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能不能堅持最初的想法直到死去3
2019/06/29 22:49:19瀏覽650|回應0|推薦10

聽著鋼琴版的卡農,躺在床上放空。看著捕夢網的羽毛隨風飄動,頗有咖啡廳裡的氣氛。能在這樣的氛圍下構思、創作,是頂級的享受。

開始規劃,想把這裡布置成咖啡廳的樣子。工作以外的時間,可以儘管坐在任何一個地方,自付水電,無須最低消費,沒有假問卷真推銷的干擾。

除了自己覺得累,或者餓了,想休息、想去看落日晚霞。再也不必為了其他因素被迫中斷。不避應付某些人因為理財能力不良製造出來的卡債問題和催債電話。也不必替王子公主跑腿買東西,洗一座小山的衣物。

不再是一個小房間隔絕出來的世外桃源,再也沒有一牆之隔外的惡毒言語和電視劇的叫囂聲喧擾。

沒有人會擅自跑進我的房內,說我的創作不值錢。

我的快樂和創作,應該要比以前多。

也許就是因為對新生活有太太多太高的期許,對於創作的枯水期太長,反而感到恐慌。尤其是昔日國畫舊作被弄得髒汙不堪,我花了好長一段時間試圖重畫,卻弄得自己身心乏力,又影響到正常的生活步調。

六十幾幅作品,十餘年的心血。一朝盡毀,誰都可以覺得小事一樁,對我的衝擊卻很大。

亂了,預定地計畫亂了。

好不容易振作起來,又發現明明還很積極,支持的人卻越來越少。在我正面的時候,沒有肯定。情緒低落的時候,唯有負評。

創作少了,說心事的頻率變多了。卻忘了自己不是網美、不是偶像。不會有所謂的感同身受。

於是,自己也忘了,那個在籃球場大樹下,捧著一卷稿紙埋頭寫作的小女孩。那樣孤僻又我行我素,同學們眼中的怪胎。

當初為什麼這麼執著?因為自己還在成長。

現在為什麼會困在涸澤?是否錯覺已經完成了年少時期的規劃,所以算是抵達終點,再也衝不上去?

是的,真的。有時候覺得當初想做的都做到了,奇幻小說終結了,百幅水墨也達標了。而出版界回不去了……沒有新的方向了。

也許,有時也是因為身為長照悲歌的一分子,責任已經了了,自己的時間變多了,卻無法適應新的生活模式。像久居牢籠的鳥,不知道翅膀是做甚麼的。

除了工作和不停地打掃,就沒有心力做其他的事。

然後情緒瞬息萬變、陰晴不定。花很多時間問自己不創作?又花很多時間不創作。

有時候,「職業病」發作,想寫一個故事,很長的故事。但總在初初起頭的時候,就會有另一個意識狠狠地叫我急踩煞車。可能出現的一本小說,就這樣沒了。想畫畫、想寫書法,想做一個小小的手工,都會有莫名的念頭,阻止自己的行動。我常說:我被創作誤一生。

若非機緣巧遇,得到現在這個工作的機會,我幾乎不再碰中國結。當客人問我能不能替他打個吉祥結時,我感到尷尬與為難。不上班的時候,我就像個初學者一樣,慌手慌腳的在指間繞著線。

翻看過去的作品舊照,我自己都不相信,那些都是現在這個連基本結都打不出來的我,當初獨立自學所打出來的成果。

現在的生活,一邊聽著佛曲,一邊串著珠子。曾經被父親負評為浪費時間與心力的情感寄託,卻成了我營生的工具。也讓我在工作中覺得愜意。

豈止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只恨當初學得不夠巧。

最終令我不得不開始回想,多年前被人錯誤解讀為貧乏的生活,為何其實豐富多彩?是甚麼飽足了我的心靈?讓我的快樂泉源,不會長期間斷?

我想起那個幼年時期的我,獨自在住家的天台上,看著雲團想故事,轉著圈圈學跳舞。沒有讀者和觀眾,我為何快樂?

就像現在,一再重複默讀自己的作品,我為何快樂?

因為都是我自己的心血。

最近開始整理父喪以後這幾年的心情,雖然陰天比晴天還多,但也不是一直不振作。也不是想要澄清解釋甚麼,一切都沒必要。殷勤呼喚那個我曾經宣判已無生命跡象的內心小女孩。

就像以前那樣,埋頭大書特書,突然發現三四個小時又過去了。好充實的,下班後的人生。比起大吃大喝一頓,這更讓我覺得實際。

其實,前一陣子的刺繡也是創作啊。都是為了虎爺,原本只打算繡一片背景妝點虎爺的家。結果繡上癮了,想再做點布幔甚麼的,一個夢,虎爺讓我決心再繡一件披風。

糟了,好想一直寫下去。哈。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27874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