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9.01.24
2019/01/24 15:35:39瀏覽473|回應0|推薦16

過去,某某名人過世,像是聽歷史課;

近來,某某名人過世,像是聽社會課;

哪一天,死亡或許會像是體育課,由我們親身實踐與體驗。

 

但想想,死亡與我的距離,似乎不像是隨著年歲增長而等比靠近,那樣地可以預期;

更像是,數十年來與它如平行世界裡的兩個陌生人,一夕之間,突然就親近起來,貼近到連呼氣都能感受到的那樣的距離。

 

年紀小時總著迷於挖掘各種瀕死與來生的故事。

長大後漸漸明白,原來,那是因為人類對死亡的瞭解是如此地少。

 

對自然的崇敬,讓我可以擁抱死亡是自然歷程的這項認知,但卻無法消弭內心對於死亡的恐懼。

難怪如此多人前仆後繼地想鑽研生死,那肯定是因為,一旦參透了「死後」是什麼,獲得解答,對未知的恐懼自然解除,對吧?

 

天堂地獄、六道輪迴、抑或是化為虛無。

彷彿站在角色扮演遊戲的始點,有各類身分代表任我挑選。

但無論選了哪一職類、開展了多少不同的修練,似乎是,不會改變的是,這場遊戲的結局。

十年前,十年後,恐懼依然存在,無解也依然存在。

 

那些迷惘的時候,我把難題交還給時間及信念。

我相信到了那個時候(我的死亡),我已有足夠的智慧,讓我不再受困於無意義的恐懼。

只是每次走回這道關卡,總還是不免推門進來晃晃,心想著,或許這次就破解了不一定(笑)。

 

想起第一次排隊做跳傘練習。

明知道不會有事,但真的是若再多想一些就永遠跨不出那一步。

或許,面對死亡能無所畏懼,需要的是不假思索,而不是思索出一個答案。



( 心情隨筆雜記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ristJ&aid=1243269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