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吳哥窟之行
2017/12/04 05:04:35瀏覽540|回應0|推薦19

    蘋果是什麼滋味,對不同的人當然會有不同答案,同樣一顆蘋果,在不同時空下會給人不同的感受,心情可能影響滋味,環境也能改變味道,有的酸有的甜,有時苦澀有時清香,想知道其中原由,也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而飲水自知冷暖,有時也是一種感觸。

    飛機飛離桃園國際機塲向南飛去,準備前往柬埔寨。不久就飛臨嘉義外傘頂洲,那像半島似的沙洲從本島伸向外海,隨著潮汐隱現。不久又會發現如璀璨明珠的澎湖群島散佈在廣域水域中,澎湖中分臺灣海峽;飛機再往南飛,若視野良好,多留意些也許就能從機翼底下找到一座環礁,神奇的東沙島被環礁包圍在中間,有如鑽石一般,美極了。

    一路期待,懷著興奮的心情跟著機外景色起伏,當飛機穿透雲層飛臨中南半島,那裡的山哪水呀會在雲隙間隱現,半島的母親河,湄公河幾經彎繞後,就飽足半島上所有子民的望想。想著想著,一會兒工夫就發現一片宛若汪洋的水域,那水色泛黃混濁,淹沒了大片岸際,就在爭論那是海還是湖時,飛機平安降落吳哥國際機場。乖乖,柬甫塞的吳哥機場小巧可愛,那裡還沒有空橋這玩意兒,那裡的通關手續更絕,有錢可以使鬼推磨,只要三塊美金就省免全部通關檢查,這樣便利讓人去接觸吳哥窟的石頭旅程。

    第一站便來到號稱東南亞最大淡水湖的洞里薩湖,它是亞洲第二大淡水湖,那第一在北方的西伯利亞,貝加爾湖淡水儲量世界第一,這湖泊就是剛剛在機上看到的那片混濁水域,因雨季關係湄公河倒灌漶漫,水域面積著實了得,但也混濁的可怕,不似貝加爾湖,一年四季藍天白雲倒映在水上,那裡的水面有如鏡面,水質也是公認的世界第一。

    我們坐船去看船屋與水上人家,一種逐水而居的生民,在中國稱之「蜑民」,他們一輩子依水而居,就像遊牧民族逐水草而生活。在我腦海裡舖陳的水上人家是詩般的情境,水波蕩漾,海闊天空,有吃不完的河湖魚鮮,可是實境裡的洞里薩湖卻很殘酷,那是敲心肝的衝突。我們坐艇旁邊圍繞著許多舢舨,那上面的婦孺伸手搖晃,儘是瘦骨如柴,衣杉襤褸,追著人群而乞討,那種哀怨眼神,看了讓人心情糾結。印象中熱帶雨林好生活,一年四季常熟,有採集不完的蔬果野味,當幾十萬年前智人第一次流浪到這裡過採集生活時,那裡就是天堂,但今天的柬埔寨,一度是東南亞最富庶國家,竟淪落至此,我抬頭問天,為什麼洞里薩湖的居民過的不是「人」的生活。

    民國四十八年,國共內戰停息不久,來台的國民政府以整軍經武為重點,在臺灣東部一個移墾農村,八七水災漫淹農田時我出生,正是農村最苦的時候。那時蘋果仍屬進口品,農村子弟没有幾人知道蘋果滋味。記得小學,老師問了同學誰吃過蘋果,班上無人舉手,過了幾天老師帶來一顆蘋果擺放堂桌,頓時堂上雪亮了廿一對眼睛,急切地排隊端詳,最後老師拿出小刀小心切成廿一小塊,慎重的分發到每一隻小手心上,才緩解垂涎欲滴的嘴巴,這是生平第一次嚐試塞牙縫的蘋果滋味,看到真實的蘋果和淺嚐蘋果的味道。

    吳哥窟是古真臘國首都,始建於七世紀,毁於1431年,國祚有七、八百年,當時領土涵蓋越南南部和泰國國境,是當時半島最大勢力、最大王朝,後來因泰國本土勢力興起,真臘國力衰,才被泰國大城王朝(1351-1767)併吞。真臘時期,王朝規定石材可用於祭祀的寺廟使用,其餘皇宮民居不得使用,因此;目前開放遊覽觀光的高聳石造建築都是當年寺廟建築,那時代所有的木造建築早已腐朽湮沒在雨林中。這幾年觀光客暢遊吳哥窟,只能透過那些石頭去瞭解古真臘國。事雖如此,一堆堆的石壘古蹟,不管傾頹或將風化,透過它還是可以看出真臘的盛世榮景。若再去翻開元朝周達觀所著「真臘風土記」,一經比對,那盛世輪廓就更清晰明朗了。

    現在的吳哥窟街市並不熱鬧,部分街道還是泥地黃塵,四野都是熱帶雨林,各景區除了石頭還是石頭。而柬埔寨自一世紀起即受印度文化影響,建築風格和雕刻圖騰浸染許多印度色彩。中南半島屬熱帶紅壤地區,吳哥窟那一堆又一堆的石頭如何在九世紀時拔地而起?石材堅實如鐵,那數不盡的石刻又是怎麼鏤刻完成?而雨林洪澇經年不斷,怎能保證石累建構千年不倒?我想古真臘國若不夠強盛就不可能成就這事,王朝政府若没有組織能力也無法湊功,而且各項工程技術需要一定的學問作基礎,當時古真臘一定擁有不少專家學者。

    幾天漫遊吳哥窟,一次又一次冥想當時雄踞半島的王朝,能夠分設五十四個行省到底多強大?也想像元代周達觀親臨盛世時眼見為憑會有怎樣的心情。在大吳哥窟的巴戎廟,那裡有四十九座巨幢石塔,塔尖如筍,塔竝如林,每一座塔四方都刻有國王的微笑,那笑容就是導遊書上說的『微笑高棉』;王宮附近有座巴本宮,石壘雄踞如山,神道深遠筆直,那石級緊扣如上青天,站在入口處遠眺,氣勢非凡;離皇宮不遠的吳哥寺,三進式建築盡是石頭堆疊,四圍牆壁的雕刻面積幾近五百平方公尺,直讓人驚駭石頭也能如此玩弄?工程總計花費三十七年,使用人力、物力不知多少?真不愧為東方四大奇蹟,聯合國文教基金認定的人類史蹟。

    小學課堂上吃的那一小片蘋果,之後是否還再嚐?印象中没有。再吃蘋果是讀高中那年,當時臺灣經濟起飛,國家十大建設次第展開。暑假,農家子弟除了幫農外還可以上山去打工,那一年大哥夥同朋友上梨山去幫人採水果,梨山有一群退伍老兵栽種温帶水果成功,成熟時需要大批人力,當時很多學子上山打工賺取學費。回來時,順便背回雇主送的次級蘋果,大哥很高興背回一袋色相難看的青蘋果,倒出來舗滿整個桌面,多到可以挑選,青蘋果少有香氣又帶青澀,一家人還是狠狠地吃它個果皮狼藉。之後有好些年,梨山蘋果成為高貴禮品,饋贈親友的伴手禮。

    參觀吳哥窟各式神廟,讓人印象深刻的雕像應是『微笑高棉』,每一尊雕像又高又大又搶眼,皇城除了巴戎廟高塔外再加上五處城門口共計五十四座高塔,二百一十六面微笑,各個神態不一,但每尊都豐頰厚唇、雙眼微合,嘴角輕揚,很快就深入遊客的腦海。為了參訪吳哥窟分散的古廟遺跡,遊覽車每天穿梭在吳哥街上,但見街上行人匆匆,眉宇深鎖而神情憂鬱,到了景點,遊客進出景區,身邊總有一群乞兒如影隨形,每一張臉龐都有恐懼和卑微眼神。

    這種現實臉龐與石頭上的微笑形成對比,歷史的『微笑高棉』那裡去了,是隨著石刻都被固定在黴白的石頭上,還是盛世不再,那歷史風華緊接著也消失。回到飯店還有一種笑臉,飯店正廳高掛柬埔寨國王的肖像,老國王夫婦珠光寶氣,新國王容光煥發,那是一種滿足又無愧的笑容。但飯店侍者卻是表情嚴肅,迎賓的笑容僵硬,另在一牆之隔有座兒童醫院,更有千百張神情憂鬱完全没有笑容的臉頰,這種對比十分諷刺。

    住吳哥高級飯店,早餐準備得豐盛,還備有新鮮蘋果,可以任君挑選,地處熱帶高棉,蘋果想必是奢侈品。第二天用完早餐,婆娘順手帶了一顆蘋果放在背包裡,準備半午時刻肚子餓了消受,可是到了第一個景區,一群小孩口音顫慄的伸手追喊:「Give me 糖果,Give me 糖果」,當時,小背包裡没有糖果,只有那顆蘋果,內人不知所措趕緊將蘋果遞給離身最近的小手,還没看清小孩是否歡欣愉悅,突然,一堆小手通通攏聚過來,弄得倆人無法應對而落荒逃去。

    有了這次經驗,早餐後同行的遊客都會相互提醒隨身多帶蘋果,那天我們背包裡還多了幾包餅乾,錢包內也多了些小額柬幣。小時候我也渴望有蘋果吃,但現在,蘋果買回來放在冰箱,自己的孩子看都不看一眼,要有人削切才肯食用。這次吳哥行,不期然會在蘋果身上產生感觸,隨後幾天行程,心情也跟著陰陰暗暗。同樣的四十年,臺灣走過軍政貧苦來到民主富裕,吏治己然清明,但高棉卻從東南亞最富庶的國家走向貧窮,硬生生的倒退四十年,柬埔寨內戰後軍頭勢力盤踞國家,衍生出「肥了官吏苦了人民」的怪現象,今昔之非,有著天壤之別。

    其實高棉這個國家,三面環山,林礦豐厚,中部平原,河湖貫穿,水利也稱便利,農工發展條件良好,實在没有理由貧困,問題出在政府身上,這讓我想起入關的三塊美金,和景區巡管的人員竟然可以販售身上穿戴的警徽、警帽,你問他制服多少,他都想把制服脫給你,這真是怪現象,如果官吏不貪不汚,狀況是不是可以立即改善。

    吳哥盛世得力於領導者的英明和政府紀律,今天淪落的柬埔寨,能跟『微笑高棉』相比嗎!目前執政的政府看到人民的苦狀能不汗顏嗎?歷史的、現代的,同樣都是這塊土地土生土長的高棉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大出入?問題呼之欲出,很快就明白,政治,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還是管收人民財富。失去的歷史肯定無法復原,就像幾經風化的『微笑高棉』;而現實的人生應該找回更多真實的笑容。

    八月廿一日下午我們準備登機,才發現早餐準備的蘋果還在背包裡,趕緊央託機場的清掃婦收下,她雙手合十彎腰鞠躬,說了多次謝謝,二點四十分飛機飛離吳哥機場,也離開施捨無法補償的迷離,面對那些窮苦無依的面孔,我們所能作的微乎其微,其實也無濟於事,只是加深自己心裡的衝擊,在機上我以不捨的眼神回顧吳哥,衷心期盼,大吳哥石牆上的『微笑高棉』能夠儘快喚醒高棉的微笑,唯有高棉人才能救助高棉,幾年後洞里薩湖不再有伸手要錢的婦嬬,石堆旁不再有追逐蘋果的小孩,而我此次路過吳哥窟,應該很快就能回到自己生活的節奏。
(20130127)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engtangchou480311&aid=109291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