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隔牆花(完結篇)
2005/12/03 14:37:15瀏覽398|回應3|推薦16
    我放下電話,氣憤鬱結在胸口流竄,一口一口吞噬著我的心肝、脾、肺、腎。對於秀峰的態度,從沒有過這樣覺得不能接受,似乎是第一次的不能接受。以往,我真的從沒有過不滿嗎?不!不!不!矛盾、不安、煩躁煎熬著我的心,我很想哭,卻又更為自己有這種情緒而恨起自己來。煩亂中把腳步移進廚房裡。青綠的菜心洗好了晶瑩地剩在隔水器中,湯鍋中輕慢冒著絲絲白色的熱氣,兩盆紫羅蘭寂寥地守在這廚房的窗台上,燈下,紫色花瓣上那銀光絨毛面彷似寂寞的霜。在玻璃窗隔離了的世界,窗外是別人窗戶透出的一格子一格子密密的燈火,遠處小小的休憩地有人和狗兒在嬉玩散步,城市燈光閃爍,在我這個窗外包裹著千種萬種的溫情和熱鬧。而我......  

Sam,媽咪現在真的很想念你!你知道嗎?你現在正在做著甚麼事呢?我煮了你跟爸爸都喜歡的青紅蘿蔔豬骨湯!青紅蘿蔔豬骨湯?青紅蘿蔔豬骨湯?誰又再需要我的青紅蘿蔔豬骨湯了?誰又在乎我的青紅蘿蔔豬骨湯了?我一手把湯鍋捧起,手法靈利地把湯嘩啦一聲倒進洗滌盤裡去,熱氣翻滾撲面,熱湯飛濺,點點灼痛我雙手背,蒸蒸熱氣向天花頂不斷冒升,熱湯從湯料間在去水口流走,再忍不住自己的眼淚。我幾個月來沒為自己而哭過了!對上一次當然是為要跟Sam暫別而落淚,最傷心的一次是十二年前父親離開的時候,最近一次不為自己而流的眼淚是在上星期重看張艾嘉主演的『天長地久』DVD時。

我魂魄出竅地回到廳中的湖水藍色的真皮沙發上,緊緊抱膝而坐,淚斷續地落下,出發點卻漸漸模糊了,最後,似乎只是單單為了這一室的寂寞而流淚,迷糊間忘記了牆壁另一面的Co Co所引發的原因。失神中也不知何時已經曲著身子側臥在沙發上了,朦朧間被一串嘟嘟的電話鈴聲驚醒。

   「喂!媽咪!」

  是Sam,且還是只有他生病或遇上有待我代為解決的事情的時候才會用上的撒嬌語調。

  喔!我的心肝寶貝兒子Sam 

  頭腦在一秒間完全清晰過來,立時看看放在小几上的水晶電子鐘。「Sam,怎麼啦?」抹擦眼角殘餘的淚痕,感覺手背上被熱湯濺燙後的灼痛。

  「拉肚子兩天,醫生吩咐留在宿舍休息,口淡口乾的想起媽咪你的湯水來,尤其是那個青紅蘿蔔豬骨湯,很掛念那味道喔!」他撒嬌說。

  「甚麼拉肚子也不立即打電話回來給我呢?好點了嗎?那麼,這兩天吃甚麼呢?有發熱發冷嗎?是吃錯東西嗎?是著涼了嗎?」連珠炮法我掛慮的問題,想起廚房洗滌盤裡的青紅蘿蔔豬骨湯,自己一時衝動地把Sam現在最想喝最掛念的青紅蘿蔔豬骨湯一傾如瀉地糟蹋了!

  「喂!不要傻啦,媽咪。只是拉肚子吧了,吃過藥今天已經好過來了。立即告訴你有甚麼用?不是立即看醫生才有用嗎?吃了兩天麥皮和麵包口淡吧了!你別太緊張了,我下次不跟你說了!」他唬嚇我,又安慰我。

   對喔!告訴我又有何用呢?就連他現在病得口淡口乾,想起我的湯水來,我也不能為他送上。我把他渴望中的青紅蘿蔔豬骨湯都傾倒了,就沒傾倒,也不能親手送給遠在美國的他吧!一下子,我覺得自己是一個無助又不稱職的母親。淚水又要掉下來。

  「你聖誕節回來時,媽咪天天都煮你喜歡的湯,煮你愛吃的菜。你上次說的那種芝士蛋糕,我現在會做了呢!我做給你吃。」我心痛著兒子,酸苦中有種甜蜜地這樣跟他說。

  他嘰呢呱啦說出一大串食物的名字,我是用心的記好,沒聽過和不會做的尤其用心記緊名字,和他快速形容下的材料,好待掛線後立即開始搜集資料,學習烹調。Sam東拉西扯的說,我安心知道他明顯沒病得嚴重,心情在他的快活語調中酸甜苦辣地回轉翻滾。

  掛線後又是一室寂寥,家中有種過份的寧靜。廚房裡洗滌盤內冷卻了的湯料也傳遞著一種孤寂。窗外,城市的燈火稍弱了,夜的氣味吐著緩緩睡眠的氣息。 

響起大門的開啟聲,我有點賭氣地留在廚房的窗邊看夜色。

「噢!這麼晚還在煮吃的?」秀峰經過廚房時這樣問。見我面上一副陰晴不定,他微一遲疑,監貌辨色地走進廚房來,一面疲累地輕笑問:「有甚麼好吃的?」

我為他這種突然的體貼和那一臉疲憊立即又心軟了,原先心裡的怨氣消了大半。

「哎呀!這個湯......?」他一臉意外地看著洗滌盤裡冷卻了的湯料殘渣。「回來時就一直想著這個湯來呢!」滿臉可惜和失望。「倒了?為什麼?」不解地問我。

我再次為這個因一時之氣而報銷了的青紅蘿蔔豬骨湯感到後悔莫及。 卻裝著冷淡地說:「家裡飲了十幾年的湯有甚麼可希罕的?你不是忙著要和Co Co上大陸工作了嗎?今晚我打電話給你才難得可得你知會我一聲,幾碗青紅蘿蔔豬骨湯給你送行,你回來也未必記得喝吧?」

Co Co?誰說跟Co Co上大陸工作的了?怎麼樣了?你從不過問我的工作的呀?我要出門工作時,不是一向也是這樣的嗎?」

「對呀,一 向都是這樣的!你一點都沒覺得有問題的吧?我一向就只是等著你的最後通牒。現在,連C座的李太都比我更早知道你要跟誰個出門工作去了。」想起日間李太那一面得意的神情我又莫明地氣憤了。

 Co CoC座的李太?」他發出彷似如夢初醒的一聲,噢!失笑說:「你真沒來由的吃錯了醋!」轉身就往房間去。掉下我不知所措地生氣。

沐浴後的秀峰擦著頭髮跟我說:「好太太,『水之纖柔系列』,香港共有三個主要模特兒,Co Co是其一,只擔任了一輯硬照的拍攝,拍出來的效果真的如水之纖柔和嫵媚,不過,最後大多還是會放棄使用。」 

「放棄使用?為什麼?說得效果這麼好,怎麼又會考慮放棄使用呢?」意外中是一種幸災樂禍的心情 。

「我們考慮是否應該用真正的女人來表達『水之纖柔』」他若無其事,輕描淡寫說,把電風筒起動,一手輕撥著濕髮。

我在電風筒的聲響下一時會不過意來。

電風筒停下來,秀峰說:「明白嗎?我的好太太,我對男人或從男人變過來的女人沒興趣。」

「男人?從男人變過來的女人?」我掩口失聲輕叫!原來如此!

驚愕中又加上一句:「怪不得看上來就有那裡不一樣的,好像就是太美了的一樣。不,應該說是過份柔美的不自然,對!是不自然。」我很肯定地這樣說,好像找到了一個尋找久遠而未能尋得的答案一樣,很是滿意,又立時安心。

「好太太,那麼我明天出門的衣服、用品準備妥當了嗎?」秀峰沒好氣地問我。

「唷!你沒早說,我又忘了準備......。你就是這樣的,每次都搞得我手忙腳亂的,你不可以早幾天告訴我要出門工作嗎?」我氣急敗壞中忙著拉旅行皮箱,把西裝、恤衫、領帶、襪子、手帕、證件、鞋子、整理疊好。也是習慣了他多年來這樣的緊急操練,衣服和一概所需用品,瞬間整理得一一齊備。

他沒有理會我那個要『提早通知』的要求。我又順順貼貼的把一切準備妥當。一切一如往昔。

他突然過來拉著我的手捉狹的說:「好太太,你真奇怪 噢!我出外工作你不擔心我去偷歡,卻無聊地吃起隔壁的醋來。我真要偷吃也偷遠一點的,在街坊前怎可以不給你留這個面子呢?」他得意地取笑我。

「都是那些太太啦,尤其是那個C座李太,把我搞得神經兮兮的!我又見那個Co Co總嗲聲嗲氣的總有需要男人幫不完的忙,就......就不能安心 了!你怪不得我的。 不過,實在你每次出門工作我也不是完全能放心的,只是沒法!」說到這裡,此刻,我又擔憂起來。

秀峰一手拉過我,緊緊的摟著。在我耳邊輕聲笑說,那麼,現在先來偷一下!隨手把房燈關去一大半。

在秀峰的懷中,我立時化作溶化中的綿花糖,鬆軟香甜地。可我腦海中依然盤旋著那凋零在洗滌盤裡的青紅蘿蔔豬骨湯料,和手背上被熱湯濺燙後的灼痛。

   ()

 作者:蔡青樺(心雨)。生於香港。愛讀愛寫愛狗和酒。

未得同意,請勿隨意轉載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116625

 回應文章

住在G/F的女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
2005/12/04 19:26

哈哈~我筆下(應說鍵盤下)少有的好結局!

女人心都是細膩又敏感的!


青樺

鮪魚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看完啦
2005/12/04 08:59

看完啦

嚇了一身汗呢,幸好有好結局


有2006月曆桌布下載啦1-12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好結局
2005/12/03 15:04

嚇死我了

一把冷汗陪我看完

哈哈哈

關燈

蓋棉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