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家住木瓜溪南岸
2022/06/02 10:29:26瀏覽382|回應0|推薦14

花蓮縣的木瓜溪南岸是縱谷北端開發較早區域,其中「吳全城」早就載在臺灣開發史。清道光五年,吳全和蔡伯玉率領閩人來此開墾,堆石圍城,那城就叫「吳全城」,比花蓮市區最早開發的國強里還早幾年。花蓮市區的美崙山下「奇萊十六股」在清咸豐年間才形成聚落,延平郡王廟才在此奠基。又清同治十三年羅大春開闢「北路」,可以算是蘇花公路前身,從宜蘭蘇澳到花蓮瑞穗,其中跨木瓜溪經過當時的「吳全城」,當時吳全還設有軍伕驛站。

從海岸山脈北段「七七高地」眺望縱谷北端,很容易明白這片土地開發為何先後。先從外來人口移入必須有渡船頭開始,適合舢舨和小船停靠的口岸在當時只有沙灘,在花蓮能開放門戶的海岸線,除七星潭沙岸,就屬南濱那段海灘,七星潭早有葛瑪蘭人從那裡上岸,而南濱靠近北縱谷,當年也有閩人和日人從那裡登陸,首先接觸就是七腳川平壙,那裡就是今天的吉安溪流域,只惜那片土地早就屬於「南勢阿眉」的勢力範圍,他們在那裡從事稻作生產,除非強取豪奪,不然就得往南前往水瓜溪南岸,那片土地當時並無人耕作,僅有少數阿眉人在那裡漁獵畋牧。從南濱登陸向南跨木瓜溪可減少與原民衝突,於是最早開墾了木瓜溪南岸,閩人吳全如此,日本人賀田金三郎也是這樣。

中日馬關條約,清朝割讓臺澎給日本,一八九九年賀田金三郎獲得日本政府開發北縱谷吳全到鳳林的墾令,於一九零五年號召「內地人」來此種蔗製糖,就在今天的「吳全城」土地廟前搭屋建立「賀田移民村」,其所開闢土地都在木瓜溪南岸,從東邊的花蓮溪一直到西邊的鯉魚山下,那是北縱谷最寬廣的地面,這就意味著當時「會社」佔有此地的精華地段,招佃開發土地,雇工種植甘庶,那地名就以開發者的姓氐「賀田」命名,就連海岸山脈北段最高點亦命名賀田山,這是此一地面第一次有政府組織來此治理。那時還沒有志學這個村落,近鯉魚山附近全是阿眉族放牧狩獵區,該地盛產一種樹豆,阿眉族人叫它「志合克」,樹名轉成閩南語就近「志學」話音,志學後來成為這一區域最大聚落,更有無巧不成書,後來全國最大大學也在此成立,這和地學的名字沒有任何淵源,也和「或志於學」並無牽扯。

一九一三年東線輕便鐡路北段舖設完成,鯉魚山下設了火車站,那站名為紀念開發土地的賀田金三郎而命名賀田驛。一九一四年「塩水製糖株式會社」購買接收賀田金三郎的經營權並擴大製糖事業,從賀田驛興建載運甘蔗的輕便路經吳全到木瓜溪南岸的二十八番地,糖場「會社」本部也從吳全轉移到賀田驛前不遠的地方,就是現今志學國民小學入口處對面那片土地。新建的「會社」有鐡路經過,交通遠比吳全方便,賀田驛便聚集大量人口,不久就比吳全進步,新成立的村治便叫賀田村,「吳全城」從那時候便改隸在賀田村下,這個村落人口大都從事甘蔗種植,很多成員都和「製糖會社」的工作有關。

台灣光復初期,賀田更名志學,賀田驛改名志學站。早期位於木瓜溪南岸的聚落都屬於志學村,這個村落擁有唯一小學,附近學子都到那所小學就讀。那些聚落除花蓮溪左岸的吳全,還有木瓜溪右岸的九戶,那九戶人家後來更名為久富,鯉魚山北端木瓜溪出口叫溪頭,鯉里山南端荖溪河畔叫池南,那荖溪上游就是花蓮鼎鼎太名的鯉魚潭。在六十年代,退輔會還成立土地開發大隊,開發木瓜溪南岸那片河灘地,於是緊鄰木瓜溪右岸又成立一個新村,村名忠孝村,吳全也在五十五年從志學分出獨立成村。附帶一提,「輔導會」那時也在木瓜溪南岸一些零散的荒埔成立農場,以組別區分,開發附近土地,記憶裡至少成立五個以上的獨立農場,住裡面的住戶最為特別,除單身榮民外,成家立業的男人全是大陸來台的退除役官兵,女主人更是形形色色,有原民或再嫁的孀寡婦人。

在忠孝村成立那年代,吳全新設國民小學,池南更名平和村,為因應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平和村除設置小學還新設一所國民中學,那是木瓜溪南岸唯一一所中學,當時人口最多,就我出生的村落「吳全城」就住有百戶人家,全村四百多號人口。只是好景不常,因工商業進步,農村人口外移,民國六十七年列名縱谷開發最早的「吳全城」遭到廢村命運,不久連吳全國小也因招生員額不足而廢校,村變成社區改隸平和村,另忠孝村也因老兵日漸凋零而走入歷史。原來木瓜溪南岸有四個村落,目前鯉魚山下就剩志學和平和兩村,這就是木瓜溪南岸的起起落落。

木瓜溪南岸從日據時期就以種植甘蔗為主,鯉魚山和花蓮溪、木瓜溪合圍的那地段都種甘蔗,其中台糖為最大地主,各庒戶也跟台糖契作種甘庶,許多庒戶都用蔗葉搭蓋他們溫暖的家居。但自國際糖價蕭條,種蔗開始不符成本,台糖那片廣袤土地便棄置而荒蕪,後來才有東華大學在那片土地拔地因應而生,從此隨風扶搖的青翠甘蔗變成搖頭晃腦的菁菁學子,水泥叢林高過甘蔗不知凡幾?這也是木瓜溪南岸最大變革,從農村變成文化區。

最後來談一件有趣的事,為什麼吳全原是北縱谷最早開發土地,也是最早設官分治的村落,最後卻遭逢廢村的命運,其原因何在?當然我們登海岸山脈居高臨下看縱谷地形,影響吳全地面最大的天塹就是木瓜溪,木瓜溪冬夏溫馴無常,若無橋樑設置,想渡河只能摸石過河,而水火最是無情,安保不會發生什麼變故。吳全即使占有南北通衢的絕佳位置,但無現代交通建設,終必淪為其它鄉鎮超前追趕的對象。

不管是清朝羅大春的北路建設,還是日據初期「賀田移民村」進出花蓮港的要道,當時都必須橫渡木瓜溪下游。從花蓮南下,最便捷的里程就是從台十一線的海岸路或沿一九三縣道南下,然後在中華紙漿工廠附近的木瓜溪北岸找到跨河出路。可以這樣說,過去橫渡木瓜溪的通路和今天新闢的台十一丙線相當,只是台十一丙線的南口在溪口和台九線相接,當年對接應該在池南。

這就要提到日本人據台時的交通規劃,日本人對東部最大交通建設當屬完成輕軌的花東鐡路和延伸台九線公路,只是木瓜溪南岸的交通建設都緊臨鯉魚山,台九線位於鯉魚山西側,進山經鯉魚潭後隨同荖溪穿出鯉魚尾,為何會有這樣的規劃?是財政考量,方便跨木瓜溪大橋興建,更重要原因應該和木瓜區林場有關,當時林場所屬哈崙工作站就在鯉魚潭附近,那裡產出材積是木瓜林區林場所屬冠軍,也居全台重要位置。

花東鐡路北段從池南尾繞了大彎沿鯉魚山東側而出,經賀田到干城,過吉野進田埔,最後彎個大右彎到花蓮舊車站,這種路線設計有違常理,不僅舍近求遠,還避直線而繞彎路,就這樣把位於縱谷的吳全給落下,要知道當時花蓮舊車站也有鐡路通往南濱,而吳全城設有運載甘蔗的輕便路通到木瓜溪南岸,只要興建一座跨溪大橋就截彎取直通往花蓮港,新建的花東鐡路舍此而弗由,吳全就從此一蹶不振,一路走下坡,一些後來設立的村治一個個後來居上,新村有了進步,吳全日趨落後,最後默默無聞,時也命也,怨天又懟人。

也許今天探討當初花東線的規劃是件無厘頭的事,歷史公案很難找出理由,但吳全城最終淪為廢村的命運卻是不爭的事實。今天在吳全社區留有「吳全開拓紀念碑」,那碑文寫著開發土地的艱辛,前人走過的路,不管如何,是吳全有功還是賀田金三郎事蹟,後來人只有緬懷的分,我們得用虔誠又感恩的態度去對待。但話又說回來,如今台十一丙線跨木瓜溪建成東華大橋經過吳全社區,這個老舊社區有沒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我想很難,因為那裡的歷史積澱畢竟不夠,而新建設又無法及時到位,如果土地沒有新的立意和重點規劃,最早開發的「吳全城」也只能是歷史記憶而已!

備註:有草屋那張黑白照是日本時代吳全成立的賀田移民村,屋前舖有輕便軌道用來運送甘蔗,遠處迷濛的三角錐體就是豐田的石綿山,這是吳全城現存最早的照片,距今年代應有百年以上。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engtangchou480311&aid=174768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