來不少資料,有她在2000年11月22日投稿中國時報的〈白色的歲月.變色的我〉,述說父母的白色恐怖遭遇和家變;也有她父親姚勇來親筆寫下的見證,記錄妻子沈嫄璋被刑求致死,軍方命令他為亡妻更衣、化妝,再逼他在獄中簽下確認妻子是自殺身亡的同意書,以及如何半夜草草埋葬的過程,這些文章讓人看出字字血淚。

編造台獨案 偽證者解嚴後自殺

吳義男先說自己的台獨案情:1966年他23歲,還在當兵時,先在高雄,後調往澎湖。不知是有同袍對時事發牢騷,還是案首的黃連榮太會胡扯。一些他認識的、不認識的人(例如:當時高雄水產學校學生簡中生),都被當成台獨叛亂份子。為了編造故事情節,他在調查局位於台北市三張犁的第一留置室被關了10個月,由四個單位組成的聯合小組輪番偵訊。

一位和他同鄉的斗六高中劉姓老師被迫做偽證,後來被判刑2年,吳義男7年,簡中生10年。案首的黃連榮比他們都早獲釋。全案是編造出來的台獨案,至於那位做偽證的劉姓教師,卻在解嚴不久時,在電視上看到農民運動抗爭新聞後,自殺身亡。

吳義男在調查局第一留置室期間,約有半年時間和姚勇來關同房。可能因姚勇來的妻子死在調查局,吳義男被要求每天要向調查局報告姚勇來的言行。但吳義男卻主動告知姚勇來自己被派的任務,他請姚勇來教他每天要去報告的內容。

吳義男先在軍法處 (青島東路3號 ),也到新店安坑軍監,再到景美看守所內。他先在外役的洗衣場洗衣工。後來改派為管洗衣場材料,他常和劉金獅在一起。 吳義男娶難友女 獄中拍婚禮 出獄半年後,在姚勇來的託付下,吳義男為了難友的情義,沒和從事成衣工作的女友結婚,卻娶姚勇來的小女兒姚勤。為了讓姚勇來能親手將女兒交到新郎吳義男的手,1973年11月11日,在景美看守所當局的樂觀其成下。

先申請特別面會,再到景美看守所仁愛樓二樓禮堂內,舉行簡單婚禮。


天恩客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Dear Lord Jesus Christ
2014/04/28 05:31

Dear Lord Jesus Christ our almighty Savior and Redeemer,

I could not sleep because I worry about my fellow people, who are still protesting outside attempting to end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4th nuclear power plant.

I also worry about Brother Lin who is under fasting for the sixth day. Lord, I posted this document above from Kang, just to show my respect for all of these pioneers who have helped Taiwan and Taiwanese to advance their cultural mandate.

It is for the democracy and the freedom, despite risiking their health and life. Dear Lord, tonight I am too deep to cry, as I am saddened. The land and the people are yelling for your comfort and redemption.

Dear Lord, please pour your cleansing holy blood to this land and people, and may your salvation be reached upon all of them. 

 Dear Lord, please send your guarding angels to rescue the land and the people. Dear Lord, you please retore our souls so that we may follow your footsteps brave and righteous.

In the name of Jesus I pray, 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