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奇怪,做錯事的是扁家為什麼就一定要把馬英九扯進來連坐???難道深藍就不用負責任嗎?
2011/02/21 23:56:51瀏覽456|回應2|推薦22

引用之一:ttp://tol.chinatimes.com/CT_NS/CTContent.aspx?nsrc=B&ndate=20110220&nfno=N0121.001&nsno=7&nkeyword=%a7d%b2Q%ac%c3&SearchArgs=Keyword%3d%a7d%b2Q%ac%c3%26Attr%3d%26Src%3d7%26DateFrom%3d20110122%26DateTo%3d20110220%26ShowStyle%3d2%26PageNo%3d1%26ItemsPerPage%3d10&App=NS

珍效應 深藍:票投不下去 馬急滅火 馬親上火線 強調總統如果干預個案 後果不堪設想 「有些民眾的期待,我真的沒有辦法達到」

之二:引用文章想把吳淑貞關到死 當初就不該選馬英九 

我想,藍營的人似乎忘了,當初選擇這個「非過正不足以矯枉」的馬英九,不就是為了重建被阿扁打壞的法治和道德秩序。 而這幾天的新聞下來,我卻發現曾經有道德、有是非的藍軍已經在社會的激化下,跟過去他們整日批判的寡廉鮮恥陣營沒什麼不同了 ! 藍軍支持者曾經緊緊帶著的道德面俱,過去的種種自我節制,到今天終於爆衝了、崩潰了 ! ......

Paulao's comment:馬英九真該學阿扁來個三問{我錯了嗎?}媒體只挑{深藍因此事件不投馬英九}來做文章.卻沒提那些理性接受者是怎麼想的(我是其中之一)?j我的意見是:{馬英九本就不該逾越職權干預司法.吳淑珍她不入監自有有利之處,以她身份與身體狀況入監弊害除浪費資源以外正是落入綠營口實供他們沒完沒了的惹事生非.讓陳執中夫婦繼續侍奉等於是陪著她坐監,人道上也說得過去.深藍何必意氣用事遷怒總統?}

下面是我給金刀的回應,以此表達我對深藍的不滿:

遷怒改不了事實

2011/02/21 18:44

我覺得媒體還是脫不了[興風作浪]之本性!拿深藍這樣的氣話拿來傳播,我覺得[居心叵測]!它們只說{深藍因此事件不投馬英九}卻沒提那些理性接受者是怎麼想的(我是其中之一)?

我還真懷疑到底真有多少深藍發出這樣的怒吼?我希望媒體有說清楚.其實深藍們又有什麼資格怒吼??他們之中有幾個像露西佛爾這樣一路跟隨監督扁案的審判?他們何曾組織起強大了力量讓那些親綠的執法者感受到他們對扁案的關切而不敢肆意妄為?

話又說回來,馬英九能干預司法嗎?他應該[指使]法院把阿扁一家通通關進牢裡?如果是這樣,我們還有資格被稱為民主國家嗎?

也請深思露西的回應,到底我們都應該反省:如果我們自己做不到,就閉嘴吧!

露西佛爾Lucifer--筱蒨(ying6100) 於 2011/02/21 20:23給Paulao's 回覆:

每次看到那些號稱深藍,卻不斷謾罵馬總統,還動不動就說不投票的人,真的很想也用他們的口氣罵回去,有種就自己站出來監督扁案,不要只會說沒有用,然後在家翹腳罵別人不努力,卻做任挺扁的支持者,在法庭內占據九成的席位,干擾施壓司法人員,讓法官承受很大的精神壓力來審理扁案。

如果今天法庭內坐了九成都是要求扁案審理要公平正義,不是在那喊阿扁無罪、釋放陳總統、司法迫害,我想司法人員可以讓情緒更放鬆、壓力解放,這樣執行正義也看得到掌聲跟喝采聲,做得也高興、情願些,而不是要面對一群張牙舞爪、貪腐集團的雞犬,要伸張正義,卻面臨極大的逆向壓力,精神負擔極大。責任要他們擔,卻不願做背後的精神支柱,稍不滿意就胡亂罵人,這樣的深藍,跟深綠又有何不同?

媒體興風作亂,想要回到貪扁時期,不努力就有錢入口袋打廣告,當然舒適輕鬆,哪像現在,快活不下去,當然怎麼樣也要把馬政府打得七零八落,讓國民黨的黑金勢力跟民進黨的貪腐勢力重新抬頭,大家共同沆瀣一氣,吃死台灣百姓。

( 知識學習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ymslin&aid=4909094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阿祖給你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您的熱忱可感
2011/02/27 23:21
要增加論理的清晰, 我建議您重排版面, 清楚區分段落, 去掉背景顏色, 不需加深字影, 引別文的話語, 也請參照標準語法吧。

筱 蒨-Lucif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當時講話好像火氣大了點
2011/02/27 12:43

在吳淑珍免坐牢公布的那一天,我們還繼續在法院旁聽扁案,說真的,吳淑珍不用坐牢真的是小事情,因為更大條的事情在高院正在默默地運作。老百姓總會說,一審重判、二審輕判、三審豬腳麵線,為什麼會如此?一項原因,社會的關注力隨著案件拖長而放鬆,同時司法對案件嚴重性產生麻痺性,讓被告的脫罪之詞有被接受的機會。

馬英九的特別費,用支出大於收入,大水庫理論,將馬市長捐給慈善基金會的6800萬元算入支出,大於首長特別費的收入1600萬元,因為首長特別費早就是歷史共業,所有公務員有領特別費的,都已經習慣半數不用收據部分,等同於額外津貼,撥入自己名下,隨意使用,所以馬英九、王金平、許陽明...一堆人的案件,最後都以無罪開釋,沒有主觀犯意,支出大於收入。

陳水扁及馬永成、林德訓,所有的辯護重點全都轉到此方向上,一審不接納的說詞,二審採納機密外交案件及重大活動補助都能抵扣國務費的扁家一般費用,陳水扁執政八年,難道會找不到支出來抵扣嗎?當然很容易支出大於收入,二審最後只留下太離譜的,例如陳幸妤的衛生棉、陳致中的內褲、趙翊廷的油飯這種太私人的開銷1000餘萬元,無法自圓其說相抵,所以還是有罪,但從無期徒行降為有期徒刑。

但現在更一審,被告採用大水庫理論,將陳鎮慧的帳當作扁家帳的一部份,融合成一體,只看整體,而不切割各項帳戶,來找尋脫罪的機會,現在全靠合議庭的一念之間,如果遇到周占春之流者,社會上又普遍發出「讓陳水扁過去吧,別再注意了」這種訊息,可能哪天發現國務機要費無罪定讞,陳致中只剩龍潭洗錢,關不到半年就假釋出來(二審判1年2個月,若無國務費案,還可降低刑期),連個貪污罪都沒有,到時海外還有5.7億在瑞士(金改洗錢案無罪,錢不能凍結),就看扁家第二代吃香喝辣吧,至於其他日本、澳洲的名嘴帳戶,因為特偵組被老百姓在去年瓦解重組,果真一年沒下文,誰也不知道有沒有扁家的弊案又被查出來。

我們陪著戰士在前方打戰,卻看到後方自相殘殺,動不動就說要毀掉自己主將去投誠貪腐敵人,除了有人當內奸挑撥離間外,也只能感嘆,笨蛋還真不少,這麼容易就被人扭曲掉是非黑白了。


選賢與能!支持吳敦義選總統!
paulao(yymslin) 於 2011-02-28 14:51 回覆:
現在的人只有[自我]..自我感覺比較重要不顧別人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