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主媒你到底累不累?
2022/05/20 18:53:40瀏覽936|回應0|推薦0

布蘭登·史密斯(Brandon Smith)2022年5月19日
《別再裝了:烏克蘭是場代理戰爭,只會把戰事無線擴大》
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初,我在《混亂中的秩序:烏克蘭衝突如何為全球主義者謀取利益》(Order Out Of Chaos: How The Ukraine Conflict Is Designed To Benefit Globalists)一文中認為,美國的靴子將在幾個月內踏上烏國。但我錯了;因為事實證明,美國和歐洲的軍靴早已落在當地了。烏克蘭從一開始就是場代理戰爭。
說真的,什麼是代理戰爭?就是俄軍入侵烏時,烏士兵中夾雜着西方的「顧問」,很可能是美歐的特種部隊,更不用說美情報人利用國防部掌握的所有信息收集技術。換句話說,俄軍正被西方所殺害。一些親烏人可能會問,這也是個問題嗎?
為了理解這種情況的嚴重性,我們必須首先考察歷史意義。
歷史上最接近烏事件的是越南,當時該國的共產主義不斷得到中共的武裝,甚至一些部隊以及蘇聯的貨幣和技術援助。越南基本上是西方和共產主義之間的一個「安全」競技場或籠子比賽;在那裏,典型的參與者可以進行鬥爭,而無更大的核交換風險。當美國人為了一場不需要存在的衝突而犧牲時,全球主義者就能放鬆坐下來,欣賞這場表演。
烏的情況類似,但這次的賭注更大。這可能就是主媒和白宮一直全面否認烏根本是代理戰爭,並一直淡化西方軍事複雜參與的原因。事實是,如果不是因為俄並沒有真正面對烏;它面對的是一支由美歐支持元素提供情報、武器裝備和可能的直接動能支持的代理部隊,烏現在已完全淪陷了。
我在3月2日發表的文章《烏克蘭認識到武裝公民的價值,但為時已晚》(Ukraine Learns The Value Of An Armed Citizenry, But Far Too Late)中指出,在俄軍隊迅速穿越頓巴斯時,烏在最後一刻制定的「民兵」計劃來充當旁觀者。愚蠢主媒表現得好像只接受了幾週訓練的公民就能在戰爭中發揮某種作用般;但簡直一派胡言。在我看來,叛亂的說法是為了掩蓋已到位的訓練有素的西方勢力和先進的反坦克和防空技術。正如我在那篇文章中所說:
「今天,隨着俄的入侵,烏甚至沒有基本的(防禦)措施。他們能否擋住俄軍,取決於美導彈系統如『標槍』等,這些導彈正源源不斷地輸送到烏軍中。」
「此外,烏軍用來伏擊俄裝甲縱隊的方法相當先進和熟悉。我懷疑現在烏當地有外部軍事『顧問』(也許是美顧問)的可能性。先進的游擊隊式伏擊戰術和結果看起來類似於經常給綠色貝雷帽或SAS的訓練。英國確實在1月向烏派遣了反坦克武器和一小群『培訓人員』。」
「也許我搞錯了,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如果這種顧問團隊被發現參與戰鬥,那將是外交上的災難性事件...」
在我寫完這篇文章後不久,一連串的信息洩露顯示,美歐的軍事參與程度遠比我想像的還要深。
法國記者、《費加羅報》高級國際記者喬治·馬爾布魯諾(Georges Malbrunot )從烏回來後透露,美「直接負責」當地的戰爭。他補充說,他和志願者「幾乎被官員逮捕,」然後被迫簽署一份「直到戰爭結束」的合同,該合同剝奪了他們向公眾講述所目睹情況的權利。
馬爾布諾引用了一個法情報來源,他還在推特上說,英SAS部隊「從戰爭開始就在烏,美三角洲部隊也是如此。」
這一點從「烏克蘭」部隊為阻擋俄的前進而採取的先進戰術中顯而易見,但第一手資料證實問題是真實的。《紐約時報》和其他媒體一直在發表罕見的承認,美參與了與烏的情報共享,這直接導致了多名俄將軍的死亡,以及部隊運輸機和俄旗艦《莫斯科》號等主要軍力的破壞。
與此同時,五角大樓官員和拜登不斷地否認烏是「代理戰爭」。如果這不是代理戰,那麼不知道什麼才是了。沒有美、英和歐盟的參與,就沒有戰爭。它早就結束,烏早就已經投降了。
人們或能爭論這是否是好或壞。正如我在多篇文章中提到的,我沒有任何感覺,因為整個事件似乎是對更重要的全球經濟衰退和通貨膨脹危機威脅的一種轉移。這裏需要記住的是,這確實是一場代理戰,美歐軍事勢力在烏當地的存在可被俄用作理由,將他們的行動遠遠擴大到頓巴斯地區以外。
不僅如此,它還為直接針對美歐的更廣泛戰術提供了理由。例如,代理戰使俄能合理地主張完全切斷歐盟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而歐洲約40%的能源需求是依靠這些資源。它為俄的經濟戰略提供了理由,包括與中國結盟,以切斷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而且,預計由於俄烏局勢,今年某個時候會發生網絡戰攻擊。至少,這種攻擊將嫁禍於俄中,無論他們是否真的應該負責。
美歐軍在烏的存在是否意味一場全球核戰迫在眉睫?這是不可能的。就像越南沒有導致俄、中和美之間的核戰一樣,儘管越共從蘇聯和中共處得到穩定的補給和訓練,全球核戰從烏爆發的可能性也很小。相互毀滅並不符合全球主義者的利益,至少如果他們希望絲毫不預測結果的話。
也就是說,在這十年中,在世界某個地方的區域衝突中看到至少一個蘑菇雲的話,請不會感到驚訝。另外,世界大戰不一定要變成核戰才是災難性的。
可悲的是,由於荷里活電影的影響,大量的人對三戰的實際情況產生了錯誤的概念。娛樂媒體總是將三戰描述為發生在一瞬間,在這一刻,導彈發射,毀滅一切,然後由倖存者組成的破碎文明留下來收拾殘局。他們從未展示過的是場漫長的金融消耗、供應鏈中斷、網絡攻擊和曠日持久的地區戰,在此戰役中,美軍人被運往海外送死,除了假裝這些領土爭端在某種程度上是「我們的責任」之外,沒有其他目的。
我在烏看到的是一場不同於以往的戰爭的開端;在這場戰爭中,武器主要是間接和金融的,而不是動力。由於全球貿易的相互依賴性,許多西方國在這種衝突中完全沒有抵抗力。我們沒有能力反擊,因為我們的經濟體系是圍繞着一種要求我們放棄國內生產,而依賴其他國家的資源和工業的模式建立的。
這一點在我們與中共的關係中從未如此真實,中共控制着進入美國所有出口貨物的20%左右。中與俄緊密結盟,這一點不會改變,因為他們知道,西方對此無能為力;其中涉及的經濟槓桿太多。此外,烏事件可能是中共入侵臺灣的前奏。
如果這是個計劃,那麼中共將不得不等待季風季節後的最佳天氣條件,就是在9月的某個時候。屆時可能將從導彈轟炸和基礎設施攻擊開始,隨後在10月初的某個時候進行兩棲攻擊。
烏代理戰是未來歷史上的一個關鍵時刻(還有可能入侵臺灣),因為它為夢想「大重置」的全球權力利益集團提供了將他們多年前製造世界性經濟危機卸載到「命運之潮」的能力。他們可以說,崩潰的發生只是因為主權國家的傲慢和「無意義的邊界」。如果美歐直接參與了對俄軍的殺戮,而且這一點被廣泛曝光,那麼俄方面的敘述就會變得清晰,西方就會變得模糊不清了。俄的直接報復變得合乎邏輯和理性,而不是像主媒所說的那樣,是一個由瘋子領導的國家的瘋狂反應。
歌舞伎劇院的雙方都必須覺得他們有理由將一場小規模戰爭升級為一場世界大戰。這就是一直以來的運作方式。當工人階級人口有點太不守規矩,而反叛建制的威脅就在眼前時,精英就會發動戰爭。這就像時鐘一樣。這種策略削弱了普通民眾,削弱了可能對統治階級構成威脅的戰鬥年齡段人口數量,並製造了足夠的恐懼和驚慌,以說服公眾交換更多的自由。
現在的通病是美歐的人口,以及在某種程度上俄公民,以及他們如何回應。一個老笑話是:「如果他們舉辦了一場戰爭,但沒有人出現在戰場上怎麼辦?」這是現在的潛在現實,因為烏問題發展到什麼程度掌握在公眾手中。大多數美國和歐洲人願意把他們的兒子,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是女兒送到頓巴斯去戰鬥和犧牲嗎?俄公民是否願意在烏邊界以外的地方戰鬥和死亡?
最近很多人都在大談特談,但這真的是他們準備戰死的山丘嗎?我認為不是。為什麼呢?因為內心深處,大多數人都知道這場戰爭是場鬧劇,是邪惡精英在全球棋盤上的一場遊戲。他們知道,戰爭的原因並不純粹,無論是哪一方。他們發出有利於烏的美德信號,但他們永遠不會願意去為烏的土地冒生命危險。他們也不願意為烏冒上家人的生命危險。
我懷疑全球主義者現在已知曉這一點,因為他們的說法從試圖說服美需要公開的軍事介入轉移到了其他方面。他們將轉向衝突的經濟方面,希望財政災難能迷惑公眾,使他們更願意支持明天更廣泛的戰爭。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4377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