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泛黃的記憶
2010/03/02 00:09:49瀏覽3475|回應18|推薦127

網友鄧敏慧在法國巴黎歌劇院樂團工作及任教,她於200988日回台灣辦演奏會,因著欣賞她的網誌與對音樂的愛好,沒看節目單就決定去欣賞。

往常習慣是先看節目內容才決定要不要去聽,這回完全不同,演奏會當天拿到節目單後才知那天演奏甚麼曲目。這樣的聽法有個好處,很有可能碰到自己從來沒聽過的好曲目。若自己看節目內容挑選去哪個演奏會,節目內容就被自己的喜好過濾掉。可是如果先決定去聽而後才知演奏甚麼會有偶然的驚喜。

當日的“邂逅”之一就是浦浪克的“情徑“(Les chemins de l'amour)。維也納圓舞曲風格的節奏與略帶悲傷的旋律像茶藝館“紫藤爐“般,讓我想到泛黃的光景。 

對大部份的人來講,泛黃的記憶,令人懷念的味道或許並不是魚翅、鮑魚般的大菜而是魯肉飯、雙胞胎、豆花等小吃。問老上海 (現在已經八十多歲吧) 令人懷念的味道是甚麼時,他們必提的就是馬蘭頭和醃篤鮮。

我們家做醃篤鮮時曾經用金華火腿,後來參考一些書與網路得知原本要用鹹肉,即其由來好像是,「醃=鹹肉、篤=燉、鮮=生的五花肉又有人說是冬筍」。恰好去年尾自製鹹肉剛晾乾完成,而決定挑戰令人懷念的滋味。

鹹肉 200 公克、五花肉半斤、配料:白頁結、冬筍。

跟味道奢華的金華火腿比,用鹹肉較樸素。要依鹹肉的鹹度來斟酌水量。

 

接下來是馬蘭頭。最有名是與豆干做涼拌,我們在這部落格裡已經介紹過幾次,照片如下。

可是馬蘭頭在台灣長不出來。上面照片或九如餐聽用芹菜的葉子,李梅仙老師在她寫作「家庭江浙菜套餐」食譜裡用菠菜來代替,新派餐廳"鳥窩窩"也如此。

馬蘭頭原本是春節左右在江浙那帶田邊長出來的野草,而在當地其代表春天的到來。在台灣有沒有別的替代呢?  說到「春節左右在田邊長出來的野草」,「代表春天之到來」,在日本的話有山芹菜。台灣又名叫鴉兒芹而過年前後約一個多月在市面上看的到,帶獨特的辛香氣所以跟海鮮炒自不必怕腥味。

山芹蛤蜊                                                  山芹墨魚

 

2008年及2009年年菜提到的七草粥裡面放的也是山芹菜,吃起來格外爽口。其實對七草粥那段文章有不少回應,所以內人有補充說明供大家參考

演奏會結束後幾天,我去找“情徑“(Les chemins de l'amour)的CD,因為記不來這法文拼音所以手上拿著那天演奏會節目單購買的 CD 裡頭唱這首歌的是一位法國香頌的女歌手 Danielle Darrieux,唱法與聲音並未鼓足幹勁但很細膩,帶來靠不住的感覺,我想接近首演當時 (1940) original,也或許因此添加懷念的滋味。

( 休閒生活美食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ntakeuchi&aid=3758306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過路客
泛黃記憶激起陣陣漣漪
2010/04/24 02:25

網海之中,有幸來到站主的網誌,在眾多浮濫日誌中,難得一見如此獨到的文筆敘述,令人不禁陶醉在其中,然此篇猶心有戚戚焉,感動莫名。

家母辭世數年,過往在世時燒得一手好菜,尤其北方菜;看了您的文章才知道這道湯品名為醃篤鮮,殊不知這道湯耗時費工,她總說這道湯做法簡單,東西全丟下去就是了。

泛黃的記憶是一星期總有兩天,可以喝到這道燉湯,掀開砂鍋,撲鼻而來的香味混雜著熱騰騰的霧氣,乳白的湯頭裡有百頁結、老母雞、五花肉...,母親每當見我拿起勺子貪吃地往鍋底撈時,總叮嚀著:「金華火腿不能吃喔,要熬湯用的。」彷彿依稀在耳邊響起,一陣鼻酸湧現,感慨萬分。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24 回覆:
謝謝您的回應也很抱歉勾起您傷心的回憶!

新新小二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道地本幫菜...
2010/04/19 09:36

道地本幫菜...讚....

醃肉、醎肉...就是家鄉肉...。只是後腿做的火腿,改成五花肉做的醎肉...

過了冬...就不用冬筍...可用扁尖筍...

馬蘭豆....太久未吃了...,那裡還有賣...南門?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22 回覆:

謝謝新新小二的回應!

Ricardo 說南門有馬蘭頭, 您或許可以去試試!


Ywe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灣吃
2010/04/13 00:10
昨夜才回到溫哥華,今天看你這些文章,又想念起那臭豆腐,愛吃的有,怕吃的有,泡進醬油裡才吃的也有。
吃混進記憶,才更齒頰留香,似乎是這樣。
山芹墨魚看起來好好吃,我要找找這裡有沒有。

再謝謝你一次哦。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21 回覆:

謝謝 Ywen 的回應!

很高興知道您有一個開心的回台行程!


HOL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妳
2010/03/29 10:58

在一篇文中

提供了口腹、心靈、眼目的滿足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20 回覆:

謝謝古月的回應!


花蔭深濃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到上海館子必點的湯
2010/03/25 21:53
但可能某些館子偷了懶,多少加了些味精偷鮮(連許多標榜不放味精的高級館子也不例外),我一喝就過敏,十分鐘後從頭骨至脊椎會又痠又麻,痠麻時間則視味精放的量多寡,所以在餐廳點類似較費手工的湯,往往我就像味精測試機一般,風險極高!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20 回覆:

謝謝花蔭回應!

要不要與大小恐龍一起試做這道湯?   絕對強過外面的味精湯!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另類的好創作
2010/03/09 23:12

真有您的一套, 音樂中有好菜的靈感, 好菜的滿足有音樂的連想。 芭比的盛宴, 必有弦樂伴奏; 西式高級餐廳裡, 我多能攜伴也起舞。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18 回覆:

謝謝 Sir Norton 的回應!

如鄧老師所講, 人生如果沒有美食與音樂, 納多沒趣啊!


七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將音樂入菜
2010/03/03 22:44

記憶泛黃

菜卻增加好滋味﹐多優雅 ~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16 回覆:

謝謝七琴的回應!

把淡淡的記憶化成濃濃的湯汁, 真是好滋味!


JamieChao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都喝
2010/03/03 14:01
我吃上海媽媽的醃篤鮮不是用五花肉,是用老母雞和火腿,這就有一點像李家正宗醃篤鮮或張家老牌醃篤鮮的感覺。不過,請我喝,我都喝!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12 回覆:

謝謝 Jamie 回應!

對, 也有人放老母雞, 就是加上自己想要的味道, 我覺得都好!


behappy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次回台吃了兩次醃篤鮮
2010/03/03 11:34
一次在台中福華,一次在台北吃吃看.我覺得還是許多年前自己做得好吃.(記憶中的永遠最美).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10 回覆:

謝謝 Behappy 回應!

您說台北吃吃看, 是天母那家嗎?   那不是西餐嗎?   自己動作做的最好!


LaReineHortense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人生
2010/03/03 05:19
在上海吃到馬蘭頭時,任友人怎麼解釋,沒有辦法知道為何物。這也算是文化落差吧。

浦浪克的“情徑“真的太揪心,我常一回又一回的聽,聽那法國印象派的和聲。有一個法國女高音,叫Véronique Gens,我嫌她的tempo微快,但是她的refrain大快我心。我覺得,伊人雖已沓,但是回憶長留,心情不是單一字“澀“,而是帶著回甘,所以中間這一段若唱得太慢,顯得太頹喪,不夠“仰天問“。

沒有了美食與音樂,人生多無趣啊。
凱C(yuntakeuchi) 於 2010-04-25 22:09 回覆:

謝謝鄧老師回應!

我個人也頗喜歡浦浪克的 Gloria 與 La Voix Humaine!  

真的耶, 人生不能沒有美食與音樂!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