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基督徒的對話
2016/01/18 15:14:49瀏覽415|回應1|推薦16
與基督徒的對話
基督徒:陳雲飛怎麼了?
精衛填海:坐牢了,山巔罪。
基督徒:近段的事情?
精衛填海:已經被抓有一段時間,目前支持他女兒完成學業,他女兒高三。
基督徒:前幾天給舒律師的孩子打了錢,不多。這是第一次。王全璋律師也看見了,還有個很小的孩子。
精衛填海:他們不容易。 基督徒:陳雲飛沒聽說。
精衛填海:陳雲飛做過不少事,為他人維權,為爭取民主自由,一直走在前面。
基督徒:作為一個基督徒,我提議不能和教會結合一下麼?
精衛填海:陳雲飛是慕道友
基督徒:陳雲飛我第一次是從張國慶牧師的博客上聽到的。
精衛填海:不知道後來有沒有受洗。
精衛填海:哦。我一直沒有恰當的機會去家庭教會,自己有時間看聖經。
基督徒:當人們有了事,總習慣於求助教會就好了。這也是教會不夠復興的地方。
精衛填海:教會往往不過問政治方面的事,而這些受難者都是政治犯,教會也避之唯恐不及吧,教會若與政治犯有牽連自身也容易遭受打壓。
基督徒:如果教會對於苦難避之,何以彰顯基督的憐憫。
精衛填海:是的
基督徒:前幾天在網上看見有個人求助,我也給打了點錢,我手裡可使用的不多。我知道這樣有風險,但是,我不想讓這世間多一個絕望的人。附上代價也是應該的。
精衛填海:目前個人打錢沒有什麼風險,我一直在做有四年。目前一直堅守在做的人有很多。
基督徒:不好給別人說,有人不理解,會說被騙來打擊。
精衛填海:是的。不過我覺得做事時可以不要計較閒言閒語,要不會裹足不前。
基督徒:有次在路上看見一個智障人,我給他吃的,有人就歸榮耀給神,有盆友說:他有家人。可後來我們基督徒說,他家人經常說,他怎麼不出車禍呀!
精衛填海:底層人在生存線上掙扎,即使自己家人也沒有能力去照顧,遇到家人拖累會希望對方死擺脫這種拖累。可誰造成這種現狀?
基督徒:有次在路上看見他,想把給別的孩子的食物給他,那人就吼了一聲好像是說不要。後來有人就他是啞巴。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見他衣衫襤褸的走過,教會真應該去帶他洗澡,理髮。如果基督不施憐憫,還靠誰呢?
精衛填海:我有時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不做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事。
基督徒:我經常想起徐純合。王怡牧師說他是聖經中的拉撒路。
基督徒:是呀!做力所能及的。
精衛填海:在他人需要時如果能力允許伸出援手
基督徒:前幾天聽牧師說……不做沒有底線的侍奉……
基督徒:我很願意幫助老人和孩子。
精衛填海:我説明的對象不定,更多以政治犯為主。政治犯他們像受難的耶穌代替我們所有人受難 基督徒:能做多少做多少,不讓我們的良心不安。
精衛填海:在幫助他人的時候也是在自我救贖
基督徒:阿門。有個歐美電影《拯救》就是這個主題。
精衛填海:很多時候感到迷茫,這時希望皈依宗教。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契機
基督徒:人心靈裡有個空間,只為上帝能充滿。我前面聽過兩次福音,後來有一段很迷茫,困惑,去了教會,心嘩啦開了。神會按時揀選屬於他的人,而信心本身也是神的賞賜。
精衛填海:知行合一很重要,懂得還要去身體力行去做。
基督徒:信心和行為。這個民族受傷太重了。
精衛填海:中國人一直沒有擺脫蒙昧狀態。而愚昧又是一切罪惡滋生的土壤。若信徒不能行基督的義,這種信又有何意義。中國基督教不能盛行除了當權者的打壓,也與信徒的犬儒主義有關。對人世的苦難視而不見。
基督徒:也許,上帝用他的方式在改變。五千年的殺戮,帝制文化,沒有真神的信仰。
精衛填海:我想起聖經馬太福音裡的一段,有的信仍然不是全信。種子落在不同的地方結果不一樣。
基督徒:阿門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z107&aid=43967317

 回應文章

小肉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1/19 13:50

哈利路亞!  媽媽米亞!

"打錢" 是什麼意思?

精衛填海(yz107) 於 2016-01-19 13:56 回覆:
就是对坐牢良心犯賬戶上存錢給他們在監獄或者看守所用。或者給他們的家人,讓他們自己去監獄存錢。在監獄中每個月最多可以存500元用來購買平時日常生活用品、食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