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09年高賢廷的《懂得又如何》Like You Know It All
2009/11/11 18:05:11瀏覽2169|回應1|推薦0

導演:洪尚秀

  國別:韓國

  簡介:

  慶南(金泰宇飾)是一名電影導演,他近期去了兩次旅行,第一次是作為電影節審查委員會的委員以訪問考察的名義去堤川,去濟洲島則是因為那裏有個演講的活動等着他。在堤川,他結識了電影監製賢熙(藝智苑飾),兩人相見恨晚,很快成為好友。但是賢熙卻在跟一群男女朋友喝酒後被強暴,聰明的另一位導演以不勝酒力先行離去,慶南卻漠視沒有救賢熙。慶南來到朋友尚龍(孔炯珍飾)家做客,和尚龍的妻子(鄭柔美飾)一起喝酒,但慶南做了尚龍突然暴斃與尚龍妻子在一起的春夢。醒來被誤會偷看尚龍妻子洗澡而被尚龍追打。

在學校時代的前輩(劉俊尚飾)的邀請下,慶南來到濟洲島做演講。學生問他:怎麼老拍這種沒有劇情、美感、劇本只寫三分之一、只在過程中發現新事物的電影。高順伊導演先是與慶南為了是在草地或學校辦公室鼓勵慶南發生爭執,隨後前輩高導演趁著酒醉也與晚輩發生關係,翌日裝著沒事邀慶南去他家玩,才知前輩導演高順伊的妻子高修喜歡了自己多年,而高修(高賢廷飾)也寫信趁著先生去本島時與慶南發生關係卻被鄰居當場逮著,落跑的慶南在沙灘問高修表明還是喜歡高修卻被拒絕:你沒有他好,你絕對不允許你的女人另外發生關係的,慶南問:你為何要寫信給我?高修說:只因為我年輕、無聊

  幕後花絮:

  作為忠武路上知名的作家導演,洪尚秀的每一部作品都能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其鏡頭將當代社會的各色男女關係不易察覺、容易引人共鳴的細節之處鮮活捕捉,而且不失畫龍點睛般的一絲冷幽默。用洪尚秀自己的話說就是這可能是迄今為止我的作品中最令人發笑的一部。本片由製作了《悲夢》、《精彩的一天》等影片的公司投資,成本不足10萬美元,高賢廷、金泰宇、藝智苑幾位愛將幾乎是零片酬,只因洪尚秀的邀請就欣然答應出演本片。和《海邊的女人》、《夜晚和白天》等近作一樣,本片也是兩男搭配兩女的組合,在簡單的人物關係圖中演繹纖細的情感故事。

    相比《劇場前》、《夜晚和白天》和《海邊的女人》等前作中的人物名字,影片的男主角舊慶南的名字給人的印象非常直觀,洪尚秀表示在構思人物性格的時候他不喜歡在腦海里先打個草稿輪廓什麼,語言和行為是人物的翅膀,只有這樣的電影人物才能感動到觀衆的心,所以在考慮時,他習慣把對話、動作甚至是習慣性的姿勢特點都放進去,有人懷疑本片是同是描繪電影導演的真實生活的《劇場前》的另一種角度的重覆,對此他明確澄清有信心讓觀衆看到這是全新的一部電影。

    心得:

一.  洪導演真是一個另類導演,只在小動作與語言中深耕,讓人反芻他的對白,例一:慶南剛到時順口說:要請初識的人喝酒賢熙馬上問:會真的請客喝酒嗎?讓我們檢醒自己的對話中有無夾帶虛偽的承諾。例二:什麼是人生?有的說自在、有的說真誠面對自己。問題是能自在嗎?能真誠面對自己嗎?舉例:慶南剛到堤川時遇見名作家,客氣說:你的書寫的很好,作家馬上問:哪一年的作品?慶南答不出來。

二.部分真實,洪導演利用慶南告訴觀眾他不是一般導演,而是哲學家。高賢廷是有名的精通廚藝問慶南要吃什麼?我的手藝很好。

三.先有片名才拍電影,表示導演對「懂得又如何」有所體會,兩次的因酒強暴,對賢熙的一次假裝不知,對高前輩的一次還是假裝不知。這就是自在嗎?生活中常因堅持是我對而起爭執,不論是草地或是在辦公室鼓勵慶南對的一方又如何?重要嗎?對有些人來說:這是事實,不容錯誤。可是對生命的價值來說重要嗎?也許強暴的事比較大,賢熙並沒有到處宣揚,高前輩可是被宣揚了。在當時慶南要是去阻擋,怎麼去?拿什麼去?去了要說些什麼?阻擋的了嗎?如果阻擋不了呢?都是問題。「行」與「業」是這一輩子的嚴肅課題。

四.金泰宇、藝智苑這部戲都比高賢廷自然,雖然高賢廷在最後沙灘的一幕回答慶南的時候腳在沙子堆裏游移回答:只是因為我年輕,無聊、、、、是很會演戲的演員,但是金泰宇這位演員是更精準的。不論在面對朋友的尷尬場面或解釋對電影的熱誠或自言自語的對未來事業的渴望或面對高修的激情都很自然又不拿片酬,真是難得!

五‧因為不是處在寒冷的韓國,完全不瞭解韓國愛喝酒的情形,喝酒可是會鬧事且亂性的。千萬要克制才好。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yungji&aid=3488044

 回應文章

Empty Traveler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入戲啊
2009/11/13 06:31
您真是難得的入戲
看戲人比唱戲人還要認真
細細品味導演的心思
也是一種專注的享受;

改變生命(yuyungji) 於 2009-11-13 12:39 回覆:

讓空大師見笑了!這部電影等很久,上個月偶而發現但是這個導演的手法真的不易親近,

可是反芻他的對白倒是發人省思.好像上一<海邊的女人>中:回答生命中最難忍受的事一

個是被判另一個回答是迷戀光這兩句話愚痴的我可想了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