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啟發乾坤密,傳統宇宙心:臺灣古典詩中的敬惜字紙信仰民俗(林耀潾)
2015/07/15 17:20:03瀏覽5556|回應2|推薦46
惜字歌                    
作者:胡承珙
2015 歲時與風土/風土類選注

(陳生鄭瑞居臺郡西門外,平生愛惜字紙,天性自然,見片楮1隻字棄地,必取而投諸水火,每於瓦礫中撿碎磁片,有字者,鐫磨去之,其袖中常攜鐵鑿一枚,人或不知其何為者,今年夏余歲試校士,拔補博士弟子司訓王君聚奎為述其事,而求詩於予,作此贈之。)
吾儕足傲虞姬婿,識字非徒姓名記2。偉哉倉聖萬古功,一丁差勝兩石弓3。糞土何人恣狼籍4,元經覆瓿不知惜5。世人但詈秦始皇,焚餘猶勝為帣囊6。何怪荒郊鬼夜哭,不如飽死蠹魚腹7。陳生海外守一氈8,抱此區區9殊可憐。斯冰10骨朽數千載,掩骼埋胔11賴生在。更憐近代多好奇,細書布滿著色磁12。一朝失手甑13墮地,泥中恍惚成窑14字。陳生見之輒攘臂15,大石粗沙競磨厲16。此意堪為學子師,拜經瘞筆徒爾為17。嗤他詩禮稱儒者18,袖有金椎祇控頤19

【題解】
本詩為七言古詩,收入《全臺詩》第肆冊。首見於胡承珙《求是堂詩集》。胡承珙於道光元年(1821)調補臺灣兵備道,道光4年(1824)離臺。敬惜字紙的習俗普遍存在臺灣社會,其建築代表為惜字亭,或稱為敬字亭、敬聖亭等,用以焚燒字紙。臺灣最早的敬字亭為雍正4年(1726)施世榜建造於臺南南門外。民間普遍認為文字為聖教遺跡,任意遺棄是為不敬,因此敬惜字紙的行為表現即為撿拾字紙收貯,定期在敬字亭內焚燒,將紙灰包妥送入河海中。世傳倉頡造字,因此惜字文字也伴隨了倉頡信仰。此外,避免使用有文字的器物,不在金銀紙上印字,也是民間常見敬習字紙的行為表現。胡承珙因王聚奎之請,故以詩記述陳鄭瑞敬惜字紙之德行,稱頌其行足以為學子之楷模,並認為像陳鄭瑞這般敬字的行為,才是真正儒者的表現。

【作者】
胡承珙(1776-1832)

【注釋】
1.片楮:片紙。
2.識字非徒姓名記:徒,副詞,僅、只。姓名記,即記姓名,相傳項羽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項梁怒之。羽曰:「書足以記名姓而已。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見《史記.項羽本紀》。後遂以「記姓名」為不必多讀書之典。唐韋蟾〈長樂驛謔李湯給事題名〉云:「只應學得虞姬婿,書字纔能記姓名。」用以嘲謔李湯。
3.一丁差勝兩石弓:《舊唐書.張弘靖傳》:「今天下無事,汝輩挽得兩石力
弓,不如識一丁字。」識丁,指識字,謂有兩石的力量以拉弓,還不如識得一個字。此句強調文字、知識力量之大,呼應前句倉頡發明文字之偉功。
4.糞土何人恣狼籍:糞土,原喻鄙賤下劣的事物,此指殘字廢紙。恣,聽任、       任憑。狼籍,謂多而散亂堆積。
5.元經覆瓿不知惜:元經,大綱、大法。瓿,音ㄆㄨˋ。覆瓿,原指以廢紙覆     罋,用以比喻著作不被人重視。此句謂文字為綱為法,不受人重視,而眾人竟不覺得可惜。
6.世人但詈秦始皇,焚餘猶勝為帣囊:但詈:但,只、僅。詈,音ㄌㄧˋ,罵、責備。帣囊:帣,音ㄐㄩㄢˋ,有底的囊。囊,袋子。古人有以廢紙為包裝之用,此二句謂世人僅知秦始皇焚書之惡,然而未焚盡的紙張卻勝過那些被拿來用作囊袋包裝的紙張,此句譴責把寫有文字的紙張當作囊袋包裝之用的行為。
7.何怪荒郊鬼夜哭,不如飽死蠹魚腹:《淮南子.本經訓》:「昔者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相傳倉頡造字時,鬼怕為書文所劾,因而夜哭。蠹魚,蟲名,即蟫,又稱衣魚,喜蛀蝕書籍、衣服。此二句謂文字力量強大應受尊崇,然而今日卻不受重視,被人隨意棄置,如此倒不如被蠹蟲啃食殆盡,盡入其腹。
8.氈:音ㄓㄢ,原指羊毛等動物毛所製,可用作鋪墊及製作禦寒物品、鞋帽料,此指一氈大小之地。此句謂臺灣這塊小島,幸有陳生謹守著敬習字紙的習俗。
9.區區:一心一意。
10.斯冰:謂秦李斯與唐李陽冰。元盛熙明《法書考》云:「小篆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增損大篆籀文,謂之小篆,亦曰秦篆。」李陽冰,工小篆,被譽為李斯後小篆第一人。斯、冰二人對於文字的書寫演化均有重要貢獻。
11.掩骼埋胔:胔,音ㄗˋ。原指收葬暴露於野的屍骨,此處指收集殘字片紙的行為。
12.細書布滿著色磁:謂有字之器皿。李漁《閒情偶寄.器玩部》云:「碗碟中最忌用者,是有字一種。」認為器皿使用後必定損壞,然有字的廢碗,堅不可焚,如果隨意棄置,恐遭千萬人踐踏、欺凌,將使文字遭受莫大的災禍。因此不用有文字的器物,亦是敬字的行為表現之一。
13.甑:音ㄗㄥˋ,蒸食炊器。
14.窑:即窯,指製造磚瓦陶瓷等物的場所。
15.攘臂:捋起衣袖,伸出胳膊,此處意指陳鄭瑞主動積極收集殘字片紙的行為。
16.磨厲:即磨礪,在磨刀石上磨擦。此處謂陳生不忍刻有文字的殘瓷片被踐踏,故而將瓷片上的字跡一一磨平。
17.瘞筆徒爾為:瘞,音ㄧˋ,埋葬。徒爾,徒然、枉然。
18.嗤他詩禮稱儒者:嗤,譏笑、嘲笑,亦有感嘆之意。詩禮稱儒者,謂以傳統封建禮教為行為準則的讀書人。
19.袖有金椎祇控頤:金椎,鐵鑄的捶擊具。《莊子.外物》有一則「儒以詩禮發塚」寓言。敘述兩儒生於夜間盜墓,其行止極可恥,但其動作言談卻又充滿儒家溫雅的姿態。其中「儒以金椎控其頤」即寫兩人為盜取死者口中的明珠,以金錐撬開兩頰的動作。此句多用以嘲諷儒生口是心非、言行不一的偽君子作風。

【延伸閱讀】
1.陳學聖〈字灰〉,《全臺詩》第肆冊。
2.施鈺〈南社書院文昌閣並考〉,《全臺詩》第伍冊。
3.陳廷瑜〈贈陳握卿己未(1799)年邀眾呈禁字紙牌捐建敬聖樓崇祀倉聖人〉,《全臺詩》第肆冊。

筆者試譯:我輩足以笑傲項羽,我們識字不僅僅只為記住姓名。偉大的倉頡聖人發明文字建立萬古功業,能識一字比能拉兩石弓還強。誰把字紙滿地丟棄,以聖人經典覆瓿不知愛惜?世人只知謾罵秦始皇焚書,焚餘字灰比囊袋還珍貴。何必怪荒郊鬼夜哭?不珍惜字紙還不如讓它們飽死於蠹魚腹中。陳生住在海島的小地方,懷抱著真誠珍惜字紙的虔心。李斯李陽冰已死數千年,他們傳下的字跡殘紙,幸賴有陳生收存。更可惜近代人多好奇美,著色磁片上寫滿細字。一朝不小心瓷器墮地,泥土中滿地破碎的字跡。陳生見到這破瓷,往往奮勇,用大石粗砂磨掉字跡。他的善行可作學子師範,不是徒然拜拜經書埋埋毛筆的形式而已。嘲笑那些詩禮儒者,袖子中有金椎,只用來挖出死人嘴中的珍珠。

這首七言律詩提到很多與文字有關的典故,倉頡造字傳說、秦始皇焚書、項羽識字識名姓、李斯李陽冰的書法。這首詩表現出敬惜字紙信仰的民俗。

洪坤〈贈陳握卿己未(1799)年邀眾呈禁字紙牌捐建敬聖樓崇祀倉聖人〉:「煌煌聖蹟煥班彪,萬世師尊永不休。此輩昧良供縱博,多君嫉惡視為讎。犯科畫象懸書魏,重道藏文敬字樓。紀績臺陽年己未,芳名千古海疆流。」文字是聖人聖經的載體,豈可昧著良心在紙牌上有字,以供賭博,太褻瀆聖人聖蹟了。敬字樓是收存字紙,等待適當時機焚燬,埋入淨土或送入溪流的字庫。

黃純青(1875─1956),臺北樹林人。其〈敬字亭〉:「報本知恩字識丁,獸蹄鳥迹創成形。社盟文炳崇倉聖,潭底新興敬字亭。」此處的敬字亭由某社團興建,為了報答倉頡聖人造字之恩,並設有崇祀倉聖的神位。

陳學聖〈字灰〉:「自從倉頡創成形,挽石何如識一丁。珍重爐灰勤檢拾,更將鼓吹乞河靈。」把平時檢拾的字紙焚燬,累積的字灰,擇定時間,敲鑼打鼓,舉行儀式,將它們放入河流,流向大海,稱之為「恭送聖蹟」。

曾濬成〈陳和齋出入敬惜字紙率此敬跋〉:「早識書文代結繩,流傳千古氣薰蒸。零鈎詎忍溝塗棄,剩畫悉堪溷濁凝。悉付洪爐歸造化,更投學海泛泓澂。如君佈置心良苦,先聖英靈久式憑。」此詩寫陳和齋出入敬惜字紙,撿拾字紙焚成字灰後,投入河海。

施鈺〈南社書院文昌閣並考〉:「舊是讀書處,今為南社廳。文昌分瑞蔭,廉訪表觀型。惜字開尊聖,充租惠執經。題碑傳樂善,祖澤頌長齡。」此詩有序,云:「院在郡治南門外,高祖司城公捐建文昌閣,以拾字紙,季學錦廉訪撰記鐫石。又置水田隸彰邑二抱竹等庄,年徵穀一千二百石有奇,為海東書院膏火,楊二酉侍御立傳刊碑。二事俱載全臺各志暨《省志》、《泉志》、《樂善傳》、《學政全書》。」南社書院有文昌閣、敬字亭,所為乃敬惜字紙之事業。敬惜字紙和科舉制度有關,文人士子為求科舉順利,於是崇祀文昌帝君。

漢字具有神祕性。《淮南子》所說倉頡造字,鬼夜哭,天雨粟。高誘注說:「鬼恐為書文所劾,故夜哭也。」又說:「造書契則詐偽萌生,詐偽萌生則去本趨末,棄耕作之業而務錐刀之利,天知其將餓,故為雨粟。」許慎說「造文字則詐偽生」文字可彈劾鬼,文字讓詐偽萌生,可見文字的力量。

漢字具有神聖性。《顏氏家訓‧治家》:「吾每讀聖人之書,未嘗不肅敬對之;其故紙有五經詞義,及賢達姓名,不敢穢用也。」漢字是文化、經典、政令、文學的載體。在科舉盛行以後,又與功名利祿有關,佛教道教的因果論陰騭思想,又與之融合,造成中國社會的文字崇拜。《青雲梯‧敬字說》云:

字誠天地之靈機,萬世之法則也,是故天無日月不明也,地無江河不通也,世無文字不立也。朝廷無字,從何而能治理?儒門無字,從何而取科名?商賈無字,數目從何而記?釋門無字,戒律從何而持?道門無字,丹訣從何而授?極之天文地理,無字難知;天經地義,無字不顯;聖賢教訓,無字難遵;經史流傳,無字不遠;忠孝廉節,無字不彰;一技一術,無字不傳。

倉頡至聖,是誠肇文明之鼻祖,開萬世之端蒙。(青雲梯)明末劉宗周說:「夫字紙者,天地之精華,聖賢之性命。」從自然界到人文界,文字包羅殆盡。

中國封建時期的敬惜字紙信仰民俗,在今天已經衰微,但還有一些遺跡殘留,各地還有不少敬字亭。臺灣的聖蹟亭遺址,也有很多。這種民俗不符今天的環保觀念。這種民俗禁用還魂紙(再生紙),字灰放流會汙染河海。至於將敬惜字紙與否,與善惡因果報應連結,則不免迷信。但這種民俗的精神內涵則有可取,它重視知識文化的價值。

我對文字也有神聖的信仰,對文字的神秘性也充滿探索的虔誠,我其實是個靠文字吃飯的人,因此寫了這個主題。德國詩人貝恩(Gottfried  Benn,1886─1956)〈一個字語〉(李敏勇譯):「一個字語,一個句子─自密碼中/升起感知的生命,突來的知覺,/太陽停頓,地球沉默,/萬物輻輳於此字語。/一個字語─一線光明,一陣飛翔,/一朵火花,一盞焰火,一場流星雨─/再度昏暗,恐怖萬狀,/在空無的空間圍繞著世界和我」非常形象的語言。「一場流星雨」讓我想到「天雨粟」,「啟發乾坤密,傳統宇宙心」,東哲西哲,都勘破其玄奧。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7608005&aid=25966759

 回應文章

嵩麟淵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1/30 01:00
文字奧妙!文字不朽!文字永恆!

嵩麟淵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10/26 01:04
獨裁專制者相信權力,文學家史學家相信語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