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真實的五四面貌
2014/05/04 23:38:29瀏覽3957|回應24|推薦158
一,五四人物


(一)愛國學生也害國
當時的學生無疑是具有愛國情懷的,但是愛國情懷僅僅是主觀的東西,具有愛國情懷不等于實際行動都維護了國家。事實上,五四學生的有些行爲對國家的危害是很大的。比如說火燒趙家樓就是對國家的極大危害,學生還燒過商店、商鋪。燒毀民用建築是歷史上的流寇們最愛幹的事。東漢的大學生劉陶、北宋的大學生陳東、晚清的大學生康有爲都領導過請願,都沒有幹過打人放火一類的事情。五四學生的暴力行爲不僅在物質層面上危害了國家,更在精神層面危害了國家。請願者放火是對政治道德的顛覆,是對法治精神的破壞,是對政治科學的破壞,是對民主原理的破壞。
所以說,愛國學生也害國。


(二)賣國政府未賣國

都說五四請願是因政府賣國引起的,都說當時的政府是賣國政府。然而在事實上,五四時期的中國政府並沒有賣國。不僅如此,整個北洋政府其實都沒有賣過國。臺灣是清政府賣掉的,蒙古是蔣介石賣掉的,( 格主加註,沒有人願意賣國,都是出於形勢比人强的被迫 ; 除了岩里國賊 ) 。麥克馬洪線以南的大片國土是毛澤東扔掉的,日本應當向中國支付的巨額戰爭賠款是周恩來做人情拒絕掉的。(格主加註,此說不正確,請看 8樓. reaizuguo 的說明) 。五四時期的政府不僅沒有賣國,而且很愛國,有兩個表現∶一是愛國土,二是愛國民。因為愛國土,而拒絕在不平等條約上簽字。這是鴉片戰爭以來的第一次。

敢在不平等條約面前拒絕簽字,是因為政府願意依靠民眾,至少是願意聽取民眾的呼聲。在是否簽署不平等條約的問題上與民眾合作,也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次。

6月24日,北京政府通電各省∶“如保留實難辦到,只能簽字,┅┅熟權利害,再四思維,如竟不簽字,則嗣後挽救惟難。”真是難得的政治透明度。

有一份資料這樣記載∶6月28日,晚8點左右,徐世昌請請願代表進總統府對話。面對代表們的堅定和激情,徐世昌說∶“政府當然接┅┅接受民意,不┅┅不簽字就是了。你們好好回去安心讀書吧!”代表們立即說∶“大總統既然答應拒絕簽字,請立即擬好電文拍發出去。我們回去也好向同胞交待。”“徐世昌萬分無奈,不得不令秘書當場擬好電文,拍往巴黎,令出席和會的中國代表顧維鈞、王正廷拒絕簽署巴黎和約。”徐世昌總統在為難之中,與請願民眾零距離接觸,傾聽請願民眾的意見,痛下決心答應“不簽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三)反動軍警不反動

6月5日晚,“北大三院方面軍警的帳幕在半夜三更便悄悄地撤走了,當時拘禁在裏面的學生還不肯出來,因為他們一出來要減少了天津及上海方面的緊張空氣。到了第二天,步兵統領衙門和員警所卻派人來道歉,他們才肯出來。還有拘禁在員警所和步兵衙門裏面的,他們請他們出來,而卻不肯,以後預備了汽車和爆竹送他們出獄,還是不肯。最後一個總務處長連連向他們作揖說∶"‘各位先生已經成名了,趕快上車吧!’” 世界上有這樣的反動軍警嗎?

再看發生在武漢的故事∶ “聞文華於戳傷學生時,當場將四署巡警抓去二人,捆縛校內,經許家棚署長再四要求服禮,始行釋放。文華學生被捕二人,致激動學生公憤,全體將四署圍繞,勒令放回,許署長見勢趕緊釋放,一再賠禮,各生始散。” 這樣的軍警反動嗎?

再看看山東,12月,濟南軍警打傷學生,教師宣布將要罷教,“反動當局迫於形勢,不得不予肇事人員以處分,給學生損失以一定賠償。”快達到現在美國的水準了,也能叫反動當局?


(四)大學校長不負責

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5月8日向教育部遞交辭呈。教育部尚未來得及研究, 5月9日晨,他便離京出走。給北大師生留了個便條,說∶“我倦矣!‘殺君馬者道旁兒。'‘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我欲小休矣!北京大學校長之職,已正式辭去;其他向有關系之各學校、各集會,自五月九日起,一切脫離關系。特此聲明,惟知我者諒之。”

在蔡元培的影響下,大概11日,教育總長傅增湘未獲批準辭職離崗。13日,大學校長聯名遞交辭呈。醫專校長湯爾和、工專校長洪熔,未獲批準,在遞交辭呈的當天,即離京赴津。

大學校長當然有權辭職,但是,辭呈尚未得到批準就急急忙忙離校出走,這不合法律原理,不合政治道德,古今中外未見先例。孔子、秦檜、朱熹都當過大學校長,他們幹過這種事情嗎?

未經批準就辭職,這是不負責任,這是擅離職守。這樣的大學校長能教出好學生來嗎?五四之後,中國的苦難愈加深重,從這裏也可以看到一部分原因。


(五)文學巨頭少文采

五四時期,文學家占領了政治舞台,這本身就是一件不正常的事情。更具諷刺意味的是,領導運動的文學家們其實也沒有什麽文采。

胡適的《文學改良之雛議》,實在亁癟的厲害,一點文采也沒有。胡適後來發表的《四十自述》文筆很乏味。魯迅的文章更是病句多多。

文采過多當然也不好,但是一點文采不要,恐怕也不是好事。不講文采的民族必然走向庸俗和墮落。


(六)思想領袖少思想

李大钊、陳獨秀、蔡元培等人在五四時期發表的文章,基本上都是一些口號,什麽“布爾什維主義的勝利”,什麽“試看將來的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什麽“打倒舊文化”,什麽“勞工神聖”,等等,沒有什麽思想,沒有多少理論深度。他們對世界歷史、中國歷史的發展方向和發展道路根本沒有做認真思考,僅僅從外國人那裏引進一些時髦的口號,就企圖指導中國的社會發展。

袁偉時說得好:“新文化運動的領袖大都是人文學者,既對現代政治理論缺乏全面系統的了解,亦缺駕馭實際政治鬥爭的經驗。因此,在他們的‘共同意見’中,把‘民衆運動’的作用估計過高,不適當地貶低了政黨政治的作用。陳獨秀則走得更遠,把立憲、政黨、議員、法律一概否定。




二、五四的教訓與憲政道路

如果五四是追求憲政的,中國當時就有可能實現憲政。當時的政府對民眾是很溫和的,是願意傾聽民眾意見的。軍隊中一些將領對民眾也是開明的,吳佩孚還發表通電,主張對學生要寬大處理。中外“反動勢力”根本就沒有鎮壓民主訴求的意向和行動。更重要的是,當時已經確立了言論、出版自由,遊行、示威自由,集會、結社以至組織政黨的自由,如果五四運動的領袖集團和骨幹力量真心誠意地要求實現民主憲政,是會取得極大成果的。

遺憾的是,五四運動的主力僅僅空喊民主口號,沒有提出任何具體的民主訴求,比如改善民生,元首直選,改選國會,擴大選舉權範圍,公正選舉,裁減軍隊,軍隊國家化,保障司法獨立,行政公開,嚴格財政程序,等等,一個也沒有提出。不僅如此,他們的民主口號也僅僅裝在手電筒裏,只用來批判別人,不用來要求自己,在自己內部沒有任何民主表率行為。

更有甚者,他們歪曲事實,栽贓陷害,挑撥是非,煽動暴力,這樣,運動的發展就與他們高喊的民主口號南轅北轍,相去十萬八千裏了。

中國政府明明願意傾聽民眾的意見,陳獨秀卻根本否定“巴黎和會”和國內的南北和談,說“兩個和會都無用”,並於5月26日在《每周評論》第 23號上發表文章(即《山東問題與國民覺悟》),號召“用強力”“打倒”當時的軍閥政府。在五四運動的全過程中,中央政府一槍未發,一人未殺,你陳獨秀有什麼理由要“用強力”打倒政府?是的,人民有暴力革命的權利。但是,在政府願意妥協、願意改革的條件下,人民就自然失去了暴力革命的權利。陳獨秀是何等聰明之人,這樣的道理也不懂嗎?是假裝不懂還是利令智昏?

實現民主憲政的歷史進程沒有完結,面對未來,我們必須記取五四運動沈痛的歷史教訓。

第一,文學家不能領導政治運動。文學家的特點是想像力豐富,缺點是容易用想像代替事實。文學家參與群眾運動,可以活躍氣氛,激勵士氣,是完全可以的,但是文學家領導群眾運動則會用想像代替事實,制定出不合事實的目標、綱領以及計畫,導致運動失敗甚至完全走向反面。

當時明明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有辦報紙和組建政黨的自由,魯迅卻說當時的社會是“鐵屋子不透氣”。明明沒有王敬軒這個人,錢玄同、劉半農等人卻能捏造出一個王敬軒,並煞有介事地聲討批判反動文人王敬軒。你們說,這樣的文學家怎能領到群眾運動嗎?

第二,意圖推進民主憲政的人,自己必須首先按照民主憲政的規矩辦事,要求政府做到的,自己必須首先做到。比如,你要求政府不要以言治罪,那麼你自己首先要能寬容不同意見,不要一聽到批評就罵娘甚至動拳頭;你要求政府不要腐敗,你自己首先就不能搞腐敗;你要求政府依法辦事,你自己首先要依法辦事;你要求政府向民眾妥協,那你自己首先應當學會妥協;你要求政府不要搞冤假錯案,你自己首先要做到不搞冤假錯案,不冤枉任何人(包括政府)。也就是說,不能將民主憲政裝在手電筒裏,只照別人,不照自己。只有我們大家都放棄手電筒主義,社會才會進步,民主才能上軌道。

第三,遇到開明的、願意向民眾妥協的政府,應當盡力合作,不要拆臺。

----------------------------------------------------------------------------------------------------------------------------------------------------------------------------------------------------------------------------------------------------------------------------------------------------------------------------------------------------------------------------------------------------------------------------

以上節錄自 劉大生 先生 , 2007年5月21日晚 , 在河海大學 學術報告廳的演講 。
個人感想 : 五四運動 無疑是劃時代的思想里程碑 ; 其正面精神,在於書生報國,也就是傳統中國知識分子「以天下為已任」的胸襟 。而其流毒,正如上述種種 ; 更有甚者,因趕搭現代化快車,許多五四份子,不腳踏實地 耐心的中體西用,作縱橫兩向的宏觀整合;只求速成的橫向移植,而淺薄的 , 要把漢字拉丁化,打倒孔家店....等等,諸多偏激盲動,想從根本上否定自己 。歷史長河中,光輝燦爛,大部份的時間,文化四鄰,德服諸藩 , 唯一不曾中斷的數千年古文明中國,只因為百年來的 家道中落,就被一些 少文采,缺思想的不肖子孫胡整瞎搞 ; 不但替後來的中華文化浩劫「文革」,開了先河;也造成直到如今,兩岸中華子孫,仍揮之不去的文化自卑感。
個人才疏學淺,思慮定有不週,尚有待先進賜教指正。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ingyinghuang1515&aid=13064952

 回應文章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旭日初昇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5 19:18
永遠不要想利用年輕人,他們像野火,很容易讓玩火的人燒到自己!!!
驀然回首 (foxylady)(yingyinghuang1515) 於 2014-05-07 04:04 回覆:
不論是五四,紅衛兵 , 或是嬉皮 , 任何青春飛揚的顛覆運動,回首來時路,不知是「不留白」的必要性?抑或「也無風雨也無晴」的何必當初?

岳將軍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5 17:52
簡單的說吧,五四運動孕育了中國共產黨,為害了中華民族至少六十年.
驀然回首 (foxylady)(yingyinghuang1515) 於 2014-05-06 22:53 回覆:
事件的偶然,時代的必然;剪不斷,理還亂。好心作壞事,歪打得正果 ; 塞翁兩面性,很難說得清。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5 11:02
數千年文化的傳承
浩瀚淵博 
豈容少數自以為"先知"的無知之徒
去之而後快 
驀然回首 (foxylady)(yingyinghuang1515) 於 2014-05-06 19:46 回覆:
壯哉斯言!

Luy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5/05 09:46
鑑古始能知今,「真實的五四面貌」與今何異?而今有心人是千方百計想減少學校的文史課程其用心可知。
驀然回首 (foxylady)(yingyinghuang1515) 於 2014-05-06 19:47 回覆:
亡國先亡史!偏安小島,不具理想性的職業學生,豈能與當年的熱血青年相提並論!
頁/共 3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