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看世界:國際關係】黎蝸藤《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中國在俄烏戰爭是贏家還是輸家?為何不敢明言為俄國撐腰?
2022/08/20 13:38:54瀏覽104|回應0|推薦0

黎蝸藤《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中國在俄烏戰爭是贏家還是輸家?為何不敢明言為俄國撐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黎蝸藤從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開始研究俄烏衝突,對其歷史背景、相關的國際條約與法律、參與各國的政治、經濟條件都有專精的研究。對於各種常見的盲點與謬論,黎蝸藤皆逐一提出清晰有力的辯駁。

文:黎蝸藤

第22章 中國的如意算盤:中國真正的「中立」嗎?

為什麼中國為俄國撐腰,但不敢明言呢?

既然中國為俄撐腰,那麼為什麼還要反覆強調「中立」呢?

這也有幾個原因。

第一,由於西方非常團結,而且強烈反俄,並祭出史無前例強大的制裁措施,要求各國站隊。

中國能堅持中立、不選邊已經不容易,如果明目張膽地支持俄國,就會徹底和西方鬧翻。歐美現在還有實質的「長臂管轄能力」,中國尚無準備和西方完全決裂,所以無論實際怎麼做,表面中立還是對中國更有利。這也符合中國一貫的說一套、做一套的作風。西方對中國的做法也心知肚明,所以底線就是中國不能向俄國輸送武器,不能向俄國提供軍事援助。雙方保持一種平衡和默契。

第二,中國道義上對烏克蘭有虧。

烏克蘭和中國的關係其實相當不錯。在蘇聯解體後,中國軍事科技突飛猛進,主要的動力就是從烏克蘭那裡買來了很多蘇聯先進的軍事科技。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中國的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就是從烏克蘭低價買來半成品(船身)和所有的設計藍圖,再學習而建成的。其他的軍工技術包括燃氣輪機、戰鬥機、軍艦、潛艇坦克等不一而足。

正因如此,在2013 年12月5日,中國和烏克蘭簽訂了《關於進一步深化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在回顧友誼、宣布提升合作關係之外,聲明還規定:

「雙方強調,在涉及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的問題上相互堅定支持是兩國戰略夥伴關係的重要內容。雙方相互堅定支持對方根據本國國情選擇的發展道路,支持對方為維護國家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保障政治社會穩定,發展民族經濟所做的努力。」

「中方根據聯合國安理會第984號決議和1994 年12月4日中國政府關於向烏克蘭提供安全保證的聲明,承諾無條件不對作為無核武國家的烏克蘭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並在烏克蘭遭到使用核武的侵略或受到此種侵略威脅的情況下,向烏克蘭提供相應安全保證。」

前者規定,中國支持烏克蘭的國家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後者規定:中國對烏克蘭在遭遇「核威脅」時,向烏克蘭「提供相應的安全保障」,中國傳媒當時更歡呼,中國可以向其他國家提供「核保護傘」,是中國強大了的標誌。

然而,到了幾個月後(2014年2月),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被搶,領土完整被損害,中國沒有支持烏克蘭的領土完整。這份《聯合聲明》彷彿成了「歷史文件」。

烏克蘭放棄核武,核心的文件是1994年《布達佩斯備忘錄》,由美俄英烏四方簽訂。但中國在烏克蘭放棄核武的過程中也有角色。正如上述引述,中國在1994年12 月4日向烏克蘭提供「安全保證」(國務院公報1994年第29號)。因此,如果說烏克蘭放棄核武是被「忽悠」了,那麼俄羅斯固然是最大的「忽悠者」(它是搶人土地那個),美英沒有盡維護的責任算是「小忽悠者」,那麼中國作為核大國,沒保障烏克蘭的安全,也是「忽悠者」之一。

更何況在今年年初,五個核大國還剛剛發表聯合聲明,宣告「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這句話還是習近平的知識產權),但現在俄羅斯已赤裸裸地發出了核威脅,把兩個月之前的文件就當作「歷史文件」。那麼中國是否譴責俄羅斯?是否可向烏克蘭提供「安全保障」?中國又顧左右而言他了。

第三,與中國傳統立場相悖。

中國經常把大道理放在口上,自己是否照做是一回事,但作為發展中國家領袖的話語,這些大道理不能丟棄。但偏偏俄羅斯所作所為都和中國的大道理相悖。

中國說「反對使用武力」,但俄羅斯現在公然侵略。

中國說「國與國之間不論大小一律平等」,「不能恃強凌弱」,然而,現在俄羅斯因為自己力量大,就欺負弱國烏克蘭。(雖然中國後來發展出「弱國也不能欺負強國」,但終究是非主流的話語)。

中國說「在聯合國框架解決政治紛爭」,但俄羅斯根本沒有把紛爭放上聯合國。對比美國,雖然當年攻打伊拉克爭議很大,但畢竟在聯合國討論了好久。可是俄羅斯從來就把聯合國看作一個擺設。

中國說「公道自在人心」,「少數國家說了不算」,但現在絕大多數國家都譴責俄羅斯,俄羅斯顯而易見才是少數國家,公道人心都在烏克蘭一邊。

中國說「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但俄羅斯開戰未幾則發出核威脅。

中國說「不能干預內政」、「反對分離主義」、「反對民族自決」,但俄羅斯挑動烏東兩國共和國以民族自決的方式分裂出去,還公然承認這兩國獨立。如果中國支持俄羅斯了,那麼以後美國支持台灣獨立,支持新疆西藏民族自決,豈非就可以援用?

可見中國如果支持俄羅斯,就會完全被自己的話打臉和「挖坑」。

第四,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就有當年日本侵華的既視感。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與當年日本侵華高度相似。日本先占領滿洲,等於俄羅斯奪取克里米亞。日本在內蒙古扶植「蒙疆聯合政府」,在華北鼓動「華北五省自治」,可以類比在烏東的兩個「共和國」。現在全面侵略烏克蘭,當然就是日本「全面侵華」的對應版了。

不但進程類似,就連藉口也差不多。普亭說的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都是文化統一體,相當於日本當時鼓吹的黃種人同文同種。普亭說的克里米亞和烏東兩共和國是俄羅斯人所以能獨立,這和日本把日文、蒙文、朝鮮文、通古斯文說成阿爾泰語族,所以日本有義務輔助他們相差不遠。普亭說的俄羅斯才是東斯拉夫文化的正宗,就彷彿日本當年說日本文化源自唐朝、自己才是「華」文化的正宗一樣。普亭說烏克蘭是美國的棋子,正如當年日本說中國被美國利用成為威脅日本的工具。普亭說俄羅斯被逼到角落,就和當年大日本帝國被逼到無路可退一樣。

就連烏克蘭和俄羅斯談判,要求歸還克里米亞和烏東,也彷似當年《開羅宣言》「滿洲、台灣和澎湖列島必須歸還中華民國」。

如果一邊反對日本侵中,一邊支持俄國侵烏,這不是精神分裂是什麼?

第五,中國政府始終諱言,俄羅斯是歷史上對中國傷害最大的國家,而其根本原因就和現在侵略烏克蘭一樣,俄羅斯一直是一個對土地最貪婪的國家,還動輒對中國進行核威懾。

俄羅斯從17世紀就開始蠶食、吞併和分裂中國的土地,幾個世紀以來,讓中國損失超過三百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是釣魚台面積的五十萬倍。俄羅斯搶奪了中國在日本海的出海口,直接剝奪了中國在北方的所有海洋利益,極大阻礙了中國成為海洋強國。俄羅斯在歷史上是蒙疆問題的幕後黑手,蒙古獨立是蘇聯策劃支持的,新疆的東突運動(即「三區革命」)就是蘇聯當年一手扶植的。

至今,俄羅斯還占據著一直沒有在條約中被割讓的庫頁島。俄羅斯在歷史上對中國人民進行了無數次大屠殺,在戰後對東北人民又展開了大規模的搶掠和強姦罪行;在戰後,蘇聯在邊境上陳兵百萬,並對中國進行核威脅,只有在美國聲言捍衛中國時才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最為關鍵的是,俄羅斯到現在還從來沒有為以上種種對中國人民造成嚴重傷害的行為而道歉。因此從歷史上看,一個強大而掠奪成性的俄羅斯在中國的北方是對中國的致命威脅。

不但歷史真相如此,中國共產黨自己寫的書也這樣說。在1970年代出版的四卷本《沙俄侵華史》堪稱集大成之作。其實即便在中國,也有很多人對「精神俄羅斯人」不滿,無非就是這些言論通通被封殺罷了。

第六,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時還貌似擺了「習大大」一道。

從種種跡象看,普亭的侵略計畫,習大大可能也被瞞在鼓裡。這有幾個證據。

一、 中國各界緊跟俄羅斯宣傳「美國煽風點火」,嘲笑美國情報警告俄國入侵是「災難性失敗」、「狼來了」,俄羅斯一侵略,這些宣傳通通被打臉,淪為笑柄。

二、 外長王毅不斷把「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放在嘴上。即便在俄國承認兩傀儡共和國後,習大大和普亭通話之後還強調五點主張,「領土完整」就是第一點。然而,中國又不承認俄羅斯侵略,也不承認俄國分裂別國。誰都看得出這是「指鹿為馬」的國際版,只能說中國外交部臉皮夠厚,正所謂「你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對方」。

三、 中國從未想過撤僑,還抨擊美國的撤僑會加劇緊張局勢,到打仗了才剛剛鼓吹「中國護照最好用」,隨即駐烏大使館又說撤僑有實際困難(空域都封閉了),要在烏同胞耐心等候,導致滯留在烏克蘭的中國人都在罵。

簡單說來,很可能普亭在北京和習大大商量時,確實明示暗示自己不會入侵,中國才大肆宣傳,撤僑也不積極。如果普亭說了會侵略,那麼中國方面「不封頂」的合作宣言估計也不會發出來。6月中,最先說出「中俄關係不封頂」的中國外交部副部長,長期從事對俄事務的樂玉成,被調任國家廣播電視總局副局長,正式調離外交系統。其調職進一步證實了這種判斷。

樂玉成本是外交部排名第一的副部長,很有希望更上一層樓成為部長。而他被調職的同時,廣電總局的正部長也換人,這幾乎也宣告了樂玉成在廣電總局往上升遷的機會也很渺茫。因此,儘管在級別上只是平調,但一般認為他被降職,很可能就是為在對俄關係上判斷錯誤以及說了過頭話而被處理。

即使開戰之後,普亭也不見得尊重習近平,否則就不會把習大大發明的「核戰爭打不贏也打不得」拋諸腦後。烏克蘭和俄羅斯的談判,西方媒體能進入報導,但中國的CGTN記者居然只能「按圖索驥」終於找到會議地點外,還不得進入。俄國外交部不顧中國的尷尬,屢屢把力圖維持表面中立的中國拖下水,同樣令中國尷尬。中國對俄羅斯一系列的行為肯定也是不滿的。

中國在俄烏戰爭中是贏家還是輸家?

首先必須毫不遲疑地指出,戰爭對中國利弊影響最大的變量就是戰爭進程。

假設當初俄羅斯一出兵,烏克蘭就潰敗投降,歐洲和美國對俄羅斯的侵略行為大為驚怒,調派重兵防範俄羅斯。這對中國當然是非常利好的事。因為如此一來,美國的精力就會被吸引和牽扯回歐洲,在亞太地區的精力自然減弱,這會給處於「東升西降」的「重要戰略機遇期」的中國,再來一次十年左右的喘息空間,一如當初阿富汗戰爭把美國拖入中東一樣。而且由於俄歐俄美交惡,俄國必然會和中國更接近。

然而,戰爭進行到現在,普亭原計劃的閃電戰或者斬首戰的夢想已破滅。接下來有三個情景。

第一種可以稱為「短期結束情景」,即戰爭在短期內結束(比如幾個月到一年之內),但俄國的政權維持不變(普亭繼續掌權)。這又分三種情況。

,俄羅斯仍然能在短期內取勝,這對中國的影響還主要是有利的。理由和「烏克蘭潰敗」差不多,美國也必須把更多的兵力放在歐洲。但可想而知,和潰敗的情形不同,現在烏克蘭不可能被俄國吞下,它必然繼續成為「對抗俄國的棋子」。

,俄國短期內戰敗不得不退出烏克蘭。這時俄羅斯實力大為削弱,但依然保持核心力量,這樣俄國或從與中國結盟,變成投靠中國,成為中國的小弟。這樣對中國也是有利的。

,俄羅斯和烏克蘭在短期內達成停火協議,俄羅斯「止血」,俄烏關係變成長期的外交拉扯。在這種情況下,俄國和「歐美亞太抗俄共同體」的關係從最緊張開始回緩,但依舊緊張。美國不得不同樣把精力放在歐洲。這對中國還是一個較好的結果。當然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和俄國能「重置」關係,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只是這個可能性極小;而且即便真如此,最好的結局也不過回到戰前,對中國而言依然沒有壞處。

第二,「長期化情景」俄羅斯和烏克蘭戰爭長期化,俄羅斯陷入「阿富汗第二」——如同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的的泥潭。但普亭依然掌握權力,奉行反西方政策。目前看來,這種可能性最大。下面要重點討論。

第三,「普亭下台情景」在較為極端的情況下,普亭以某種方式下台後者失去權力,不是完全不可想像的。這當然不是預言他一定會下台,但可能性並非太小,若真下台了也不必驚訝就是了。雖然現在俄羅斯公布的「民意」說大多數支持政府,普亭的地位也看來穩固。但要記住,那句著名的「他們知道大家都知道他們在說謊,但他們仍然在說謊」的發明者,就是俄羅斯人索忍尼辛。俄羅斯作為一個「謊言國家」的歷史,不在中國之下。

如果戰爭持續,俄國在西方制裁引起經濟崩盤,或者戰爭太殘酷,俄國和烏克蘭都傷亡慘重,俄羅斯社會對普亭的反抗不是沒有可能的。至於以什麼方式下台?這有很多想像的空間。從美國參議員葛瑞姆(Lindsey Graham)說的「刺殺模式」(德國有刺殺希特勒的「女武神計劃」的先例),到俄國統治精英「逼宮模式」(如哈薩克在1月份的政變),到群眾抗議的「顏色革命」模式,甚至是下一次選舉中「選走普亭模式」,都不能排除。一旦習近平「最知心的好朋友」普亭下台,最大可能就是換上一個不反西方的總統。毫無疑問,這將會是中國的噩夢。

接下來的重點是討論,如果第二種情況發生,即戰爭長期化(一年以上),對中國的利弊會如何?

值得指出的是,通常在兩大集團對峙時,中立的一方都會左右逢源,能獲得好處中立紅利。現在的印度、土耳其等,正享受這種中立紅利。然而,中國雖然號稱中立卻無法享受中立紅利。一來,中國錯過了真正中立的時機,現在的所謂中立已再無法說服西方國家,西方國家緊盯和施壓中國(不要向俄國提供軍事援助),而不是引誘中國投向自己。二來,對美國而言,中國本身就是更大的威脅,不是爭取的對象。

簡單地說,烏克蘭戰爭對中國有利有弊。從有利的方面說起。

首先,「禍水西流」將把美國和歐洲的注意力放在歐洲地區,成為中國的「戰略機遇的窗口」。

戰爭長期化對美歐產生的牽制力,表面看來沒有烏克蘭失敗情景那麼大,其實不然。正如西方期望在烏克蘭戰爭中消耗俄國削弱俄國一樣,與此同時,西方的實力也在嚴重削弱中。作為烏克蘭的大後方,雖然西方不直接參戰,所以被削弱的程度肯定沒有俄國那麼大,但一個月幾十億軍費的支出、大量武器供給(很大程度上掏空了歐美的武器庫,現在就連出售台灣的武器也受影響)、經濟的高通膨和低增長、能源價格的高漲、難民問題的長期影響等等,無不在給西方放血。在烏克蘭失敗的情景下,西方固然要應付俄羅斯威脅,但至少沒有處於在戰爭中,損失有限。

有意思的是,對中國而言一個強大的俄國也是不利的。最理想的情況,正是美俄在互相消耗中都變虛弱,中國於是就輕易漁翁得利了。在中國看來,這正像一戰二戰中,美國隔岸觀火最後坐享其成的戰略。從這個意義上說,俄國每每撐不住的時候,中國給俄國供血續命,讓俄國繼續耗下去,對中國最有利。

其次,前文曾分析,俄國對中國的功用之一,就是充當中國的「馬前卒」,這是因為俄國就有這種魯莽、硬來,不怕出頭的習性。這和中國人的思維完全不一樣。

中國要與美國爭霸,要打破「美國體系」,按中國的「溫吞」做法,必然非常緩慢。俄國這樣一衝,等於把帷幕挑開了。正如俄國外長拉夫羅夫喊出「這是終結美國秩序」的戰鬥。烏克蘭戰爭,放在全球框架下觀察,正是這種馬前卒作用。它揭開了新時代的序幕。儘管這總體對中國有利,但對中國而言,這個時間點又稍微早了一點。如果俄國遲這麼一兩年,對中國更好。

第三,俄國作為馬前卒,烏克蘭的戰局給中國一個近距離觀察西方應對方式,吸取經驗教訓,為日後可能的武力攻台做準備。這裡參考點至少有幾個

一、 如何在現代軍隊調動都逃不過監察的情況下,依然能出其不意地出兵。俄國那種大規模演習,聲東擊西,再突然發兵的方式,或會被中國借鑑。

二、 在戰爭中,中國看到了俄國在烏克蘭「豪豬戰略」中如何抗擊俄軍,也看到了俄國為何屢屢受挫。中國萬一日後攻台,或會按此做出調整。中國有人鼓吹不能心慈手軟,要無差別攻擊。估計中國領導人不至於那麼瘋狂。但很可能首先針對大型的通訊樞紐(比如電信基站、電視台、網路中心等),從而切斷台灣的通訊體系,造成台灣全島混亂,也讓台灣打不了「資訊戰」。而資訊戰正是「豪豬戰略」的關鍵。中國也會看到傳統戰術的不足,增加自己軍力的資訊化程度,特別是無人機戰術。

三、 西方對俄國史無前例的制裁,預演了一旦台海戰爭,西方除直接參戰之外可能達到的極緻的應對方式。用中國的話來說,就是「超限戰」,一切都可以「武器化」。中國可提早準備預案,事實現在已開始著手排查「國安風險」(比如要在政府電腦系統中完全清除所有外國品牌的電腦(這涉嫌違反世貿協議中有關政府採購一視同仁的規定)。即便無法預案,至少也有個心理準備。中國也同時可以在西方的應對中,找到西方的弱點。

四、 在戰爭中,中國看到了輿論戰的重要性。以後會把更多資源放在大外宣上,不但中文的大外宣要加強,外文大外宣也會迎來春天。中國不但更加徹底地控制牆內網路,而且在外也要打造或控制外文社交媒體。

第四,俄國在戰爭中必然會加大對中國的依賴,無論從資金也好,技術也好,甚至在政治和外交上。

基於西方在應對烏克蘭戰爭中結成「抗俄共同體」,相應地,感到威脅的國家(諸如北韓、伊朗、敘利亞等)也會集結起來,形成抗西方板塊。在俄國衰落和依靠中國之後,中國就是這個板塊的老大。中國原先在非洲拉美就有一群小弟。由於西方陷入抗俄,中國還可以趁西方無暇之機,擴張地盤,把手伸進原先無法染指的其他地方。比如最近,中國就和索羅門群島簽訂安全協議。在西非,中國或會在赤道幾內亞建立海軍基地。

相關書摘 ►黎蝸藤《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腳踏兩條船的印度難成大國氣候,台灣處於未來的風暴中心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烏克蘭抗俄戰爭的歷史源起、地緣政治與正義之辯》,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黎蝸藤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蘇聯雖然解體,但俄羅斯從未對歷史進行反省……
冷戰雖然結束,但中、俄仍然固守威權專制……
後冷戰時代終結,美國霸權搖搖欲墜……

烏克蘭戰爭乃「歷史的缺失」的苦果,並將揭開「新對抗時代」序幕。

2022年2月24日,普亭下令發動「特殊軍事行動」,俄軍對烏克蘭展開全面入侵。在世人的驚詫與慌亂中,普亭的舉動不僅對烏克蘭人民的安全福祉造成悲劇性的傷害,更徹底打破了全球各國在二戰後苦心孤詣建立起的世界秩序——俄烏戰爭不僅是一個主權國家赤裸裸的對另一國家展開的滅國性入侵,違反了包含《聯合國憲章》在內的諸項國際公法,撕毀了俄羅斯與多國簽訂的1975《赫爾辛基協議》、1994《安全保障布達佩斯備忘錄》,甚至是俄羅斯與烏克蘭兩國簽訂的1997《俄烏友好合作與伙伴關係條約》。此外,俄羅斯作為聯合國安理會的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更濫用其否決權阻止聯合國的集體決議,夥同中國阻撓聯合國發揮其正常功能,踐踏全球最重要的國際組織的安全機制。

然而,儘管俄羅斯的暴行如此昭昭在目,世人對其理解仍然易於遭到蒙蔽或混淆,這一方面固然出於俄羅斯國家機器蓄意編撰的謊言,以及中文世界網路上大量散播的扭曲訊息,也可能基於偏差的政治意識形態或對國際事務的誤解誤判。

「北約東擴5次,威脅到俄羅斯國家安全。」
——錯!北約東向擴張只有2次,而且加盟的國家全都自願。如今連瑞典、芬蘭都申請加入。

「烏克蘭窩藏納粹,甚至對烏東俄裔人士進行迫害。」
——錯!聯合國人權報告指出,烏東衝突中喪生的大多為軍人,不存在迫害俄裔人士的情況。

「美國口惠實不至,遺棄烏克蘭。」
——錯!美國從2014年開始即協助訓練烏克蘭部隊,開戰至今已批准上百億美元的援助,美軍提供的軍事情報資訊更是烏克蘭致勝的關鍵。

「美國才是在背後煽風點火的始作俑者,目的是削弱歐洲與俄國。」
——錯!美國真正的戰略威脅來自中國,分散資源協助烏克蘭﹑支援歐洲,根本不利於美國。

「烏克蘭戰爭淪為美、俄相爭的消耗戰,中國或為大贏家。」
——錯!事實上俄羅斯侵略的藉口、模式都與1931年日本侵華戰爭如出一轍。中國人民與政府都應該站在烏克蘭一方,嚴厲譴責俄羅斯才對。

本書作者黎蝸藤從2014年的克里米亞危機開始研究俄烏衝突,對其歷史背景、相關的國際條約與法律、參與各國的政治、經濟條件都有專精的研究。對於各種常見的盲點與謬論,黎蝸藤皆逐一提出清晰有力的辯駁。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除了釐清爭議、反駁謬論之外,更帶領讀者從多種不同的角度來理解這場戰爭,包括「9種歷史敘事」、文化拒俄、經濟制裁戰、能源戰,以及聯合國大會上的11場表決之爭。黎蝸藤主張,欲真正了解俄烏戰爭的來龍去脈與是非曲直,我們不能只把焦點侷限於2022,而必須延伸到2014的克里米亞危機與頓巴斯戰爭,甚至拉到1991蘇聯解體之後從未展開的轉型正義。冷戰雖然終結,但由於俄羅斯從未從失敗中對其文化、民族認同、戰爭中的暴行與國家戰略進行真誠的反省,反而固守其極權體制,甚至與其共產陣營的小老弟中國圖謀挑戰既有國際秩序,故而導致「後冷戰時代終結」與「新對抗時代再起」。

最後,針對「誰是下一個烏克蘭?」的問題,作者指出雖然最有可能的會是中國正積極拉攏的索羅門群島,但真正會牽動國際政治板塊大變動的無疑仍然是台灣。與烏克蘭相比,台灣的條件有利有弊,利的是美國對台灣的承諾更堅定、台灣在全球產業供應鏈的地位更重要,且中國也看到了「歐美亞太抗俄共同體」團結制裁俄羅斯的決心。然而,另一方面,中國也將在俄烏戰爭中汲汲吸取教訓,精進其侵犯台灣之外交與軍事戰略,而一個耗弱的美國與北約,將更無力對抗經濟實力遠勝於俄羅斯的中國。福禍仍難預料,但國家地位之缺乏,將成台灣最大的潛在危機。

(八旗)0UIN0017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立體(書腰)300dpi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 時事評論國際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698&aid=176909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