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漫漫九年~~
2005/07/31 10:35:24瀏覽826|回應2|推薦6
話說我跟紹軒還有京德這一群人都是高中的好同學,平常都愛瞎扯有關軍事的東西,到現在我還記得我曾經以當時班上同學為主角寫了一篇不成熟的軍事小說,每個人不是當了將軍就是統帥,然後在台北各自領軍打的死去活來,可惜的是那個原稿只剩下一部份了。嗯嗯,廢話不說那麼多,當時已經聽說紹軒和京德他們那群人有在玩生存遊戲,聽到他們在講述拿著瓦斯槍和戴著面罩在叢林中穿梭時,個人內心對於打野戰的憧憬油然而生。受制於家中對於課業的要求,便計畫在聯考完之後購齊裝備去玩個痛快,也真等到聯考之後在某同學的引領下(忘了是誰),到太原路的X日買齊裝備,當時還要偷偷摸摸的將M-655等裝備藏在不顯眼的地方,以免被發現。甚至有天還為了避免被誤會,趁著家人不在將槍托以紅色噴漆漆過。

某個週日,起個大早,將裝備打包好之後坐上286,前往預定的集合地-福德宮。到達之後,我慌慌張張的找尋同學們的蹤跡,只是沒想到這路上怎麼多人啊,爬山健行的民眾絡繹不絕,讓我有些擔心。在上坡約五十公尺處的路邊停車場,我將背包放著旁邊,轉身站在路邊看著同學們到底來了沒有,就一直看呀看。後來我跑到馬路對面,想說會看的比較清楚,結果上頭來了一輛警車,在那裡驅趕沿路上的攤販,心想糟了。正想回去拿起裝備要落跑時,警察已經先我一步發現那些背包,並且還打開看到裡頭的裝備,頓時他們大吃一驚並且問是誰的,我當時也很天真,也乖乖的跑去承認。就這樣帶回信義路上的派出所,警察也沒給什麼好臉色,既使他們看到了槍托上的紅色,還是執意要我做筆錄,蓋指印,拍照,一切就像電影中情節一樣。當時心中一片黑暗,腦中一片空白,但是製作筆錄時還是知道強調自己只是個學生,這是第一次來,而且也不知道這是違法的。然後,他們將槍枝和氣瓶沒入之後留下了那個裝著服裝和面罩帽子的背包給我,要我回家等候通知。之後家人心急如焚,想辦法找了關係(在議會裡頭)跟警察溝通說是我是無辜的,而且那個店家是公然販售的,這樣或許能證明那店家也未盡告知的責任。加上我之前毫無前科記錄,或許能爭取機會不移送地檢署。果然在運作之下,不用移送地檢署,但是我卻心有餘悸,因為那時候很怕有個閃失就真的得到地檢署報到了。

之後上了大學,當兵,出國等等這段期間雖然隱約知道同學們好像都還有在打,但是一方面沒時間,一方面也沒多餘的預算,就這樣生存遊戲的夢就這樣一直擱著。直到去年回國以後,跟京德又聯絡上了,發現這生存遊戲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不但由瓦斯槍進步成電槍,裝備上也比以前講究多了,甚至法令也修改了。於是心中的那個被壓抑許久的願望又釋放了出來,在說服家中的疑慮後,終於在今年四月我歸隊了,九年,真是漫長啊~~

發表於2003/12/14
( 休閒生活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bv2004&aid=36610

 回應文章

Das Reich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多謝
2005/07/31 15:24

體力當然無法跟當時比囉,那時可是高中生勒

現在大家都出社會了,平常忙得要死,只好靠週末出來玩玩抒發一下....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辛苦啦!
2005/07/31 15:16

若算起來,那是1992年的事了吧?

一九九一年波斯灣戰爭後,台灣也掀起了一波戰爭熱,老布希似乎是「仁者之師」,當時的情景與前兩年小布希攻打伊拉克真不可同日而語啊!

現在玩「生存遊戲」就講究多了,不過呢,還有九年前的體力跑跑跳跳嗎?

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