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男人簡歷之一:宙斯與騎融之間
2009/07/10 01:02:31瀏覽1634|回應18|推薦153

(德國人Johfra之水彩畫)


引言:

一九七七年十月十八日,美國加利佛尼亞星象觀察站的一個觀察員(Charles Kowal),在天王星跟土星之間發現了一顆小行星,這顆新發現的星子被命名為騎融(Cheiron)。

騎融取名自希臘神話裡的半人半馬之神(拉丁文原名:Chiron)。

根據希臘神話的敘述,騎融是時間之神克羅那斯 (Chronos) 跟山林水澤之神菲麗拉 (Philyra) 的兒子,因此也是宙斯的同父異母兄弟。 騎融精通醫術、箭術,是眾神醫術、箭術的老師,但是在命運的嘲弄下,他卻被勇士赫庫利斯 (Herkules) 的毒箭射中,赫庫利斯 (Herkules) 的毒箭是浸泡九頭毒蛇 (Hydra) 的毒液製作成的,而九頭毒蛇的毒液是無法療治的。

騎融是永生不死的半神,因此必須無止境地忍受毒液貫身的極大痛苦,他為了超脫痛苦,遂與曾為人類盜取天火的英雄普羅米休斯 (Prometheus) 交換生死,因為宙斯規定,只有一個不死的天神願意為普羅米休斯放棄他自己永恆的生命,被拘禁受處罰的普羅米休斯才得以重獲自由。

騎融把生命送給了普羅米休斯,因而得以死亡,宙斯感動之餘,把他化為天空之星座,星座命名為人馬座 (Zentaur)。

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

艾瓦是一個醒目的男人,他修長的身子,因刻意鍛鍊而張發著結實的肌肉,他的臉龐,總是閃爍著藍色的大眼,用刻劃著近似長酒窩的兩條笑紋,對人甜美的微笑著。

艾瓦一臉甜美的笑容在一頭金亮捲曲長髮的陪襯下,使人不禁聯想起天使,而他果真像個天使,當他站在草地上對著箭靶射箭時,不管是男是女,望著他拉起弓時胸部、臂膀繃緊的肌肉,總是忍不住暗嘆著:“好一個俊美的邱彼得啊!”

或許,這正是他喜歡射箭的原因,希臘天神宙斯不就是個神箭手嗎?一個用百射百中的神箭征服了無數女神的金髮美男子。

他喜歡扮演宙斯的腳色,一個積極樂觀的征服者,艾瓦的生活重心幾乎就是繞著這麼一個字眼打轉:征服。

他白天總是把長捲金髮紮成一根辮子或是馬尾巴,可是下了班以後,他就放下一頭長髮,一頭像天使般的長捲金髮。他下了班並不馬上回家,他喜歡繞到小酒巴喝杯啤酒,跟人隨意聊些天地瑣碎之事,他看得出來,別人望著他的眼神裡的欣賞羨慕之意,他喜歡把別人的眼睛當鏡子,在身邊無數的鏡子裡觀賞自己的俊美。

他喜歡跟小酒巴裡站在他身邊的女人說些什麼:“妳的鼻子很秀麗。” 或是 “這件衣服真配妳佼好的身材。” 然後,就心底早已了然地等著看身邊女人用感動的眼神仰望他,仰望他這個有若天神宙斯的俊美男人,艾瓦很明白,他只要再使點小功夫,這個女人就會愛上他了。

對艾瓦來說,征服,就是一種遊戲。

幼年時征服了大人的疼惜心,讀書時征服了青少年同學的崇拜心,成年以後到今天三十三歲的十五年間,征服了許多女人的愛戀心,征服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每戰必勝的輕而易舉的遊戲,而每當征服了一個獵物以後,他就放下這個被征服的獵物,繼續尋找下一個獵物。

他厭膩那種不征自來的獵物,他總戲稱她們為哈八女。

有時他會對粘著他不放的哈八女說:“妳看過兔子自己奔進獅子的血盆大口嗎?只有驚慌奔逃的兔子後面,才跟隨著野心勃勃的獅子啊。”

征服是一種動態,這樣的遊戲是永無終止的,也因此,三十三歲的艾瓦至今依舊單身,事實上他也時而這麼想著,該找個適當的女人安定下來了,可是,到現在為止,他還沒遇到一個女人,可以收住他的心,讓他心甘情願地放棄征服的遊戲,讓他只願守在她身邊,不再出門打獵。

直到一年前。

一年前,射箭協會新加入了一個女會員,艾瓦開始注意起她來,會對她注意不是因為她長得秀麗,秀麗的女人他從來不缺乏,艾瓦老有一個感覺,這個新來的女會員並不在意他,她只是友善地與他打招呼,聊些弓箭的事情,她如此異於哈八女的舉止,引起了艾瓦的好奇心。

起先他以為她故意吊他胃口,跟他玩著遊戲,但是,日子久了,他才逐漸領悟,她真的毫不在意他,不在意他的甜蜜笑容,不在意他的捲曲金髮,不在意他的雄壯身軀,她的不在意,令他的血管膨脹著,就像一個等待著獵物的獵人,虎視眈眈地窺伺著

妳遲早會掉入我的陷阱裡。” 每次艾瓦故意靠近她站到她身邊射箭時,總是如此暗想著。

而這種繃緊的關係讓他感受到一股從未有過的不安情緒,幾個月來情緒不安的艾瓦竟然日漸產生了一種戀愛的感覺,“老天,我終於遇到了我想尋找的女人!”

幾個月來,艾瓦沒有再瞄過其他女人,他只是專注地守著這個叫他心慌的女人,這個毫不在意他的女人。

他總是挑她慣常射箭的日子,假裝碰巧與她相遇在樹林裡,或是在射完箭以後,故意心不在焉地問她,一起去喝杯咖啡好嗎?

但是,日子一天天流逝,無論他如何使功夫搞小把戲,她依舊是那個友善的、不在意他的女人。

友善、不在意他的女人原來把心交給了另一個男人,射箭協會的人們這麼告訴他。 而那個擁著她的心的男人早已在兩年前死了,死在菲律賓南邊的海水裡。

艾瓦完全無法理解,男人都已死了兩年了,她依舊在哀悼?不,不可能,她只是還沒有找到一個更好的男人,我就是這麼一個男人,全世界的女人都愛著我,而我只愛著她,還有比這更偉大的愛情嗎?

於是,艾瓦決心征服她,用盡一切方法,這將是他有生以來最重要的狩獵,他充滿了鬥志地計畫起一個看起來似乎迂迴曲折的征服遊戲,而事實上,這迂迴曲折的征服遊戲只有一個簡單的關鍵點,亦即,吃醋。

艾瓦相信,吃醋是人的天性,只要勾起她吃醋的心理,她就會見到他,在意他。

於是,艾瓦開始與射箭協會另一個早已傾心於他的女會員親近熱絡,他甚至讓這個已婚女人相信,他願意與她結婚並成立家庭,兩個月後,這個已婚女人與丈夫離了婚,並搬入了艾瓦的公寓,這個其實只是遊戲踏腳板的女人,卻在以為打敗了其他女人的勝利喜悅中,逐漸感覺到艾瓦對她若即若離的冷淡,她經常哭著追問艾瓦為什麼愛情突然變了模樣,而他只是聳肩說道:“愛情本不是永恆的,或許,我們根本沒有相愛過。”

艾瓦只在等待著,等待著他真正想獵捕的動物掉入他的陷阱,他相信,用他狩獵者的執著,那隻他想獵捕的動物遲早會掉入陷阱裡。

而那麼一天,當他跟黏著他不放的哈巴女在開車當中爭吵起來時,她憤怒地拿起皮包甩向他,而他一失手,車子就撞上了路旁的水泥欄柱,並朝天翻起,往前飛衝百米,然後倒躺在路當中。

綁了安全帶的她只受了點皮肉傷,沒綁安全帶的他卻失去了一條腿。

兩個並肩走過一小段路的旅途陌生人,終究走上了各自的陽關道。

失去了一條腿的艾瓦掉入了自己設計的陷阱裡,只是陷阱裡還有一個黑洞,一個艾瓦預先沒見到的黑洞。

在黑洞裡,失去了鬥志的他,早已不再散發著天神宙斯的光彩,他彷若一隻受傷的野獸,只能哀傷地趴伏著舔療傷口。

這個傷口,既無法療治,卻也不會讓他因此死去。

他,就像一個行尸走肉,終日用酒精麻醉痛苦,酒精瓦解了他一向持有的自信心,他終於省悟,從前耀人的光彩不是從自身自然散發而出,他就像一個依賴四周照射燈光的舞台演員一樣,當所有光線乍然熄滅以後,站在舞台上的他就不再被人瞧得見,不再受人喝采。

在黑暗中,他只是一個殘破的軀體,而軀體裡的靈魂,早已遺失在人生道路上的某一個角落了。

一個星期前,人們在穿過城市中心的滾滾大河裡找到了他溺水的軀體。

路人說,他為了救他落入急流裡的狗,把腿上的義肢取下,想把狗給撈上岸,但是在狗爬上岸邊的同時,他自己卻滑入了水中.......。


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Star

後言: 射箭的藝術

兩眼望向前方的一個點

點跟你之間的一切化為虛無
虛無中的點是另一個你

深而緩地吸氣張弓
你屏息靜候
等待一個千分之一秒的瞬間

千分之一秒的瞬間裡
你的身軀凝結成化石
只待緊拉弓弦的手撥放一個單音訊息

於是你的靈魂穿過虛無飛射出去

你可插入了另一個你?
還是另一個你截破了你的心?

你生命中唯一的
唯一的敵人
就是你自己.......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3103977
 引用者清單(1)  
2009/07/14 19:02 【blackmoon的部落格】 黑月城市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思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鋪陳
2009/11/08 22:35

總好奇您怎麼鋪陳這故事

要能讓人想停駐在您編織的世界裡

作者的真功夫

就在這兒


思于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11-09 22:14 回覆:
親愛的思于,我滿腦子都是故事,連作夢都夢到在看電影,
自己都覺得好笑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
2009/08/09 20:46
看了這一篇收益甚多,就是我知道該怎么和這樣的人玩了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8-10 19:18 回覆:
是啊,愛情遊戲總是多少有些狡詐的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中等生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讓我深思
2009/07/15 13:58
射箭的藝術--你唯一的敵人, 就是你自己。這句話讓我深思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5 18:30 回覆:
與你共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離ing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Chiron
2009/07/15 09:31

看過有人把 Chiron 翻譯成 "凱龍星"(ch 發成 k),也看過翻成 "奇隆" 的。

黑月翻的感覺比較有意境(因為他是人馬呀!)


Be Cool, Be True, Be Good.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5 17:37 回覆:
謝謝你告訴我Chiron的中文翻譯!
如此看來好像我的翻譯“騎融”真的比較恰當
我本來想翻成“騎容”,也很適合。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sunism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希臘神話裡的射手們
2009/07/14 19:50

其實希臘神話裡的射手們, 不論男女, 都有同樣的性格耶

他們的天性都是快樂的, 樂觀的, 愛好自然的, 特立獨行的....

精通射箭, 秉性卻都愛小動物, 愛生命, 醫療與撫慰病痛....(那把射箭練得那麼好幹嘛?)

Artemis 遠離奧林帕斯山的男歡女愛, 爭風吃醋

Chiron的花邊新聞也不多

箭術最差的射手---邱比特, 本來應該是恐怖分子的始祖---到處害孤男怨女得相思之苦的

卻技術差到被自己的箭割傷了, 愛上了凡間女子Psyche賽姬

凡動箭的, 必死在箭下

下場與艾瓦很像啊

陷入熱戀的邱比特, 死纏著Psyche玩啾啾, 圖中的Psyche快被煩死囉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4 22:30 回覆:
啊,你說得真好,凡動箭的,必死在箭下,這正是我在射箭的藝術裏說的。

出家佛人可能也會說,凡動心的必受動心之苦。

而邱比得,是個不斷尋找新挑戰的征服者,他生命的意義就是擴張人生觀。
這幅照片貼得真好,Psyche象徵深度的探討,邱比得(Jupiter, 也就是宙斯)象
徵四面八方的擴張,難怪Psyche給邱比得煩死了,這兩者之間的人生觀
相差一大截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und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甚至於
2009/07/14 12:49

更同意

妳對射手座的描述:

他們喜歡遠眺,
喜歡征服,他們是那種過了今天還有明天的樂觀人士。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4 15:22 回覆:
這一定是你的由衷之言,因為你也是射手座!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救贖的神話與神話的救贖
2009/07/13 21:18
黑月打中了希臘神話的困難之處。色身的美好,是希臘諸神的特徵(除了古老的Titans族或是跛腳的Haephastus等)。殘破的軀體如何彰顯神性?還是不夠完美的肉身就註定黯淡?恰好是出於Titans族的普羅米修斯,超越了「征服之愛」,奉獻於「給予之愛」,才突破希臘諸神的愛感模式。但是他卻為此受刑罰。翔任最近剛好也在思考eros、philia、agape、amor等種種愛感類型喔~^^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3 22:06 回覆:
我對默默無聞的Chiron的興趣遠甚於宙斯,我不知道中文如何
翻譯Chiron,因此把他翻成騎融。
在西方星相學裏,騎融象徵一個能醫眾人百病,獨卻無法醫治
自己傷痛的人物。

我想,希臘神話裏還有許多值得挖掘的特殊性格,希望我們共
同努力用詩歌、散文、小說的方式讓他們跟中文讀者見面。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NetSpider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代擬 艾瓦兄長悼念詞
2009/07/13 20:59
那位小姐(新來的女會員)
也許等待的是另一位 Mr. Right
沒有愛情,就不能昇華為友情?

艾瓦兄弟,你太傻了!

又:人最大的敵人的確是自己。唉!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4 01:46 回覆:
艾瓦兄弟從小看太多古典童話,以為吻醒睡美人是英俊王子的任務....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little soph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穿透了我的靈魂
2009/07/13 04:01
如果不想把自己弄得泥濘不堪,就穿透吧;
穿透他人無心的眼神和有意的言語,穿透一切表象;
穿透曖昧的夢境和模糊的慾望,穿透腦海中層層裹裹的思緒;
穿透時間和空間的界限,穿透一段感情一截回憶;
穿透,是因為知道萬象無常、短暫又虛妄,所有好壞終將過去;
穿透,是一種簡單易學的超能力,練習它是為了保持心思的朗朗無礙;
穿透,是在順境時想:「是這樣啊。」在逆境時也想:「是這樣啊。」。
不在一時一地停留沉溺,我才能穿透自己,才能自在地往前走去。

^ ^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3 19:59 回覆:
只有往前流動的溪水,才能清澈。
只有不斷超越自我,才能進步。
只有勇於放下性格之累贅,才能讓靈魂更加美麗。

與觀音小索飛雅共勉。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宏哥菩薩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魔鏡咀咒
2009/07/12 11:06

射箭的男人

忘了自己是照鏡的男人 

是否忘了魔鏡的咀咒?

射向鏡中的自己

射穿殘缺的靈魂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7-12 19:28 回覆: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面鏡子,很多人卻不願照它,因為怕看到鏡中醜陋
的自己。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