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阿雄與悉達多
2018/12/27 22:41:56瀏覽497|回應0|推薦8

一個以淡水小鎮為背景的故事,一個小男孩與佛陀的緣分。

影片的開頭,是古早時期的淡水,古樸的街景,是許多外客想來參訪卻已經不復可見的美好記憶。不由得讓人感嘆,現代人雖然幸福,科技發達,想看甚麼樣的景貌,上網搜尋就有,但不是年代久遠的照片,就是3d重建。可惜的是,美好的街景,我們卻無法置身其中。

我們總是為了尋求先進而斬除過去,卻往往把最該保存的給丟失。那原本是一片土地上的印象,也是拉抬觀光景氣的活招牌。然而置身在毫無美感與文化特色的建築當中,曾經叫賣鐵蛋的我,在支應外客的期待與詢問時,只能現實的告訴他們,這裡就是他們要尋找的老街,但沒有一點點他們嚮往的老街的樣子。

有人說,既然無法保存過去的文化,那麼何妨創造屬於我們這個年代的文化。我聞言失笑。

學不會珍惜過去的文化,現在又能創造甚麼?在七拼八湊意圖兼各家之長偏偏又東施效顰的風格裡,誰看見甚麼真正的文化?一個無心維護過去文化的族群,又如何能創造出真正的新文化?

阿雄生長在一個文化資產豐富,但物質貧乏的年代。父親是個漁夫,每日乘著淡水舢舨捕魚。母親是個典型宿命論的主婦,除了餵養家裡的雞豬牲畜,還會上街擺攤賣魚,想要早點替丈夫還清購買舢舨的費用。阿雄的奶奶還健在,在那個生個男孩就是寶的年代,自然疼長孫如命,她的信仰,深深地影響了阿雄童年生活,悲與喜的來源,生命的轉折,都和家有一寶的信仰有著緊密的連結﹒

阿雄尚在襁褓之中就被祖母帶去算命,在民俗信仰中,頭上兩個旋與雙掌上的斷掌紋,被認為是聰明刁鑽的象徵,人生不是大好就是大壞。在平凡老百姓的思想裡,孩子不好帶就是個大麻煩。這個家庭裡沒有領悟到算命先生話中的玄機。孩子是需要引導的,過人的天賦需要特別開啟,往好的方向發展必然成就輝煌。但人們往往惶惶惑惑,不曉得命由天定,運由己生的道理。只把事情導向這樣天賦奇異的孩子必然是這輩子的討債主。

於是,捨不得把長孫送人的祖母,聽從算命師的指點,要孩子直喊父母的名字,不能尊稱父親母親。於是,孩子自有思想開始,就與自己的親生父母有了重重的隔閡,母與子之間有著無法說出口的感情,必須透過外表冷酷但其實比誰都容易激情的女導師來傳達母愛。一有個不順遂,母親阿香就怪罪是阿雄這前世的冤親形剋家人。

多少家庭有著這樣的思想?時代演進,這種孩子是投胎討債剋父母的思想依然存在。阿雄就這樣背負著自出生開始就擺脫不掉的枷鎖。一如我出生後的第二年,強颱賽洛瑪帶走了我家的雞鴨,也讓我家家道中落。而我所承受的責難與語言暴力,更甚於這個影片。

一出生就要承擔連自己都不懂的責任,是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

所幸,阿雄沒有像我的童年一樣,對人充滿恐懼感,以至於在外人面前連開口說話都有困難。童年的我沒有朋友,但阿雄的人際關係是正常的。他和一般人一樣,有朋友也有死對頭。但性情特別倔,有錯也不低頭。學習有障礙,作文也不會寫。但他卻聰明絕頂,具有音樂天賦,運動神經也發達。無論是往藝術發展還是做個運動員,以他的潛質和熱情,絕對出類拔萃。可惜多數家長心目中的乖孩子,還是功課優秀的那一型。

無法像妹妹一樣開口叫爸媽,也得不到妹妹所能得到的關愛與肯定。最大的溫暖還是來自於當初帶他去算命卻還是對阿雄的命運一知半解的祖母。阿雄遇到了和他一樣在家庭中失溫的小女孩,生活裡也圍繞著具有靈性的小動物,讓阿雄有一種保護弱勢的慾望,也顯現出他內心的柔軟。雖然有時候的行為看在長輩眼裡,他就是一個充滿戾氣且頑劣的小孩。

在他的生命裡,有著耳朵會搧風、聽見音樂會跳舞的大豬阿肥。還有一隻與他特別親的白鷺鷥,以及會唱歌的公雞。阿肥更是阿雄自組球隊的吉祥物。雖然成長在一個貧窮的家庭,阿雄卻有著城市小孩所享受不到的幸福。有成群小動物陪伴是快樂的。

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小時候,父親在牧場裡當木工,我就在牧場的羊舍自編自導自演度過童年時光的生活。還有路上成群列隊走過的鴨子、田間的豬舍和製造「大蛋糕」的牛。父親在操作車床的時候,我就跟著牧場的老伯伯趕羊放牧,用奶瓶餵小羊。還有讀高職的時候,在學校牧場被羊群欺負的場景。這不是智慧手機所能帶給我們的快樂。

阿雄就在這樣美好的環境裡成長。而因為祖母的信仰,他結識了一位師父,還因此得到一本書,讓他結交了一位跨時空的朋友,悉達多太子。他在不同的年代裡見證了悉達多太子的成佛之路,思想也隨之漸漸改變。

因為在書裡看到許多的佛教典故,他以此安慰鼓勵那個在被生母放棄、被養母虐待的可憐女孩。他為女孩帶來了許多螢火蟲,也因此帶給女孩生命中原本看不見的光亮。一個才小學五年級的男孩,除了祖母以外再也感受不到家庭溫暖,因為佛陀的指引,開始當一個送暖的小天使。

在他平凡且平靜的人生中,突然打來一個蓋頭大浪。他最好的朋友阿肥,被母親賣去準備做廟會的供品。對大人來說,這些牲畜都只是換得一點零頭小錢的工具。因為阿雄的母親想拿這筆錢來支付債務和給阿雄補習。在阿雄和我內心那個小女孩的眼裡,牲畜不是牲畜,而是夥伴。就像我養的烏龜阿四,是讓我學習愛護弱小生命的啟蒙師。是這些夥伴讓小小年紀的我們懂得去保護另一個生命。這種生命的教育是很重要的,光是逼小孩子讀書,將來就很容易成為目中無他的人生勝利組。

但在父母的眼裡,小孩子重視的都是微不足道不可取的。

我曾經想過要帶烏龜阿四遠離原生家庭,但不敢實際行動。而阿雄做到了,他和班上棒球隊的夥伴們把阿肥偷了出來,並且獨自帶著白鷺鷥和阿肥離家出走。阿雄找到女孩的生母,並且送上女孩對母親的思念,也了解一個女人不得不把自己親骨肉送人的苦楚與懊悔。阿雄修復了這對母女破碎的感情,也間接引導女孩用愛贏得了養母真正的親情。

但她和阿肥終究被發現了,警察通知阿雄的父母帶阿雄回家。飢餓的阿雄面對一碗熱騰騰的麵,卻只在乎阿肥的安危。但令人傷心的是,阿肥到底還是變成了供品,白鷺鷥在半空中轉著圈圈,不肯就此離開和牠與阿雄一同街頭賣藝的戰友。想到人生中最有耐心聽我說話的阿四,眼前的畫面突然在我的淚水裡變得無法辨識。

醫得了別人心病卻醫不了自己的阿雄,險些著魔把向他撒嬌的小貓當成報復的對象,在緊要關頭,為了救回被他扔到淡水河的小貓,阿雄險些滅頂。即便滿心悲憤,他也會即時想起初衷,想起過去,小動物們都是他所愛的好朋友。

走過生死關頭,他勇敢地對著自己的親生父親喊了一聲阿爸。對許多充滿衝突對立的家庭,喊一聲爸媽是何其艱難。家家豈止是難念的經?阿雄的母親羨慕不已。其實,這個家和許多家庭一樣,多希望走近彼此卻又因為仇恨而矛盾。

阿雄理解了,自己內心再怎麼悲憤,也絕對不可以成為自己心中最恨的那種腳色。許多小孩在成長的過程中,因為倍受欺凌,因而轉變成為出手的那個人。阿雄能守住最初的自己,需要貴人的引導和自己的悟性。貴人就是阿雄因為祖母而認識的那位師父,悟性就是來自於原本被大人所誤解的刁鑽天賦。

一個孩子與眾不同,有時會被父母誤以為是有害的。就連我父親生前也常厲聲要我跟別人一樣。

阿雄了解了,母親賣掉阿肥是有逼不得已的。而他也依然對待所有的生命就一如對待他的摯友阿肥。有所改變的是,他對待其他人,也一如對待自己的球隊隊友一樣。因為自己過去的錯誤,他遭受到報復式的對待,沒有生氣,而沒有趁機告狀訴苦。他認為自己該還給對方的。

就算是一個成年人,也很難當下就勇於認錯,甚至還會反過來怪罪所有指責他的人沒有愛。阿雄沒有抱怨對方的記恨,他做到了多數成年人很難做到的。

人性是軟弱又自私的,犯錯了依然最先想到要保護自己,最在乎自己所受的傷,卻不會反省自己帶給別人的傷害,甚至還會反過來想盡辦法要打倒指責他的人。這種事在網路上過去許多盜文事件都看得到。

而一個小孩子,能覺悟到自己過去的錯誤,與自己曾經愧對的人化敵為友,更是了不起的風骨。得到寬恕不能單憑對方的慈悲,還需要自己真心的努力。重要的是,阿雄不會怨恨無法原諒他的人,正因為失去阿肥的那種痛,他知道原諒也需要時間。

影片中,與校隊的友誼賽是影片的精采轉折點。因為阿雄的付出,讓原本不欣賞他的同學都大聲為他吶喊。因為不被愛而傷害無辜的旁人,只會得到恐懼。唯有努力發揮自己的專長,才有機會贏得肯定。

特別想說的是,逆轉勝是勵志片的老梗,但人生的變化比球場上還要來得多。所以其實我很不愛看這類劇情。有太多故事教我們爭取勝利,誰能指點如何面對『輸』的結果。原本努力的過程更為重要,但人們往往偏向「鐵血定律」,成為令人尊重也同時令人覺得是可怕的對手,比「勝利」更為成功。

一直以來的教育就是要孩子們會讀書會賺錢,要出類拔萃要得第一名。卻因此讓某些人經不起輸,甚至是因為得不到相對的感情就覺得自己輸了,然後就做出驚天動地的行為,讓人恐懼痛苦,也許他們認為唯有讓自己以外的生命變得卑微,才能凸顯自己是強者。

很多時候,人與人彼此之間感情的付出不會是對等的、不會是符合自己所期待的。所有人都應該學習去理解。真正的愛與寬恕不是要求別人,而是自己要先做到。

影片中唯一讓我覺得討厭的是割股餵鷹的那隻鷹,讓我直覺若是我遇到,我可能只會呼那隻鷹一巴掌。無論我原本有多喜歡老鷹。或者我會緊緊摟住小鴿子,然後對老鷹說:

我就是要保護這隻鴿子,你能怎樣?牠既然選擇投靠我,現在就是屬於我的。他才不是你的,我才不要還給你咧。

那隻鷹表現得就像是所謂的情緒勒索、強行要求別人自我犧牲做公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22739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