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台積電即將成立電子大廠中的第一個工會談起...
2009/08/04 06:54:58瀏覽2003|回應4|推薦15
剛看到新聞報導說台灣電子科技大廠-台積電,即將日內要讓員工組成工會,一般說來這在國外並非什麼不得了的大事而是稀鬆平常的很,只不過看看新聞後面又講到「國內880萬勞工僅有51.9萬人加入工會、100家公司僅有3.3家設有工會、全台電子科技大廠無一設有工會」,換算一下就是全台灣勞工僅有5.9%加入了工會,大多數的公司都沒設立工會,所謂的電子科技新貴完全都沒有加入工會。

可能很多人會覺得說「沒加入工會也沒什麼了不起啊」,在平時如果一切狀況穩定的話,那倒是無可厚非。但是工會的作用主要在於保護勞工權益和爭取勞工在企業當中的不可動搖地位,要知道當初資本主義就是因為資本家剝削勞工的太厲害,而後造成了十九世紀末以致二十世紀很多的社會階級動盪,甚至衍生了後來專制集權與共產主義的興起。在二戰前後,歐美見到老舊資本主義不能如此腐敗下去,但又不能立即轉向社會主義的懷抱,加上共產主義與法西斯主義的專制,故在勞資階級與權益方面作出了很多改革,如修改法令並成立專責機構、提供各項社會福利、允許擴大組成工會等等都是,就是為了避免各階層勞工不再被剝削。

直至今日,大多數先進國家的各階層勞工都會加入工會以獲得工會的服務與保障,像是薪資糾紛還是權益伸張或者休閒進修等等。不然想想資本家或者所謂的管理經營階層是擁有那樣大的權力和獲利,尤其是晉身董事會的光靠股利酬勞就可享盡榮華富貴而又能在公司中頤指氣使,若不能有個相抗衡的力量,那勞工豈不是都被吃死死的?

再來看看近來經濟不景氣之下,大多數公司動不動就是發佈裁員人事命令,或者是來個所謂的「無薪假」,卻完完全全不與員工溝通,視員工為物品而呼之即來且揮之即去,彼此之間一點感情都沒有。而即便勞基法有不少的規定,各位自己看看又有多少公司做到了呢?以個人曾待過的台塑企業為例,雖然號稱是最遵守勞基法的企業集團,但卻是部分選擇性遵守,上下班刷卡僅只限於廠區員工,若在大樓辦公的則是「上班刷卡、下班不刷卡」,也就是計較那上班有無遲到而因所謂的「責任制」延遲下班,合理嗎?當然不合理,但是在大樓上班的都無法加入工會,所以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種狀況發生。至於其他狀況就更不用說了,根據勞基法第一年不給假,第二年才給七天假,但在歐美則是第一年至少就給七天假,甚至是第一年就能有三十天假,若在台灣沒連續做個十五年以上是不可能有三十天假的,更別說常聽到什麼一個月只休四天假還是每週工作超過44小時以上的,勞基法可是明文規定不可連續工作七天以上的勒。

那麼既然這些台灣所謂的企業與公司經營者們是如此將員工當作賺錢的工具,又怎能期待員工會對公司有啥向心力或者忠誠度?撇開一些較年輕員工的輕浮行為不說,拿那樣一點點的薪水又怎能要求員工將事情做好?然後又口口聲聲說後面一堆人等著接你的位置,是怎樣?那過去賺的利益又去了哪裡?還不都是進了老闆口袋?

也許一些電子業的會說「我們靠分紅或者高報酬也過得很好啊」,是啊!但是老闆可賺得更多呢,而且又沒工會約束,要怎樣裁員減薪都沒關係。加上一些歐美科技大廠與金融業的歪風造成了大家競相追求金錢而不再追求穩定的發展,工會看似不再重要,但員工們的權益也就隨之被踐踏,反正一切都可用金錢滿足嘛!老闆高興時賞點分紅,不高興或者沒賺飽就通通裁員減薪,看看最近那些歐美的「肥貓」不就是如此?一堆基層員工首先無預警走人,高層卻還能領到大筆離職金。合理嗎?當然不合理,但是看來工會也管不到這一塊,因為那都是在與「人才」簽約中的條件從而規避了各方的監督。

就整體來說,公司若只是注視短期利益而不在乎與公司組成份子的互動,而僅僅將員工當作是個「工具」,那就永遠走不出製造業的窠臼,因為無法獲得權益保障的員工是不會想要長久的在公司尋求發展,即便完成了某項大計劃還不是等人來挖腳跳槽?台灣的中小企業也因為如此的遠視,而就幾乎都停留在勞力資本密集的階段,甚少想到要研發甚至發展出自己的品牌,因為那都要有大量長期的人力資本投入,要是員工流動性高又無心待著也就不用想了。

說到此再回過來看看台灣居然只有5.9%的基層勞工加入工會,那當然就別怪公司無情又無理的對待,連對岸都開始實施更嚴格的勞工相關法規以保障勞工權益,而這裡卻因為官方的無能與勞工的無奈,坐視資方弄出一堆所謂的無薪假,甚至還有一堆公司明明說是無薪假卻要員工上班不領薪水。這簡直是莫名其妙,有好處時幾乎都沒員工的份,壞處卻是第一個朝員工開刀,不然去問問有多少老闆在不景氣時減薪或者不支薪的?少之又少吧?

其實台灣勞工要成立工會已經晚了些,資方早已經養的肥肥而難以駕馭,加上政商關係,官方更不可能對資方大刀闊斧的改革勞資關係,那麼面對整個如此競爭的環境下,可以預見資方將用更多的理由去剝削以製造「低人事成本」的就業環境假象,而這是健康正常合理的嗎?當然不是。日本弄出來的並蔓延至台灣的派遣員工體系,更是個戕害勞資關係的毒素,因為那等於是員工拱手將一切交出任人宰割,看似派遣公司好像照顧了派遣員工,但是員工就更像是工具一般「隨時可抽換」,一年期滿就能毫不留情的裁員而不受約束,那派遣員工又能說啥?還不就是默默等著派遣公司安排?

到最後整個社會就真的逐漸分成馬克斯說的資方與勞方,而且還會是個徹底對立的關係,勞方將越來越難以出頭,資方藉由累積的財富並與官方建立牢不可破的關係以便控制基層勞工去賺去更多的財富,如此循環下去的結果,我想大家自己都清楚。而當下不少警訊已經出來了,像是台北市幾乎就成了年輕人或者基層員工住不起的地方,貧富差距也不見任何的改善,所謂的中產階級更是快速的消失中。

至此仍是衷心希望過去那樣多的悲慘不要再重現,但是僅靠一己之力又覺得難以成事,故在此抒發一下以拋磚引玉,望各位能夠多加沈思體會並也期待各位的不吝指教。
( 時事評論雜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bv2004&aid=3193462

 回應文章


請求轉文
2009/08/25 01:17
你好,我很喜歡這篇文章,可否讓我轉到噗浪上呢?謝謝!
Das Reich(zbv2004) 於 2009-08-25 01:52 回覆:
可以,不客氣

crystalsu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成立工會來與資方抗衡是有必要的
2009/08/09 15:37
天底下什麼事一邊倒都是有問題的,你可以說歐洲不怎麼樣(如樓下說的),可是台灣的勞方卻是很可憐的,傷害的不是只有荷包,是寶貴的健康。我已經很受不了「打拼」這個字眼了,還需要多少人過勞死,才會讓人醒悟?

台灣的很多中小企業都是家庭企業,工作與福利制度都不當一回事,有時是老闆帶領員工打拼,有的拼到掛了都還不放手。

我與台商接觸的經驗是,說到貨物、機器等等,有形的硬體,再貴都可以買,軟體服務卻是像爛草鞋一樣不值錢,可是他們有沒想過,製造業一值再降價, 生產也可以尤機器24小時代勞,而人腦卻是多麼地有創造力,學識、能力與經驗才是最能創造價值的源頭。如果台灣的薪資還不提高的話,就擠不進先進國家的行列的,就算是拿連架勞工來比,也比不過大陸和印度的。


大狗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沒有沮喪的權力
2009/08/08 17:18

果然,這篇與版主其他文章大家此起彼落的反應比較起來,是有相當大的落差!跟我預期得很近,其實大部分看版主文章的人,固然關心政治議題,但是離真正政治議題的核心,還有點距離。

也不奇怪啦。台灣的教育,無論是家庭、學校或是社會教育,都是「賺錢最大」的右派思想主流。所以只會覺得,奇怪,日子怎麼好像越來越不好過,但是怎樣也想不出解決的方法。也許偶而有抱怨,但是當自己有機會翻身時,馬上就變成壓迫者!

在同樣的思考邏輯裡邊,試看不出自己的缺點的。

那歐洲人有很厲害嗎?

1848年歐洲人的馬克斯已經寫了「共產黨宣言」。不要受過去教育的約束,先去看看,他講得有多對!

如果連這本很薄、很薄的小書(因為馬克斯本來就是要設計給識字不多的工人閱讀的。所以如果連這都不打算看,那知識水準可能連十八世紀的歐洲工人都談不上),都覺得累;那就請大家回想一下。記不記得二十一世紀初的時候,乙美國為主,引導風潮的全球話,正在歐洲各地召開八大工業國家會議(就是G8啦,哈哈),凝聚共識。當官員及政治領袖們如火如荼地推動,深怕自己被邊緣話的同事,場外的歐洲青年冒死(因為後來真的有人死了)抗議,甚至引發暴動,因為他們覺得這是經濟上最極致的資本主義帝國化。第三世界國家(像台灣)多數人還在醉生夢死,甚至連新聞都沒報。就算有些人知道了,也都是「他們到底在示威什麼呀?吃飽撐著喔?日子過得好好的。」這種態度。

美國雷慢兄弟所引起的全球性金融風暴,正是他們的預言之一。如今這批青年,正是目前歐洲社會的中堅。

公會原本就是為了追求自由(政治上的)、平等(經濟上的)而存在。如果沒有被資方滲透,如果從事公會運動的人有正義感、有良心,其實最後受惠的事權社會。所以如果有那種沒有良心,不顧別人死活,只會賺錢的商人,因為抵抗不了工會勢力,所以一到其他國家去,繼續剝削其他政治、經濟權力弱小的民族,我們一方面要慶幸我們社會有能力抵抗,可以拒絕這種災害,一方面應該要聲援弱小民族及其社會,站起來抵抗資本主義的跨國帝國化的侵襲。這是全球勞動大眾都應該要有的博愛精神。

台灣的工會在長期圍黨國所把持,已淪為政治酬庸及分贓的集團之一。工會除了爭取會員的現實利益及權利之外,對於工會成員的素質、水準的維持,也常常應該已證照制度來考核。對外用已對資本家爭取權利,同時也讓整個社會的勞動力向上提升,形成一個正面的循環,而不是淪為資本主義社會中的剝削工具之一。目前台灣許多公司根本沒有工會就算了,就算以前舊有的工會,也多半被資方滲透、摸過頭的。

如果有興趣,大家應該多關心自主工會的存在及他們未來的發展方向。同時應該對勞委會施壓,要硬性規定在公司(三人以上)內部,強制成立工會,才是對台灣經濟正面循環的開始。

Das Reich(zbv2004) 於 2009-08-09 02:33 回覆:
給個數據好了,各先進國家勞工參與工會的比例:

瑞典 - 超過八成

英國 - 超過四成

德國 - 接近四成

日本 - 約二成五

美國 - 二成出頭

法國 - 約為一成五

台灣則為5.8%


大狗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左派思想,才是晉身先進國家的啟蒙
2009/08/05 22:10
版主在其他版面提醒我,要對這篇回應一下。哈哈,其實我事先觀察一下,才打算回應。

按照版主其他發表的文章還有回應,其實很少有涉及到政治意識形態(是左跟右喔!不是統、獨喔~統、獨如果嚴格地說,只是對國體的『意見』,離『政治意識形態』真是有點遠)。而且,我這些年看了版主的文章或是網友的反應,縱然對於藍、綠或是更明顯地說統、獨有所表態,但是更嚴格地來說,在意識形態上都是右派。

那為什麼這樣?

當然是台灣社會長期地透過國家機器去壓制左派思想教育的關係。這對發展中國家有許多好處:國家機器可以實施高壓統治,資本家可以有取之不盡的、便宜的、聽話的勞動力。這太好了,對於一個第三世界國家來說,對於一個國民生產毛額沒有超過一萬美金(聯合國對於開發國家與開發中國家的標準)的貧窮國家來說,太方便了。

但是,當一個社會累積了財富,當中產階級龐大,新富階級越來越增加時,這對一個國家各方面都會造成發展的阻礙。

可是一個奴化過久的社會,會突然左傾?這有機會嗎?如果不透過共產革命,會有這樣的發展嗎?

這是美國羅斯福總統令人驚訝的毅力,才產生了在資本主義社會中間偏左的路線。至今,像我們這樣的國家,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紀,還在打算用同樣的方法解救我們現今面臨的社會、經濟乃至於政治上的危機。

政治上的右派是沒有辦法打倒右派的。這是為什麼獨的右派,並沒有改善、改革了統的右派所留下的政治難題。因為他們的政治意識是一樣的。所以民進黨會跟國民黨越來越像的核心原因,也在這裡。跟統、獨,是完全無關的。

在經濟上由於我們並沒有左派思想及其教育(最典型的就是中產階級幻想自己變成資本家,但是當他很僥倖地變成資本家之後,又反過來壓迫其他階級),來壓迫資本家釋放自己的既得利益,所以我們這個社會上的公利(公共利益,也就是社會福利)必須要由弱勢的、但是龐大的,可是力量弱小的階級,來背負。

因為我們這個社會中的教育或是實際的現況,是資本家就是可以負最小的社會代價,獲取最大的私人利益。因為「老闆本來就應該賺錢呀!」如果是這樣,當然全社會的人,都想要當大資本家,去壓榨其他人。利之所趨呀。

我跟版主的看法稍有不同。工會的成立,永遠都不嫌晚。這種壓迫團體的成立,就會看到許多好處。不是打倒有錢人、資本家,而是促進了整體經濟環境的產業升級。在右派的修正的「工會主義」(與其相對的是左派的社會民主主義及共產主義)中,會迫使資本家不會再期待便宜勞動力、便宜環境資源,而努力往人才培養、環境保育的方向去做賺取個人利益的動作。

也許有人說,他們會移到更便宜勞動力的國家。以前是中國,最近是越南,以後是非洲。但是我們台灣要這種企業做什麼?他們本來就是剝削大眾、殘害多數勞工的老闆,連企業家都稱不上。我們要這些眼光短淺,沒有現代企業經營理念的「小老闆」們,做什麼?

我們要的是,能夠與勞工一起成長,與社會和平共存,會對社會做出貢獻,愛護自己這個唯一的生態環境,自己透過產業升級,成為世界排行數一、數二的企業家。等到我們有了,我們應該就可以很驕傲地說,我們是一個進步的已開發國家。

左派沒有毒。我們現在如果再走右派的自由經濟路線,繼續讓多數的社會大眾陷於財團利益爭奪之中,那才是我們社會大多數人最大的災害。

恭喜,我們有越來越多的工會。以後,還要更多!
Das Reich(zbv2004) 於 2009-08-06 00:01 回覆:
哈哈!其實我自己是覺得越來越有些脫離右派的傾向,當然跟你不能相提並論,不過以當前電子金融業歪風和派遣公司的興盛,工會比例要能從3.3%提升到4%還有很長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