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臨海路舊照片說起
2022/09/19 13:59:01瀏覽564|回應0|推薦11

「花蓮舊時光」群組時不時就會出現一些懷舊照片,都是有心人的收藏,他們不藏私的用心讓人敬佩。前些日子出現蘇花公路舊照,最早的照片可看到日本時期的臨海路。話說蘇花公路,應該追溯到清同治十四年的蘇花古道,當時由兵備道羅大春將軍主持,從蘇澳、南澳、大清水走太魯閣,過吳全到水尾,統稱「北路」,這條路供人畜徒步通行,完成於一八七五年。日據時期蘇澳到太魯閣間又闢有東海徒步道,一九三二年日本總督府將東海徒步道加寬,設棧橋供人車單向通行,統稱「臨海路」。一九四五年台灣光復後改臨海路為蘇花公路,並逐年逐次擴寬拉直,鋪設柏油路面,最終成為雙線路,這大概就是蘇花公路的沿革。

本文附加三張照片,都在同一地點拍攝,地點在漢本到和平間。第一張組合照分上下兩部,上部屬日據時期臨海路,那時少有山洞,人稱掛壁公路,那時路基舖設石子,有些車道舖設水泥地,行駛車輛像古董。下部那張則屬民國五、六十年代,公路多作改善,危險和落石段己打通成隧道,行駛金馬號。這張照,仍屬單向通行,那年代可接連我小時候的記憶,當年和媽媽回北部省親,就坐這種車,走這樣的公路。

組合照來自不同年代,卻在同一地點拍得,只是景深不同,取景角度大同小異。日據時期的照片可以看到崖下海岸線,那裡浪花激湍,民國時期的照片只照公路本身,但車道已作改善,新增一座隧道,隧道後的舊路已經廢棄。另一張彩色照片就是現在的蘇花公路,己雙向通行,早期的隧道業已拓寬,掛名「和清隧道」,鏡頭前的崖面己削去大塊,改成明隧道。這三幀照片很有代表意義,可說明蘇花公路發展的大概。

看著這幾張照片,思緒很快回到從前,想這條山海交錯的公路曾經有過的因緣。日據時代,太平洋戰爭發生,祖母領著家族從北部平溪遷居到花蓮木瓜溪南岸。遷居花蓮的她成為遠離娘家的異鄉人,媽媽的父母和兄弟姊妹都在北部,住「後山」的她,一遇長輩作壽或親族婚喪喜慶就得回北部省親,在我懂事時,媽媽會帶著我一起北上,那年代在民國五十五年後,一直持續到民國六十三年我國中畢業為止。

因有了這種因緣,我乘坐蘇花公路的經驗就多,當年坐蘇花公路最深的記憶除長長的車陣蜿蜒在羊腸鳥徑上,那景像就像蟻隊在搬家,另外就是感受一車人在車廂裡嘔吐的慘狀。

一早天還濛濛亮就趕火車到花蓮舊車站旁的公路總站,趕搭一早集體發車的「金馬號」。登車前很多人怕暈車,大都空腹不敢吃東西,還準備一缶「免暈車」,在開車前半小時服用,另外加持一瓶綠油精或白花油,藉以提神醒腦,然後再向車掌小姐要些「嘔吐袋」,但不管怎麼防備,當汔車引擎一發動,柴油煙就讓人頭昏腦脹,當金馬號行經崇德管制站開始爬向清水斷崖時,車上就有人暈吐,很快就清空肚囊,翻出胃裡的酸水、苦水,然後蒼白著臉倚靠在椅背上,這樣硬撐到蘇澳站。頭幾回,上車我也暈,但幾次後就找到克服的方法,當出現暈車現象,我會把眼光定在遠方,這樣就不會隨車子轉向,這招我也教過媽媽,可是媽媽就是學不會。

那時蘇花公路為了配合單向通行,不管南下、北上,車子來到崇德、和平、谷風、南澳都必須停車管制,等前方清空車陣,這一頭才可放行,有時一等就是幾十分鐘,甚至一個鐘頭,反正除了管制站有會車空間,一到山路就沒有迴旋機會,在那裡遇上來車,不是黑羊白羊讓路的問題,那裡連倒車都不能。每一個管制站都有小販蝟集在那叫賣包子、粽子、玉米或飲料,讓空腹上車的人解決餓肚問題,那裡的小販笑逐顏開,生意興隆得很。

民國六十六年高中畢業後就一直在北部服務,早些年休假還曾騎機車來回花蓮,那時「肉包鐡」逆風行駛還在管制的蘇花公路,除親臨欣賞沿途風光,也加深對這條公路凶險的印象。早期公路並沒有全部鋪設柏油路面,有過一段長時日都是碎石路面,那時還可見到兩線鋼性的水泥車道,就像兩條彎曲的長蛇,這種路面有的還是日本遺留,機車行駛在這樣的路面上,仍會揚起漫天塵土,當走完這段山路,白衣變成灰衣,個個灰頭土臉。

還有更多行旅經驗,說明蘇花路上許多動人故事。內人的姊姊早嫁,人住桃園,嫁人後近十年都不得回花蓮省親,一來可能是經濟,二來或許是孩子小,回花蓮並不容易,第一次出嫁女回娘家,真是大陣仗,一家五口,大的牽、小的抱,浩浩蕩蕩從北部回花蓮,回鄉那幾天,全家像過年。接著換媽媽帶她們姐弟一起去北部探親,因目不識丁,她們從花蓮搭公路局到蘇澳,她姐夫一早就從桃園搭火車來蘇澳,兩隊人馬在此會回再搭火車回桃園,一次探親路真是勞師動眾。有次發生意外,她媽媽的錢包被人扒走,人在異地,舉目無親,正徬徨猶豫時,還好她的姐夫適時出現才解了危機。

說起蘇花公路的改善工程真要感恩。這條公路最危險的路段莫過於清水斷崖,路基掛在山壁上,那時還沒有長隧道,公路就貼著山壁彎轉,險象環生,一直到民國時期才有隧道工程,清水斷崖少去許多掛壁路段,急轉或落石段改成隧道。我的蘇花公路初始記憶就在這段時間,那時候政府每年編預算進行修繕工程,那時為讓工程順利進行,不時實施交通管制,說良心話,這真不是簡單的工程,把原來只能單向通行的山壁加寬、加高加到兩車可以會行,又要維持兩地交通並不是容易的事,在財政困窘的五、六十年代,誰敢想像在那裡興建高速公路,只能冀望經常崩塌的路段能有改善,不要遇雨塌陷就行。

養工處竭盡一切手段,經過幾十年努力,蘇花公路才達到雙向通車,撤除沿途管制站,這時候彎路變直了,很多地方打通成隧道,行車速度提高,其中靠花蓮那座匯德隧道更是大工程,我們村裡就有人因參與該隧道建設而犠牲,這樣的投入才使得雙向隧道得以完成,他們都是開路先峰,沒有他們的付出,就沒有進步的蘇花公路。

這幾張照片中可以清楚看到蘇花公路的成長,新、舊照片都把公路斷崖留下時代的身影,原來的掛壁公路,路基建在向內凹陷的槽洞裡,臨海只有矮矮的護欄,只是早期公路都沿海岸線走,後期才多出山洞,進步隨著時間慢慢演化。現留存在清水斷崖上的那些路跡,不管有沒有羅大春的北路,或剩下多少臨海路的路跡,或是後來的蘇花公路,乃至於今天的「蘇花改」,這一百多年來,由於築路思維,工程進步,時間重於空間的考量,這條路一直在變,一直在更新,前人花費了無數的血汗和生命,後人才有一條坦蕩的公路,也許不久的將來真會有一條「蘇花高速公路」也說不定。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engtangchou480311&aid=17717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