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行書記事
2011/11/25 01:19:04瀏覽1345|回應6|推薦73
老實說,會將書法練習的圖面貼上來,還是有段因由,之前多嘴地在網格回覆欄向格友提到書法的事,就被點名到PO個作品來瞧瞧。這算是作法自斃囉,沒事挖個坑讓自己跳,以往自個胡亂畫符般的走筆是一回事,拿出來獻醜又是一回事⋯。沒辦法,擱人做業擱人擔,既然自知未有即興揮毫的能力,那麼,臨臨帖總行吧,犧牲點電視電腦前浪費的時間,端坐在案前風雅地磨磨心性磨磨字,也是好的。就這樣,乖乖地畫押著二十來天,覺得勉強能見人,貼了上來,當作言而有信的交代,沒徒留個專事唬爛的罵名,也就行了。

講到書法,很是令人氣餒!我這麼說是很誠實的,任何一個中國人都可以這般捫心自問,每日或多或少必須要書寫出來的字跡,前後讓你折騰了大半輩子了,卻鮮有幾人能大言不慚地說自己的字體、筆畫已臻至化境,隨心所欲而至了。想來可怕吧,其他技能三年四個月也不無小成,唯獨寫字一事,就算用了三十四個年頭後,每每審視前朝墨跡瑰寶,還是會羞愧地難以自容,唉!

總是感覺在臨帖的時候,負面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我常以為自己受到了詛咒,被以前所學素描的技能與觀念,不斷地落井下石⋯。一旦在意了字形結構、筆畫韻致便像故意捉狹地走了樣,反之亦然,好像這世上若有書神存在,便是個熱衷唱反調的神靈,專事打擊中國人的信心而來。就西畫的技巧而言,輪廓明暗等理性分析的要素,要是能養成觀念成形後,穠纖增滅依據有度,便不致有繪畫形態的莫諱高深。然而,書法的構成卻較之更為不簡單,雖則只是墨色而已,雖則只是一枝筆而已!

我常常喜歡看人,看不同專業的人在操縱自己專長的器具,要是他們能運做到遊刃有餘,甚至出神入化時,我便會在心裡發出bravo的讚歎。想來歷史上懂得欣賞這等事的人也不少,不論是解牛的庖丁或是舞劍的公孫大娘都在文人的筆下活了出來。以前認識個髮型師朋友,雖說以男性的角度來看,他拿剪刀的動作真的很娘,但是我仍是愛看他一刀利剪在客人頭上飛舞的風采!該這麼說,我相信技藝在人的身上,要是會將工具併化成肢體延伸的一部份時,便是賞心悅目的事。朋友長時間浸淫在柔軟如絲的髮藝專業裡,指尖已經演化到百分之幾公克施力便是決定一撮青絲下要斷下幾根的的差距,這樣的細膩,已然成就他舉手投足間予人信任的肯定了。

同樣的,投手丘上的郭泰源、守備中的Robinson Cano以及網球場內的Rager Federer,對其掌握運動器材上的成就都是令人讚歎其技能,已臻至行雲流水的藝術化境。在我從事技藝或休閒活動時,總也是期許工具能成為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有段時期,鉛筆、雕塑刀及球棒的使用上,還算在意念與運作上能合而為一,但是在毛筆這環節上,能隨己意而出的程度,往往不及十分三四。我曾理性的分析來看,恐怕是在於柔軟的筆尖方是癥結所在,是提是收是迴是捺,泰半的心力得花在遁著筆順而行,而非一味單純地想駕馭著滑不溜冬的它⋯。

雖說寫毛筆這事,大多時候是沉浸在眼高手低的困頓感中,心覺窒礙重重,然而,在臨帖的當下,細視、學習書家所創構的美感經驗,卻也引人入勝到難以自拔。近日寫字時,我總是搭配著古典音樂進行,其原因不盡然是行書的特性不像楷書般的嚴謹森然,極富似樂曲般舒密合度的韻律感,才適合烘襯氛圍,而最主要的原因卻是,作一件覺得辛苦的事時,最好得有其他較能愉悅心情的氣氛來鼓舞才好,不然練字這等事還真會是個苦差事吧!照自己換算,完成趙孟頫這篇上千字到自己還看得過去的字帖,一樣的時間自己應該畫個十來張素描都沒問題了。

還是得自己轉移個心緒才行,會讓枯燥習藝的過程中好過了點。耳畔傳來的鋼琴聲是好友處錄製來的魯賓斯坦彈奏蕭邦樂曲的版本,據他推崇的說法,他這輩子要能彈上一小節魯大師所奏鳴出的樂音,此生足矣別無他求。是啊!左右手都能兼顧到完美無瑕的演出,世人何者能與齊名?常言魔鬼就在細節中,此君卻是左右手都住著魔鬼,令人引頸摒息⋯。想想,既然寫字嘛,能專注一手便成,較之來得容易得多,那麼,再多撐著點吧,朝著一紙何日能隨心所欲的走筆而遊於書藝,方是暢快!

下圖一、元趙孟頫所書楚辭-遠遊原稿字跡



下圖二、臨帖所書



下圖三、臨帖細部


 
下圖四、有時會嘗試以硬筆臨字,熟習名家字形



下圖五、蘭亭十三跋中行楷的硬筆練習


( 創作繪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k4k2e&aid=5870644

 回應文章

黛絲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耐心
2011/12/12 14:45
格主的硬筆字寫的也很好呢
發覺我的寫字越來越凌亂 像蟲蟲一樣捲在一起 想想都是沒耐心好好一筆一筆寫
曾想把書法拿來練一練 到最後又是用想的
哇卡奈依(zk4k2e) 於 2011-12-15 04:59 回覆:
不好意思,慢覆見諒,最近瑣事多了點⋯
 
有機會的話可以相互觀摩,就像我這次發表這篇的目的是一樣的

主要也是回應謎謎姐這位前輩的盛情;也是經由這回經驗

乖乖在家練功快一個月才敢拿出來,呵呵,要是把先前的字PO上來

妳就不會覺得我的字好到哪裡了?⋯其實我這人也挺沒耐心且夠懶

不過大概因此比較會想辦法讓效率高些,用硬筆練毛筆結構,也是一招

只要有心,其實沒妳想像的難的,多試試看。加油!


謎謎-逝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隨時隨地
2011/11/27 13:17

謝謝分享很好的經驗。

早年,我愛寫字的老爸提起,于右老手邊無毛筆時,常用手指在膝頭畫字,

熟練字體的筆法。

現代人尋找資料處處有,學什麽都方便容易多了,真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動手,

零碎時間也能利用。不必有太多藉口,想做就做,真好!

哇卡奈依(zk4k2e) 於 2011-11-29 00:24 回覆:
看過謎謎姐的書法作品了,楷書雅正,草書奔放,可見功力非一朝一夕
上回和妳討論到,人的性情修為到了階段,總會尋求己身不足之處來充實
剛正者期盼學得身段柔軟、溫吞者冀望習來果斷決行⋯
人生是一門走不完的功課

說來有趣,妳在書法上專注的面向,既是最端正的楷及最狂放的草
好像一個舞者既鑽研典雅似能劇的做工,轉個身來又跳起起了佛來明哥一樣
能方能圓、能靜能動。而我呢,現階段偏好的風格,剛好介於其中
既非遒方也非媚圓的行書,比較像是主流通俗的舞碼吧,常人接受度較高

說到底,既能筋骨健身及心神歡喜,什樣的形式舞動都是好的
不論是在草地、在街頭或是在在紙上,管您喜歡的是怎樣的風格
持之以恆必有所得的,共勉之


謎謎-逝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真有意思
2011/11/26 13:51

哈,真有意思!有點像是承諾的接力,如果能喚起一些人寫毛筆字

的興趣,而長久持續,領略其妙,樂在其中,倒是好事一樁。

寫字的快樂,是不管什麽樣的心情,它都能使我平靜專注,轉化為

祥和的愉悅。有時甚至好像忘了呼吸。我想,可以不練氣功,也能

藉此已達練氣之效。

喜歡你描繪寫字的體驗,你的文字表達捕捉細微、深入實在,容易

引人共鳴。

哇卡奈依(zk4k2e) 於 2011-11-26 23:18 回覆:
乾脆來辦個古典音樂習字會好了,呵呵,拜網路所賜,未曾謀面的格友也可以因為興趣共聚一堂,不亦快哉!其實真的有心,現代資訊科技的便利,實在是古人難以想像的境地;上文中自己PO圖裡有用原子筆臨帖的字,是隨意在google搜尋出的名帖,列印了下來,帶著四處走,這樣,隨意到外頭喝咖啡或圖書館之類有地方坐了下來,拿枝硬筆都能臨摹字形,容易得很。

像這般不也是隨處都能平靜專注、保持愉悅的心情了嗎?與妳分享,也再次謝謝妳參與的討論,還有一起拖老鷹姐姐的下水。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著看著
2011/11/26 08:55

想著自己慘不忍睹的字>_<

哎  等忙完工作

得來練字練心

哇卡奈依(zk4k2e) 於 2011-11-26 10:31 回覆:
哈哈,請君入甕!我之前就是自己多嘴才被逼著挺著腰酸背痛地謄字練習,用了好些時日逐漸改善筆法惡習,才稍有膽量PO上臨帖的字⋯。這下字是妳自己說的哦,別忘了欠我一張字!

就像我履行給謎謎姐的允諾一樣,等著妳喲,呵呵。

大老鷹姐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能得謎謎誇獎,一定是非常不簡單
2011/11/26 06:07

我這魯人只能鼓掌說好,欣羨不已

對了

請教哇卡奈依

眾多家臨帖

為何找董其昌?

為其文?喜其形?

哇卡奈依(zk4k2e) 於 2011-11-26 10:01 回覆:
哦,上面用毛筆寫的是趙孟頫的字啦,用原子筆寫的才是董其昌的作品。上述兩人在唐宋以後確是書法翹楚,早有歷史定位;也很巧的,在中國傳統儒家觀念下,這兩者在私德上都有引人爭議之處⋯往好的方面說,觀者在讚歎其書風之時,亦會有作者光風霽月的品格想像,然而在對照史實時後的落差,多少存有不解;往不好的方面說,文人相輕,歷朝歷代的儒者還真的有八卦議論的劣根性,為什麼不能把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來看呢?

就我而言,反正他們的字好看到會想見賢思齊的動機就行,這便是最直覺的出發點了,尤其是行書,點捺勾迴都極富動態如音樂的律動感,妳只要把書家當作一個專業稱職的演奏家來看便可,至於自己性情的屬性是偏好幽揚的空靈或是磅薄的澎派,則可相擇所好,沒有絕對誰家的書風堪得奉為獨尊!

隨著年歲增長,物我對應的心境也會轉變,在技巧入門的階段,對形的關注與自我要求是必須的,現階段我也只能在這個層次下磨得更為熟練,得心應手後再論其他。至於謎謎姐所言,已經在探索其意、其韻甚至其靈的修為上,那已然超脫到技意之外,屬於哲學的領域,是書者最終極的期勉,永無止盡的追求了。

謎謎-逝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驚艷
2011/11/25 17:03
果真見到你的字了,驚艷呢!
年紀愈大,在這方面見多了,眼光也愈高,我平時不輕易稱讚人的耶!
我仍在繼續學習,怎敢說指導,只能説是切磋。
你的藝術天分十足,看你畫畫的細緻,便知模仿力強,對自己要求嚴格。
你的字,在臨摹上能做到形似,掌握筆性也有基礎,靈秀氣韻亦兼得之,
非常難得。
寫字的魅力就在可以永無止境的追求更好更妙。正如你所說的「引人入勝
到難以自拔」。
更高妙的境界是如何?多讀帖、多寫,不斷充實各方面的學養,化知識為
心靈的修養。到了筆法純熟,擺脫帖子,隨手寫來就有自己的風格,懂得
欣賞的人,自會看出其中是否有靈氣或幾分靈氣。那是一種獨特的精神與
内涵,呈現的美感不止於筆畫外觀的形似而已。
我也愛一邊聼古典音樂,一邊寫毛筆字,覺得是享受。雖然有時寫得不滿
意,但寫的過程是愉快的。有這種寫字賞字的興趣,是莫大的福氣。
哇卡奈依(zk4k2e) 於 2011-11-26 00:53 回覆:
謎謎姐過譽了!終歸說是臨帖而已,被妳這樣地讚美⋯然而還是要謝謝妳的建言與鼓勵。我喜歡妳的靈氣說,中國字構成不僅是形諸於姿態的變幻萬千而已,也包含了聲韻抑揚頓挫、字義意涵內蘊悠長的美,怎樣的篇章該用怎樣的筆意?怎樣的氣質該怎樣演繹適宜的辭藻?這都不是對名帖走馬看花的瀏覽下能體會得到的!

單就字體個別的字形來看,自己有時會有些美感的心得,知道如何能將字跡舒展得更飄逸可人,但在名帖佈局呈現上,卻發現原作者在當下卻以收斂的樸拙定勢,蓄意不張狂媚俗,是著眼於整篇架構文意,急緩輕重有致使然。有人形容建築是凝固的音樂,就我看來書法更是書帛上成形的樂章,可以讓書家引領我們騁馳、同為抽象與具象的美麗境界。

我算幸運,身旁一直不乏有些出類拔萃的朋友,在書法技能修為上,當然也有較我高於難以道里計的高手存在。還好寫字這等事,並非是要和人比試高下的運動單項,能寫多久?會寫多好?都是自己和自己較量的企圖決定,要苦心經營或是隨性享受,端看自由心證,有時起筆時抓到了節奏,連著振書幾個小時都不覺得累,當下便是享受;有時卻是下筆遲滯鬱澀,拿筆三、五分鐘便恨不得放棄,這種情況下還硬是堅持時,即是苦心。說實話,我自己也分不清楚這兩種情況何者比例較多?想來是兼並有之吧,才會讓人又愛又恨的,呵呵。

暫時我還會以臨帖習字為主,一則是自己才專心寫字的時日尚短,根基還不穩,不意好高騖遠,二則是學習其他技能後領悟的通識,唯有基本功打了紮實了,接下來練就招式的起合投足,才不用回頭再繞個圈彌補基礎的不足,事倍功半。至於何年何月才能瀟灑地展現自己的風格?沒關係,不急!反正是自由心證嘛,妳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