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邪惡爬蟲人的謠言》㇐湛宇天夜(Azure)
2021/11/19 22:25:58瀏覽278|回應0|推薦1
新時代總是講爬蟲人很壞,蜥蜴人統治過地球,我在地球外見到的蜥蜴種族確實是不太好,髒髒灰灰的,數量很少算是稀有民族,憑祂們的能力與智商要統治地球簡直不可能…

我試著找圖書館資料,也顯示在地球周邊的船隻少得可憐,幾乎不互相聯絡,各做各的事情,祂們是疑心病很重到連自己人都不太相信的種族。

我訪問天狼星朋友還有其他星際朋友,其實只要到地球上空都不缺訪問的對象,只是大家立場差別可能很大,觀點不同。

有的批評很鋒利,有的不置可否,拒絕訪問,選邊站的都有。

以前談過相關話題:《外星人與新時代問題》、《謹慎外星訊息、與仇恨的意念》。

蜥蜴型種族在宇宙中也有很多不同生存方式,也有的很友善(有問題得真的很少,真的!就像壞人比善良人少,就是少數那些在作怪)。


我就記得在昴宿那兒輪迴的經驗,數十種主要生命物種之中,爬蟲型的物種比人形物種比例高很多,那些高度進化的爬蟲外星人像是星座一般閃閃發亮,氣質與個性都優美得讓人目不轉睛。

這些心態穩定的爬蟲型星際民族有其擅長的醫療專業技術都在四處提供很多幫忙。

說所有爬蟲型的外星人都很壞,我就真的沒辦法認同這說法了。

再來說那些少數壞壞,在地球周遭徘徊的星際爬蟲族對地球有極大興趣,祂們智商不夠、儀器相對不夠精密,沒辦法靠自己的科技去研究生命,所以與其花時間精力挑戰難以到達的成就,不如去偷去搶。


也就是說,在地球早期開放外星實驗時,祂們就專業去偷人家的實驗成果,偷到大家很不爽就提高戒備。基本上其他星際種族的科技都遠高於祂們,只要保持戒心就不會被偷資料了。

小湛有一兩次在星際與蜥蜴人撞面過(因我好奇想追根究柢一下),祂們有很強的心靈控制能力,好像會利用這能力讓人發愣失去記憶,然後趕緊採集做實驗蒐集基因素材。

我是沒有被催眠啦,我只是愣一下(想說祂們的紅眼睛幹嘛盯著我不動)四目相交一陣,然後長老就衝出來把我抓回家了,說我最好別引起祂們的好奇,那很麻煩。

基本上你心靈強健就不會被祂們影響。祂們不會直接對人做出傷害,雖然智商不夠好至少知道如果有人類出事了,很多星際種族勢必開始檢討祂們,簡直吃力不討好,於是就像社會邊緣人遊走在地球邊境。


這幾年下來我有和各種心懷不軌的外星種族互動過,真的沒有限定那個種族最壞,也是有很糟糕的人形種族,基本上只要心態扭曲了,很自私貪婪或者有壞心眼,整體能量氛圍都會像發膿的綠色、灰暗的廢墟,陳舊的器物那種感覺。例如《墮落的天使》。

根據小湛自己的調查,這些蜥蜴人對基因技術很感興趣,祂們很想搞大躍進提升自己的種族優勢,想靠外星人在地球一窩蜂做實驗,偷取可以改良自己物種的基因技術,也只是想被看得起、被大家接受

但是沒想到這樣沒人品的抄捷徑讓大家更反感。

整體上祂們的維度確實比較靠近地球人生存的環境,振動頻率不高,心態也小奸小惡,人們的情緒狀態如果不穩定很可能會對上祂們的頻道被祂們影響。

不過因為祂們數量稀少,又是小偷性格,更多的星際眾生都會防祂們,盡量把祂們驅離靠近人類的城市,畢竟很多人類都是那些外星眾生的靈魂家人。

除非你主動邀請祂們,不然祂們是沒甚麼機會傷害到人的。

然後小湛我也好奇去搜尋蜥蜴人的傳言......呃,看起來祂們真的不太會隱蔽自己的蹤跡,常常在外出取財時,被人發現然後倉皇落跑,這種很容易露出馬腳的外星人要統治地球我實在很難想像......


至少我自己手邊能翻到的資料都是看到,因為祂們很容易被其他星際種族排擠,技術又比不上人家,也不太能有自己的根據地。

祂們之間也容易起猜忌和嫌隙,更難做大範圍的團體合作。

我自己看到過去造成很多古文明戰爭的外星人都因為過度捲入地球的業而輪迴了,祂們的同伴也不敢來了,或者輪迴結束都連滾帶爬趕快逃走了,也能說,真正很壞很壞的外星種族基本上都不在地球上了,也不敢對地球有太多興趣。(畢竟現在地球外邊一大堆很關心家人的外星人嘛,祂們又不是星際版的葉問可以一對數萬以上!)

總之關於蜥蜴人統治地球的說法,我就想……不會吧?

還是誰收訊過程中出問題了把古早的阿龍當作外星蜥蜴了?

這差很多啊,那個光芒與氛圍簡直天差地遠,確實阿龍在地球上有好幾場世代與文明,也會隨環境演化改變模組。

如果真的硬要說地球被統治過,我只能說最類似的種族就是阿龍了。但與其說是統治不如說是治理。


說起來阿龍長相貌似爬蟲類,可是Mulo說模組還是不一樣喔~那個結構能量是不一樣的!

所以小湛也是覺得很奇怪啊,為什麼看網路一大堆收訊文章都講得很偏激,說什麼地球上空一片戰場,各種邪惡組織等爬蟲人決戰xxx,我簡直??

我每天睡覺之後都背著書包去星際上學,土星那兒有條高速公路可以連接到許多維度校園,因為靈魂移動速度很快,所以可以說,我是以「幼稚園小朋友步行的速度」獨自走到公車站等車上學,如果真的地球上空那麼危險,Mulo和團隊也不會讓我自由上下課嘛......

祂們都很放心讓我自己去上學,除了我太晚回家會打電話關注一下。我只能說,我看到的地球外星際真的很和平啊!

某次放學之後回太陽系的故事:《意外曝光

小湛也是苦惱自己看到的靈界怎麼和坊間講得差那麼多,直到後來更深入認識夢境的結構才恍然大悟了:因為人們生活上很多的不如意需要某個目標發洩與攻擊,加上有些神秘的蜥蜴人出沒消息等等新聞,就讓一些收訊也不是那麼精準的人們把情緒、執著、與靈界的業甚至惡意眾生的提供能量(相互依賴)等混淆,當越來越多人相信(卻無法辨認訊息的穩定),這樣的信念隨之最後演變為一種群體意識,在夢境中更加深刻地顯化出來:《地球夢境區

既然這已經顯化為群體意識的一部分了,所以後來我就覺得…算了,如果你認定靈界是什麼樣子,祂就會顯化給你看那個樣子,畢竟在這樣的空間中想像都能成為現實,誰是不是邪惡外星人、黑暗勢力……都是給你說了。


我個人只好奇現象的發生,對事不對人,懶得參與那種攻擊與歸類。我確實不喜歡這些能量髒髒的蜥蜴人,但是把祂們無限上綱抹黑我也是看不太下去了。那不就是另一種程度的自我投射嘛?

因為我個人不走大眾路線,就謠傳我也是邪惡勢力,真的讓我哭笑不得欸。算了我也不想計較,我的生命值得我去做更有意義的追尋。

我還寧願自己畫圖寫文章,多看看多想想來釐清思緒。

無論什麼樣的能量流動都肯定有其理由。

這世界是中性的,定義與標籤是人給的,該如何撤除既有的想法像個孩子單純地欣賞星空與萬物,感受自己的渺小與對世界龐大的敬畏,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
( 知識學習檔案分享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ace127&aid=170541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