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汉武帝并未罢黜百家》
2010/12/05 18:36:57瀏覽351|回應0|推薦3

本文摘自《北京科技报》2005316,作者:张星海

司馬遷未提,班固造假,孫景壇教授提出———

西漢初,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從此,儒家成了中國封建社會唯一的統治思想。這是中學課本都有的歷史事實。但對這一歷史事件的真偽,南京市委黨校哲學部教授孫景壇提出異議。他在一篇論文中,一掃陳言,大膽指出:漢武帝從未採納過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建議,更未真的有過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實際行動,說漢武帝曾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完全錯誤的,是一個學術謊言。這一研究成果發表後,在學術界引起了軒然大波,贊同和反對之聲一直不斷。近日,記者就此問題專門採訪了孫景壇教授。

武帝時的思想轉型是絀抑黃老,崇尚儒學,不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教授告訴記者:《史記》是這時期歷史的鐵證,《孝武本紀》雖殘缺,但《儒林列傳》完整,思想史的大事件、董仲舒傳等都在《儒林列傳》中,這是唯一可靠的原始史料。

《儒林列傳》中沒有任何關於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文字,只是說,西漢文、景至武帝六年,思想上是黃老之治,六年五月竇太后崩,武安侯田蚡為丞相,絀黃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學儒者數百人。

這一事件應概括為絀抑黃老,崇尚儒學,無法得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結論。因為這裏不僅沒有董仲舒的對策,在字面上也不是罷黜,而是貶退的意思。

教授說,假若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果真存在,那毫無疑問將是中國歷史上第二次思想專制,第一次是秦代的焚書坑儒,第三次是文革,一、三次都是燒書殺人,而唯獨這次則無,可能嗎?

說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史料依據有誤。

教授告訴記者:說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這個觀點的出現大約在班固,成型則在宋代司馬光,班固在東漢,司馬光在北宋,前者與漢武帝時相差為100多年,是兩個時代;後者在時間上則相差更遠。西漢是有信史的時期,史學家司馬遷對此未置一詞,整個西漢文史界也都不知道這回事。班固、尤其是司馬光怎麼會清楚?

教授說,中國史學界有兩大弊端:一是越原始的史料越沒人信。現在許多人研究漢初不信司馬遷,信班固;研究上古不信金文,信《史記》。二是越是正史越沒人信。研究歷史不信正史,信史論,用《資治通鑒》取代史學,《通鑒》是史論,不是史。史學界連史論和史都搞不清,是悲劇。說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沒有原始史料支持。

支援此說最主要的根據是董仲舒的五經對策,而董仲舒的《天人三策》為班固的偽作。

現在持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學者,他們最主要的根據是董仲舒的五經對策。教授說,對於五經對策,他的看法如下:首先,董仲舒是漢景帝時的《公羊》博士,不會再參加武帝時的五經(包括《公羊》)博士考試。其次,《天人三策》從考題到答卷,問題大都不能自圓其說。再則,班固用天子以仲舒為江都相做對策結局,不符合五經博士對策的規則。

五經博士對策後,第一名要先授博士。班固略去董仲舒授博士問題,是怕露了同一學科、同一個人授了博士的馬腳!《天人三策》是班固的偽作。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所以,漢武帝採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說,無法成立。

漢武帝時的絀抑黃老,崇尚儒學,與董仲舒沒有牽涉。

教授告訴記者,《史記》記載:西漢呼籲儒治,早在建漢之初,陸賈就曾提出過,被劉邦罵了;後來劉邦同意了儒者叔孫通的起朝儀。文、景時,雖主要以黃老治國,但仍置了《孝經》、《孟子》、《詩》、《公羊》、法等博士,做治國的輔助思想。黃老之治出現危機,儒、法雙方都蠢蠢欲動,都想取而代之,結果都遭到黃老派的打擊:文帝時,儒者賈誼被貶;景帝時,法者晁錯被誅,儒者轅固生險遭不測;武帝初,罷法博士,儒者趙綰和王臧被逼死、丞相竇嬰和太尉田蚡被免官。

武帝五年,田蚡暗中策動了置《五經》博士,但不敢舉行考試。直到武帝六年,堅持黃老的實權人物竇太皇太后崩,田蚡複出任相,才正式絀黃老、崇儒學。所以,真正實現武帝時期思想轉型的是田蚡,不是董仲舒。

把董仲舒扯進來,是《漢書》,班固在《漢書》中不僅偽造了《天人三策》;還將《史記》的絀黃老改成了黜黃老,一字之差,意思全變了。特別在董傳中,他又憑空加了推明孔氏,抑黜百家……皆自仲舒發之。但是,作為史學家,司馬遷遠比班固偉大,史德也高尚;班固缺少史德,盡人皆知,他還擅改嚴助的奏章。在這個問題上,《漢書》不可信。

說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與後來整個中國古代思想史不符。

教授說,首先,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不論是在武帝時期,還是兩漢時期,抑或魏晉至明清時期,都找不到真憑實據。武帝是尊儒的,但是黃老並未完全退出歷史舞臺。武帝晚年還酷愛仙道,一心想成神。結果朝廷上下,巫蠱橫行,他為此不僅犧牲了太子。因此,能說他真的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了嗎?

兩漢是經學時期,其主旨是尊儒的。但其他學說也並未消失,不僅一直處野地位,而且仍有一定發展,還在政治領域偶爾露崢嶸金春峰先生說:在武帝時期,道家思想的權威受到沉重打擊,但它未被取締,也沒有消絕。不少學者、貴族、官吏,仍然不斷地研習《老子》、從《老子》中獲得靈感和智慧。

除此而外,墨家、陰陽家在漢代一直未遭禁,漢代統治者還是向其吸取了許多有價值的東西。

其次,必須指出的是,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不是儒家的思想政策。眾所周知,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一種思想專制。在先秦百家爭鳴中,只有商韓學說持此主張,李斯焚書,秦始皇坑儒,就是以這一理論為根據。除商韓外,其他學說均不主張思想專制。

再次,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若具體至某一學者的頭上,也是難以做到的。不妨以董仲舒為例,《漢書·董仲舒傳》說,董仲舒治國,滿口陰陽災變,完全像個巫師,並險些丟了腦袋!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hgxg1989&aid=4667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