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能不能堅持最初的想法直到死去
2019/06/26 22:34:33瀏覽508|回應0|推薦11

迷走在書櫃與書櫃之間的走道,頗有懷念舊時光的意味。

想當年,畜牧科畢業的我,沒有報考四技二專好精進農科專業技能,以求往後能在本科有所發揮。反而選擇了和畜牧獸醫搭不上線的空大人文學系。

當眾多自以為可以論斷別人人生的假智者認為我很宅的時候,我卻是一有空就往書局跑、往圖書館鑽。詩集詞集、文人傳記,是我主要攝取的心靈元素。除了本身喜歡創作,見賢思齊。也是因為我寫空大作業的時候,不喜歡一昧地抄課文。

總覺得已經是大學生了,該習慣使用自己大腦裡的東西。這一點,有些空大的授課老師也強調過。那時窮得沒辦法買電腦和上網,也不屑於向人要文章好當成自己的作業去賺學分。

因之,蒐集資料、多方比較、重點歸納,最後再衍生出自己的觀點,是我寫作業的習慣。

我總是希望,未來的我,也能寫出精緻的、經典的作品。

那時候所期待的未來,果然是我成了一個有實體書的創作者。而我也常跑書店,看自己的作品放在哪裡,聽見有人討論我作品的內容,外表貌似泰然,內心卻著實歡騰。

就算是父親罹癌後態度急轉,反對我繼續從事文學創作,說我寫的書難看,說羞於向醫師提及我的職業因為他覺得沒臉見人。我還是躲在房中偷看一本又一本的文學作品。

雖說過出版界也有人心險惡,因之棄筆求去。但內心其實不願靈魂裡的創作泉源乾涸,所以閱讀也沒有間斷,寫作也沒有間斷。

然而,在父親病故之後,我的創作之路也成了漫長的暫停鍵,壓下去就彈不回來。在喪親後的幾個月裡,心情沉重的無法下筆。我無法不承認父親的離世和他生前說的話,在我內心確實造成極大的打擊。

任何人的曲解和貶抑,都比不上當初那個百分之百支持我創作的至親來得令人沉痛。

幾年了,一直到現在,不是沒努力過要重新出發,也曾幾番嘗試,和幾家出版社連絡過。我把失親之後的絕對孤獨當作人生重新開始的起點。但,一次一次被耍、被放鴿子。想找代管粉絲頁的工作,一次次鎩羽而歸。應徵某多媒體公司的部落客徵招,後來卻發現那家公司早已被註銷,負責人的黑歷史令人咋舌。

所謂的朋友不知究竟,以為我在無病呻吟,冷言閒語的亂開玩笑。而作家小娉時期認識的朋友,摘去作家頭銜之後,一個接著一個的消失。

這幾年,書還是會看,但最初的熱度大幅削減。有時,看書是為了工作所需。

再也不是初初那個勤跑書局、圖書館的啃書蟲了。去年,原本感覺到自己的創作魂又復活了,結果卻是曇華一現,瞬眼即逝。

今年,又收到葉紅女性文學獎的邀請,心想:大概只剩下這主辦單位和少數人認同我這作家了。想參與,偏偏沒作品。華山論劍,我卻沒有寶劍。

只因今日旅遊計畫一再隨興改變,走進誠品生活館,才想起那個我自己都已經遺忘的自己。那個昨日之我,已經沒有存在於讀者和我內心的我。

能否秉持最初的想法,直到生命與意識終止的那一刻?

所以,我買了我愛看的書,想要讓自己回到最初的狀態。

下次,還要把國中時期最愛的作家……琦君的作品,全部重新蒐集。我希望最初的那個小女孩回來,在我心裡繼續活下去。也許,我的創作,就可以重新成長。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27776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