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春花美若少年時
2020/10/01 19:09:37瀏覽1418|回應8|推薦87

**──────── 春花美若少年時 ────────***

 

去長春戲院看部伊朗影片「沒有男人,女人更美」<Women without men>,差不多是1906-2009這段時間的事,源起於巴勒維國王時代,為紀念伊朗革命捐軀的人而拍。當年巴勒維國王來台訪問過,他先後兩位皇后都美艷無雙,欣郁還滿有印象。

 這些都不過是与電影相關的故事,最讓欣郁意料之外的是那天又見到了蘇。聽琪琪說曾看到過他,老得不得了。今天一見,果不其然。其實欣郁並沒認真注視,只是眼角餘波瞄到的當下感覺有點意外,隨後就立即認了出來,並不是說他還保持英挺高大的原樣,相信十個人碰上九個半都認不得了。一個人除了外型,讓人一眼就能辨識的主要還是神態。神態各個人不同,即使經年累月也難得改變,除非什麼都洗面革心。若純以外型面貌來看,蘇的變化之大,如果用「可怕」兩個字來形容也不為過。

 身高縮水了,原本180公分以上,現在和165的欣郁已然相差無幾。原來偏褐色的頭髮變白了,夾雜著一點淡黃,稀疏塌拉著像淋了雨、沾了水氣,有點黏膩似的垂貼在額頭上,給人不甚潔淨的印象,當然應該只是視覺上的感受而已。以前的濃眉,也已疏淡到幾乎顯不出形狀來,只眼角還有一點隱隱約約昔日的影子。原先白淨裡透紅的膚色,如今是一種血氣衰微的蒼白,不至於滿面皺紋,但是整個人都鬆垮下來。皮帶扎上褲腰的高度,幾乎在肚臍之上兩、三寸,更顯出彎腰哈背的垮氣和不合時宜。總之,昔日的高大英挺,甚至那股英姿勃勃的風度質氣,絲毫不見蹤影,已十足糟老頭一個。

 當時蘇面向著麥當勞大片玻璃門站著,欣郁帶著女兒從外面一路走來的樣貌可能早已落入他眼裡。從她們一進門他就定定地看著欣郁的女兒,女兒會有欣郁年少時的影子嗎?

 她們在店裡只短暫停留,裡面已沒座位,就轉身出來。而當時欣郁既能不正視就認出他來,方才有那麼段時間辨識,他應該早已認出來者何人,才會有那種怨懟的眼神。

欣郁腦袋裡立即升起一個念頭,幸好當年沒跟他繼續交往。老天,他看起來可真老!後來推算,欣郁當年初三時,他可能已近四十歲上下,現在至少也在八十幾近九十的年齡。

 人生就是這樣,曾經的年輕俊俏,都如煙花一樣消逝得快速無比,能夠撐持多少時日?到了衰頹的面貌一出現,別人連看一眼都懶得,還有什麼值得驕矜神氣,甚或竟以之向人邀寵的?「茶花女」一書裡的描寫最是無情,也最真實,乾脆將在世時的美貌佳人以白骨的形象再現於讀者面前。人生的最後,又有誰能避得過這樣的事實和轉變?最終不都是一副白骨森森的原形?可是有誰能在那個當下,卓然超越地把自我思想投舉到透達明智的層次?

 說實在,還真不希望有這次偶遇,破壞了印象裡那個長久以來的既有形象。雖說即使留有印象卻也難得念起。人生一路走來,有太多的意料之外,現實人生裡,身邊的、手上的拉雜瑣碎就已忙得不可開交,他屬於哪輩子的舊人舊事,哪還有功夫去念茲在茲?可那天的偶遇,倒是免不了舊事如倒帶般又回到腦裡,更何況他現下的外貌改變得那麼驚人。

 蘇剛到學校教書的時候,總是西裝畢挺,身形高大,白皮褐髮,一副近似西方人的髮色和輪廓,讓所有的學生都忍不住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他祖籍哈爾濱,可能有點中俄混血。而他教課可是相當認真又經常別出心裁,凡是他教的課,每一章都得把課文整理出一個有秩序、條理分明的大綱,讓學生們一個頭兩個大,他說,這樣才能對課文提綱挈領地融會貫通,而不是囫圇吞棗。

 蘇又身兼訓導主任,堅持考試要實行「榮譽制度」,也就是老師進教室發完考卷就離開,全程沒有老師監考,全憑學生自己的榮譽心來考試答題。他的這個新政策,立時讓全校老師哄成一團,分成贊成和反對兩大對立派別。大部份老師都說,哪有考試可以不監考的,保準天下一片混亂。可欣郁當時倒真把榮譽制度當一回事,考試絕對規規矩矩,既不會瞄別人的考卷,也不再讓別人抄自己的考卷。就是一句話,既然把個人榮譽搬出來,就真要講求榮譽,算滿捧場的。

 學校一星期有一節課外活動的特別課,音樂、體育、文藝寫作,學生可依自己的興趣自由選課。欣郁前後選了音樂和文藝寫作,因而學了好些新歌,也比其他同學多寫了好些作文。

 文藝寫作課正好也是這位新來蘇老師來兼,他在堂上講了不少古代的詩詞,像李後主的「簾外雨潺潺,春意闌珊,羅衾不耐五更寒──」等等,又介紹了好些歐美名家的作品,像那本「葛萊齊拉」,講述一個北歐悲哀的愛情故事,讓這些初中生嘗試體會從未體驗過的離情別緒,陡然間就自覺帶上了那麼點文青的味道,對這位老師的推介与講課更加崇慕不已。

 欣郁在學校裡幾乎可以用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來形容,功課一級棒,只要說到那個功課最好的,連指名道姓都不必。當時有比較要好的同學曾跟她說:「有高班的要我幫忙牽線,他想和你作朋友。」卻遭到她義正詞嚴的拒絕,才什麼年齡啊?書不讀,搞些什麼亂七八糟的鬼花樣。此後同學都知道,千萬別拿那種事去惹她,她根本是個讀書狂,其他什麼都不放在心上。

 就因為每週多上了那麼一節文藝寫作課,訓導主任時不時就點名要她幫忙做這個又幫買那個的。文藝寫作班的作文,蘇老師要每個月印出十幾二十本來,發給選課的同學互相觀摩學習。

 此外學校圖書館的藏書有限,蘇既然身兼文藝寫作課,當然也主張要擴充書種。欣郁很自然地被選上陪著到台北書店買書,總之看來很有培訓她成材的那份熱望。

 到重慶南路書店一條街去選購世界名著,對欣郁而言可是大開眼界的事,初中時還很少逛書店,看到那裡每家書店玲瑯滿目的擺放盛況,真是興奮不已。而學校購書,也不比個人,一出手就幾十近百本的,在她沒見過世面的眼裡,真是神氣的大手筆。當時好些書面設計得也大氣,就只是黑与白兩個顏色包辦一切門面。

 而每當欣郁在學校上台領獎的時候,竟然經常可領到自己去選購的書,就更不同於其他同學的感受了。

 待初三畢業剛考完聯考,蘇就帶著她一起去看電影、郊遊,甚至因為她考上了好學校,還帶她去有名的私立醫院檢查身體。而欣郁以為上高中之前必得要經過這麼些檢查,也就乖乖跟著。

 由於信任和崇慕,她從沒覺得這些事有什麼特別或奇怪的,從小班導就常因獎勵她的好成績而帶她去看好萊塢名片,這不也一樣嗎?

但最後欣郁卻終於意識到,不得了,這次和以往不同,他們是在談戀愛了耶!自己一向正經八百的,怎麼會這樣?難道中蠱了不成?

 高中讀了近一學期,平靜無波,每天都是忙不完的功課。有一天,學校的孫教官突然傳喚她到訓導處去,她覺得奇怪,不知什麼事惹到孫教官了?孫教官可是全校學生都避之惟恐不及的厲害人物,訓人、處罰簡直如同家常便飯,天下事有理沒理都是她的理。

 平時她們的制服不但繡有學號,還得掛上名牌,走到校外卻經常被附近學校的男生記下,然後寫信到學校來,就是所謂的情書吧?不管本人認不認識,只要收到這種情書的都會被訓導處處罰,至少也挨一頓好訓,大家都喊真寃!絕大多數同學為了因應這種莫名其妙的無妄之災,會用紙摺成細長條放進名牌的透明塑膠袋裡蓋住自己的名字,以免遭到無謂的麻煩。可只要教官看到名牌上有紙條遮住名字,又得挨訓,在學校裡,有名牌對教官要訓人時最方便。總之,印象裡教官根本不知民間疾苦,對學生的心情一點也不能體會同情。這回自己該不是碰上了這種無聊事吧?

 尤有甚者,上午第二節課之後的課間操時間,孫教官手裡經常拿把大剪刀在隊伍裡巡行,只要看到誰的頭髮長了點,咖嚓一刀就剪下去,看你回家能不能不去剪短。害得每個人在課間操的時間都戰戰兢兢,只要看到孫教官來了,都盡量把脖子伸長,也把衣領盡量翻到最低,以免遭殃。

 開學註冊時的儀容檢查,誰敢在暑假燙了頭髮,還沒來得及長直,孫教官就從頭髮正中央貼著頭皮剪下去。你要好看,就一定讓你好看!有些人天生捲髮,也一樣不由分說,照剪不誤,絕不手軟。當年髮禁未開,教官怎麼規定就怎麼做。孫教官自己剪了個齊耳的短髮,男人婆一樣,學生给她取名「老巫婆」。不管誰被傳喚到訓導處,保準沒好事。這天欣郁心裡七上八下,但也只好從容就義。

 到了訓導處,孫教官獨自坐在靠門邊的長沙發上,招手要她在身邊坐下,欣郁從沒見她面容如此平和過,不禁微微有些詫異,說不定耍什麼陰招,待會兒好讓她死得更難看?

 待她坐下,孫教官慢慢悠悠地說:學校還適應吧?功課都好嗎?你們這個年齡,真是人生的黃金時代,正在為你們未來的人生打基礎。你們的人生還沒有真正開始,將來還有好長的路等著你們,千萬別在這個時候就把還沒開始的人生畫上句號──,欣郁聽得一愣一愣地,但以她的領悟力,立即知道孫教官在說什麼了,難道她通靈啊?這也會知道?

 後面孫教官還繼續不停,欣郁的思潮卻早已順著她剛才的話在推演了,是啊!我的人生其實還沒真正開始呢,我還要去看徐志摩的康橋、巴黎的艾菲爾鐵塔,別人都準備要去美國留學,我偏偏屬意歐洲──,最後只聽得孫教官笑咪咪地說:你是個好孩子,沒事了,回去吧。

 欣郁本來預備承受轟頂的訓話和責備,竟然一句也沒有,雖然她知道孫教官說的主旨是什麼,卻也連半個字都沒聽她提起。本來欣郁緊張得心已提到口邊上來了,孫教官的和顏悅色反倒讓她有點不知所措起來。如夢遊一般,欣郁慢慢走回教室,卻從半年多以來的迷糊裡陡然就醒轉了過來。

 放學後,她依平時的路徑回家,蘇總會來和她碰個面,並排走到差不多的距離才離開。這回她卻引蘇走到路邊一條巷子的街燈下,燈光在暮色中已顯得有些昏黃。她毅然對他說:「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不要再見到你了。」

 這麼直不隆冬的語氣,蘇哪有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道理,何況他總有那麼點危機意識,好像阻礙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樣子,他幾乎要用喊地說:「你還有沒有眼睛?還會不會看人啊?」

 欣郁的脾氣,一向說什麼就是什麼。大約從小功課好,老師們都寵著她、順著她一點,讓她有時竟不知高低敢敢表現得比老師們還固執己見。同學們還常打趣說:「老師們都讓著你耶!」這麼些日子的相處,蘇當然也了解她的倔強。

 也不管對方什麼表情,欣郁說完轉身就走。世界再怎麼轉,她要的是什麼方向,此時此刻都再清楚明白不過。一切就此都丟到腦後,再也与她無涉無關。

 如今倒想起了蘇在她的畢業紀念册上寫的那句:「春花雖美,期於秋實。」當年對這句話多少有點意見,春花美就美吧,為什麼一定要扯上秋實?太功利現實了點。然而經過幾十年人生的閱歷和洗禮,倒讓欣郁感覺有點慚愧,自覺辜負了當年所有人的寄望与期許。

 不由得又念起高中時的那個「老巫婆」,不,現在她寧可尊稱她為孫教官,也記起她那天和自己談話時異於尋常的溫婉神情,是否就是出於對莘莘學子美若春花時期的體諒和疼惜?這麼些年了,她都好嗎?







*原載    從容文學第23期    10月號*








( 興趣嗜好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nn600&aid=151136828

 回應文章

茉子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9 11:08

幸好這女孩夠聰慧、領悟力也夠高

才能夠孫教官一提醒,她便一點就通了...

加上這女孩的個性也真是夠果決的,懂得當機立斷

否則結局將會是另一番風景...


Sir Norton 放逐週五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4 14:21
心中有幅圖像:您案前勤耕耘,字句珠璣必究。這景象高雅抒情,創作內容豊饒可喜。🌈👏👏👏
讀此篇有感,人間轉入老弱,五十百步之遙。對於那些想得意一天算一天的人,必須同情的贊成,只緣身在此山中。🌺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0:55 回覆:

會讓諾頓有所感, 不知該說抱歉還是得意?

其實人的老態出現, 一方面是自然之力, 一方面還得看自己願意為未來先做多少.

像諾頓每天千米加游泳健身, 相信即使到七八十年紀也還是一尾活龍.

我都可以預期, 你自己應該更有信心. 而且心理因素對一個人的外貌有絕對的影響.

別工作得太賣力又不給自己足夠的休息和營養, 大約就沒什麼問題.

好老氣橫秋的回覆!  你知道我兒子幾歲嗎? 今年剛好五十.^-^

ynn


JJW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3 06:38

ynn,

您形容蘇先生的老態時

讓我馬上想起本地一位老頭子褲腰幾乎拉到了肋下 怎麼看就是窩囔

又想起花橋榮記理染著一頭黑髮的盧先生 白先勇也夠缺德了

讀妳的文章過癮啊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0:46 回覆:

白先勇的故事寫得真好! 我常會消閑地再次翻閱.

他寫的人物活靈活現, 難怪你要說 "缺德", 寫作人能有這份能耐真不容易.

在街上看到很多老男人都是那種穿衣法, 而女子則多為駝背駝得厲害, 都特別顯老.

而灰白的頭髮顯精神已不容易, 再邋遢一點就慘不忍睹. 

另外有些老者不良於行, 也是很不可挽救的衰敗形象.

而最近我腳後跟痛, 人說是足底筋膜炎, 走路當然辛苦, 這幾天的散步都免了,

如不好就得去請醫生打針. 可別哪天見到你這個大帥哥時走路一枴一枴的.^-^

人生有幸, 都會走到老態出現的一天, 善自珍重了, 大帥哥.

ynn


Sien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2 21:03

直覺這女孩應該是摩羯座的吧。  

So competitive,為了前途可以理智煞車,聽得了勸....

這是什麼樣的回應啊。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0:28 回覆:

看每個人自己的看法. 這女孩和瓊瑤 "窗外" 的女孩不屬同一類型,

我一向對 "窗外" 故事裡哭鬧得死去活來的表現不感興趣, 也是每個人性格的不同.

這個故事裡孫教官是最棒的人物, 蘇則為最不成熟的成年人,

和智力尚未全開的小孩談戀愛, 理當要冒她們可能一日三變的危險, 不覺得嗎?

我們都經過少女時代, 今天迷這個明星, 明天迷那個歌手, 應該就是還沒定向的關係,

尤其在所謂 "愛情" 這件事上.

每個寫故事的人, 下筆之前已經安排好故事人物的命運了.^-^

ynn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2 16:08

這篇讓我想到自己的年少光陰,那時學校也有位蘇老師,有種不羈的瀟灑

少男少女的情懷,應是很多人的共同經歷…..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0:17 回覆:

少男少女都是純而觀念還模糊的階段. 可能每個人都曾有過不同的體驗.

而身為教育者, 身心必須比小孩成熟又有正確的定奪, 否則枉為人師.

很多人說我寫的這個女孩好會甩, 翻臉不認人, 我倒認為她能理性很幸運.

ynn


ellen chou 雨僧 得天而獨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2 05:56

記得我們學校是導師制,這些體己話都是導師適時點撥ㄧ二。

我初三時有位較早熟的同學交了男校高中生為友,

導師就說,妳們現在覺得高中大哥哥很了不起,等高中時又覺得大學生很棒⋯⋯

目前還是好好唸書,前途不可限量。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0:12 回覆:

對啊! 在初中那個年齡談什麼都嫌太早, 因為對人生還只摸到個邊而已.

倒是覺得已至中年的人會和初中生談戀愛, 未免太不成熟.

在她們成長的歲月裡, 即使一日三變都很可能.

學校和家長對小孩都應該有教導之責, 這篇故事裡的孫教官我最欣賞.

ynn


臺北小張
等級:3
留言加入好友
2020/10/02 00:59

孫教官真是一位心地正直又充滿智慧的好教官。

多虧有她適時提醒,一位前程良好的女孩子能及時醒覺。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0:07 回覆:

做教育這一行, 其實一定要有仁心, 即使表面看起來很嚴肅.

孫教官在面對團體時不得不紀律分明, 而私下卻異乎尋常地能夠體量莘莘學子,

真是好樣的.  看來你也是會疼惜莘莘學子的一型.^-^

ynn

ynn600(ynn600) 於 2020-10-14 16:19 回覆:
更正---體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