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WY分享:我為什麼投川普一票
2020/10/18 09:12:40瀏覽2619|回應14|推薦35

前言:

我的好友,住弗州坦帕市的WY姊妹,寫了以下這篇文章。一讀再讀時,我深受感動。她的敘述,條理分明,層次清楚,為了執行公民權益,認真的去讀取所需的資訊,經過邏輯思辨,與禱告,而抒發自己的抉擇。

多少基督信徒,在行使選舉權時,不管要選哪個候選人,是否有如此認真而詳盡的省察,並且從上帝國度的觀點,來看信徒在地上需要參與的職責?還是被主流媒體欺哄,甚至只順著自己的情緒,個人偏好,卻未曾認真思索,分析?

再者,也有太多信徒是自私的,總以為信了主耶穌,世上的事就不關己任,因為自己的永恆去處是天家。持這樣意念的基督徒,是錯解聖經真理,因為新天新地是臨到這個地上,不是外太空的某個地方。而信徒在今世的作為,是會影響我們永恆裡的席位。因為啟示錄裡耶穌提到的那些教會,有好幾個受到責備,要他們趕快悔改,他們都是信徒,不是非信徒。(但這不是本文的重點,以後再詳述。)

今年美國的大選,是一個激烈的屬靈爭戰。在美國,如果身為基督信徒,而沒有覺察,那就是昏睡到昏迷了。

WY姊妹分享她的觀點,主要是對大陸來的朋友,但是我覺得,對其他地區的人,這篇文章也值得一讀。文章很長,但她最後的那些論述,以基督徒的世界觀來看共產主義幽靈的野心,是對自由世界的提醒。蒙她允許,在此貼出。

我投Trump 一票

此文為回應一些弟兄姊妹質疑基督徒支持Trump的問題,我們不是盲目支持Trump, 我們支持他正是選擇站在神的一邊。尤其我自己投他一票是在深切地禱告,甚至與神argue 之後的結果。

“如果忘記美國是一個服在神的權柄之下的國家,那麼我們將成為一個走下坡的國家。” –雷根

我投Trump 一票,但從未“把Trump看成是能通過維護基督教價值觀,來遏制基督教在美國的衰落的拯救者”。在美國的民主體制中,即使是總統,作為行政領袖,也不過是公僕,所以我認為Trump上次當選,可能是美國基督徒立意回歸信仰,重拾真理的結果。

我們不是要使教會政治化,但我們要為公義而投票。以福音為中心的基督徒,更當盡我們的公民責任。正如改革宗神學所說,基督徒有福音使命,也有文化使命。“基督徒是天上的國民,也是地上的國民,活在地上就有活在地上的權利、義務和責任。”(劉傳章牧師)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我們要做的是真正地維護政教分離,那是美國原初建國時的立場。。今天,最普遍地被錯誤理解並執行的一個原則,就是所謂的“政教分離”了,並由此帶來“教會不搞政治”、“基督徒不要參與政治”的錯誤言論和實踐。

保羅·斯特蘭德(Paul Strand)在文章《國父們的意思是讓政府遠離教會,而不是讓上帝遠離政府》裡,就以標題非常清楚地闡明瞭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真正意思。“在杰弗遜看來,《第一修正案》豎立的隔離牆,是單向的,用來阻止政府干預教會,而不是為了不讓教會影響政府。”

聖經說政府的功能是懲罰作惡的和保護善良的,投Trump 一票, 不是以他為拯救者,而是要政府恢復它的功能。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今天美國教會支持Trump絕不是像德國教會支持希特勒;恰恰相反,今天的美國教會和基督徒支持Trump正是做了德國教會當年沒敢沒能做到的事--不再讓教會被政府綁架。

1954年,參議員、後來成為總統的林登·約翰遜提出約翰遜修正案(Johnson Amendment),“規定包括教會在內的免稅團體在進行若干活動時將喪失免稅地位。這些活動包括直接或間接地參與或干預任何政治運動,支持(或反對)競選公職的任何候選人,提供政治競選經費或對其立場發表公開聲明。”(維基中文)

其後別有用心的政客就利用此法案,破壞了政教分離的原則,使教會在一些違背聖經原則的公共事務(例如墮胎、同性戀、安樂死)上,自畫界線,退縮膽怯,噤若寒蟬,直至2016年奧巴馬和拜登的男女同廁突破基督徒和華人的底線,才奮起支持Trump。

(註:川普上任之後,2017年五月,他簽署行政命令,要國稅局不執行這個修正案。美國總統無權廢除國會通過的法案,但可以選擇不執行。)

美國教會和基督徒也曾在神的公義上一再退讓,但感謝神,祂沒有要美國落入哈巴谷書中的光景。

政治的一大部分就是公共事務,若任由不敬畏神的行政領袖來模糊界線,以打壓教會利益達到邪惡的政治目的,那我們自己就要為這場爭戰的失敗負責。

如果說男女同廁在這場屬靈爭戰中有如珍珠港事件,2020大選則相當於諾曼底戰役,是D-Day。在專制國家的基督徒都不惜以殉道為代價來追求信仰的自由,何況在民主國家,我們怎能不以手中的選票來捍衛信仰的自由?

我投Trump 一票, 因為我不想看見在下一個四年,“In God We Trust”的字句從貨幣-經濟的象徵上消失。美國是以基督信仰為本的國家,當有人慨嘆:“西方世界正在日益偏離原初的基督教價值觀。曾經以聖經為根基而建立的國家,正在目睹聖經價值觀在社會中日漸崩潰,而基督徒似乎卻無力挽救。而與基督教相對的世界觀,諸如無神論、人本主義、新紀元思想和神秘學等正在強勢的通過教育界、媒體,並以一對一的方式灌輸給兒童和成人”時,我們是否意識到不是“無力”挽救,而是“不敢”挽救。

當教會把免稅利益看得比傳講真理更重要的時候,我們已經在拜瑪門,背叛了神。當我們不敢堅持以聖經價值觀來抗衡潮流世界觀時,我們就使兒女經火,歸與了摩洛。

但現在正是挽救的機會,若教會不再膽怯退縮,人民選出敬畏神的領袖,恢復國家職能,不再任由惡者囂張,不讓敵基督掌權,美國就能有機會得到未來12年的恩典時間(Trump再四年,Pence八年)來修正過往60年的錯誤,使孩子們可以在公校重新有學習聖經的機會和公開禱告的自由,使媒體不再扭曲事實。這不但能使美國重新服在神的權柄之下,也是使美國再次成為神祝福世界脫離惡者的管道。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神的智慧高過我們的智慧,要drain the swamp, 必須要Trump這樣性格的人,所以神揀選他來完成這個使命。

至於他個人的悔改,不錯,神的確因大衛的悔改而稱他為“合神心意的人”; 但聖經中還有一些屬靈偉人,對於他們的錯誤,我們也無從知道他們是否悔改,比如亞伯拉罕兩次出賣妻子保命,我沒有從經文中看到他明確的認罪悔改,但神仍以他的信為他的義;參孫一生好色直至喪命,我也沒有從經文中看到他明確的認罪悔改,但神仍以他為以色列的士師。神要用誰,是祂的主權,而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聽對祂的聲音,順服祂的旨意,這是我們將來要向祂交帳的。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聖經說“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義和不義有什麼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麼相通呢?”(哥林多後書 6:14) “我們知道我們是屬神的,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約翰一書 5:19)。“你們不要想我來,是叫地上太平;我來,並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動刀兵” (馬太福音 10:34) 。

美國若要回歸信仰,怎能與敵基督的政權攜手共進?當我們以低價享受著 “Made in China”的時候,是否意識到某種程度我們成為了中共壓榨百姓的幫兇?如果和平發展只是為壯大極權統治的機器,我們怎能繼續與不義相交?

今年以來,美國教會的悔改中,有一項,就是為美國教會沒有關切受逼迫的肢體(尤其是中國家庭教會的基督徒)而悔改,為美國因著利益沒有為公義發聲而悔改。

身為華人基督徒,要祈求的是不顧公義的和平還是堅守真理的脫鉤?誰會是切實執行不可同負一軛的國家CEO?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我不願幽暗籠罩我的故土,我不願我的骨肉同胞被謊言欺騙。

柯志明教授說:“沒錯,無神論共產政權底下仍有好人好事,仍有美言善行,仍有追求真理與公義者,仍有敬虔的基督徒;此外,無神論共產政權也享受著上帝所賜的普遍恩典(否則根本不可能存在),因而也能做出對人有益的事。 但所有這一切都不是無神論共產主義及其政權的果實,而是上帝的普世護理與獨特救恩所致,祂讓祂所創造或所救贖的人能在黑暗中仍能顯出他們的良善來,仍能嘉惠黑暗中的人。 在此,無神論共產政權至多只是上帝利用以顯出善的工具,絕不是善的根。 沒錯,無神論共產國家裡也有好人甚至義人,但這與無神論共產主義及其黨徒完全無關。”。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從創世記到啟示錄,神要我們做的不過是一個選擇,是要神,還是要世界。

林肯總統的名言是: “我不敢誇口說上帝站在我這邊,我只懇求自己能站在上帝那一邊。”

林肯也曾面臨一個兩難的痛苦抉擇:“當分裂出去的南部州表達了重回談判桌和終結內戰的意願後,是獲得妥協的和平,還是堅守內心的道德?是結束奴隸制,還是結束戰爭?” (《林肯》影評) 林肯的選擇使他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同時,廢除奴隸制解放黑奴也是林肯總統為首的共和黨努力的結果;當日兩黨在國會辯論的激烈,不在今日之下。何其諷刺,今天下跪的民主黨,昔日拼命阻止廢除奴隸制。歷史上真正奉行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的3K黨也是激進的民主黨人組成的,孰是孰非,孰真孰假?)

今天的我們是以地上的個人利益,還是以神的義為先?我們是從狹隘的民族主義出發,還是從神國度的子民出發?聖經說的是: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其他的就加給我們。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我祈求在見主面之前,能在我的故土,也看見一個國家禱告日。

身為在美華人,今年恐怕是最難受的一年,但身為華人基督徒,這應當是我們禱告最迫切,最有盼望的一年。如果我們還在祈禱兩國恢復從前的關係,走和平發展的道路,那失望挫折痛苦是必然的。

我們曾以為國力的強盛可以帶來民主,但我們眼見的是無限任期背後的獨裁專制。所以我不祈求中美關係回到從前,中美和平發展;因為讓黑暗贏兩次就是我們的愚昧。

我祈求的是,黑暗退去,有公義的日頭照耀,我祈求神的旨意行在中華大地,如在天上。我祈求在自由真理根基上的同負一軛,是為永恆的國度。

我投Trump 一票,因為我不認為白人至上種族主義會成為現實的危機,Trump的任期最多八年,還有彭斯這位敬虔的基督徒在他身旁,而歷史上真正奉行白人至上種族主義的3K黨是激進的民主黨人組成的。

我更擔心的,是那“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黨宣言),在上個世紀佔據華夏大地,橫掃了人墮落後僅存的美好良善之後,又以黑貓白貓的物質主義金錢至上荼毒心靈。

當這個幽靈又要以美國為它的擄物的時候,神會站在哪一邊?我們這麼容易就忘記那片土地經歷的浩劫?還是那些曾經心存幻想,未曾認清真貌的人的慘痛經歷仍不足以警醒我們?

不錯,當神撒種的時候,撒旦也會撒稗子,一如當年宣教士希望中國開放以傳教,撒旦也使人乘機販賣鴉片獲取不義之才,但我將因針對華人亞裔的傷害而生的恐懼在禱告中交託,放在祭壇上,相信公義的神必追討流無辜人血的罪,必有公義的冠冕為義人存留。

耶利米書中,先知耶利米受神的命令勸百姓投降迦勒底人,預言以色列民將被擄,以色列百姓卻以耶利米為假先知,不相信神會將以色列族交在外邦人手中,殊不知神的審判已臨到,拒不投降的反遭大禍。

此刻,也許是至暗時刻,但神的心意並非暗昧不明。但願我們不被蒙蔽雙眼,能以屬天的智慧和膽量,在這場非同尋常的屬靈爭戰中,緊隨主的腳蹤,打那美好的仗。

參考文章: 發人深省:“同一個世界”、全球化和巴別塔 

http://www.jnmd.org/xintu/15942.html

BLM運動的背後是共產主義

https://www.foxnews.com/media/ben-carson-defends-terry-crews-black-lives-matter

基督徒與美國曆史之二:大覺醒與黑奴的解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X_YgFCyYgw 2020.08.26

從「基督信仰」看中/美關係的是與非__洪予健牧師《基督教信仰與文化》講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iVqJe1D9ZU 2020.07.28

哭香港,哀華夏,盼天國」__洪予健牧師《基督教信仰與文化》講座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CHnNN14Hcs

國父們的意思是讓政府遠離教會,而不是讓上帝遠離政府https://www.backchina.com/blog/334734/article-324227.html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chen50&aid=151712774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終南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1/08 09:40

美國開國以來最大的恥辱、給莾夫川普當了總統、好在 耶蘇英明這回選了拜登、讓美國全民生活會更幸福美好、感謝主耶蘇  阿門。

  讚啦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1-01-09 06:35 回覆:

我不曉得這次美國選舉的公正性。但是我知道,當敗登與中共妥協,而中共可以在亞洲,甚至世界許多地方,包含台灣,為所欲為時,那時再來看是否感謝耶穌?

當然,如果你像台灣一些迎合中共的人,那麼對此狀況又另當別論了。


Toma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22 01:22

十五世紀約翰內斯·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 的活字印刷技術商用化,先以印製"撲克牌"商業化支撐後續的研發,進而推動製造油墨及紙張技術的改良,盛況就如同十八世紀“動力革命”引發紡織機的各種相關技術的研發改良如雨後春筍相繼出現。

1455年,印製售價昂貴的"四十二行聖經",銷售給王公貴族,逐步替代修道院手抄本拉丁文聖經,滿足高端市場需求,也推動了聖經翻譯為"本地語言"風潮而擴大了市場,普羅群衆有機會閲讀聖經,大量生產降低了成本,不僅提高普羅群眾的識字率,聖經成為"思想傳播的媒介",也成爲“自由意志(free Will)”啓蒙工具,引發了由1517年到1648年持續一百多年的宗教革命、思想啓蒙、社會變革及各地貴族掠奪羅馬教皇教會財富的各種戰爭。

現今互聯網科技成熟的運用,訊息傳遞成本“趨近於零”,以往“大衆媒體”逐漸被小衆媒體侵蝕,大宗商品銷售被網路個性化商品侵蝕,又是一個大變革的時代的啓動。

普羅群衆的“理性思辨”能力并沒有同步的跟著必須具備“嚴謹邏輯思維”的科學一起進步;

互聯網社交媒體訊息傳遞的及時性、普遍性、群集性煽動,使社會普羅群衆呈現“返祖似的動物本能”只有感覺沒有人之所以爲人的理性,更惡化宗教民粹的“黨同伐異”分裂各個社會的價值觀,啓動如同霍布斯(Thomas Hobbes 1588年4月5日-1679年12月4日)“利維坦(Leviathan)”描述的”所有人對所有人戰爭”。

公民普選,言論自由的社會,類似"流氓川普"的政治人物普選脫穎而出絕對不會是"孤例",流氓川普的人格特質及言行促使美國社會極端化,也撕裂了美國社會;

美國聯邦預算的龐大,以近乎沒有制衡力量的專制獨裁行政權力運用於對外的國際事務,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在國際貿易事項打破推動“單邊談判”---確實能夠有效對付國際流氓國家,特別是對中共及北韓;

若美國沒有建立三權分立的政治制度及一個運作年百年不斷修訂完善的機制,美國也會沉淪成為類似中共或北韓專制獨裁的社會,這也正顯示了國内"三權分立權力制衡制度"的必要性。

Authenticity ----若不基於事實那麽“畝產萬斤”還會繼續存在,這非常重要,不僅是發佈者該掌握的原則,任何轉發者也應該承擔“理性思辨”查證的義務,不該成爲“眾犬吠聲”無意識的跟隨者!


Tomas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1-22 12:25 回覆:

今天重讀舊約以賽亞書五章,講到人性墮落面。覺得,人的罪性就是那樣,無論時代如何變革,但是貪婪,虛謊,急功近利,仍然是在社會流蕩。

聖經即使普及,但讀的人不思認真應用,再多的聖經也枉然。

美國的政治,多年來在政客運作下,是一個深厚泥沼區,裡面佈滿各樣貪婪的怪獸。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1/14 14:14

不管誰當總統

選舉舞弊之事,一定得查的水落石出

否則誰還會相信選舉和民主制度?

新聞人的職責應該就是報導 “新聞”, 美國媒體的一面倒,真的讓人非常失望!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1-22 12:29 回覆:

美國主流媒體已經失去報導新聞的作用,淪為評論,搧惑,甚至欺哄了。還認真看主流電視報章媒體的人大概心思都已經昏暗了,而再加以轉播,轉報的,就是在其惡上有份。

這次選舉舞弊不處理,任憑作惡的得逞,的確民主選舉機制就失去意義,而作惡的人不只把自己賣給魔鬼,也把全民都拖下去,一起賣了。


善良有才華的smileangel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靠主常常喜樂
2020/11/06 18:03

好久不見  最近您好嗎?

美國總統大選  今天11/6  應該知道結果

每個人的政治立場不同  要彼此尊重

台灣一月選舉結束   也是回歸平淡的生活

我覺得一切有上帝的帶領

每個人和平共處

謝謝您的文章分享

最近我寫了一篇新文章   誠懇邀請您來賞文  謝謝!

願上帝賜福您!闔家平安健康喜樂! 主恩永沐!

微笑天使祝福您週末愉快!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1-22 12:31 回覆:
政治立場不同無妨。但有時事態不是關乎表面的政治議題而已,還有更深入需要探究和分辨的。基督徒對社會的職責以及代禱在此。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21 18:44
但是,台灣都是看CNN,若是如美國的姊妹告訴我,美國人大都已經不看這些主流媒體,這些經過剪接的假新聞,那麼我們觀眾還能相信甚麼媒體呢?

我支持WY姊妹說的,川普總統只是上帝使用的一國元首,唯有上帝才能解決美國人民或說人類的需要。

選賢與能,最終要看的是候選人做了甚麼?兌現了甚麼競選支票。至於言語上的粗爆,辯論插嘴搶話,還有..... 我在想,假如我是當事人,被對手抹黑亂扣帽子,無中生有,我可能也會如此吧!

PS:不知拜登兒子這麼大的電腦事件, CNN怎麼都不報導?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2 02:47 回覆:

CNN, 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時代雜誌,新聞週刊,等等,加上各主流電視台,現在美國多半觀眾都不會去看,去讀了。這幾年興起的一些小型,持中立客觀報導的媒體,是美國境外的人不太清楚的。而美國境內的華人,如果英文不是很好,或是還自以為是的跟著主流媒體的報導,再去翻譯,轉載,也是不知道那些小型新興媒體的。

洗腦的作用是可怕的,尤其人自己不會分辨時,久而久之,就是不自覺的吸收,還以為自己知道的是正確的。美國這些主流媒體受控於六個大企業。而這些企業,與Soros的開放社會基金會都有往來。Soros的這個基金會,(也有資助BLM最近在美國的暴動活動),其主要目的是創造人為的世界新秩序。(New World Order)。如果基督徒不知道這有什麼危險,或是和聖經啟示錄的教導有什麼隱含的對立,那麼我會說,那個基督徒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信什麼。

拜登兒子的電腦事件,紐約郵報(不是紐約時報)報出時,推特第一時間封鎖他們的帳號,白宮發言人發出這個報導時,她的推特帳號也被封鎖。臉書全面對傳這個訊息的人加以抑制,Google 緘默,CNN等主流媒體一概拒絕報,說是無法釐清是否正確。但是過去幾年他們報導川普的負面消息時,所有路邊消息一概接收,不會釐清,甚至欺哄的訊息也報,還炒作。從通俄門,到彈劾事件,都是他們那些名嘴的話題。從這,就看到這些媒體,社交平台的立場了。而很多反川普的人還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是被誤導,還覺得自己是正確的,反對的有理。

我也才想到希拉蕊那時為什麼要把她電腦裡的個人電郵不但消掉,硬體還加以破壞,浸泡藥水,讓硬體無法還原,可見她需要銷毀的資訊有多少。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2 03:24 回覆:
我書寫這些時,不只是批判,也是反思。基督徒沒有盡到光與鹽的職責。過去多年,我自己疏於為媒體的墮落代禱,也是我深刻認罪的。但願從現在開始,一些基督信徒的深切代禱,能讓神的權能介入這個領域,而帶來改變。

新天新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21 13:46
我還要說的貞吟已經提到,我現在要再補充多一些。

人都是由最初的外在看見聽見來決定第一印象( 包括我自己),這也是大部分的人對川普的評價。但,我回來反思,選政治人物不可以如此「表面」。

當年我很高興歐巴馬當選,覺得巧克力人種,受迫害這麼久,終於美國人民覺醒,跨出種族歧視,顯示出超然的行動力。但,我不是美國人,沒有住在美國,也沒有問美國的朋友,直到歐巴馬卸任才知道,皮膚不代表甚麼,要聽其言觀其行,歐巴馬並沒有為他同膚色的人民做甚麼,他的成長都是在白人的圈子享福。

人若不主動察覺,都是有刻板印象。

像川普總統,我也很不欣賞他的一些行徑,譬如與CDC的醫療團隊持相反的意見,說甚麼科學不可信..... 等等。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2 02:27 回覆:

我個人認為,當初歐巴馬高喊Change 的口號。卸任時,我認為那些Change 是往人性墮落層面而走。當然擁護他的人不會這樣認為。而他對黑人,其他少數族裔,根本沒有做什麼積極幫助,只是擴大他們的福利,要他們依靠福利,難以自主。

我妹妹住紐約,住家附近有一個福利申請機構。她說,歐巴馬主政時,那個機構常是人滿為患,有時還排隊到外面。她的一些學生,也寧可輟學,到餐廳打工,不交稅,邊享受福利,他們的每月收入比她當學校輔導,但需要交稅,還要多。川普上台之後,不知怎麼的,那個機構變得很冷清了,難得看到人。如有,也是真正需要協助的。

川普沒有說科學不可採信。那是媒體斷章取義,擷取隻字片語,做出的報導。如果看他疫情的時候,每天的白宮直播,全程看,就知道他前後文在說什麼。有些他是以商量,或是詢問的方式和醫療團隊在談話,並不是要故意誤導觀眾。我那時看的時候,都很受不了那些年輕記者目中無人的態度,和他們自以為是的灼灼逼人的問話方式。非常厭惡。(許多中,老年的美國人也有同樣觀感。)

美國三十多年前,到白宮的採訪記者不是那付德性的。多半是穩重的中年資深記者。現在的記者,自以為是無人可挑戰他們的不可一世的表情,但是寫的報導,卻是欺哄,瞞騙。他們是在做假見證控訴人,不知這罪的嚴重性。


Marie
2020/10/21 07:41

(第四篇)

哈哈更好笑了!說川普會 “讓政府恢復它的功能”!川普把美國搞成今天這樣的動亂不安,全世界有人看笑話幸災樂禍,有人深為美國人感到痛苦。他的所有政策都違反民意(除了你們這群人爲他鼓掌外),基本的全球暖化問題被他拿來當笑話毀謗取笑!就算你們可以安全度過今生,難道你們不須要你自己的子孫後代著想?也許你認爲你的上帝不會毀滅你們,因爲你們都那麽虔誠,你們都可以坐上諾亞方舟,上天堂得永生。哇!你們可以信神而不信科學,很多人可沒你們那麽樂觀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1 07:58 回覆:

請問,川普把美國搞的動亂不安,是誰說的?你根據什麼?你知道這些問題是多少年累積起來的嗎?你知道BLM是何時開始的嗎?你知道過往美國的諸多社會問題嗎?當然,現在都加諸在川普身上,比較容易。反正他就是那麼討人厭。

全球暖化?巴黎氣候協定,只是要美國出錢。那是歐巴馬政府參與的,他知道美國國會不會通過。川普也知道國會不會通過,他乾脆退出,省卻國會的表決,反正也不會通過,而國會是負責撥款的。

所以,如果你實在不清楚美國政治三權分立的運作,還有聯邦與州之間的平衡,平權,那麼請不要把個人情緒化的看法回應在這裡。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1 09:00 回覆:

至於全球暖化,到底是一個推測,還是已經驗證的定論?

如果是定論,那麼你我都有責任,我們多少人用過Made In China這個世界工廠的產品?貪圖廉價,那時有想到在中國境內,這樣的大量生產,產生多少廢氣?我不是在指責中國,因為排放廢氣,首先受害的是當地百姓。

不過,全球暖化,還是一個尚未驗證的推論。再者,這也不是本篇在討論的。

我只是要沈痛指出,許多人不喜歡川普,討厭他,說他「傲慢」,「粗魯」,好像我們都沒有那些罪性?我們說話都很得體,優雅,我們都很謙和,體恤?批判和指控是容易的,因為當我們心裡有那些罪性時,我們就是會表達出來。

多少年來,政客絕不敢得罪媒體人。川普直接指出他們的假新聞操作。媒體人於是群起攻之。一些國際協定,組織,(像今年的WHO)運作的荒腔走板,川普直接點出。這就是他討人厭之處,因為當大家戴上面具來往時,一個不戴面具的人是異類。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1 09:06 回覆:

還有,注意你的用詞。川普「所有」政策,「都違反」民意。

Really?你知道他處理多少政策嗎?你知道他簽署什麼行政命令,以及為什麼要簽署嗎?

不要用過度而籠統的言詞,顯示自己的馬虎。


Marie
2020/10/21 06:59

(第三篇)

Thomas Jefferson 杰弗遜 ( 國父之一)在1802年,一月一日的文件上解釋了第一修正案的意思, 他說:

第一修正案說: “國會不可以立法來認定某個特定的宗教,也不可以禁止其自由的行使權,所以要在政府和宗教中間建築一道圍墻。”

他說政府不要干涉宗教,但並沒有説宗教可以去影響政府啊 ——  而你們自己一廂情願的解釋成這個説法。這個政府是屬於衆人的,并非只屬於基督教徒。再説,你們爲何一定要去影響政府?基督教不尊重其他宗教,也看不起不信教的人,非要政府聼命於他們一教,太霸道!難道政府是唯一靠基督教賦稅人養的?不信基督的人很多,他們也都在賦稅,他們也有言論自由,他們不喜歡宗教影響政治!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1 07:24 回覆:

美國的政教分離,政府不以國家名義,獨尊某個信仰或是設立國家宗教,例如英國或是德國,或是歐洲一些國家那樣,但是絕沒有禁止基督徒之外的任何宗教信徒不能影響政治領域,或是社會領域。本篇是基督徒寫的,所以只談基督徒的觀點,這沒有什麼不對的。你不要過份解讀,強把文章之外的觀點放到這裡來。

我沒有說,文章裡也沒有霸道的說,只有基督徒可以影響美國的政府,或是要政府聽命於基督徒,也沒有提基督徒看不起其他不信教的人。所以,請不要把你個人的偏頗的看法放在這裡。

你對基督徒反感,那是你個人的心態。我無法改變你的心態,也無意如此做。

但是這篇在談的基督徒的地上公民職責,是你不清楚的。這篇其實也是一個反思,身為基督徒,如何從信仰觀點來參與世俗政治,是一個自我的反思,探討,不是在「強迫政府聽命基督徒」。


De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21 05:50
能否對"美國就能有機會得到12年的恩典時間(Trump四年,Pence八年)來修正過往60年的錯誤"這句話解釋其意義?

讀起來好像是Trump在2020無法連任,只能當四年總統。而2024到2032是Pence當八年總統。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1 06:36 回覆:

我想,作者的意思是指未來的12年。沒有把過去4年包含在這12年裡。

有個牧者也是說他從禱告裡有這個領受,未來12年。而過往的60年,應該是指教會從1960年代開始撤出在生活其他領域的職責。

客旅貞吟(jchen50) 於 2020-10-21 07:10 回覆:

補充一下,事實上,對許多基督徒而言,認為川普的治理,只是一個前導。畢竟美國政治領域的Swamp多年下來已經夠污濁。川普過去四年,每天忙著應付各種攻擊,謾罵,加上彈劾,對於清理Swamp,能做的有限。希望他連任,能致力於這個部分,而川普之後,接續的敬虔者才是主角吧!

政治,教育,文化,媒體等領域都變得如此偏頗,是基督徒沒有盡職,發揮光與鹽的作用。未來這些年,是基督信徒,教會要警醒起來,承擔職責的時候。

我曾經思考,使徒約翰說,世界臥在惡者手下。但聖經也提到,上帝在列國中掌權。那麼上帝的權柄如何臨到地上?應該就是透過跟隨祂的人。耶穌基督說所有的權柄,天上,地上,地下的權柄都交給他了。他也把權柄託付給使徒和所有之後跟隨他的人。那麼,信徒就是該使用耶穌基督託付的權柄去「治理」,去管理每個生活領域,實踐上帝美善,公義的旨意。這是我們重要的使命。


Marie
2020/10/21 03:51

(第二篇)

作者不認爲選川普是要 “把Trump看成是能通過維護基督教價值觀,來遏制基督教在美國的衰落的拯救者 ”, 而是“Trump的當選,是美國基督徒回歸信仰,重拾真理的結果”。

請問:那些事情可以證明你説的這句話?這句話真的是很空洞!你們的真理到底是什麽?

你的“是....”還比那個“不是....”更虛偽。那個“不是....”至少還很坦白地承認你們教會有一種“面臨衰落“ 的神經質恐懼感。但是你們的神經質恐懼感是基於你們要證明你們是仍舊是宗教霸主,就是因爲這種霸權主義是你們宗教的使命,你們非要藐視和你們不同的人,甚至不惜發動戰爭。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