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會友人國保請客
2016/03/07 15:29:49瀏覽558|回應1|推薦18

去年友人姜堰馬永國辦理退休手續滿六十周歲邀請揚州朋友過去玩,後來由於大家比較忙天氣太冷一直沒有成行。老馬的母親已經八十多歲,他一個人在老家服侍老母親,老馬的老伴去南京照看小孫兒。

前天(3月5日)乘著春暖花開我提前預約溫州網友刀鋒夫婦以及南通網友顧劍夫婦加上揚州網友一起去姜堰看完他。再帶一些禮品去看望下他母親。由於地處縣城馬永國一直活得很孤單,他經常關注一些熱點事件並且參與其中,這成為當地國保(政治警察)的重點關注人物。我提前電話聯繫被國保所監聽,他們對我們的行蹤了如指掌。

在我們到達姜堰賓館時有當地另一位網友(小孫)過來接待,小孫之前網絡上有聯繫,一直沒有謀面。他對我們說老馬已經訂好地點,他帶我們直接過去。會見地點在姜堰的孫記牛肉店。我們一行到孫記牛肉店開始喝茶聊天等老馬過來。這時小孫微信收到老馬信息他已經被警察堵在家裡不讓出門。大家在商量著怎麼辦?我下樓到門口抽煙,在等南通顧劍夫婦,這時老馬從遠處過來,並且身邊跟著一個人,剪著平頭身體壯實一看就是警察。怒吼警察的標準打扮喜歡理平頭即使穿著便衣也容易認出。老馬用手指了指身邊的人,我更加確定就是所謂的國保。老馬點了一碗牛肉麵在飯店等,跟著他的國保去隔壁買彩票。老馬匆忙上樓與我們會面,他以給母親買早飯的藉口國保才同意他出來,並且家中還有兩個警察蹲守。簡單聊了幾句他又下樓去拿好剛買的牛肉麵和國保回家。

這樣我們就乾坐著無所事事。網友老是撲空提議我們直接去老馬家看望。這時南通網友顧劍夫婦也到達,他夫人小帆在義工群與我也比較熟悉,與顧劍有一面之緣已經好長時間沒有見面,大家寒暄一番。之前在網絡交流比較多,由於以前一直在義工群做事,也算老朋友了。

大家這樣坐著也不是事,網友光頭建議打電話給老馬問問情況,他打電話過去說我們已經過來,希望與他見個面,老馬在家當著警察的面說明情況,並且說準備到他家看望,警察同意與老馬一起過來見面,光頭就去老馬家接他們。由於還有其他朋友一起過來吃飯,撲空點了菜付了賬。我繼續到樓下等溫州網友刀鋒夫婦,刀鋒和他夫人一抹也在義工群做事,刀鋒之前見過,一抹一直沒有見過面,也算女漢子一枚,之前網絡上有過交流。

在樓下等待的過程老馬、光頭和三個警察從遠處過來。大家開始上樓,這時一個二逼警察很大聲的說“上去、上去!”並且用力的推我背後。我回頭把他手打開大聲對他講:“你想幹什麼?”,他看我發怒馬上聲音底八度:“要你們上樓。”我很惱火地說:“你要上去就上去,推什麼推!”光頭很圓滑阻攔我說:“這是老馬朋友不要這樣。”大家開始上樓入席。警察說自己開一桌不和我們一起吃,我們大家邀請他們一起入座。由於剛才那個二逼警察和我鬧僵,他不好意思入座,就說人太多,坐不下走了。

這時刀鋒夫婦也到達姜堰,我去樓下接他們,并簡單說明情況。刀鋒很爽快地說:“那大家一起吃唄。”

大家入座后開始簡單介紹一下,有些網友第一次見面,警察也挨個打聽。警察就說既然是老馬朋友就我們請客。由於人比較多,又點了一些菜和酒水。我就說:”我們平時朋友聚會都精打細算,一般吃大戶時會點最貴的菜。“警察說:”吃大戶時多嗎?“我說:”不多,但我在揚州也經常與警察打交道。“之前因為撲空要招待網友已經付了賬,我走到吧檯去對飯店老闆說:“今天有大老闆要請客,不好意思剛才付的錢還給他,反正不會少你們的錢。”向老闆要回已付的錢。

吃飯時我們幾個”反革命“開始不停奚落調侃警察。我說:“網上有一個段子我一生吹的最大牛逼就是‘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其實共產主義與我們屁關係沒有。大家都以為自己是趙家人(出自魯迅《阿Q正傳》),屁民其實不配姓趙。”老馬說:“我一直等到退休也沒有人找我交班。”警察不停壞笑。

老是撲空:“法律的目的在於維持社會的穩定性,突破法律再維穩已經屬於違法行為,限制公民自由權已經違法。當然你們可以說上面任務,我們也理解,但要建立在相互理解的基礎上。”

我說:“我平時與警察打交道說的很清楚,我個人主張血親復仇,我理解警察執行公務屬於工作範疇,但故意陷害我,已經屬於私仇,我出來會血親復仇,不能對付對方,會報復對方的家屬,包括對方妻子、孫子孫女。血親復仇符合原始正義。在法律內不能獲得公正,只有尋求法律外獲得公正。作惡者總以為躲在公權力後面作惡安然無恙。”警察說:”現在有這種想法的人有很多。”我說:“目前社會不公不義太多,許多人冤屈無法得到伸張開始報復社會,就像那年泰興屠殺幼兒園幼童案。有幼兒園打出標語‘冤有頭債有主,前方左拐是政府’。”警察又是一陣尷尬的笑聲。一邊吃著飯警察一邊不停打電話匯報。

這時突然從外面闖進十多個警察。態度極其惡劣地對老馬說:“跟我們走一趟配合調查。”大家錯愕之間坐在桌子上的警察對老馬說你跟他們去,然後安慰我們說老馬不會有事。老是撲空說:“這種工作方式太無禮,尊重是雙向的,並非單向理解尊重。”我說:“他們缺乏教養唄!”國保說:“我們沒有無禮吧,歡迎下次你們再來玩。”然後問我手機號碼,我沒有搭理他,我有權不配合他們。

老馬走後飯桌上警察侷促不安的樣子,匆匆吃完飯。站起來準備走,以單位有事為藉口下樓。光頭一看他們還沒有付賬,趕緊追到外面去問他們結賬付了多少錢。國保馬上裝出忘記的樣子回頭去飯店買單。

在警察走後,我們也吃的差不多,開始出門。在遠處停車的地方警察還在那兒注視這我們行蹤。我們走過去與他們打招呼說:“我們備了些禮品帶給老馬母親,準備送去。”國保馬上說我們替你們帶給老馬。這樣我們把帶給老馬母親的禮物委託國保帶給老馬,一行十來人在姜堰老街轉了一圈,然後各自回家。

後來聽老馬說國保以他在網上轉發帖子為由帶他去派出所調查,這次泰州市國保親自過來坐鎮指揮,並且打聽我手機號,老馬沒有告訴他們。他很高興今天見到這麼多外地朋友,很內疚的說沒有招待好我們。我安慰他說國保已經替他招待我們。

回來后我在網上說:“人民警察今天維穩成功,攪亂了反革命的飯局。”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z107&aid=49170189

 回應文章

一畝桑田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國保
2017/02/14 16:01

原來國保是政治警察,

國保維穩如影隨形。


精衛填海(yz107) 於 2017-02-27 18:06 回覆:
国保负责监控国内异议人士、宗教信仰、上访维权人士的言论思想行动等,维护共产党政权的“稳定”。与台湾民主化之前的政治警察、东德的斯塔西、苏联的克格勃性质类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