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鬼吹燈1 第一卷 精絕古城 第八章 地震
2008/12/17 22:23:20瀏覽288|回應0|推薦0

鬼吹燈1 第一卷 精絕古城 第八章 地震

河床下的火山開始活動了,事出突然,眾人措手不及,險些掉了下去。慌忙爬上了一個比較平緩的斜坡,坐下喘了幾口氣,驚魂未定,卻見地下的震動越來越劇烈,火山岩堆積成的山壁隨時都可能會倒塌。

  洛寧說並不一定會出現火山噴發,應該只是火山的週期性活動,這種活動週期的時間不確定,有可能幾天一次,也有可能幾百年幾千年才發生一次。火山也分成很多種,常見的那 

  種倒喇叭煙囪形的火山是大規模噴發以後才形成的,也有些火山雖然不是死火山,但是數萬年來始終沒有噴發過,就一直深深地埋藏在地下,偶爾會出現震動。

  不過不管它是多少年活躍一次,我們算是倒楣,正好趕上了。本想沿著地下暗河尋找出口,但是下面的河水都沸騰了,下去就得變成鍋裏煮的餃子,看來下是下不去了,正在一籌莫展之際,尕娃扯著我的衣服,指著上邊讓我們看。

  距離頭頂幾百米的地方,出現了一道細長的白光,我瞧得眼睛發花,雙目一陣刺痛,那是什麼東西?難道又是什麼早已滅絕的生物?

  洛甯驚喜交加:是天空!是天空啊!

  地下火山的震動引發了地震,頭上的大地裂開了一條大縫,太久沒見過外邊的天空了,我都快忘了天空是什麼樣了,是藍的還是白的。

  我對其餘的人說道:同志們,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堅持到最後就是勝利,為了新中國,前進!

  本來已經筋疲力盡的四個人,突然見到了逃生的希望,平地裏生出無窮的力量,拽開兩條腿,掄圓了胳膊,拼了命地順著斜坡往上爬。

  下麵的震動聲越來越激烈,熱浪逼人,濃烈的硫磺味嗆得人腦門子發疼。我們擔心那道裂縫又被地震震得閉合上,人人都想越快出去越好,都在四十五度的陡坡上使出了百米衝刺的勁頭。

  越往上火山岩越碎,有的就像沙子一樣,很難立足,爬上來三尺,又掉回去兩尺,手上的皮都磨掉了,也顧不上疼痛,咬緊了牙,連蹬帶刨,五六百米的高度,就好像萬里長征過雪山一樣艱難。在體力全部耗盡之後,終於又回到了地面上。

  藍天白雲,兩側群山綿延起伏,我們爬上來的地方是昆侖河河谷的一段,也是海拔在青藏高原中最低的一片區域,距離頭道班的不凍泉兵站,只有幾公里的距離。

  洛寧體力不行,尕娃腳上有傷,他們兩人在最後關頭落在了後邊,我顧不上休息,急忙和大個子把兩個人身上的武裝帶承重帶串在一起,垂下去讓洛寧他們拉住。

  地震越來越猛,這道一米多寬的裂縫隨時可能崩塌,洛寧和尕娃只能緊緊抓住帶子,踩上一步就滑下去一步,就連半寸也爬不上來。

  我和大個子使出吃奶的力氣往上拉,但是兩個人的力氣再大,也不可能把他們同時拽上來。這時尕娃放開了帶子,在下面用力托著洛寧,再加上我們在上邊拉扯,一下就把她從裂縫中拉了上來。

  等我想再把帶子扔下去救尕娃的時候,一陣猛烈的震動傳來,大地又合攏在了一起,尕娃被活活地擠在了中間。

  零下二十幾度的低溫,我們的大衣和帽子早就不見了,三個人忘記了寒冷,只穿著單薄的衣服,一邊哭一邊用手和刺刀徒勞地挖著地面的沙石……

  三天后,我在軍區醫院的病床上躺著,軍區的參謀長握著我的手親切慰問:小胡同志,你們這次表現得很勇敢,我代表軍委向你表示慰問,希望你早日康復,在革命道路上再立新功啊。怎麼樣?現在感覺還好嗎?

  我回答說:謝謝首長關心,我還……還還…………”想說還好,可是一想起那些永遠離我而去的戰友們,小林、尕娃、指導員、二班長,這個字憋在了胸口,始終是說不出來。

  正如邱吉爾所說,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

  1969年由於國際形勢的需要,我所在的部隊被派往昆侖山的深處施工,由於環境太惡劣,使得工程進度超乎預想地緩慢,三年之中,有幾十名指戰員在工地上犧牲,然而我們建設的這座軍事設施才剛剛完成了三分之二。

  這時候,世界局勢又重新洗牌,1972年尼克森訪華,中美關係解凍。中國的戰略部署重新進行了大規模調整,昆侖山裏的工程被停了下來,我們這些半路出家的工程兵,都又編回了野戰軍的戰鬥序列,隸屬於蘭州軍區。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訓練,出操、演習、學習、講評的軍營生活,不僅單調,而且艱苦。又過了幾年,文化大革命結束了,黨中央及時撥亂反正,四人幫被粉碎,整整十年浩劫之後,社會秩序終於恢復了正常。

  但是部隊是一個和社會脫節的特殊環境,我在軍營裏並沒有感到什麼太大的變化,只不過不需要再像以往那樣一見面就念毛主席語錄了,但是每當有新兵入營的時候,還是要對他們進行革命教育。

  這天上午,我剛從營部開會回來,通訊員小劉就氣喘吁吁地跑過來:報告連長,今天有一個排的新兵來報到,但是指導員去軍區學習,所以請你去給新兵們講革命、講傳統。

  講革命、講傳統,其實就是給新兵們講講連隊的歷史。對於這些我實在是門外漢,但是好歹我現在也是一連之長,指導員又不在家,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我帶著這三十多個新兵進了連隊的榮譽陳列室,指著一面繡有拼刺英雄連字樣的錦旗告訴他們,這是在淮海戰役中,咱們六連的前輩們取得的榮譽,這個稱號一直保留到了今天。我把那次慘烈的戰鬥經過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我們六連是如何如何刺刀見紅,又如何如何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用刺刀打退了國民黨反動派一個整團的瘋狂進攻,光榮地完成了上級佈置的阻擊任務。

  然後我又指著玻璃櫃中一口黑乎乎的破鐵鍋對新兵們講述:同志們,你們可不要小看這口破鍋呦,當年在淮海戰役的戰場上,咱們六連的革命前輩們,就是吃了用這口破鍋燒出來的豬肉燉粉條子之後,去戰場上殺敵立功的。你們看,這鍋上的裂縫,就是被國民黨反動派反動的炮火給炸裂的,至今,它還在默默訴說著當年英雄們的事蹟和反動派的獸行。

  我所能講的也就這些了,畢竟我不是專業負責抓思想工作的,不過我自認為講得還算不錯,蒙這些新兵蛋子綽綽有餘。

  我讓新兵們解散去食堂吃飯,自己和小劉一起走在他們後邊,我問小劉:剛才本連長講革命講傳統,講得水準怎麼樣?

  小劉說:哎呀,連長,講得賊好啊,聽得俺直流哈喇子,咱們連啥時候學習革命先烈,改善改善伙食,也吃回豬肉燉粉條子啊?

  我咽了咽口水,彈了小劉一個腦錛兒:革命傳統半點都沒聽到,光他娘的聽見豬肉燉粉條子了,快去給我到食堂打飯去,今天食堂好像吃包子,去晚了就都讓那些新兵蛋子搶沒了。我命令你,跑步前進!

  小劉答應一聲,甩開大步猛衝向食堂,我忽然想起來最重要的一句話忘了囑咐他了,趕緊在後邊喊了一句:給我挑幾個餡大的啊!

  我躺在床上,一邊吃包子,一邊看著我家裏剛寄來的信,家裏一切都好,沒提到什麼重要的事。看了兩遍就把信放在一邊,拿起我家祖傳的那本殘書,前些年那幾次經歷,讓我對風水這門學問產生了很大興趣,有空就取出來翻閱。

  由於這本書中提到了很多五行八卦易數之類的名詞,比如說什麼東方甲乙木,南方丙丁火,中央戊己土,西方庚辛金,北方壬癸水,什麼乾、坎、艮、震、坤、兌、離、未等等,多有不解之處,這些年我找了很多書籍翻看,雖然文化程度有限,還是能對付著看明白了三四成。

  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這十六字,分別是指:天、地、人、鬼、神、佛、魔、畜、懾、鎮、遁、物、化、陰、陽、空。

  這本書不知是什麼年代的,也不知出自何人之手,只是裏面的內容很深奧,伏羲八卦的六十四變,其實應該是十六卦,傳到殷商時期,因為這十六卦洩露天機,被神明抹去了其中的一半,就連剩下的八卦卦數都不全。不過能懂得一二分的人,就已經極厲害了,想那諸葛孔明,略知一二,就能保著劉備運籌帷幄,鼎足天下;劉伯溫只會解三分,便輔佐朱洪武建下大明四百年的基業。但是這些我就不信了,真能有這麼邪乎嗎?

  唯一遺憾的是這本書只有講風水五行墓葬佈局結構的半本,另外半本陰陽八卦太極之數從傳到我祖父手中的時候,就沒有。殘本讀起來,有些內容不連貫,而且文字晦澀難懂,難以窺其深義。如果是全本的話,理解起來應該更容易。

  忽然一陣三長三短的集合號聲響起,劃破了軍營中寧靜的空氣,我第一個念頭就是:肯定是出事了,平白無故地絕不會在大白天全營緊急集合。我把剩下的兩個包子全塞進嘴裏,從床上彈起來沖出門外。

  一列列縱隊整齊地排開,我見到不只是我們營在集合,整個團都集結了起來。像我這種下級軍官沒有資格瞭解是什麼行動,只有服從命令聽指揮的份了。我們接到的命令是去火車站待命,跟著兄弟部隊一起出發。

  人過一萬,如山似海,在軍用火車站,擠滿了上萬名士兵,從遠處看就如同一片綠色的潮水,看樣子整個師都出動了。在當時一個師都調動起來那不得了啊,像我們這種主力師編制是非常龐大的,下屬三個步兵團,另外配備一個炮兵團,一個坦克團,再加上師部的機關後勤部隊,差不多能有兩萬多人。這麼大規模的行動究竟是去做什麼?應該不會是去救災吧,最近沒聽說這附近哪里受災了啊。

  我們稀裏糊塗地被鐵罐子車一直拉到了雲南邊境,這時候大夥才明白,這是要打仗啊,當時好多人就哭了……

  與此同時,正在訪美的鄧小平在白宮語出驚人:小朋友不聽話,該打打屁股嘍。並公開承認,中國軍隊在中越邊境大規模集結。

  217淩晨,17個師的二十二萬解放軍全線出擊,一直打到諒山,34中國宣佈撤軍。

  我的連是主力師的尖刀連,一馬當先,十天的戰鬥下來傷亡過半。在一次行軍中,我們遭到了越南特工的伏擊,他們利用抱小孩的婦女作為掩護,把炸藥包扔進了我們的裝甲運兵車,我手下的八個戰士都被炸死在了裝甲車裏。當時我眼就紅了,活捉了兩個越南民兵。

  他們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越南老頭,和一個二十多歲的越南女人,看樣子是父女二人。有個部下告訴我說,這個女的把炸藥包偽裝成抱在懷裏的嬰兒,經過裝甲車的時候就把炸藥包扔了進去。絕對看不錯,就是她幹的。

  我最怕的事就是看著自己的戰友死在面前,一怒之下大打出手,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以及我軍對待俘虜的政策忘得一乾二淨。

  這件事嚴重違反了部隊的紀律,甚至驚動了司令部的許總。要不是我家裏在軍區有很深的背景,早就被送上了軍事法庭,我的軍人生涯被迫就此結束,拿著一紙復員令,回到了老家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uesea&aid=2452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