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有時
2020/08/16 09:17:26瀏覽872|回應2|推薦12

「不要怕,剛開始指尖會很痛,練久了,手指頭長繭就沒感覺了喔。」吉他社的學長站在身旁,教我如何按弦,誠懇地說了這段至理名言。我學了三小時,左手四個指尖紅腫麻痛,想到還要歷經長繭的過程,第二堂課就琵琶別抱,跑去參加空有理想卻玩樂性質極高的慈幼社。

過了一學期,在校慶的表演舞台上,穿長裙、秀髮飄逸的女同學,抱著吉他自彈自唱的模樣,簡直是擁有漂亮臉蛋和空靈氣質的才女──Joan Baez的翻版,羨煞我這個吉他社的逃兵。

爾後結婚生子,在家庭與職場間忙得團團轉,青春歲月轉眼消失無蹤。小兒子讀高一時加入吉他社,學得又快又好,每天看他彈彈唱唱,頓時敲醒我沉眠已久的心,決定去住家附近的社大學吉他,想一圓年輕時未竟的夢想。

朋友得知我要上吉他課,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其實我也很緊張,自報名那天起,擔心聽不懂樂理、跟不上進度,每天陷入後悔與懊惱之中。上課前一天,直想打退堂鼓。臨出門前一小時,更是緊張得胃痙攣。

強迫自己出門上課,背著吉他路過寬敞的中庭,長髮飄飄蓮步輕移,看似氣質美好實則心亂得氣血兩虛。快到社區大門口,巧遇甫退休的鄰居陳大哥,笑盈盈迎面走來,聲如洪鐘問我要去哪兒,「去社大上吉他課。」我心虛地回答。樂觀開朗又風趣的他思路敏捷、口才極佳,立刻為我打氣:「太好了!明年準備開演奏會囉~」一番話逗得我哈哈大笑,瞬間充飽百分之百的電力,腳步為之輕盈。

然而效果極短,越靠近社大心情越發沉重,當我硬著頭皮,惴惴不安地走進教室,只見一張張青春洋溢的年輕面孔,像我這樣年過四十的學生只有四位,大家微笑互相安慰:「活到老學到老啊!」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指尖經過兩個小時用力的按壓,已經又紅又痛。最後半小時,老師上完簡單的樂理,接著要我們一起彈奏音階練習,耳畔傳來鄰座年輕人順利爬音階的聲音,而我不是漏拍子就是彈錯音,心中更加慌亂不已。

熬過艱難的三小時,回家後,將上課窘境告訴小兒子,「多練習就會了,不要緊張喔!」他的語氣和我以前鼓勵他練小提琴時一模一樣,又說:「等您學會了,自彈自唱很快樂呢!」

想起二十多年來讓我抱憾不已的吉他夢,下定決心不再浪費光陰。現在請小兒子專任我的吉他老師,小子督促我練琴可嚴格了,常搖頭說:「沒看過這麼不認真的學生。」我雖然跟他耍賴但也不想讓他看扁,咬緊牙根反覆練習,每天照表操課一小時,手指紅腫破皮長繭,真是苦不堪言。

每當我按揉手指痛得哇哇叫,老爺則看了直搖頭,一副何苦來哉的表情,卻也不忘大展笑容為我加油鼓勵。揣著年輕時的夢想,遙望刷刷刷著琴弦邊彈邊唱的自己,將是何等快意啊!我持續地練習,希望能漸入佳境,越來越順手。柔怡小小的圓夢計畫,就從學吉他開始。

PS.我耍賴的內容包括:抱怨兒子的吉他太大(兒子說您身高164公分耶),我的手太小(?),手指太痛沒辦法按緊琴弦,手指痛得連頭都痛了,手腕很痛、大拇指抽筋......

以上發表於2011.10.04的舊格,搭配Joan Baez - Diamonds and Rust,是我夢想學會吉他,最想自彈自唱的歌曲。

新冠疫情期間,有點腦袋的人都知道該如何自愛自重與自律,鄰人也有自覺,搭電梯下樓多數會戴口罩,相遇保持社交距離,減少"群聚"聊天。於是乎以往一到傍晚即呈現大人聊天、幼兒遊戲之溫馨滿園熱鬧滾滾的中庭,整個二月到五月中旬,呈現前所未有的冷清—此乃"必須且高水準"的表現。

六月初,生活恢復常軌,習慣在夜晚11點廚餘回收關門前倒垃圾,總會遇到幾位相同作息的固定面孔,例如在運動器材前努力不懈的陳大哥。疫情期間不易相遇是正常,但算了算也好幾個月沒碰面,這會兒總該露面了吧?我心裡叨念著。

6/9

Line給他的三妹(我先跟三妹熟識並當鄰居,數年後陳大哥搬來社區才認識),三妹說大哥連日高燒,前天轉院至台大。或許心有感應,從未在Line裡問候大哥,卻正巧問了。

雖然嚇一跳但毫不擔心,「把病交給醫生,把命交給菩薩」,是聖嚴法師的開示,十年前看過便謹記在心。何況陳大哥一向注重養生,雖有慢性病但尚稱健朗,不曾聽聞有其他病症,因此我們並不擔心。

醫生太忙了,排定住院一周後開刀,但血液有細菌,發炎高燒打抗生素,再延一周。他的三妹說「腫瘤壓到胃,吃不下」。唉!我曾盲腸炎開刀原定第三天早上出院卻住院八天,身體飽受痛楚之外,光是住院就夠讓人胃口不佳了,這點完全感同身受。

6/22

歷經七個多小時的大刀,切除兩拳頭大的部分臟器與腫瘤,血淋淋的照片看了心驚,然而大哥復元神速,「醫生原本預期需住3~5天加護病房,沒想到住一晚即轉普通病房,且起床練習呼吸、可玩手機,可見平日運動有功,大家直呼神蹟」,那晚我與三妹在中庭聊到深夜,她眉飛色舞而我笑開懷。

疫情期間醫院管控探病,何況我覺得向來注重服儀的大哥絕不願以病容示人,於是我們間接表達關心,盼著等他出院再前往家中探望。

7/17

雖然偶爾碰到三妹或她老公會聊幾句,但還是掛心,昨夜感到心神不寧,近中午丟出訊息:「大哥還好嗎?該出院了吧?」

她回:「我哥早上9:29走了,昨夜突然動脈大出血,搶救一晚無效...」連續三則訊息出現在頁面,我突然頭昏眼花,彷若不識字般,難以理解內容,來回努力讀幾遍,一陣暈眩。

又傳來文字:「昨晚我哥10:56還在傳賴,現已躺在冰庫,令人無法接受。今天也剛好是他農曆生日。」

當下呆愣半天,連請她「節哀」二字都不想寫,深深感到這兩個字實在太假了!

陳大哥享年69歲。一直以為他大我一輪,那天才知不只。

大哥走了,最先想到大嫂。她是我見過最賢慧與最溫柔的女性,溫順嫻靜,以柔克剛,不但收服威風凜凜大男人主義的老公,也讓四個精明能幹恰到外太空的小姑服氣得不得了。

大哥少年失怙,小妹尚在襁褓(與我同齡),其三妹與我先當好友再當鄰居,我常去她家喝咖啡,提及童年往事,笑言最怕18歲即擔責養家的大哥,大哥下班回家會叫排行老二的弟弟以及四個妹妹立正站好,神情嚴肅的檢查作業以及訓話。她比劃著手勢:「五個小孩階梯似一字排開,大哥眼睛一瞪,很兇的!」揣想大哥圓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在日式宿舍巡查,五個小蘿蔔頭大氣不敢喘的模樣,很是逼真。他們幾乎是哥哥養大的,長兄如父,是一家之柱,數十年後往事當故事,悲苦歲月盡付笑談。

8/7

多年來三不五時與暗光鳥大哥在深夜的社區中庭相逢,有時我倒垃圾看見他在運動,有時我運動碰到他拉著水管澆花,或手持杓子和水桶,來回數次,為擺放在中庭角落一盆盆植栽澆水。有次他得意洋洋指著比人高數十公分的金桔:「這棵是我貢獻的」,才恍然大悟這片盆栽聚落,原來是住戶因各種因素棄置形成的。

這兩周路過時經常想,會不會在中庭遇到他。

8/15

深夜一點半想起隔天有貨到付款的快遞,跟呆頭鵝交代一聲後下樓拿錢給警衛。夜半寧謐,涼風徐徐,走路很舒服,從社區前門大步行至後門,距離恰恰一百步。臨時起意疾走繞二十圈,流點汗,回家再洗一次澡就好。

1、2、3、4...我專心數著步伐,繞著繞著就走神了,「說不定會遇到大哥喔~~」兩週來不時冒出這念頭,每當在中庭散步時。

不只一次幻想著、預習著,遇到他時要如何打招呼。

其實很簡單,就跟往常一樣啊,高舉右手揮舞,燦笑:「嗨~大哥,好久不見...」

*放出來透氣的幾篇皆與陳大哥有關。拜拜、旅遊、夜晚...

生命很脆弱,走進醫院,有時會躺著出來。才壺腹癌一期,誰知就此告別人間。

我非教徒,然,讀傳道書第三章的文字總感特別慰藉。

珍惜擁有,把握當下,和解、和好、和平。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

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

殺戮有時,醫治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

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

拋擲石頭有時,堆聚石頭有時;懷抱有時,不懷抱有時;

尋找有時,失落有時;保守有時,捨棄有時;

撕裂有時,縫補有時;靜默有時,言語有時;

喜愛有時,恨惡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oey99&aid=147706509

 回應文章

終南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1/03/08 08:44


柔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20/09/10 06:13

是我喜歡的歌,就...放出來聽。

時隔多日,前篇回訪若有疏漏,敬請格友海涵,柔怡力有未逮,萬分抱歉~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