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聯合報又來了
2010/10/19 10:45:04瀏覽237|回應3|推薦0
聯合報還有是非觀念嗎?有公平,客觀的平衡報導嗎?

四年前,宋楚瑜尚未參選市長時,聯合報就前後用3個社論2個黑白集攻擊抹黑宋,一下說宋是破壞泛藍的攪和者,一下說宋年紀大不該參選(當時宋才63歲)

今天同一天的社論,中國時報至少寫的比較客觀點

但一個泱泱大報竟願當國民黨的打手,這與自由時報當民進黨的打手,又有何區別!



聯合報的創報人王老先生地下有知,一定會感到汗顏!
( 休閒生活網路生活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aq999&aid=4512813

 回應文章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黑白集】
2010/10/21 20:27
楊秋興宋楚瑜各有所思

台灣選舉史上有幾次轟動的棄保操作,但大高雄這次的「黃/楊」棄保卻是「同款不同師傅」,亦即貌似神異。

曾經發生過的轟動棄保,如「趙少康/黃大洲」與陳水扁競逐台北市長的棄保,「馬英九/王建煊」與李應元競逐台北市長的棄保,與「宋張配/連蕭配」與陳呂配在總統大選的棄保。這些棄保,皆緣自藍營長期路線與流派的分歧。

楊秋興卻是綠營明星因爭取民進黨提名失敗而出現的「臨時演員」,性質自然不同。何況如今「黃/楊」棄保冒出宋楚瑜,一下子怒國民黨與親民黨高層沒有接觸,一下子怨國民黨不容跨黨輔選,再加上宋要拿走興票案的巨款;如此一來,已不涉路線公義的問題,而有公報私仇的嫌疑。這是楊秋興利用了宋楚瑜?還是宋楚瑜利用了楊秋興?

何況,楊秋興前一天還高喊一邊一國,隔天黨內提名失敗,就立刻喊出「有條件贊成ECFA」,且陳哲男、王文正等人皆還站在他的台上。這種「宋楚瑜加陳水扁加謝長廷」的「拼花地板式」的形象,恐怕未必能激發藍營選民巨大的棄保動能。

楊秋興的棄保操作,太急切,太過頭,也太粗糙。他與宋聯手,等於推拒了綠色游離票;而藍營選民見宋把棄保操作成公報私仇,也有七分避忌。楊想利用宋,反而被宋利用。畢竟,楊只想當選,宋卻是要拖垮整個馬政權,君不見他還威脅用「五萬票」去「棄郝保蘇」?

大高雄的棄保將如何發展,一切均要尊重選民的抉擇。但是,即使楊宋能僥倖操作成功,道理的是非真偽也必須在此先說清楚。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宋楚瑜又想幹什麼?
2010/10/19 10:15
宋楚瑜又想幹什麼?

【聯合報╱社論】 2010.10.19 02:37 am


宋楚瑜挺楊秋興,是要催動「棄黃保楊」的效應。亦即:一要撕裂藍營,二要拱楊當選。

然而,就大局大勢看來,此種操作卻未必能使楊秋興當選。也就是說,此舉已使馬宋自此徹底決裂,卻可能更加鞏固了陳菊必定當選的情勢。

道理很簡單,宋楚瑜來這麼一手,使國民黨更無轉圜空間;如今國民黨能做的,只有回過頭來設法使宋楚瑜撕裂藍營的傷害減低。因為,宋顯然已經豁了出去,他不僅在高雄操作「棄黃保楊」,且先一手砲轟郝龍斌「沒有首都格局」,已是全面決裂的態勢;這使得國民黨在大高雄只有力挺黃昭順寧為玉碎地選到底,並力拒「宋楚瑜因素」感染到北二都,別無選擇。這個情勢發展下去,只要黃楊二人都選到底,並只要各自保有十%的鐵票,則黃昭順固然恐怕當選無望,宋楚瑜要「保」楊上壘的意圖亦將落空。因而,宋的舉動,大概撕裂藍營是真,也許保楊當選是幻。

問題的關鍵在藍營選民對宋楚瑜人格形象的評價已今非昔比。大高雄若要操作棄保,其槓桿是在藍營選民希望扳倒陳菊;但這樣的群眾心理,仍是建立在「藍營整合」的想像之上。然而,如今由宋楚瑜出面操作棄保,卻是批馬斥郝以血淋淋的撕裂為手段,這恐未必是多數藍營選民所能接受。所以,宋的棄保操作,一方面可能煽動「倒菊為上」的藍營選民倒向楊秋興,另一方面卻也可能激發藍營選民升高對宋楚瑜的反感而致敵愾同仇挺黃到底,或因厭惡權謀、失望疏離而乾脆不投票。這些因素皆是宋楚瑜操作「棄黃保楊」未必會得逞的原因。

楊秋興的這一劑強心針似乎打得猛過了頭,他逼使國民黨沒有回頭路,只有死戰到底,且必回過頭來運用宋的倒戈來激發藍營同仇敵愾;何況,菊營見宋楊合流,則必將藉此削弱綠營選民挺楊棄菊的動機,壓低楊的得票。如此一來,待情勢沉澱後,楊秋興可能發現餅反而變小了。其實,藍營在大高雄原本不無操作棄保的空間,如今因宋楚瑜出面反而陷入僵局。

這不是宋楚瑜第一次有驚人之舉,二○○五年二月二十四日的「扁宋會」即是經典之作。若此次宋操作的是「棄黃保楊」,則「扁宋會」操作的即是「棄國民黨/保親民黨」,手法如出一轍:一要撕裂藍營,二要保親民黨取得與陳水扁「民親共治」的地位。後來,「扁宋會」搞得宋楚瑜身敗名裂的原因正是:非但藍營選民不贊同宋楚瑜「賣藍求榮」的操作,且親民黨立委也難苟同;宋楚瑜高估了他的形象魅力,終以灰頭土臉收場。

現在的宋楚瑜,其形象魅力大幅折損,更已不復當年,因而「棄黃保楊」的難度亦相對攀高。就宋的手法言,他一出手就將打擊面推擴到全局全面,連郝龍斌也要拖進來,且宋必將愈來愈口不擇言;這當然對藍營選民的心理平衡會有影響,有人可能呼應宋楚瑜,但也有人可能更鄙棄宋楚瑜。總之,對藍營選民而言,這是一個親痛仇快之局;因為,宋的操作,其效應不僅在高雄一隅的「棄黃保楊」,且勢將衝擊整個五都選情,亦是直指整個馬政府二○一二的政權保衛戰而來。

解嚴二十幾年來,台灣政治最凸出的特質就是「權謀掛帥」。因而,政治上的縱橫捭闔,亦非根據義理,而往往淪於權謀。李登輝曾是「一又二分之一個黨主席」(國民黨加半個民進黨),但最後李登輝的覆敗亦植根於此。前述「扁宋會」亦是權謀經典之作,結果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政治人物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低估了民眾的理智,以為真有「翻手為雲覆手雨」之類的政治奇蹟;其實,選民未必接受翻雲覆雨的操作,解嚴二十幾年來的經歷已經證實,成於權謀者終亦敗於權謀。

楊秋興找來宋楚瑜,究竟是寬鬆了棄保的形勢?或反而緊縮了棄保的空間?宋楚瑜挺楊秋興,究竟是在撕裂藍營或在撕裂自己的人格形象?究竟是幫了楊秋興或是幫了倒忙?一切均待且戰且看了。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社論-老帥出馬吸睛 牽動五都選情
2010/10/19 10:11

社論-老帥出馬吸睛 牽動五都選情

  • 2010-10-19
  • 本報訊

 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以「老省長」的身分,為無黨籍高雄都候選人楊秋興站台,為南台灣棄保選情投下震撼彈,宋楚瑜能否以一人之力,扭轉高雄一面倒有利於陳菊的情勢,猶在未定之天,但老帥出馬總是吸睛,也牽動泛藍陣營整合的老話題。

 過去二十多年來,即使政黨都已輪替兩次,李、連、宋、扁等老將或老帥的發言權雖有削弱,卻仍能發揮關鍵百分之三到五的影響力。扁執政八年,至少花了三分之二力量,與李登輝競爭或合作,馬英九執政,李登輝照樣從台聯市議員輔選到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陳水扁在監關押,依舊對民進黨五都選情指指點點。李、扁對獨派選民影響漸次降低,因為民進黨已經有了自己屬意的接班人選,不論是蘇貞昌或蔡英文。

 麻煩的反而是國民黨。李登輝主政的後半期,國民黨內即有路線分歧,從新連線到新黨,到現在新黨創黨元老之一的趙少康,即使出任國民黨五都選戰顧問,照樣幫新黨市議員站台、打廣告,趙少康等新黨大老彷彿和國民黨取得默契,容忍新黨別立門戶,但市長選舉支持國民黨。

 親民黨則完全不同,宋楚瑜本來是李登輝的愛將,因為凍省分道揚鑣,十三年來,宋楚瑜和李登輝、國民黨愛恨情仇不斷。他自組親民黨,第一次投入立委選舉就創下空前得票,二千年陳水扁執政後,綠橘一度動念合組內閣,若非民進黨仗著藍營只是國會的破碎多數,企圖在藍橘矛盾中掌握政治主導權,台灣政局不知又是一番什麼顏色。

 李登輝辭卸國民黨主席,自創台聯後,橘、藍衝突得到緩解,二○○四年,宋楚瑜自居副手,和國民黨連戰合作問鼎大位,國親同志之愛達到最高點,然而,此役敗戰,雙方合作再次中挫。陳水扁連任後,連、宋爭相登陸,爭搶兩岸政策發言權,國親兩黨合作中,遮掩不住競爭關係。二○○八年,藍營形勢明確,總統大位與連、宋具遠,馬英九親自與宋深談天下大勢,取得宋楚瑜的支持,馬英九當選後,親民黨立委先後易幟,從橘旗改掛藍旗,相當多數的親民黨職或公職,都得到公股事業的安排,親民黨只在少數縣市留有一、二席議員而已。

 照正常,曾經宣布要退出政壇、也減少公開曝光的宋楚瑜,理應心安理得過退休生活,不過,馬、宋間對政治現實的認知,顯然有極大落差。雖然,馬英九曾帶著時任行政院長的劉兆玄,特別拜訪宋楚瑜,請益防災、救災之道,不過,五都規畫確定後,宋楚瑜即直言,這是台灣災難的開始,原因無他,五都現輸兩都,本來就對國民黨不利,宋楚瑜為楊秋興站台,某種程度也是一種政治算計,至少迄目前為止,這是拉下民進黨提名候選人陳菊的唯一可能和方法。

 從黃昭順爭取提名開始,她的民調始終排名第三,當陳菊民調為九一九水災重挫時,黃昭順也沒得到好處;當楊秋興宣布自行參選開始,棄保效應就始終是高雄選情的主要議題,國民黨已經提名黃昭順,檯面上不能放棄自己的候選人,再加上宋楚瑜也樂得重戴省長帽,站上選舉舞台,重溫群眾的熱情,棄保操作很自然地從宋楚瑜開始。

 問題是,為什麼國民黨想不到或擋不住楊秋興請宋楚瑜出馬?台北市長郝龍斌困頓於花博風暴時,國民黨也曾放話要請連宋吳老帥為郝站台,宋隔空一句話「沒聽說」,就打了回票,宋不但沒站郝龍斌的台,卻千里迢迢站楊秋興的台,黃昭順和宋楚瑜不熟嗎?宋楚瑜當年對黃昭順的父親黃尊秋還執禮甚恭哩。

 為了替興票案劃下句點,宋楚瑜與李登輝都握手言和,獨獨對國民黨猶有微詞,何以致此?是宋楚瑜看不起馬英九這個晚輩?還是馬英九根本看破宋楚瑜和親民黨的政治能量?親民黨所餘地方公職一個巴掌就數完了,但宋楚瑜仍未重回國民黨,他要為哪個黨站台,國民黨沒有置喙的餘地,就看國民黨如何盤算要多一個朋友、還是多一個敵人?這個盤算,得黨主席馬英九本人想透徹,想透徹之後還得拿出具體行動,拉攏朋友或摧毀敵人,否則,「老省長」可能會是馬英九和國民黨永遠的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