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能不能堅持最初的想法直到與死去2
2019/06/27 16:04:45瀏覽537|回應0|推薦10

好像回到了五六年前,父親還沒得癌症之前。雖然生活沒有比現在還好過,還處處充滿人為蓄意的干擾。徒有些微虛名,收入卻只能算是金字塔的地基。幾次創業,以慘賠收場。知道我在做手工的,大話說要下單,結果跑得不見人影的不只一個。但,創作還是讓我開心。

那時候,和親人不親,旗農舊友都失聯。我除了跑新莊的活動,和兩三千個素不相識的人全場情緒沸騰,就是上網和各類同好討論某些議題。大部分的時間,我還是和寂靜相處融洽。但,我不覺得不開心。因為有創作。在那當下是愉快的。

我創作沒有中斷,也沒有靈感榨不出汁的苦惱。偶而寫得累了,暫時寫不出來,的確是在無病呻吟,還會順便寫詩自我消遣,主題就是沒有靈感。

常常就在腦海中主題一現,一段小故事、一個小圖片。就算在寫奇幻系列小說時,沒有苦苦尋思,就憑空冒出一個字,隨後衍生出一個神獸的樣子。我小說裡出場次數很多的神獸,通常名字只有一個字,就是有這樣的緣故。

雖然,在完成一套四本的著作之後,好像在寫作方面開始低潮,再也無法超越和創新,也因為當年文章被同行盜用之後的種種風波,結果自己賜死自己(小娉)。

但彷彿因禍致福,我開始熱烈投入文字以外的創作,天天都有新的作品。我學會部分中國結,也做起手工小娃娃,最令自己滿意的是剪紙作品。連十字繡做到一半都忍不住自己改圖。

墜入另一個領域,也醉入另一個領域。

在父親病逝之前,伴我創作的,一直是印加音樂。音樂家的一首曲子、一個紋飾、一次吶喊呼嘯,都可以刺激出我腦海中一個圖形。

我喜歡我那時候的百變,說不出風格的風格。

不只是剪紙,畫畫也在主流之外。尤其是國畫,我聚焦在石頭。自以為有趣味,即使除了我之外,根本沒有其他人愛。

就算是讓我摸索到快發狂的盤長結,也在印加排笛的慰撫下,挑戰成功。那時怎麼不覺得孤獨?

父親走後,一開始我認為我很堅強,因為我終於不是為了任何人而活著。我對自己的人生擁有完完全全的掌控權。沒想到,過年將近,才發現自己把堅強看得太容易。原本讓我聽了熱血沸騰、或者淚流滿面的印加音樂,再也無法讓我振作起來,不能像以前那樣靈感狂飆。

連每次聽每次哭的同一首曲子,我都漸漸為之麻木。怎麼開始覺得越創作越孤獨?

這幾天,開始重新整理這些年的心情,再次讓印加音樂作伴。許久無法感受的情境回來了。

那個找不回來的我,現在在這裡。我的靈魂通過甬道,回歸往日的生活。

曾經,因為對印加音樂的狂熱,認識許多來自不同國度的同好。因為語言不通,所以我也盡可能以圖像創作的方式表情達意。而他們也熱情地捧場,僅管都是一陣子一陣子,新來的取代離去的。但也有留到現在的,不管我的起起落落。

果然,就像曾經一位文壇前輩跟我說的:支持妳的人總是在遠方。

生命中的際遇都是流星,沒有誰是我的永恆光明。

即便是超越親人的慰暖,都是彩雲易散。鐵粉也會成飛灰呵。

只有一種,可以在我的搜尋之下找得回來,那就是邊聽音樂邊創作的酣暢與自信。

過期走味的不足留戀,未來的奼紫嫣紅才值得耕耘。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27797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